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全民神兵 > 第72章 阵前赋诗一首
    此时那何一刀越来越靠近城门,向云超隐约感觉有些不妙,着人连珠箭射向他,终于其中一箭射到马头,那马悲嘶一声轰然倒地。

    何一刀被马摔了个狗啃泥,差点连盾牌都摔掉了,所幸并无大碍,他爬起来手脚并用朝城门冲去。

    何大理发师在盾牌遮蔽之下,很快进至城门处,由于视角关系,上面的射手暂时射不到他。

    向云超也不认为对方可以凭一己之力叩开城门,当前最要紧的是对付这木槾撞车。

    随着他一声令下,城头滚石圆木油锅都推了过来,准备对付那撞车。

    城下。

    何一刀气喘吁吁地靠在城门上,仰头上看,巨大的吊桥门挡住了他的视线。

    城墙是用石灰、沙粒和粘土夯制而成的,很平整,看起来也很结实,城门样式也是大过梁式城门洞,一个巨大的吊桥门已经被拉了上去,微微有个斜度。

    “妈哟,差点吓尿了!幸好发型没乱!”

    他捋捋头发,一边四下打量,一边自言自语嘀咕道:“老子长这么大,头一回干这种事!真踏马刺激!”

    随后何一刀取下背上的炸药包,打算点燃导火索。这个炸药包比较原始,必须点火触发那种。本来他是从来没用过的,但陆子明说就和过年放鞭炮差不多,他这才答应下来。

    但是此刻他一摸怀中,却发现本来放在怀里的火石不见了!

    何一刀急得团团乱转,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最后他终于发现了那火石,原来刚才摔倒的时候,火石掉在了那死马的旁边。他刚准备冲过去拿,不料上面哗啦啦地开始倾倒碎石下来,原来守兵见撞车将到,打算倒石阻路。

    那些碎石很快将火石埋了起来。

    何一刀不敢稍动,现在全靠吊桥门的一点点倾斜角度护住,才不会被碎石将他活埋。

    想了想,他朝上面用力喊道:“喂!上面的兄弟,谁有火?借个火呗?”

    回答他的,是哗的一声,一大盆燃烧着熊熊火焰的桐油汁倾倒下来,如同下了一场火雨!

    “我靠!”何一刀吓了一跳,心道对方真大方,这火借得够大的。

    火焰爆布雨倾盆而下,灼热的高温瞬间扑来,而且飞溅的火苗四散,差点将他的黄毛烧起来。

    “谢谢啦老铁!”

    何一刀朝上面人喊了一声,顺手将炸药包的导火索小心地凑过去点火,火焰温度太高差点将他手烤熟。

    呲!

    导火索终于被点燃了!

    何一刀小心地捧着炸药包,将它放在吊桥门与地面之间的接合部位置。

    想了想,他又将它重新拿起来,担心放太矮会影响爆破效果,他打算放高一点。

    但城门甚是平整,而且周围没有合适的地方放。于是他将炸药包高高举过头顶,紧靠着城门。

    这一刻他想起了某位前辈,嗯嗯,突然有一种很悲壮很荣幸的感觉!

    牺牲我一个,幸福十亿人!

    那么,此刻好像也需要一些口号,于是他不由自主地喊道:

    “皇上!你可要为我做证啊,我踏马的不是自杀!”

    向云超:“……”

    众守兵:“……”

    那人的喊声他们都听到了,只是完全是懵的!

    向来有传说这焱国皇帝经常找些古古怪怪的人出来,想不到今天他就遇到了一个。

    他心思还没转过弯来,就听得轰的一声,地动山摇,他在城头上都差点摔倒!

    等回过神来,就听见城下焱军欢声雷动!牛角齐鸣!

    “不好了不好了!城门破了!”一个贼大胆的孟兵探头朝下看了一眼,慌乱叫道。

    向云超:“……”

    刚才那自称理发师的家伙,到底用的什么法子将城门弄破的?难道真是什么歪门邪道的功法?

    更令他胆寒的是,对面焱军响起了犀利破空的牛角号声,那是进攻的号角!

    无数焱军在箭矢的掩护之下,掉转方向朝城门处涌来!

    而对方的木槾撞车也恰在此时,来到城下的护城河边,猛然向残破的城门撞去!

    “放箭!放箭!”向云超嘶声喊道,又令:“落滚石!下油汁!”

    木槾撞车毫不停留地冲向城门,冒着急矢箭雨和滚石油汁通过护城河,上面的木槾挡住了从天而降的攻击。

    木槾撞车之下,在几百名推动撞车的普通兵卒之前,是五十神兵,陆子明花了六千多两黄金氪来的!

    这些神兵以抢蛋大妈、保洁大爷为主,也包含了少量的会计师、采购员、票务员、制衣工等等普通人等!

    关键是便宜啊!

    撞车轰的一声撞开了残破城门,向着门洞里冲去,门洞并不长,最里面还有一道悬门,那悬门是内城墙上面是用粗绳绞车升降。

    这种狭窄的悬门,最是易守难攻,但焱军这边有木槾撞车,几番用力冲撞之下,悬门很快洞开,神兵与焱军冲进去,舍生忘死地挥刀杀向越府守军。

    那些个平时抢蛋扫街的大爷大妈,行动变得异常敏捷,以比抢鸡蛋抢座位的动作更快的速度,怒吼着冲向敌人。

    他们个个目露凶光、悍不畏死,即便肠穿肚流,仍是个个手刃敌首。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随后跟进来的大焱士兵如百川纳海,通过城门杀进去,他们个个不甘示弱,奋勇争先。

    远远眺见此情此景的陆子明,心下甚慰,不免即兴赋诗一首:

    赤手空拳来人间,舍生亡命不为钱!

    若能换得统一故,蛋清糊面唾自干!

    嗯嗯,诗好像不怎么对仗,不过没关系,这诗只在他心中流淌而已!

    诗呢,陆子明是绝不会吟出来的,他担心万一大爷大妈们知道了,还以为在嘲讽他们抢方便面呢!

    五十神兵在第一波攻击中就已经伤亡殆尽,他们毕竟老弱,远不是经过战阵兵伐的孟军对手。

    不过其他焱军士兵们踩着他们的尸体冲向敌人,继续战斗,他们如猛虎出柙一般,嘶吼着杀向对方,越来越多的焱军进城,刹时间城门处长剑与弯刀铿锵飞舞,长矛与投枪呼啸飞掠,沉闷的喊杀与短促的嘶吼直使山河颤抖!

    狰狞的面孔,带血的刀剑,低沉的嚎叫,弥漫的烟尘,浓浓的血腥味与汗气味相互夹杂着,充斥在空气中。

    焱军兵士健硕的身影,如波浪般起伏,他们人数越来越多,口中发出了震动天地的喊声。这种喊声,互相传染,互相激励,消褪了心中许多莫名的恐惧。

    凄厉的嘶喊,疯狂的杀戮,炽热的烽火,使得越府守军胆为之裂!

    他们眼见城门已失,早就无心防守,也不知谁发一声喊,全都转身逃开。

    焱军士兵一路追杀,大军如蚁般攻陷进去,很快便占领越府城。

    陆子明随后跟进,那向云超不知何时早就跑了,不过三千守军仍被俘虏过半。

    简单清理过战利品,又将俘虏收编之后,陆子明在越府并不停留,而是一鼓作气杀向对面丸国城池锦城。

    过泽河时遇到了一些麻烦,这条泽河比焱丸边境的那条泽河更宽,水流也更汹涌,原先在越府与锦城之间的河上有一座拱桥,在陆子明率兵攻打越府时,被丸军破坏了。

    好在锦城太守似乎忌惮焱军势大,在这边驾桥时没敢派人来半渡击之,焱军花费了小半天才弄好这座简易浮桥。

    通过这样一件小事,陆子明也推断出锦城太守懦弱的性格。

    事实上锦城太守张琪比他想像中还要胆小,焱军过河时,他一门老小都已经收拾好东西,让人送往北向逃窜,这消息动摇了丸军守兵的军心。

    因此在陆子明组织攻城时,抵抗比想像中更加无力,焱军甚至没死几个人就已经冲上了城头。

    而锦城城门处同样的一幕也在上演。

    那锦城太守也不知姓甚名谁,还没逃出城去,便被焱军赶上,背上被无数利矢射成了刺猬。

    陆子明在一天之内,连下孟丸两座边城,士气大振,兵卒们叫嚣着要继续往孟都方向杀过去,甚至喊出了踏平孟都、活捉孟皇的口号。

    但陆子明及时定住了军心,他认为焱军劳师远征,连续作战之后需要休整,而且他也需要给时间让孟皇作出应对。

    从这里杀向孟都的确比较近,但大军开拔,再快到达孟都也有一两天时间,孟力完全能够组织足够兵力守卫孟都。

    孟国体量比丸国稍小,但也比焱国更大,十几万的城池就有好几座,孟都据说超过三十万人口。

    而去打孟都,并不是陆子明现在想要做的!

    就算他能杀到孟都,短时间拿不下来,必然也会遭受对方回援大军的夹击。

    退一万步说,即便最后他真的解决掉孟力,但最大的威胁淳于纯的丸军还在!

    陆子明的真正目的,是淳于纯!

    但是怎么对付淳于纯,陆子明颇费了些思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