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战神赵云 > 第75章 ,赵云出城
    有的体质好一些,速度也不慢,赵云过了终点,耐心的等着大伙,不管是谁跑完一圈,赵云都会走上前,在他身上鼓励的拍一下。

    “跑完后,不要马上停下来,稍微活动一下。”

    这个时候,赵云说的话,没有人不听,因为赵云的表现,让大家心服口服,尽管,在很多人看来,跑步依旧是不起眼的事情。

    跑步之后,赵云将成绩统计了一下,然后继续进行新一轮的考核,大伙发现,几乎所有的训练项目,都跟之前大不相同。

    有负重,又翻越障碍,甚至赵云还让大伙爬树,搞的大家跟猴子似的,但所有的训练,赵云都不缺席,既然赵云也跟着一起训练,抱怨的越来越少,每个人都在咬牙坚持。到吃饭的时候,大家发现伙食明显改善了许多,有荤有素,居然能吃到香喷喷的猪肉,一个个狼吞虎咽,全都高兴的争抢起来。

    一连三天,赵云一直跟大家在一起,三天结束后,按照统计的成绩,淘汰了2000人,尽管这三天非常难熬,可那些离开的,却心里很不是滋味,有的甚至流了眼泪。

    到了第四天,探事马来报,马腾已经抵达了函谷关,战事一触即发,赵云将队伍集结起来,毫不犹豫的将队伍拉到了函谷关,虽然有些残酷,让他们提前上了战场,但是,赵云清楚,战场才是最佳的练兵场所,只有接受火与血的磨炼,这些人才能迅速的成长起来。

    这三天的训练考核,只是最基本的筛选,但赵云不可能花费几个月的时间训练大家,最好的办法,就是以战代练,战争只有勇敢的面对,才能迅速的成长。

    函谷关城下,马腾率领的西凉兵随着一通沉闷而激荡的号角声,排山蹈海般向前推进,西凉兵威武雄壮,盔甲鲜明,他们步伐铿锵有力,喊声震如雷霆。

    “杀,杀,杀!”

    一个无形的杀气,直充云霄,遮蔽苍穹,马腾跨马持枪,不怒自威,一双虎目爆射出凌厉的精芒,望着挡在面前的雄关,马腾心情激荡,胸膛里仿佛有一团烈焰在熊熊的燃烧。

    马腾身旁,一左一右,有两员小将,并马而立,一个是马超,一个是马岱。

    马超今年16岁,面如美玉,一身银甲,风姿倜傥,英武不凡,在西凉边陲荒凉之地,常年风沙侵袭,那里的人们,多是粗狂黝黑的壮汉,马超却与众不同,鹤立鸡群,像个银娃娃一样。

    别看长的像个女人,身姿也不算健壮,但马超小小年纪早已威震西凉,成了马腾身边久经战阵的一员悍将。

    马岱跟马超年纪相当,方脸大耳,鼻直口正,刀削的脸庞棱角分明,双目闪动精光,宽阔的胸膛上凸显出强劲有力的肌肉。

    一门三英,皆是威武豪迈的英杰,赵云在城楼上看了两眼,点了点头,随即一摆手“徐荣,开城。”

    “主公,你要做什么?”徐荣不解忙问道。

    赵云回道“我想劝说他们,此战若是不打,岂不更好,马腾终究是名将之后,我相信他能辨明黑白,悬崖勒马。”

    徐荣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怕是难啊,看这架势,马腾是绝不会轻易罢兵的。”

    嘎吱吱。

    关门突然开启,马腾心中狐疑,莫非有人出战?

    时间不长,眼前出现了一匹毛色纯白的骏马,通体雪白,像雪缎子一样,一尘不染,没有半根杂毛,马上端坐一人,目如朗星,白面如玉,跨马持枪,一身尚武之气。

    西凉兵的目光一时间全都落在赵云的身上,心中无不称赞“好英俊的一员小将。”

    赵云催马向前,在马腾吃惊的目光注视下,到了距离马腾不足50步之遥,这才勒住了丝缰。

    不少西凉兵的弓箭手,已经将箭头瞄准了赵云,赵云坦然自如,目不斜视,眼睛平静的就像湖中的清水一样。

    “你是何人?”马腾并未参见讨董之战,之前也未见过赵云,心中狐疑,忙出声问道。

    “常山赵子龙!”

    “什么?他就是常山赵子龙!”马腾身后的西凉兵,顿时一阵躁动,不少人吃惊的瞪大了眼睛,马超和马岱也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枪杆。

    “哦?”马腾愣了一下,手扶须髯,忍不住赞道“久仰,久仰,早就听闻过你的名字,今日一见,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赵云,你来见我,有何贵干?”

    “马腾将军,你本是名门之后,昔日伏波将军马媛,威震边塞,为朝廷,为大汉,立下赫赫战功,赵云不解,为何你竟然跟叛贼同流合污,先是跟王国等贼子在西凉作乱,后又归顺了董卓,现在又跟李傕连成一气,真是令人心痛,马腾将军,且听我良言相劝,及时悬崖回头,眼下汉室倾危,大厦将倾,李傕之流恶贯满盈祸乱朝纲,天子蒙难,黎民受苦,大汉江山有峥嵘之狭,累卵之危,云虽不才,愿凭一腔热血,招揽天下英雄志士,扫清奸佞,重复汉室,马腾将军,我希望你能助我一臂之力。”

    赵云一番话,让马腾心里很不是滋味,倒不是受到了感动,而是赵云毫不留情,把马腾犯上作乱的事情,也都说了出来。

    他的祖上,的确的盖世英雄,可到了马腾这一辈,却是一个十足的反贼,一个令人不齿的反贼。

    马腾自幼清苦,最贫穷的时候像个樵夫一样,经常上山砍柴,赚点微薄的收入养家糊口,后来一步步闯出了名头,公元187年,王国叛乱,马腾响应朝廷的征召,奉命讨伐王国,可是谁也没想到,他和韩遂居然跟王国走到了一起,加入了叛军的行列。

    这是马腾一辈子都无法洗刷的耻辱。

    诸侯讨董的时候,马腾也没有认清形势,跟董卓勾串到了一起,现在,他又听命于李傕,可谓污迹斑斑,堂堂马媛后人,屡次三番跟乱臣贼子沆瀣一气,令人痛心。

    赵云这番话,把马腾的旧账都给翻了出来,并非赵云有意揭他的短,个性使然,赵云刚正直爽,心里想什么,嘴上就说什么。

    赵云认为,要想说服马腾,拿好话来哄他,给他扣高帽子,反倒不如让马腾心生悔意,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真的错了,这样他才能大彻大悟弃暗投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