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战神赵云 > 第220章 ,张绣来投
    …………

    襄阳。

    位于汉水中游,上通关陇,下连吴越,北控宛洛,南达滇黔,水路交通发达,自古以来,襄阳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顺利收回南阳,荆州上下一片欢腾,连本来身体抱恙的刘表,也变得神采奕奕,身体好像一下子变好了。

    这一日,有人来报,西凉张绣求见。

    刘表一愣,疑惑的嘀咕道“他怎么会来襄阳?”

    心中不解,刘表便把蒯越请来商议,蒯越朗声一笑“主公,有件事你可能还不清楚,据说,张绣的叔父张济,是被贾诩给害死了。”

    “哦?”刘表露出一副恍然明悟的表情,摆了摆手,让人把张绣带进了州牧府。

    见到张绣后,刘表顿时眼前一亮,心中暗赞“好威猛的一员上将!”

    张绣头戴虎头盔,身披锁子连环甲,大红征袍,上绣海水江崖,往那一站,一团尚武的精神,好不威风。

    张绣扑通一声,跪在了刘表的面前“绣心怀血海深仇,却无处投奔,上无片瓦盖顶,下无立锥之地,还望明公不弃,给在下一栖身之地。”

    张绣放低了姿态,神情恭敬,高贵的头颅也深深的低下了。

    张绣想投奔自己,这对刘表来说,自然心里非常高兴,看了蒯越一眼,用眼神询问。

    蒯越点了点头,他已派出细作打探清楚了,张绣现在对赵云恨之入骨,据说两人曾打过一架。

    “张将军,我来问你?昔日赵云为何肯放你一条生路?”

    “我帮过他,若没有我帮忙,他未必能把天子救出长安,只可恨,我现在杀不了他。”

    蒯越点点头“既如此,你就留在宛城吧,相信你会乐意去那里镇守的。”

    宛城毗邻南阳,距离赵云的地盘最近,一旦开战,张绣将会最先抵挡赵云的兵锋。

    张绣再三叩谢“多谢主公,多谢军师,绣纵肝脑涂地,亦难报君恩。”

    等张绣下去后,刘表有些不放心“异度,我们收留张绣,若被赵云得知,他岂能不怪罪我们,这种时候,为一个张绣,开罪赵云,我总觉得不太妥当。”

    蒯越笑道“主公,现在形势已经变了,天子不在洛阳,而在兖州,我们不必事事看赵云的脸色。”

    刘表叹了口气“可赵云绝非等闲之辈,就算天子不在他身边,也不能无端招惹他。”

    两人的对话,都被藏在屏风后面的蔡夫人听到了,蔡夫人抿嘴一笑“赵云啊,赵云,也许让你吃点苦头,你的心里,才会记得我。”

    现在中原的局势,到处都在打仗,要说最安定的,非荆州莫属。

    打仗,就意味着消耗实力,让荆州一如既往的平稳,加上又收回了南阳,得到了张绣这员猛将,实力不减反增。

    ………………

    去卑的袭击事件,虽然赵云嘴上说是一场误会,但呼厨泉却不敢真的把这件事当成误会来处理。

    为了取信赵云,缓和双方的矛盾,呼厨泉下令把去卑抓了起来,不仅要剥夺他右贤王的称号,还要公开处于极刑。

    听闻此事后,赵云连夜来见呼厨泉。

    “赵将军,深夜来此,不知所为何事?”呼厨泉热情的将赵云迎进大帐。

    赵云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单于大人明知故问,听说你要处死去卑?”

    “是。”

    赵云摇了摇头“我看不必如此,杀一个去卑不难,可难的是无法消弭汉人和匈奴人的隔阂,你把去卑杀了,去卑的族人必然不服,那些原本忠于去卑的将士也会不服,这不是我想看到的。”

    呼厨泉大感意外“赵将军,去卑犯上作乱,死有余辜,将军居然要给他求情,当真令人费解。”

    “杀人容易,收心却难。”赵云抬眼看着他,悠然一叹。

    之前的乌桓人,就是一个例子,到现在为止,依旧无法真正的对赵云归心,打败一个民族,和征服一个民族,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

    但赵云不管对待什么样的敌人,一开始,都绝不会客气的,这是刀兵四起的乱世,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道,只有让敌人领教到你的力量,才能被震慑住,一上来,就指望苦口婆心的让对方举手来投,那并不现实。

    赵云亲自出面,替去卑求情,呼厨泉自然不好拒绝。

    之后,赵云单独见了去卑,去卑本来以为自己死定了,他很不甘心,明明是刘豹指示他这么做的,结果被杀头的却是他,自始至终,刘豹一点事都没有。

    现在得知被放了,是赵云替自己求的情,去卑心情复杂的看着赵云,赵云的心胸和气度,让去卑心悦诚服,想了一会,他突然给赵云跪在了地上“将军,我带兵杀你,死不足惜,不料将军不仅不怪我,还以德报怨救了我,去卑感激不尽,若将军不弃,今后这条命,去卑就交给将军了。”

    去卑本质上心肠不坏,赵云记得史书上他还曾跟白波军一起保过圣驾。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换作我是你,或许也会跟你一样。”赵云笑着把他从地上扶了起来“如果我实力弱小,被人打败,我心里也不会甘心。”

    去卑瞪大眼睛看着赵云,没想到,赵云会对他说这些。

    “这个世道,早已礼崩乐坏,乱象纷扰,即便我不来打匈奴,早晚有一天,也会有其他人来的。谁的力量强,谁的拳头硬,谁就能占据上风,之前我杀了你们数万匈奴兵,我心里很过意不去,但这是没有办法的选择。我若不对你们动手,你们不停的过境劫掠财物和妇女,杀害的无辜百姓也多的数不胜数,那些被你们所害的人,试问他们的仇怨,谁来替他们伸张正义?”

    去卑沉默无言,赵云即便不解释,他心里也清楚,司隶和南匈奴接壤,免不了摩擦和冲突,不是你征服我,就是我踏平你?这很正常。

    不管去卑服不服,都无法改变南匈奴被赵云击败的现实。

    败了,就要臣服!

    这一次的袭击,赵云身边只有十八名护卫,可去卑依旧没有得逞,对赵云的胆量和本领,他彻底服气了,而这一次,赵云不计私怨,又替他求情,更是令去卑折服不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