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千穿历凡劫 > 第五十二章 求佛不如求我52
    夜云岚一改原主往日里的作风,接受了锦兰公主的邀请。

    不止是因她算出了锦兰公主的别有用心。

    还有一则,便是冯志远今日也会出现。

    冯志远被请去,自然是锦兰公主故意为之。

    为了能让原主到场,锦兰公主准备还算蛮充足的。

    第一份请柬之中的内容,就是花了心思的。

    那竟是一首藏尾诗,一共四句,每句末尾的字连在一起,便是“蓉香不洁”四个字。

    一般人大概不会注意,原主也发现不了,但柳丞相必然看得出来,不然也不用做这一国丞相了。

    柳丞相折腾的那三日,也有隐晦的提过这件事,想让女儿打消前去的心思,犯不上去惹一肚子气回来。

    但夜云岚打定了主意,要去会会那一对别有用心之人。

    才有了柳丞相招数用尽,却被夜云岚哄的五迷三道,愣是成了被说服的那一个。

    夜云岚答应前去,倒是让锦兰公主后续的手段全都无的放矢,让她憋闷了好一阵。

    夜云岚去了皇家别院,在众女面前一亮相,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原主长得本就极美,再有夜云岚修仙的加持,和她狐仙天生的妩媚妖娆。

    她哪怕只是慵懒的坐在那里,便是独一无二的一道美丽风景。

    就算同为女子,也有不少人看她看得呆住了。

    当然,羡慕者有之,嫉妒恨者更甚。

    尤其是锦兰公主和她身边的一众舔狗们,看着夜云岚的目光,都像是淬了毒般。

    夜云岚眼角余光,瞥到那一张张几乎扭曲的脸。在心中默默摇头,还都是些孩子,最大的不过十六,掩藏心思的本事,也就数锦兰公主最佳。

    但她也不过十五岁,即便在皇家那个大染缸内浸泡十数年,也还是做不到喜怒不形于色。

    此时,在一众扭曲的面孔之中,也就锦兰公主板着张脸,眼神沉郁。

    好歹还能看吧。

    夜云岚突然起了逗弄的心思,忽然动了动身子,缓缓转头,看向了锦兰公主的方向。

    她这一动,一下子惊动了所有看着她发呆的贵女们。

    尤其是锦兰公主身边的那些,一个个瞬间变脸,换上了不自然的假笑。

    实在变不过来的,反应也足够快的,要么低头整理衣裙,要么扭头看向了别处,似在找人。

    而锦兰公主则是秒变和善,对着她的方向甜甜一笑,夸赞道:“蓉香妹妹许久不见,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漂亮了。”

    “这京城第一美人的位置,怕是要易主,归妹妹所有了。”

    锦兰公主的话音才落,夜云岚已经微眯了眼睛。

    这是赤裸裸的给她拉仇恨呢。

    谁人不知,京城第一美人,乃是孙尚书嫡女。

    这人就在当场,就连第二第三美人,也全都在座。

    原主的模样虽然不差,称得上前三,但娇生惯养,才情不济。

    又是面团性子,水做的人儿。

    故,这京城中数得上号的美人儿,压根就没她什么事儿。

    甚至有人讥笑过她草包,矫情。

    那位贵女好像连同她一家子,在不久后就在京都之内消失了。

    那等小人物,夜云岚不曾记得太清楚,但也知晓,那件事就是柳丞相为了护着原主,杀鸡儆猴,小试牛刀的下马威。

    如今,那一次的威慑,余威还在。

    就算锦兰公主隐晦的引战话语,激起了众贵女的不满。

    尤其是那三位大员家的贵女,这会儿脸都绿了,也没人出言直接找她的麻烦。

    夜云岚扫视了一圈,微微垂头,羞涩一笑。

    “公主虽然大我半岁,可这声姐姐,蓉香可是不敢叫的。”

    “君臣有别,莫不是公主看上了我家哪位哥哥?这可有些为难呀......”

    “我那四位哥哥可都没有打算,要舍弃功名。”

    “在驸马之位和报效国家之间,他们一致选择为国为民,付出自己那一份绵薄之力,为陛下分忧呢。”

    “至于公主的夸赞,蓉香更是不敢当。”

    “蓉香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什么京城第一美人?虽然不过虚名,但蓉香自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还不会那般妄自菲薄。”

    夜云岚说罢,冲着已经气到变形的锦兰公主微微一笑。

    成功的再次晃花众人的眼后,夜云岚转身带着绿柳出去透气去了。

    她算准了,自己要是继续坐在那儿,锦兰公主必然要没完没了的出幺蛾子。

    最无脑的,大概就是谈论什么诗词歌赋,以原主的短板来刁难她,想让她下不来台。

    她们有那个兴致,她还没那个雅趣呢。

    别说那些小孩子的玩意儿难不倒她,就是给她这个机会打脸装13,又有什么意思?

    她一个活了三万岁的地仙,哪怕成功将一群小屁孩碾压在脚下,打击得她们一个个的哭鼻子,又有什么成就感呢?

    夜云岚只觉索然无味,幼稚得很。

    故而,她干脆怼了人,转身脚底抹油,出去透透气。

    才不要跟一群小屁孩过家家呢。

    而且,她夭折了锦兰公主接下来的回击,变相的给了锦兰公主一巴掌。

    让她有火发不出,上火便秘内分泌失调,最好再长出几颗痘痘来。

    岂不是更加痛快?

    锦兰公主虽然不知夜云岚的打算,却当真如她所想,被怼到了墙上下不来。

    好不容易把自己扣下来了,调整好了情绪,整理好思路。

    打算回击。

    让柳家的草包女当众出丑,在众女面前哭鼻子时。

    却是开口轻唤了声“妹妹”,发觉没人应她。

    锦兰公主这才发觉,刚刚陷入自己的情绪里无法自拔,晃神的功夫,那个草包女竟然就不见了。

    才想到的妙计夭折了,锦兰公主再次气到变形。

    站在她身旁的小宫女见此,赶紧端了桃花茶上来,想给主子顺顺气。

    锦兰公主正在气头上,抓起茶盏就猛灌了一口。

    这一口成功烫到了舌头。

    锦兰公主惊叫一声,打翻了茶盏。

    茶盏里面还很热的茶水,一点儿都没糟践的,全都洒到了她的身上。

    锦兰公主再次一声尖叫,再坐不住,跳了起来。

    小宫女吓坏了,赶忙上前帮忙掸水。

    锦兰公主气怒之下,一脚将人踹翻,一张脸难看至极。

    草包女的笑话没看成,她倒是成了众贵女们围观的笑话。

    小宫女被吓得瑟瑟发抖,不顾身上的疼痛,跪在地上不住磕头告饶。

    “公主饶命,奴婢知错,奴婢该死,公主饶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