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千穿历凡劫 > 第三百九十二章 伪·现代灵气复苏39
    折腾了整整四天,夜云岚终于扛着那截阴沉木回了道观。

    远远的,她就看到道观外不少兽尸,还没来得及处理。

    夜云岚心道:“坏了,不会回来晚了吧?”

    她心急之下,步伐就更快了。

    三步两步就蹿到了近前。

    她才到了道观门口,那木门就自动打开。

    一柄金钱剑紧接着刺了出来。

    夜云岚扛着木头呢!

    死沉的。

    她都要累瘫了,根本躲不开。

    好在老道看清了是个人,才及时收住了剑势。

    剑尖一转,划过夜云岚的衣襟,向下斜劈卸去了力道。

    夜云岚无语的看了看自己外套的前襟。

    这会儿被划出了一个大口子,里面的T恤也划开了一道浅浅的小口。

    这要是老道没有及时抽手,改了剑势。

    她非得被捅个对穿不可。

    老道盯着夜云岚看了好几眼,这才认出是谁。

    然后就一惊一乍的骂开了。

    “你个臭小子,我还以为你被山精走兽给叼走了呢。”

    “感情你还知道回来呀?啊?”

    “你小子牛气啊?”

    “真当自己学了点儿皮毛就天下无敌了?”

    “还主意正的说走就走了?”

    “要不要我尊你一声天师大人?啊?”

    “你个臭小子!你怎么没让妖魔鬼怪给吃了呢?”

    “看我今儿个不打断你的狗腿!”

    说着,老道拿起金钱剑,卸了其上的神光。

    剑背对着夜云岚就要抽过去。

    夜云岚几次想要开口,可惜这几天她都没吃没喝,嗓子一时发不出声音来。

    身上也没力气,肩膀上的阴沉木还没放下呢。

    这就要被抽结实了。

    夜云岚无奈闭眼。

    知道自己出去冒险,让老道担心坏了。

    想着挨两下就挨两下吧。

    反正她也皮实,普通的几下打也疼不到哪儿去!

    就在这时,九月从道观里跑了出来,一把拉住了老道的手臂。

    老道打不下去,怒瞪九月:“你个丫头片子,胳膊肘怎么就往外拐呢?放开!”

    九月不依,也瞪着老道。

    气急败坏道:“要教训也不分下时候?”

    “也不看看小杂工是不是受伤了?”

    “她还扛着那么重的东西呢!”

    “你简直无情无耻无理取闹。”

    老道被噎,这才把视线移向了夜云岚的肩膀。

    刚才,他只顾着盯着这臭小子的脸猛瞧了。

    那张脸又黑又花,脏的没法看。

    他知道他定然在外面受苦了,却一时脾气上来,压都压不住。

    担心了这么多天,电话也不通。

    他还以为这臭小子没了。

    乍然看到人在眼前,他只想先教训他一顿。

    让他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看他还敢不敢自作主张,再去拿命冒险了?

    这会儿,经由九月提醒,他才留意夜云岚肩膀上扛着的东西。

    看清楚那是什么的时候,老道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睛都瞪圆了!

    “这,阴沉木?”

    夜云岚苦着脸,被耽误了这么一下,她最后的灵气马上就要逸散光了。

    老道终于不拦着她了。

    她赶紧将木头立在了道观门边,身体打着颤,就要往地上摔去。

    九月眼明手快的上前扶人。

    老道也吓了一跳。

    慢了一步上前把人给拎了起来,就往后堂疾步冲去。

    九月看了看那截木头,想了想。

    这是小杂工辛辛苦苦扛回来的。

    尤其老道说了,这是阴沉木。

    这么放在门口,再被祖地的山魈偷走了,小杂工起步白忙活了?

    她把金童玉女招了出来,让它俩帮忙。

    把木头顺进了大殿内,就那么放在了大殿正中。

    回身关了门,九月也不管这木头是否珍贵,都没多看一眼。

    转身急匆匆去了后堂,着急查看夜云岚的状况。

    刚才看着他全身黑褐色,有着浓重的血腥味,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重伤。

    九月担心夜云岚有个好歹。

    到了后堂,却被老道给关在了门外。

    金童大咧咧的飘了进去,转头出来,都不用老道再拦,她就不肯让小主人进门了。

    九月瞪她。

    金童无辜的说道:“男女授受不亲呐。”

    “小主人别急,老头儿正给那小子扒衣服呢,您进去不合适。”

    九月小脸登时一红,嗔怒道:“什么合适不合适?我才没想偷看呢。”

    “再说,他瘦不拉几的,又没有八块腹肌,我偷看个什么劲?”

    说完,又欲盖弥彰的瞪了金童一眼,转身就去正殿等着了。

    金童在后边,不解的问玉女:“小主人怎么知道小杂工没有八块腹肌的?”

    九月在前听到这话,脸色更红,脚下生风走得更快。

    金童玉女对视一眼,笑得鸡贼。

    夜云岚脱力,老道把人拎进后堂,就开始扒衣服。

    他这会儿也留意到她身上浓郁的血腥气了。

    老道后怕不已,刚才自己要是再打几下子,说不得要把人给直接打死。

    他这个脾气,怎么就不能收敛收敛呢?

    老道虽然不想承认。

    但他是真的没有丫头心细。

    把夜云岚脱了个干净,就见他身上脏得没法看了,但预想中的伤势却压根没见。

    老道一愣,一指点到了夜云岚的眉心。

    发觉真的没事,只是虚脱了而已。

    他这才松了口气。

    转而嫌弃的看着脏得能搓下二斤泥的夜云岚。

    转身出去打了水,倒进一只大木桶中。

    水打好,再回身,又把夜云岚拎着放进了大木桶中。

    拿起搓泥神器,挤了半瓶。

    随后拿过软毛刷子,对着夜云岚就是一顿揉搓。

    夜云岚:......

    她现在是男身,倒是不怕被老道看光。

    反正身体是原主的,跟她无关。

    但她全程都很想说一句:“我想喝口水。”

    可惜说不出话来没人权。

    老道这不怎么爱干净的,都嫌弃夜云岚味道太大,可见她现在究竟有多脏?

    洗洗搓搓,换了两回水,夜云岚终于被搓洗干净了。

    老道再度把人拎到了后堂,就给穿了条四角裤,直接塞进了铺盖里。

    这才转身煎药去了。

    等药熬好了,夜云岚太累,已经在被窝里睡着了。

    老道把人扶起来,也不管醒不醒,拿过碗掰嘴灌药。

    夜云岚半梦半醒间,感觉到有苦药汤子被灌进了嘴里。

    她也不管苦不苦,十分配合的下咽。

    太久没有喝水,日夜兼程往回赶,路上多停留一分都是危险。

    她真没时间喝水吃东西。

    好不容易回来了。

    哪怕是苦药,她也喝。

    只要能解渴,别说只是有点苦的,就算黄连水她也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