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千穿历凡劫 > 第三百七十五章 伪·现代灵气复苏22
    红莲血月慢慢爬上了天空,第一缕血红的月光照射向大地。

    夜云岚身上的两张纸符,就开始散发出明灭不定的光芒。

    老道瞬间睁眼。

    眼中神光熠熠,盯视着夜云岚的变化。

    眼见着夜云岚的身体开始抽搐,后背封鬼的那张符咒也冒起了青烟。

    老道暗叹了一句:“果然如此,那女鬼的恢复能力竟然如此之强。”

    老道起身开坛,坛口面朝大门方向。

    因为今夜在道观的正殿布局开坛,老道需再添一步,面对着太上老君像拜请。

    清茶三杯。

    清香六柱。

    再向六甲神坛列位祖师、吕山法王、六甲六丁神将拜三拜。

    道清他所知的,夜云岚和那红衣女鬼之间的恩怨纠缠。

    如此,便算是师出有名。

    万一打不过,还能得老祖庇佑,保下一条命来。

    至于那红衣女鬼能否毁了道观,破了神坛,却没在老道的考虑范围内。

    如果女鬼是全盛时期,灵气复苏已久的情况下,老道断然不敢如此贸然招惹这等祸害。

    但现下,这女鬼十分虚弱,没有恢复本来实力的百分之一,就遇上了他。

    被他重伤之后,又被小杂工重伤了一次,现在还被封印在了符咒内消磨鬼气。

    此时动手,老道有六七成把握,能够收了红衣女鬼。

    八成把握救下小杂工。

    九成把握自己不会被红衣女鬼反杀。

    陈情毕,老君像神光一盛,老道心安了。

    将清香三柱插在香炉上。

    转过身,背对老君像。

    身后有靠山,身前是蠢蠢欲动,欲要破符而出的厉鬼。

    老道另将三柱清香平放在米盘上,以香脚压住小杂工的生辰八字,面向六甲坛。

    老道双手合十,向六甲神坛列位祖师、吕山法王、六甲六丁神将祷告:“今林某人求六甲坛列位祖师、吕山法王、六甲六丁神将大显威夷保佑。”

    祷告结束,老道口中依旧念念有词,《三奇咒》在其口中打滚了三圈。

    而后,老道将有叶子的柳枝七支用右手拿着,左手雷印向米盘的生辰八字打去。

    一边打一边念:“一打天清,二打地灵,三打原主身中所有冲犯邪煞邪病及邪符邪法速归邪师本人,不得违令。”

    “吾奉九天玄女娘娘敕令神兵火急如律令。”

    话音落,老道即向六甲坛掷杯。

    观察了一下阵中躺着的夜云岚,却见她颤抖得更加剧烈。

    老道皱了皱眉,那因果线果然是有人动了手脚才在今世续连上,让红衣女鬼缠上这孩子的。

    继续施法,老道右手再度拿起金纸七张夹普唵符一张,左手雷印将金纸点燃。

    火向米盘上的生辰八字虚画铁光符一道。

    老道一边画一边念咒:“原主的魂魄归身,魂定心定人定,收汝原主心定神定,邪符邪师速退开,急急如律令。”

    随着一声厉喝,老道的右脚狠狠在地上一跺。

    这一脚落定,原本身体还在剧烈抽动的夜云岚,立即平稳了下来。

    老道见状,微松口气。

    转身将金纸夹有的普唵符,及七张金纸拿去门外焚化在金桶内。

    九月也过来帮忙,将坛上有叶的柳枝七支、无叶的柳枝七支、纸钱儿一千张一并拿去门外金桶焚化。

    老道返身坛前,将米盘上的三柱香和生辰八字用双手捧起来,在六甲坛香炉上,向左转三圈。

    边转边念咒:“原主魂魄归身,邪符邪病邪煞速退。”

    咒念三遍,老道将生辰八字、三柱香捧回放在神坛上。

    三柱香插进香炉里,老道置杯化符,将定心符焚化在阴阳水内喂给了夜云岚。

    夜云岚头上的符纸无火自燃,消散而去,身后的符纸已经自燃到了一半。

    老道见状冷笑一声,将圣杯交给九月,反手拿过太极阴阳九宫八卦镜。

    口中默念咒术,借着月光反照一道神光,将那燃烧了半截的符咒一下子驱离开来,弹射出了大门外。

    符纸的封印之力未破,然红衣女鬼的尖利惨叫,却是清清楚楚的透了出来。

    老道不为所动,冲着九月吆喝道:“把那托盘拿过来。”

    九月看了眼坛上一个放着十二只替身的托盘,麻利的端了过来。

    老道一手拿着八卦镜,一手蘸取朱砂,点在所有写好生辰八字的替身上。

    而后取过托盘里的三只人形木牌,挥手向着地上一丢。

    三只人形木牌像是活了过来般,站立地面,护在了夜云岚的身前。

    紧接着,老道又丢出七张人形纸人。

    七张纸人分列三只人形木牌之后,同样护在了夜云岚的身前。

    最后,老道再次挥手。

    丢出了一只人形草人,和一个布娃娃。

    草人和布娃娃落地,自行坐到了夜云岚的左右肩膀之上。

    而夜云岚本人,则在这个布置完成后。

    整个人像僵尸一样,无意识地直立而起。

    闭着眼背朝门面朝里,站在了阵法中。

    夜云岚站定,老道再松口气。

    还能听命,证明魂魄已经成功回归肉身,并没被那红衣女鬼给摄走。

    老道将手中的太极阴阳九宫八卦镜,交给了九月。

    九月谨慎接过。

    接手时一直小心确保着,女鬼所在的封印符咒在神光之中定着,不曾逃出。

    老道空出了手,脚踏七星罡步,手中捏决指向地面上的十个人形替身:“急急如律令,邪师恶人多作怪,因果孽缘当肃清。”

    “今吾要替天行道,请动天雷,劈斩因果线,还报邪师身。”

    话音落,老道右脚又是狠狠一跺。

    十个人形替身瞬间飞起,悬停在夜云岚后心的位置。

    于此同时,那深深扎根在夜云岚后背上的鬼气,一下子分成了十缕,转移到了十个人形替身之上。

    这十个替身,分别是夜云岚三魂七魄的替身。

    不,因为生辰八字是原主的,应该说是方舟三魂七魄的替身。

    而那血红的因果线,则分成了两股,转移到了夜云岚肩头坐着的草人和布娃娃身上。

    这两只,草人是原主前世的替身,布娃娃是他今生的替身。

    摆平了女鬼的附身,又将祸根成功转移。

    女鬼单方面签订的同生共死契约,也一并转到了替身上。

    老道左手雷印向天一指,右手酝酿掌心雷,劈向了替身上的姻缘线。

    这时,天空中一声晴天霹雳,一线落雷与老道手中的掌心雷同时劈出。

    天雷劈到了草人的后心,老道的掌心雷则劈在了布娃娃的后心。

    “咔咔”两声,两道因果线同时断裂。

    草人和布娃娃也在瞬间被劈得焦黑一片,化成了飞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