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千穿历凡劫 > 第三百零四章 防火防盗防闺蜜4
    反正原主当时觉得自己,像是被送上案板待宰的猪。

    术后修养了半年,原主的身体并没有好转,反而每天都在剧烈的咳嗽。

    咳得声嘶力竭,脸色胀得通红。

    夜云岚看着,都担心她会一口气上不来直接被憋死。

    而原主不止咳嗽的厉害,时不时的还会恶心呕吐。

    那阵子,原主瘦成了一把骨头,每天不吃不喝。

    因为哪怕只是喝水,都会刺激到喉咙。

    吞咽困难不说,猛烈的咳嗽也会让她呛水。

    那时候的原主,说话发不出声音,只能说出气音。

    但一旦开口说话,空气刺激到了嗓子,也会没命的咳。

    原主修养的这半年时间里,那个团队再次火了一把。

    再给几百个跟原主同病的病人做过手术后,这个团队被人告上了法庭。

    然而,团队跑了,真相也被挖了出来。

    什么HK最顶尖的医疗团队?

    不过是窃取了一点儿别人实验室里的实验结果。

    且那个实验在小白鼠身上还没得到确切的验证,这个团队便来到了内地各处骗钱。

    原主所在城市并不是第一个被坑的。

    因为要上告,所有做过手术被坑了钱的家庭,开始互相联系。

    原主这才被带着去验伤。

    结果跟其他人是一样的,伤了手术伤口那一侧的声带。

    所有验伤的医患,在家休养时,全都是没日没夜的咳,咳得肺叶都快吐出来的那种。

    嗓子半边的声带没有反应,说话都是气音。

    哪怕能够发出声音的,也都是破音。

    所有患者的喉咙处,都像慢性咽炎一样,全是凸起如同水泡的小包。

    不疼不痒,但总感觉嗓子被堵住了,吞咽困难,刺激到就会呛风。

    而隐患最大的,还是他们都被动了一根神经,日后还会有什么后遗症,谁也不清楚。

    这是一起涉及全国内陆各地,跨省级的巨大医疗事故。

    反响很是恶劣。

    尤其是那个团队在被人找上门一次后,就卷款逃跑了。

    但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

    那家中医院还在那里,还在照常营业。

    且那个团队跑了之后,那家中医院立马换了牌子,改推广整形美容了。

    这让花钱遭了大罪的医患们愤怒了。

    医患家属们拉帮结派的召集人手,将那家中医院给围了。

    其他人都在要说法,要解决方案的时候,原主的父亲也跟着天天去。

    他要的很简单。

    赔钱!

    在外人面前喊的也是:我家的可是大学苗子,就因为你们这群骗子,现在废了。

    必须赔钱!

    事情沸沸扬扬的闹着,原主的记忆中却没有过多的印象。

    因为动弹不得,她只能窝在家里。

    好歹因为来看望的人多了,她的手边放了个遥控器,睡不着的时候可以看看电视打发时间。

    夜云岚可以感受得到,那段日子,原主虽然比以往更加的痛苦。

    咳嗽的震荡,让刀口始终在撕裂的边缘,有时咳得严重了,还会渗血。

    但原主都能淡定的用碘伏擦擦,然后平静的看电视。

    那样子,好像事不关己,也好像是认命了。

    实际上,大概也是如此吧?

    原主因为脖子有刀口,动一动头的力气都没有。

    平躺着要么会吐,要么呼吸不畅,咳得更狠。

    所以,在那半年的休养中,原主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倚着厚厚的被垛坐靠在那里。

    无法入睡,也就只能瞪着眼睛看会儿电视了。

    恰巧在那一年,超女大火。

    看着那些活力四射的女孩子们,在台上又唱又跳,原主不知流过多少眼泪。

    没有生病前的原主,也是有她的爱好的。

    她喜欢唱歌,且因为嗓音清透甜美,从小学开始,就一直被老师们喜欢着。

    从小学到中学,做了九年学习委员的她,也身兼了九年的音乐课代表。

    课前带头唱班歌,活动时组织娱乐表演,偶尔的全校歌唱比赛,也会带着同学去参加。

    每周一的升旗仪式,轮到原主的班上时,她都会被点名去当升旗手。

    她也曾是那么受同学们欢迎的。

    因她不止学习好,成绩优,唱歌好听,画画也极有天赋。

    美术课上,她总会被老师夸奖,下课后她又会很接地气的画一些卡通角色。

    比如比卡丘,小精灵,将它们作为奖励,送给那些最近努力了,成绩有所提升的同学做奖励。

    那时的孩子们都十分淳朴,也许偶尔会见到偷别人一块橡皮,一支笔的。

    也是随了家长们邻里间,贪点小便宜的性子,有样学样。

    但却没有更多的勾心斗角。

    得知原主考上了省重点高中那会儿,班里都是羡慕的,替她高兴的,还有舍不得即将各奔东西的哭鼻子。

    而得知原主得了大病后,也有过不少昔日的同学前来探望。

    但久病床前,谁都懂的。

    昔日再好的友情,也只化作了几声叹息。

    探望的人来过几次,也就淡了。

    这也都是人之常情。

    其中,也有可惜原主那两条垂到膝弯的大辫子的。

    是的,原主在没生病前,头发又黑又密,总是梳着两条大辫子,粗粗长长的垂到膝弯。

    那是全班的女同学都很羡慕的。

    羡慕她的发质好,发量足。

    相比于其他女同学发黄分叉的发梢,和扎起来就细细的发辫。

    那两条大辫子,也是同学们青春时光中的美好回忆。

    同学们来探望原主时,看着原主剃光了的头发,全都忍不住多看两眼,然后一脸的难过。

    那样一言难尽的表情,也刺痛了原主的心。

    她美好的一切,都不见了。

    爱学习的她,不能再去学校了。

    爱唱歌的她,嗓子彻底被毁了。

    爱画画的她,手腕早就报废了。

    爱漂亮的她,一头青丝再也留不起来了。

    甚至爱干净的她,从此生活不能自理了。

    越来越沉重的压迫,却如同那病的雅称:不死的癌症一般。

    她再如何痛苦,却总失望的发现,眼前还不是最痛苦的时候,这样的病,当真折磨不死她。

    死不掉,活不起。

    原主死寂一片的心,再度燃起了熊熊的小火苗。

    看着励志的电视,看着实现了梦想的超女,看着打不死的青铜五小强,原主还想再挣扎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