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战神赵云 > 第190章 ,忽略邙山
    稀里糊涂,就折去了两万人,有的被烧死,有的投降了赵云,甚至双放连短兵相接的交手都没有,郭汜顿足捶胸,郁闷的几乎要气死。

    …………

    贾诩到了洛阳,下令全面退守,不仅把在外征战的太史慈和方悦招了回来,还将邙山兵营和函谷关抽调了不少人马,摆出一副死守的态势。

    颜良火速进兵,将洛阳团团围住。

    袁兵摘下营寨,兵甲连天,旌旗飞扬,军威雄壮,惊人的气势给洛阳城的军民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此刻田丰的营帐外,斥候来往穿梭,甚是忙碌,洛阳附近的情况,都及时的送到田丰这里。

    “报,北面的邙山兵营,发现了汉军的影子,人数不多,估计有三四千人。”

    “汉军?”田丰看了那个斥候一眼,自嘲的笑了笑。

    虽然,赵云早就打出了汉家军的旗号,可是此刻听在耳边,总是让人觉得怪怪的。

    不得不说,赵云非常高明,先打出汉军的旗号,再迎奉天子东归,汉室固然衰落了不少,可在天下人眼中,绝大多数的人依然拥戴汉室。

    跟汉军作对,就是造反,就是叛逆,至少很多底层的百姓会这么认为,田丰微微一笑,只要把天子抢到手,究竟谁是篡逆,那就不好说了。

    董卓掌控天子,把关东诸侯视作叛逆;李傕郭汜掌权,中原诸侯也是不臣之辈;如果把天子接到冀州,那么,田丰也可以让袁绍给赵云按上一个谋逆的罪名。

    “几千人?”

    摊开地图,看了几眼,田丰摇了摇头“邙山地势险要,纵身绵延占地数百公里,不宜出兵围剿,不如这样……”说着,田丰将一根手指,按在了邙山靠近黄河渡口的位置。

    反正那些人也不多,不足为虑,既然无法围剿,只需派一哨人马,堵住黄河渡口,让这些汉军无法出山,也就够了。

    田丰是随军谋士,分兵的事,自然要和颜良商量。

    颜良毫不迟疑,马上点头,给了高干两千精兵,守住渡口,现在颜良一门心思都放在了洛阳上面。

    打仗无非就是为了建功立业,对颜良来说,再大的功劳,也比不上拿下洛阳。

    田丰的目的,是天子,颜良的目的洛阳,所以对待邙山兵营,他们都没放在心上。

    因为贾诩几乎将邙山兵营的兵力抽调一空,他的做法,把田丰给骗过了。

    田丰本能的认为,既然邙山那边兵力都抽调了,剩下的那点人马根本就不值一提。

    沮授不一会,走了进来“元皓,接下来,怎么办?难道我们还真要围攻洛阳不成?”

    “正平,你啊,就不要跟我说笑了。”

    “呵呵……”

    沮授笑了笑,安然而坐,看了田丰一眼“可是,我们的想法,主公还不知晓,恐怕也不好跟颜良商量,你也知道,颜良此人傲慢自大,难以听劝,他现在只想着早日破城,拿下洛阳。”

    田丰赞同的点了点头“是啊,还是不要告诉他了,我已经想好了,我亲自带兵去函谷关,那边才是我们的重点。”

    沮授皱了皱眉“估计,颜良最多给你一万人马,虽然他和我们同属冀州一系,但毕竟此人太过功利,在他眼里,似乎拿下了洛阳,就等于灭掉了赵云一般。”

    “不管怎么说,我们做的,不仅仅为了我们自己,事后,颜良也会感激我们的。”

    把天子接到冀州,自然而然,冀州一派最为受益,谁迎天子,谁有好处。

    许攸、郭图、辛评,这些人不支持迎奉天子,其中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不想让冀州派做大。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派系争斗,即便是庙堂之上,也不例外。

    幸好,这一次袁绍发兵,派出的都是主战的冀州派。

    颜良,张郃、田丰、沮授,文武结合,相得益彰,田丰心里很清楚,事成之后,汝颖一派将不足为虑,郭图那些人就算蹦跶的再厉害,也休想撼动冀州派的根基。

    田丰跟沮授商量了一会,便去了颜良所在的帅帐,颜良身高膀大,像个铁塔一样,比张郃足足高出一头,,方面大耳,连鬓胡须,额头上有一道斜斜的刀疤,极有威势,粗壮的躯体散发出野兽一般狂暴的力量。

    见了田丰,颜良略微点了点头“元皓,有事吗?”

    “将军,我想请一道军令,带兵额守住函谷关。”

    “函谷关有什么好守的,我可听说了,那里的汉军已经不多了,就算你不过去,谅他们也不敢擅自离开,不要忘了,赵云还没有回来呢。”

    函谷关的守军,只剩下两千多,在颜良看来,就算洛阳处境不妙,函谷关那边也不敢轻举妄动,何况,就算他们有所举动,也影响不了大局。

    田丰摇了摇头,心中一阵冷笑,他压根就不是防备函谷关的汉军,而是要奇袭函谷关。

    “将军,莫要忘了,弘农和河东也都被赵云的人马给占了,潼关也有不少汉军,函谷关的守军虽然不多,但难保别的地方不会增兵救援,如果他们从我们身后突然来袭,终究不是什么好事,为防万一,请将军给我一万人马,你我互为策应,一来我可以挡住函谷关那边的汉军,二来也可让洛阳这边的汉军彻底断了退路,他们士气必然会受到影响,将军破城指日可待。”

    “好吧。”

    颜良点了点头,他身边还有四万五千人,黄河渡口派了几千,再分给田丰一万,剩下还有三万多。

    田丰还把张郃给要走了。

    离开洛阳后,来到一处密林旁,田丰让人停止前进,张郃不解,问道“先生,为何不走了?”

    “儁乂,不瞒你说,这一次,我并非要去防备函谷关方向来的汉军,而是要夺取函谷关,截夺天子。”

    “嗯?”张郃先是一愣,随即看看四周,突然笑了“先生,你我不谋而合,英雄所见略同!”

    张郃又道“实不相瞒,我并不看好颜良能够拿下洛阳,就算能打赢,我们又能得到什么,伤筋动骨,徒劳无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