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全民神兵 > 第92章 密谈
    “四夕啊,你这段时间表现得不错。我听皇后说起,说你辅佐周丞相,尽心尽力,干得很好。你自己觉得呢?”

    陆子明一开始先叙起别来之情。

    赣四夕恭敬答道:“回皇上,四夕今日方觉,原来天下之大,诸事难为!以前的四夕,委实太过肤浅!

    周相处事老练周到,右皇后目光独到,犀利果断,相形之下,四夕多有受教!微臣还要谢皇上给四夕这个机会!”

    “嗯……”陆子明点着头,没有急着说话。他端起茶杯,微微品茗一下面前的贡茶。

    这赣四夕自己刚接触时,目空一切,盛气凌人,短短几个月时间,已经颇为稳重。

    就拿今天的事来说,自己没问,赣四夕就忍住了,没有开口表明来意,说明他已经有了城府!

    算来他还不到十五岁!

    真的是可造之材啊!

    他见赣四夕耐心等着,便放了茶杯道:“你能这么想,那是最好的了。

    对于周相,你有什么看法?”

    呃……

    赣四夕一愣,谨慎答道:“周相平时为政,尽心尽力,说话办事点滴不漏,微臣颇多受益。不知皇上的意思……”

    “呵……”陆子明轻笑一声,道:“你也不用太多顾虑,此处并无其他人,话进得寡人之耳,难道你还担心会传到周相那里去?但说无妨。”

    赣四夕咬咬牙,道:“既然皇上垂询,那四夕便直说了!四夕以为,周相太过求稳,失了锐气!

    臣观当今焱国,诸事顺当,只是潜藏在水面之下的暗流,却需引导改变,可是几次微臣向周相进言,周相皆压了回来,又言皇上前方打仗,后方有皇后娘娘作主,他不便擅越!”

    “哦?说来听听呢?”陆子明很感兴趣地道。

    他也想听听赣四夕的政见。

    赣四夕却道:“皇上可还记得李相?”

    李春风?

    陆子明一愣,道:“自然记得。”

    赣四夕道:“李相曾提出过兴商之道,此事微臣私下思量,确为兴国上策,可惜李相后来不辞而别,此事就此作罢。况目前影响兴商,无外乎户籍、路引耳,我焱国多产云矿,又有海盐海货等等,若能经运国内,拉动内需,既解决内地粮食,又能充盈国库,何不兴之?”

    陆子明摇头道:“四夕有这个想法是很好的。可是你光看到好的方面,可曾想过,黄金携带不便,海货存储日短,虽户部有修路,岂短时能成?

    商贾之事,向来牵连甚广,又有那相当部分仕族,目光短浅,以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自觉商贾之事,等而下之,不愿提倡,商贾缺少大家支持,事不可久,不知四夕可有对策?”

    赣四夕道:“此事微臣已经想过,以微臣之见,此小事耳。仕族鲁尚书、张尚书等为首,他们之中,又以其田土庄稼多为收成,若能兴商,这部收成便可转化为实实在在的黄金,固必愿也!

    某愿得皇上令,去与各仕族大家详说得失,得其支持,则此事必成!

    另黄金携运储存一事,四夕也有考虑,何不发行通票?以代黄金,又开设钱庄,以国作保,乡里巴人皆可至钱庄兑付,则可解决商贾后顾之忧。”

    呃……陆子明不由重新审视起赣四夕来,这一想法,对东方大陆的土著来说,实在有些超前啊!

    他问道:“这些,都是你自己想的?”

    赣四夕窘了一窘,道:“有一些是,皇上还记得李相当初请的老师?”

    哦……陆子明有点明白了。

    那个宿管大妈!

    “四夕有暇,曾多次前往希望小学听那老师讲课,课下闲谈,得益良多!可惜她后来不知所踪,四夕思来想去,也觉此事可行,只可惜周相不愿……”

    他说得含混,但陆子明却明白了。那宿管大妈限于天道规则,新世界的事不敢多说,也许只是提了一下,但赣四夕却领会了,加上自己所观所想,于是形成了兴商的政见!

    虽然所悟还浅显,但已经接近前世社会根本!

    不管怎么说,这赣四夕肯动脑筋,用天纵其才来形容都不为过!

    陆子明想了想,道:“四夕啊,近日朕也有所思量。这周相年迈,思想固执,朝中事务,你还要多多操心才是!

    周相那里,朕也不需明说,他自理会得!有些事,你只管放开手脚去做,有不懂甚或不清楚的,可迳与右皇后商请酌处。朕会给她提醒一句。”

    赣四夕一听大喜,陆子明虽然没有明说,但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

    要不了多久,皇上必会任他为相!

    他是心思透彻之人,陆子明将他放到周仲达身边,就是让他多多学习治国之道,岂不自知?

    而今皇上直言周相年迈,只需好好表现,耐心等待,封相之事,不过早晚!

    但赣四夕经过这许多磨砺,已然成熟稳重许多,没有冒然表态,朝陆子明一拱手道:

    “谢皇上信任提携之恩!四夕年岁尚幼,正需多多向诸前辈请益。今日四夕前来,正有一事,想禀明皇上,还请皇上恩准!”

    “哦?说来听听。”陆子明好奇道。

    赣四夕道:“四夕恩师,同城人士,上陈下讳唯,实有经天纬地之才。昔四夕曾随恩师周游列国,所见所得,全赖恩师指点。

    以往恩师隐居同城,远在丸国,而今皇上一统丸孟,不若正好请他老人家出山相助,四夕跟在身边,朝夕请益,不无裨益!还请皇上恩准!”

    同城陈唯?

    陆子明想了想,确无什么印象。那同城在丸都以西,距丸都还有几百里路,当初是大将军孙何带人去统一的同城,自然没听说过什么陈唯。

    不过,能让赣四夕推崇备至的人,必然有一些真本事!

    陆子明想了想道:“此事朕允了!不过,向来能人脾气甚大,你师父既有如此本事,想必也不会轻易出山……”

    他顿了顿,道:“为了表示足够的诚意,朕就让小林子随你走一趟,小林子代表朕,送上厚礼相迎,你意下如何?”

    赣四夕哪还不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