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千穿历凡劫 > 第三百七十四章 伪·现代灵气复苏21
    夜云岚后悔不跌,怪自己大意了。

    可世上哪里有后悔药?

    红衣女鬼再度附身到夜云岚的身上,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迫使她沉睡,控制原主的肉身。

    可红衣女鬼哪里知晓,在原主的身体里,实际上是有两个魂魄共存的。

    这时候,两个魂魄共同的抵抗之力,跟红衣女鬼形成了僵持之势。

    红衣女鬼很是诧异。

    自己竟然一时奈何不得,已经受了伤变得虚弱的原主肉身。

    感觉到红衣女鬼的意图,夜云岚头皮发麻,奋力抵抗。

    她在心中一遍遍告诫自己,如果她能挺过这一关,以后再不犯这种不该犯的错误了。

    就在夜云岚和女鬼僵持不下的时候,老道忽然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他随手拿出两张黄纸,咬破指尖,“唰唰”在黄纸上滑动起来,两张符咒很快完成。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老道将两张符咒捏在两指之间,念动咒语。

    催动着符纸上的光芒越来越亮。

    红衣女鬼看着那两道符咒,神情焦急,凄厉尖叫了一声。

    这声音震得夜云岚脑子一懵,差点晕厥。

    她暗暗叫苦。

    没想到,这红衣女鬼不过第四次现身,就能使用惑音攻击。

    这是鬼怪特有的一种手段,却并不是一般的小鬼能够使用出来的。

    哪怕是红衣女鬼,一开始也用不出这等技能。

    不然,夜云岚来的第一夜恐怕就凉了,哪里还能通宵赚路费赚的那么嗨?

    就在夜云岚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

    千钧一发之际,老道终于出手了。

    只见他手指一抖,两道符咒如箭射出。

    一张打向红衣女鬼,贴到了她的额头。

    另一张同时“啪”的一声,贴在了夜云岚的额头。

    红衣女鬼正跟夜云岚较劲,躲闪不开,被贴了个正着。

    她再度凄厉的尖叫出声,却是尖叫才起,便戛然而止。

    女鬼的魂体忽然被吸进了符纸中,消失不见。

    而那符纸却是飘飘忽忽的顺着鬼气,吸附到了夜云岚的后心。

    与此同时,夜云岚被符纸贴中,同样陷入了昏迷。

    出此下策,老道也实属无奈之举。

    红衣女鬼和小杂工签订了同生共死的契约。

    老道只能分别将一人一鬼的魂魄封禁符内,让她们沉睡。

    如果只封印女鬼,小杂工的魂魄会跟女鬼吸入同一张符咒中,搞不好会直接被女鬼吞噬。

    那就不是救他,而是害他了。

    如此各自封印,暂时能确保女鬼动不了小杂工。

    等到天亮,解决完这边的后续,他再带着小杂工回去想办法。

    还在灵棚边上的九月,见到老头儿使出这一招,就不再守着灵棚,快步走了过来。

    蹲在夜云岚的身边,检查了一下她的伤势。

    九月松了口气。

    还好,虽然看着吓人,其实不过是皮外伤。

    九月放了心。

    老道这会儿也转身拿了伤药过来,帮忙处理伤口。

    远处守灵的那家人,昨天就看过一次这边斗法了。

    所以,今天这边再次斗法的时候,他们都听从九月的安排。

    老老实实的待在原地没动,生怕沾染上不干净的东西。

    不过,他们看不清楚红衣女鬼,也就借着红莲血月的血红月光,看到那么一点轮廓影子。

    在夜云岚砍鬼的时候,突兀的胸前受伤时,他们也跟着小小惊呼了一声,紧张了一下。

    之后又安静了下来。

    他们远远的看着,就跟看电影大片似的。

    既感觉惊险,又觉得刺激。

    因为战场离得远,女鬼压根直接无视了这一群吃瓜群众。

    导致他们一直也没什么危机感,甚至大着胆子围观了起来。

    直到老道的两张纸符制服了女鬼,那边的一群老爷们,险些站起来鼓掌叫好。

    好在,他们还看到了那被鬼缠住的小伙子受伤,还昏迷了,有所收敛。

    其中,也有比较热情好事的,还主动出声:“那小伙子没事儿吧?要不要给他两把椅子躺躺?”

    老道四处看了看,现在乍暖还寒的,的确不能让小杂工躺在地上。

    于是,老道应了雇主的好意,接了两把椅子,把夜云岚放在了上面。

    雇主家还给拿了一床被子,盖在了夜云岚的身上。

    九月道谢,洒了药给夜云岚包扎好了伤口。

    又跟雇主家要了杯水,给他喂下了老道特制的内服伤药。

    女鬼被暂时封印,这一夜变得无比平静。

    雇主家的新鬼,有惊无险的度过了这一夜。

    等到天明时,逝者的儿子摔盆起棺,扛幡去了火葬场。

    老道没有跟着同去,而是直接去了雇主家准备好的墓地等着。

    等到雇主带着骨灰来下葬,他再次做法。

    破瓦安葬后,这才下山。

    在两位好心老乡的帮助下,把夜云岚弄回了道观中养伤。

    老乡看着夜云岚身上渗血昏迷不醒的样子,劝着老道:“还是把人送去医院吧,这伤看着挺严重的。”

    老道却是摇摇头:“他是鬼上身,中邪了。送去医院,那些不信鬼神的医生护士,肯定会揭下纸符,那才是害了他呢。”

    听老道这么说,那两人觉得也是。

    他们可是亲眼见到了女鬼的影子。

    虽然不真切,却是确有其事。

    所以,两人再不多嘴,帮忙把人抬上了山。

    安顿好,就自顾自离去了。

    看着昏迷不醒的夜云岚,老道叹了口气,说道:“小杂工啊小杂工,你这命也真是,怎么就能招惹上这么大个麻烦呢?”

    “唉,也不知今夜,再放出这厉鬼,老道我能不能将其收服?”

    “如果不能你也别怪我,这就是命。”

    “老道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九月不耐烦听老头儿唠叨,夜里她没帮上忙,心中很是烦躁。

    老头儿唠唠叨叨的,让她心烦气躁,回来就自顾自盘坐养伤去了。

    今夜,她一定要帮上忙。

    眼睁睁看着小杂工重伤,那种无力感,让她挺不是滋味的。

    老道唠叨完,再次叹了口气,也转身去准备东西了。

    等到太阳落山,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呢。

    一整个白天,九月一直在疗伤,老道一直在忙碌着。

    两人都没心思补眠。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夕阳西下,天色渐黑。

    老道的法坛已经准备妥当,该布置的一应布置好。

    他把夜云岚挪到了法坛前安放,这才闭目养神,养精蓄锐。

    九月那边,也在天黑的时候睁开了眼睛醒了过来。

    感觉着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九月紧紧一握小拳头。

    今夜,她也要出一份力。

    势必要把小杂工全须全尾的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