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全民神兵 > 第93章 乐皇请降
    陆子明在定都停留五天,处理完政事,随即点齐大军,乌泱泱杀向乐国!

    这段时间乐焱边境一派和平,那乐皇刘次自打听说陆子明在北方连战连克,灭丸国收孟皇,老实多了。

    这边一听说陆子明率军回到定都,巴巴的派了使者,携重礼前来。

    只是使者还没到定都,陆子明的大家就已经开拔!

    双方出定都不远,前锋军就截住了乐国使者。

    乐国使者赶着一群马匹、牛羊,马车上载着十数位美女,还有几大车乐国特产,并三万两黄金。

    应该说乐皇刘次是满带着诚意来的,只是这使臣来得晚了些!

    陆子明得到消息,根本不见使者,直接叫军士轰开一旁,为大军让路。

    那使者眼睁睁看着一眼望不到头的焱军经过,心下大急,什么都不要了,带着亲随抄近路赶回乐国去。

    他前脚刚到乐都,陆子明随后大军已经开赴边境,大军压境,守军第一时间禀报刘次。

    因此使者与边军报讯的人几乎同时到达乐都皇宫。

    刘次听了两人供述,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惶惶不可终日。

    陆子明连战连克,一举平定丸孟两国,战力首屈一指,再不复当初弱鸡国的样子,哪里还有心思应战!

    他自思螳臂不可挡车,为保皇位,居然想出了个负荆请罪的法子!

    因此陆子明这边大军还没开拨,城外刘次的车驾已经到达,刘次裸衣露背,身上负着荆条,捧着玉玺,一步三叩,到城下请降!

    这倒是陆子明完全没有料到的!

    着人将刘次迎进帐中,刘次见面纳头便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罪臣刘次,特来请降!”

    陆子明龙颜大悦,他亲上前扶起刘次,假惺惺道:“乐皇何来这一出?”

    这是打了人一耳光,还要假意问他疼不疼的意思了!

    刘次心中腹诽,嘴上却道:“吾皇明鉴,前刘次受奸人蒙蔽,贪念陡生,于是趁吾皇北伐之机,擅起刀兵,给皇上添堵。后臣思来想去,此事实为糊涂,本欲亲赴定都请罪,只因每日为诸事繁忧,不得其便,今听闻圣上龙驾巡边,故特来请罪,还请皇上降罪!”

    “呵呵……”

    陆子明心道,这刘次倒也颇有眼光,时机选得很好。

    话也说得漂亮,他不说自己来征伐乐国,只说自己御驾巡边,然后趁机过来负荆请罪,倒是个通透人!

    但也得敲打敲打才行!

    因此故作傲慢道:“哦?听乐皇一说,寡人倒是好奇,不知乐皇每日为何事烦恼?居然比见寡人还来得重要?”

    乐皇苦着脸道:“不敢欺瞒皇上,正因有要事耽搁,次才不暇分身。那忍术宗打着仁爱友善旗号,在我乐都发展信民。

    次只因一念之仁,便有所放纵。不料那日微臣出兵,忍术宗居然趁机作乱,在乐都打砸掳掠,无恶不作,还差一点将朕……将次的皇宫一把火烧掉!幸得当日次在乐都布有守兵,才不令其得逞。

    后次率军回救,忍术宗弃城而逃,盘踞黑龙山,且乐都附近村镇,反叛余逆犹在,每日只作恶不断,次深感其忧,几次大军讨伐,均无功而返,是以不能亲来面圣!

    次罪孽深重,请皇上降罪!”

    陆子明听完,哑然失笑。没想到这忍术宗,果然忍不住了,当初自己就看出忍术宗不怀好意,将他们尽数驱逐出境。

    忍术宗的正香上人,多半是想趁刘次不在,才作出窃国之举,他以为占据了乐都,忍术宗就能据此立国,哪料到刘次也不是好惹的主,大军在位,还在乐都留了一手,是以未竟全功!

    当初自己给那行刺自己的什么长老随口一说,没想到忍术宗竟然当真在乐国坐大!

    忍术宗一帮乌合之众,仗着一些奇门淫巧,以为有多大能耐,其实在大军面前,不过土鸡瓦狗!

    想到这里,陆子明问刘次道:“他们在黑龙山现有多少人马?”

    “这个……”刘次难堪道,“微臣委实不知。不过据当日乐都将领禀报,应不少于三万!”

    三万!

    卧靠!这忍术宗也当真了得,居然裹挟了这么多信民去!

    “哼!三万而已,你麾下近十万大军,难道连区区三万都打不下来?”

    “禀皇上,只因那黑龙山山势特殊,盘旋陡峭,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次几番征讨,均无功而返!”刘次汗颜道。

    也觉得丢脸太过,随即补充:“次本欲围山,待其粮食耗尽,再一举克之,只是皇上亲临,因此,次不得不先来请罪!”

    “呵……”

    陆子明算是听明白了,刘次本打算解决黑龙山忍术宗一干流匪,再考虑是战是降的,没想到自己大军来得这么快,因此权衡之下,才决定投降!

    不管怎么说,只要刘次投降,一切都不是事!

    那忍术宗再厉害,能厉害过他的雷包炸药去?

    正好,不日佛朗机大炮问世,需要找地方当靶场试试威力,就拿这黑龙山来练兵吧!

    这刘次前些时日的确寇边,但并没有全力攻城,双方打打停停,不过小打小闹而已!

    自己心中那一口气,在刘次的表演面前,的确已经烟消云散。

    再则,自己若纳其为臣,既报了仇,又省了刀兵,何乐不为?

    因此,心中拿定主意的陆子明也不为己甚,他点点头道:“既然你已经知罪,又愿请降,那是最好。朕,就封你为镇南王,替朕镇守南面海域,你可愿意?”

    刘次一听要将自己掉到南面去守海边,心道那岂不等同发配?自然是一百个不愿意,但此事已经不由他作主。

    想来明皇也是担心自己在乐都经营,怕再起什么反心。倒是可以理解,只是苦了自己!

    什么镇南王,不过虚衔尔,哪里比得上自己在乐都逍遥。

    他心中思忖,脸上表情变幻,一时没有说话,陆子明察颜观色,心中暗暗好笑。

    想当初刘次在宇文成王的酒宴上,可是给他不少难堪的!

    他耐心等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