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潜农在田 > 第180章 拐杖(3)
    兰玉芝听见郑怀亮的声音,连忙从灶下站起来,笑道:“郑书记来了,赶紧坐下喝杯酒。”

    齐磊也有些意外,笑嘻嘻地拉着郑怀亮坐下:“郑书记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

    振华也起身打招呼。

    “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大嫂子。”郑怀亮跟兰玉芝打声招呼,坐了下来。

    兰玉芝添了酒杯和筷子,齐贵给郑怀亮斟满了酒。

    齐磊端杯笑道:“郑书记今天是吃亏了,来,我和振华敬你一杯!”

    郑怀亮脸色晦暗,也不说话,端杯就喝。

    振华说道:“郑书记,你下午打了消炎针没有?打针的话,恐怕不能喝酒吧?”

    “喝死了拉倒!”郑怀亮神情落寞,看着振华和齐磊,自嘲地说道:“今天下午,老夫子打破了我的脑袋,你们看过瘾了吧?”

    齐磊故意贫嘴,说道:“没看过瘾,没看过瘾。”

    郑怀亮噗地一笑,自饮了一杯,摇头道:“是不是老夫子再打我一顿,你们才看过瘾?”

    振华讪笑:“郑书记的难处,我们都知道,可是老夫子……也的确没有私心,是为了东湾村的孩子们和……我们东湾村的未来。学校的房子的确不行了,再不翻盖,必然会出大事。”

    郑怀亮叹气,说道:“所以我决定了,先给学校盖房子。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齐磊咧嘴笑道:“书记,不就是盖几间小房子吗?没有这么严重吧,要死要活的?”

    振华也觉得郑怀亮夸大了,给学校盖几间房子而已,就把自己抬到文天祥的高度了?

    “你们不懂,这房子盖了以后,我这个书记也就当到头了,唉。”郑怀亮端着酒杯,默默出神片刻,忽然一饮而尽。

    “郑书记,房子盖了以后,你就要辞职吗?”振华问道。

    “不是辞职,是免职。”郑怀亮摇摇头,又说道:“算了,不说这个了。振华,我是来找你的,吃了饭以后我们商量个事。”

    齐磊说道:“郑书记,我们边喝边聊,不是刚好?”

    “不好意思,振华是党员,我找他开党内会议,谢绝群众旁听。”郑怀亮说道。

    齐磊大为恼火,反唇相讥:“哎哟,我今天竟然跟两个党员在一起喝酒,真是天大的脸面,老祖坟冒青烟了!”

    郑怀亮也不生气,继续喝酒。

    兰玉芝在齐磊的后背上打了一巴掌,斥道:“你这孩子,怎么跟郑书记说话的?郑书记一直照顾我们,你真是不识好歹。”

    郑怀亮冲着兰玉芝摇手,苦笑道:“大嫂子别说了,说这个,我惭愧。不过呢,我郑怀亮做了几年村支书,对得起天地良心,也对得起东湾村的乡亲。学校的房子盖起来,我也就功德圆满,对得起老夫子和村里的孩子们了。”

    振华端起酒杯:“郑书记,我替村里的孩子们,敬你。”

    郑怀亮点头,和振华碰杯。

    齐磊心里不爽,对二弟齐贵说道:“二弟去盛饭来,让两个党员赶紧吃饭,然后商量国家大事,别耽误了他们。”

    振华在桌子下面踢了齐磊一脚,又连连挤眼,人家郑书记已经够惨的了,又何必冷嘲热讽?

    郑怀亮一笑,起身说道:“振华我们也走吧,齐磊都下逐客令了。”

    振华急忙拉着郑怀亮:“郑书记,齐磊也就是开个玩笑。”

    “是啊,郑书记别生气,我来陪你喝两盅酒。”兰玉芝也拿了杯筷过来,一边冲着齐磊瞪眼。

    齐磊嘿嘿一笑,给郑怀亮倒酒:“郑书记坐坐坐,慢慢喝,喝好了再商量国家大事。”

    郑怀亮被振华扯住,只得再次坐下,又喝了几杯。

    饭后,振华和郑怀亮一起告辞。

    走到振华家的屋后,郑怀亮这才说道:“振华,学校盖房子的钱还是不够,你陪我去信用社,找施主任搞三千块贷款,以我们东湾村的名义贷款。”

    振华点头:“我一定陪着郑书记去找施主任,但是我不能保证施主任放款。”

    “尽力而为吧。还有,村干部们都在闹情绪,要辞职。主办会计葛守道和出纳会计张鑫,一起撂挑子了。”郑怀亮叹口气,又说道:

    “你暂时代理一下出纳会计的职务,明天负责在工地上记工。这些来做工的乡亲,都是欠提留款比较多的。我明天给你一份名单,你每日点卯。然后,也算你一份工资。”

    “出纳会计?”振华一愣,难不成,自己就这样混成了村干部?

    “暂时代理一下张鑫的工作,不是正式委任。”郑怀亮说道。

    “行。”振华点头。

    “那我走了,你回家跟你老爹说一声。”郑怀亮挥手而去。

    振华站在原地,看着郑怀亮瘦瘦的背影在夜色中走远,只觉得他很落寞、凄凉。

    村里有些人觉得,郑怀亮当书记,可以捞到油水,振华却不这么认为。跟郑怀亮接触过好几次了,振华觉得,郑怀亮也是个有抱负的人,只是村子里太穷了,人们的思想又固执,让郑怀亮有志难伸。

    振华回到家里,跟老爹汇报。

    赵成海大喜过望,急忙问道:“郑怀亮说算你工资,多少钱一天?算大工的工资,还是小工的工资?”

    振华摇摇头:“他没说,我也没问。”

    赵成海嘿嘿地笑,又说道:“明天记工,你给我记个大工吧。反正村子里的公事,没有谁那么认真,也没谁核对你的账本。”

    振华最怕老爹来这一套,故意撒谎说道:“我也想给你记个大工,可是郑书记说了,我算一份工,你就不用去了。这大热天的,你老人家在家里歇歇吧。”

    赵成海一愣,张口无语,刚才打好的小算盘和满腹喜悦,烟消云散。

    振华打水洗澡,上床休息。

    第二天一早,振华带着钥匙去学校,准备先把办公室的东西搬出来,还有两个教室里的课桌椅,也得搬出来。

    到了学校一看,振华发现有些不对,似乎有变化!

    愣了好半天,振华这才反应过来,学校外墙上,用来加固的几根旧木料,忽然不见了!

    这时候天亮不久,工人们都还没来,不可能是工人们挪开的。

    振华愤怒,前后转了一圈,站在学校门前的马路上,吼道:“是谁这么缺德,把学校里撑墙的木料偷走了!?还像个人吗,连学校的东西也偷!?”

    (11月,9日,第三更。明天继续,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