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全民神兵 > 第64章 途中
    陆子明出行的第二天,离着上京不过三十来里路,不远处就有一个升仙湖。这里湖光浩渺、景色怡人。

    陆子明带着墨凝香,在一干护卫簇拥之下,缓步行进在湖边。

    墨凝香问他:“陆君,咱们是不是走得太慢了?像这般走法,不知何时才能到达焱国?”

    陆子明笑道:“怎么?迫不急待就想去当焱国皇后了?”

    他本是调笑之语,不料墨凝香却当了真,福礼道:“陆君,妾身已是陆君之人,且不说陆君是大焱国君,即便是山野村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只要陆君不嫌弃,妾身将永远跟着陆君!陆君到哪儿,妾身便跟到哪儿。”

    陆子明愣住了。

    他愣愣地看着墨凝香,在他心中,始终存着自己不是这一世人的想法,任务完成之后便要回归新世界,没想到这墨凝香却将自己作为终生托付之人。

    一番话真情流露,那自是内心真实想法无疑!

    墨凝香见他愣着没说话,上前拉他手道:“怎么?妾身说得不对么?”

    “咳咳……”陆子明差点呛道,他顺势搂住墨凝香道:“对!你说得对!对极了!香儿,朕真的好感动。”

    墨凝香靠着他肩,一时感到万分幸福,半响幽幽地道:“只是我那可怜的老爹,妾身一走之后,他可就……可就孤苦怜丁的一个人了。”

    陆子明将她扳正,看着她道:“那要是我让他跟着我们一起去呢?”

    墨凝香却叹了口气,转过身来望着湖面道:“唉,陆君的心思,我与我爹何尝不知?只不过,我爹他在上京这么些年,好不容易建立起偌大家业,又有门人弟子,岂能说走就走?

    那日陆君走后,我爹还跟我说起过,说陆君是个可以托付终生之人……”

    “哦?你爹还说什么了?”

    “他说陆君所图甚大,当非浅水之蛙,也许有一天,终将凭风而起,飞黄腾达。说妾身能够跟着陆君,也算了了他一桩心事。

    还说妾身此一去焱国,不知何日返家,也不知那边情况如何。他让妾身稍稍留意,如果条件真的合适,他会陆续派一些弟子过来协助于你。等这边料理得差不多了,我爹也会考虑过来住上一段时间。”

    陆子明转到她身前,道:“这样迁延时久,不知何日才能过来。依寡人之见,不如快刀斩乱麻,一切到那边再重头开始。”

    墨凝香却苦笑一下,摇摇头道:“我爹主要是放不下他的那些弟子,此事只怕没那么容易。”

    “呵……此事倒挺容易的。香儿,你说要是哪天你爹突然想通了,跟过来了,你会开心吗?”

    “当然!”墨凝香诧异道,“可是我爹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

    “不!他会的!”陆子明信誓旦旦地道。

    “为什么?陆君就这么肯定?”

    “当然!你等着瞧吧!”陆子明却不多作解释,只道:“我想你爹要不了多久,就会过来的!”

    果然,等到第三天傍晚,陆子明的话就应验了。

    当时他们刚刚将行帐布设完毕,只见远处几辆大车风驰电掣地过来,为首一人正是那墨沉风。

    护卫军首领将他引过来,墨沉风见了陆子明,怒气冲冲地上前道:

    “贤婿使得好手段,老朽真是差点看走了眼!”

    他是陆子明的岳父,虽然礼节有亏,护卫亲兵们也不敢擅自呵斥。

    陆子明也不以为意,他拱手朝墨大师行了一礼,道:“泰山大人受惊了!子明无奈出此下策,实在是有诸多地方需要仰仗大人,再加上香儿她一说起您,就日日以泪洗面,子明委实不愿让她受到半点委屈。所以还请多多海涵。”

    “哼!我女儿呢?”墨沉风面色不愉,一拂袖道。

    陆子明侧身让开:“她在帐中。”

    这时听到动静出来的墨凝香一眼看到她爹,高兴得飞奔过来:

    “爹!我在这儿呢。”

    父女俩拥抱一下分开,墨凝香抬头问他道:

    “爹,你怎么过来了?”

    “哼!还不是你那个好丈夫,堂堂大焱国的国君,居然行此龌蹉之事,老夫是不得不离开上京啊!”

    “他怎么啦?”墨凝香惊问

    “他……他……哼!你自己问他去!”墨沉风一甩袖,进了军帐中独自生闷气。

    墨凝香看着他背影,随即转过来找陆子明:

    “陆君,我爹怎么来了?”

    “呵!来了不好吗?怎么你不开心吗?”

    “开心是开心,不过就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过来?”

    “寡人早就说过,你爹肯定会来的,我估计他是想通了吧。”陆子明打着哈哈道,他才不会傻到告诉墨凝香真相呢。

    “可是陆君你到底做了什么?”墨凝香好奇道。

    “咳咳,其实也没什么。对了,你爹刚来,你赶紧去招呼着,可千万别冷落了他。寡人还有点其他事情要处理,一会儿再过来找你们。”陆子明说着,赶紧招呼樊登跟他到一边去。

    墨凝香无法,只好又回去找墨沉风打听情况。墨沉风犹自愤愤难平,在墨凝香一番安抚之下,终于断断续续说出了事情经过。

    原来墨沉风日前接到陌生人报讯,说易安平死了!

    易安平死就死吧,本来与他墨家也没什么关系,但易安平在临死前写下了血字,说杀他的人是陆子明!

    陆子明贵为大焱皇帝,杀个把平民,宇文成王也不会拿他怎样。但易安平临死能写出血字,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凶手故意留下来的,故意要告诉易家,陆子明才是凶手!

    易安平在参加墨府招亲之时,与陆子明略有些过节,有心人稍一打听就能知道。

    易家在这件事情上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们不敢拿陆子明怎样,但陆子明可是墨家女婿!

    陆子明跑回大焱去了,易家必然会想办法拿墨家开刀!

    墨沉风孤家寡人一个,但墨家还有一众弟子呢!

    因此墨沉风一打听清楚情况,寻思这上京是呆不得了,他又无处可去,只好跑来找陆子明,跟他一道去焱国!

    陆子明耍了一个小小的花枪,不但娶到如花似玉的美娇娘,还尽得墨家上下投靠,自是龙颜甚悦。他才不管墨沉风怎么想呢,等到了大焱之后,他有的是办法逼墨沉风就范。

    而且,在他的计划中,墨家可不简单地是帮他造枪,还有很多事,需要墨家帮他去做!

    谁让墨沉风是他的便宜老丈人呢!

    接下来,陆子明不再游山玩水,而是让军士加快行军速度,到第八天时,定都已经遥遥在望。

    远远地便看到官道两旁有无数旌旗招摇,旗下各立着一排军士,又有众多人等跪伏在道路中间。为首一人独自立着,正是陆子明赐他面圣不跪的李春风。

    原来是李春风带着朝中一干大臣,前来迎接车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