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战神赵云 > 第219章 ,为军粮发愁
    本该是收获的季节,可曹操却彻底发了愁,他所担心的并不是胶着不下的战事,而是令人绝望的蝗灾。

    境内蝗灾肆虐,成群的蝗虫遮天蔽日,所过之处寸草不生,田地里的庄稼自然也无法幸免,没有粮食,就没法打仗,军无粮自乱,总不能让将士们饿着肚子跟敌人拼命。

    这个年月的百姓,并不懂得如何消灭蝗虫,只懂得敲打锣鼓,妄图制造有些吓人的噪音把蝗虫惊走,但收效甚微。

    当蝗虫多的数量无法估量的时候,那铺天盖地的阵仗,比千军万马还要可怕。

    没有粮食,把曹操被愁怀了,程昱已经走了两天,说是回家乡募集粮食。

    曹操心里一点底都没有,眼下各地都没有粮食,程昱就能有办法吗?

    而此时的范县,夜空下火把闪亮,照的亮如白昼一样,听说程昱回来,乡亲们纷纷赶来迎接,范县出了这么一个大官,家乡父老都很自豪,尤其是之前程昱凭一己之力保住了东阿、范县两地,给兖州的局势带来了希望,否则的话,一旦这两地失守,吕布大军就会长驱直入,直接向鄄城发动猛攻,鄄城将会成为一座孤城,很难保得住。

    程昱的表现,不仅深得曹操的器重,作为他的家乡父老,也与有荣焉,深感自豪。

    程昱见这么多人来迎接自己,心情非常复杂,但一想到此行的任务,程昱的心里像是压了一块千钧巨石一样,沉甸甸,几乎无法喘息。

    跟乡亲们客套了几句,程昱试探着问道,“乡亲们,不知家里可有余粮?”

    大伙全都沉默了,气氛诡异的静了下来,这种沉闷的气氛程昱心里再清楚不过。

    大伙都没有粮食,可前线的将士们还要打仗,不吃东西怎么能行?

    程昱眼珠子一转,说道“昱难得抽身回范县一趟,若亲友们不弃,请随我到家中一坐,咱们大伙一起想想办法。”

    大伙都很高兴,有人说道“大人一定会有办法的。”

    “就是,吕布的数万大军,大人都不放在眼里,这种事一定难不住他。”

    对程昱,乡亲们有一种近乎盲目的崇拜。

    到家以后,程昱让大伙聚在院子里,趁着给大伙准备茶水的时候,他给带来的军卒下达了命令。

    一个不留,将他们斩尽杀绝。

    乡亲们翘首以待,兴高采烈的谈论着,一提到程昱所做的那些事,都不自主的竖起大拇指称赞。

    “当时的情况,现在想起来,心里依旧觉得心惊胆战,那时候的范县,岌岌可危,悬于一线,要知道县令的亲属可都落在了吕布的手中,换了谁,也不敢继续跟吕布为敌,结果怎么着,程大人单人独骑进城见了县令,愣是把县令给说服了。”

    “是啊,程大人真是好样的,没有他我们范县早就落入吕布的魔掌。”

    大伙正在热烈的谈论着,见程昱带着数百名曹兵冲进了院子,所有人都傻了眼。

    “大人,你这是?”

    程昱心情复杂的摆了摆手,他根本就没有面目跟大伙解释,只好把身子背转了过去了,数百名曹兵刀枪闪烁,对着一无所知的乡亲们展开了残忍而血腥的屠杀。

    噗噗噗……的声音,不绝于耳,那是利刃刺穿血肉之躯发出的声音,程昱带来的这些曹兵,都是战场上的精锐,但是此刻他们的屠刀却挥向了手无寸铁的乡民。

    很快,院子里安静了下来,程昱缓缓的把身子转了过来,心情沉重的看了一眼,又抬头看了看天“时候不早了,开始吧,不要浪费时间了。”

    天亮之前,所有的死尸,都被制作成了用来充做军粮的肉脯。

    见到程昱后,曹操心情非常激动,程昱一脸疲态,只是匆匆跟曹操对视了一眼,就把视线移开了“主公,卑职无能,也只能筹措到三天的军粮。”

    曹操隐隐猜到了什么,但他并没有点破“仲德,你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锦上添花,容易,但雪中送炭,难啊!”

    程昱本名叫程立,他给曹操说了一个自己经常做的梦:他梦到自己登上泰山,双手捧日。

    这个梦程昱之前谁也没有告诉,但是保住了东阿和范县后,他告诉了曹操,曹操听出了其中的深意,这个梦既预示着程昱今后会飞黄腾达,也有一层隐喻,是说他曹操就是那个高悬于空的太阳,太阳就代表天下之主。

    曹操打那之后,便把程昱视为心腹。

    程昱的名字,也从程立,改名为程昱。

    肉脯虽然营养价值丰富,能在灾荒之年,让将士们吃上肉,这待遇可不错,但毕竟僧多粥少,没办法,曹操只好对部队进行大幅度的裁员,将老弱病残一律淘汰,他必须要保证军队的战斗力,为此,被裁掉的那些人多数都饿死在荒郊野外,成了野狼秃鹫的肚中美味。

    虽然肉脯做的很隐秘,为了不让大伙发现,程昱还专门在范县晾晒了一天,可大伙还是发觉了,虽然感到恐惧,但将士们实在肚子太饿了,为了活命,只能咬牙往嘴里硬塞。

    毕谌是曹操身边的别驾,他的母亲和弟弟也被张邈给抓了,曹操劝毕谌离开回到张邈身边。

    曹操想到了自己的遭遇,从小母亲就不在了,父亲和弟弟也惨遭杀害,毕谌的家人都被抓了,如果他继续忠于自己,家人很可能今生再也看不到了。

    曹操的心里,也暗暗咬牙咒骂张邈,动不动就把别人的家小抓起来,手段实在太卑鄙了。

    先是之前范县的靳允,现在又轮到了别驾毕谌,对自己的这个老朋友,曹操恨的咬牙切齿。

    劫持人家的家眷,反正这种事吕布是不会做的。

    毕谌再三摇头,表示要誓死追随曹操,曹操非常感动,泪水都流了出来,结果当天夜里,有人告诉曹操,毕谌跑了!

    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把曹操给耍了。

    曹操又哭了,上一次,是感动,这一次,是耻辱!

    曹操日子不好过,吕布也好不到哪里去,双方半斤八两,都为缺少粮草的事心急如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