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三国战神赵云 > 第313章 ,孤身去江东
    “究竟是怎么回事?”

    等华灵儿走后,赵云仔细追问,见他表情严肃,樊娟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我都告诉你,你也知道,我夫君英年早逝,我在家里实在呆着烦闷就乘船出来散心,正遇到华佗祖孙两个在江边发现了你,认出你之后,我就把你留在了我的船上。”

    把赵云救下后,樊娟本来是一番好意,想多给华佗一些银两,华佗执意不收,樊娟就把钱偷偷的塞进了华佗所带的行囊之中。

    结果弄巧成拙,樊娟心里也有些后悔,要不是华灵儿突然回来,赵云一定会以为是樊娟救了他。

    赵云叹了口气,看了樊娟一眼,见她面色羞愧,也就没有指责,“不管怎么说,我也非常感激你,对了,我昏迷了几天了?”

    “三天!”

    赵云暗暗着急“你能帮我送封信到洛阳吗?”

    洛阳那边迟迟得不到自己的消息,赵云担心大家牵挂。

    “你还不知道吧,你现在可成了大名人了,外面到处风传,说你杀了孙坚,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什么?说我杀了孙坚?”赵云摸不清头脑,听的一头雾水。

    经过一番询问,赵云才知道外面竟然都在谣传,赵云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很显然一定是蒯越搞的鬼,想把孙坚的死嫁祸给自己,大概蒯越误以为自己已经死了,才敢这么无所顾忌的陷害他。

    不过,既然自己没有死,一切都算不得什么,只要跟孙策两兄弟当面好好的分辩一下,自然真相大白。

    赵云让樊娟拿来纸笔,给贾诩写了一封信,让樊娟马上派人送出,免得大伙挂心。

    接下来,这段日子,虽说樊娟尽心服侍,但赵云却浑身不自在,樊娟虽说没有挑逗他,但一言一行总是不停的流露出对他的情义,赵忠死了,樊娟追悔莫及,很想让赵云改变心意接纳她。

    赵云不厌其烦,却又不能说狠话伤她,毕竟这些日子也多亏了她的照顾。

    赵云心中苦不堪言,只盼着早日康复。

    樊娟本质不坏,只不过心机过于明显,赵云也知道她没有恶意,就算赵云没有答应她,她也尽心伺候,没有半句怨言。

    五天后,赵云勉强能够下床,又过了五六天,身体算是恢复了一多半。

    赵云一再辞行,樊娟自知挽留不住,只好让他离去。

    临别前,樊娟含情脉脉,依依不舍,好像情人生死别离一样,眼中泛着泪花,让赵云心里很不是滋味。

    “赵将军,这一别,不知今生还能不能见面,也许很快你就会把我忘记。”

    “其实我们可以做朋友,你何必太执着呢,有些事,放下对谁都好。”赵云又劝了一句。

    樊娟满含神情的看着赵云,赵云英姿勃发,俊美挺拔,就像璀璨的星辰一样,让人迷醉,樊娟就像喝了毒药一样,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幽幽的叹了口气“放下?哪有那么容易?”

    “对了,你要马上回洛阳吗?”

    “不,我想先去江东。”

    “江东?那一定很危险,你千万不能去,现在到处都在说是你杀死了孙坚,孙策他们见到你,如果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杀了你,那该怎么办?”樊娟直摇头,忧急的神色真情流露,没有意思的做作。

    赵云朗声回道“越是如此,我越是要当面向他解释,如果我不敢去江东,那就永远也解释不清了,你不用为我担心,我赵云问心无愧,清者自清,此去一定能够分辩清白,洗脱嫌疑,否则的话,若是直接返回洛阳,岂不正中别人下怀,等于默认了这件事?”

    赵云说完,再次深深一揖,“谢谢你连日来的照顾,这份恩情,我自当铭记于心,没齿不忘。”

    樊娟叹了口气“又不是我救得你。”

    即便樊娟之前撒了谎,即便不是她救了自己,赵云依然发自肺腑的感激她。

    赵云转身离去,玉狮子并不在他身边,当初离开寿春的时候,因为要乘船走水路,赵云便将玉狮子交给了徐晃提前带回洛阳。

    一路风餐露宿,兼程赶路,不到三日,赵云便来到了吴郡。

    距离孙坚的死,已经过去了将近半月,尸体早就下葬了。

    尸体一般要在灵柩停放七天,这个风俗要说起,还是来源于扁鹊。

    据传说,有一次扁鹊行医来到豫陕一带的虢国,听说虢国太子突然暴毙。经过打听,扁鹊认为太子患的只是一种突然昏倒不省人事的“尸厥”症,并不是真正的死亡。医者仁心,得知消息的扁鹊在征得国君的同意后,入宫为太子治疗。经过调治,太子竟然从死亡中奇迹般转醒。扁鹊又给太子开了药方,让其继续调补阴阳,不几天,太子就痊愈了。

    从此,扁鹊的名气更大了,还被称为能让人“起死回生”的神医。扁鹊却说:“我并不能救活死人,只是有些人是假死,一般人看不出来而已。”从此之后,为了防止因人假死而被埋葬,就形成了把尸体放置七天的风俗。

    尽管尸体已经下葬,但灵位还在,当赵云来到孙坚的府门前,门前依然高悬白幡,一片肃然景象,几个门丁横眉立目,瞪视着赵云喝问道“你是何人?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在下赵云,特来拜祭孙坚将军。”赵云心情沉重,拱手一揖,声音显得哽咽而嘶哑。

    一进吴郡,赵云的心里便油烹刀搅一般,虽然跟孙坚相处时日不多,但赵云真心敬重孙坚,敬重他的忠肝义胆,敬重他的盖世本领,只可惜,孙坚英年早逝,殒命蒯越之手。

    “什么?你是谁?”

    几个门丁面面相觑,全都愣了。

    “在下赵云,常山赵子龙就是我!”

    “果真是你,你还有胆子来。”

    有一个门丁气呼呼的高喊一声,呛啷啷,把刀拽了出来。其他几个门丁,也是各持刀枪,如临大敌,有人忙飞奔而去,进府送信。

    报信的兵丁本想去找孙策,却被孙权给撞见了,兵丁只好把事情告知了孙权,孙权一听,气的火冒三丈,当即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带了十几个武士便来到了府门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