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上门女婿是锦鲤 > 317.贼喊抓贼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周睿所说的话,可以看作是挑战的宣言。



    他已经受够这种无休止的不公正,凭什么救人要遭天谴?什么狗屁规则!



    人生下来,难道就是为了在某个时刻死去吗?



    这样的规则,本身就是不应该存在的!



    先前他还想着,自己遭天谴是因为破坏了规则,纵然不喜,却也是理所当然。



    可是亲眼看着李佳辉死在他面前,周睿心中的所有怨气彻底爆发了。



    本就是不应该存在的规则,又凭什么要让所有人遵从?



    人人都不想死,那就可以不死!



    周睿给人的感觉,向来是循规蹈矩,不轻易跟任何人起争执。



    但实际上,他在青少年时期,也是一个很喜欢调皮捣蛋恶作剧的男孩。



    只不过父母在车祸中身亡,小小年纪就寄居在纪家,受尽各种恩惠,也听了无数的风言风语。



    这些事情,都把他的棱角给磨平了。



    十几年里,周睿唯一学会的,就是忍让。



    他忍太久了,如今终于能够堂堂正正做人,为什么还要忍?



    对纪清芸,对纪家,这些曾给了他无数恩惠的人,周睿可以忍,因为欠他们的。



    可是所谓的天谴,所谓的规则,在他眼里就是狗屁!



    忍不了!



    面色阴冷的年轻人,并没有被周睿的愤怒惊吓到,但他退后了一步,像也在警惕着什么。



    冰冷的眼神和表情丝毫未变,扫了眼周睿空荡的脚边,那个年轻人冷声道:“你死定了,主簿不久便会到来,亲手将你镇死!”



    “那就让他来!”周睿沉声说道,从喉咙深处发出的闷声,就像一头狮子在警告着猎物。



    双方已经彼此宣战,再也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



    周睿心中的杀心大起,突然拿着道德天书朝着那个年轻人冲去:“不管什么狗屁主簿,既然你来了,就先留下!”



    那个年轻人似乎早有所察,周睿动的瞬间,他也如一阵青烟破窗而出。



    哗啦的声响,让外面几个刚好路过的人诧异的看过来。



    已经追到窗边的周睿停下步子,没有再追出去。



    光天化日之下,再追也不可能把对方当场杀掉。



    看着那个年轻人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远处,周睿脸上露出不甘的神情。早就该用金光布置点陷阱什么的,这样他就逃不掉了!



    不过,在窗户玻璃破损的地方,周睿看到了一些血迹。



    伸出手指捻起搓了搓,又放在鼻尖闻了闻,他的眉头紧紧皱起。



    像是人血,还没有完全凝固,应该是那个年轻人破窗时留下的。



    对方是人吗?



    想到被自己活生生踩碎消失的黑影,周睿很不确定。



    那怎么可能是人呢?



    而且那个年轻人进屋的时候悄无声息,明显不是通过正常的方式进来。他离开的时候,反而像个普通人一样打碎窗户,估计更可能是为了吸引外面的人注意,好让周睿投鼠忌器。



    这时,周睿感觉到手指有些异样。



    低头看去,只见刚才还鲜红的血液,现在已经变得发黑。



    他微微有些吃惊,正常来说,活人的血液都是红色的,只有死人的血,或者说失去活力的血液才会变黑。



    这几滴血液仅仅经过不足二十秒的时间,就完全失去活力了?



    正常人的血液不会这样!



    抬头看向那个年轻人离开的方向,周睿心里又多了一个疑惑,那家伙到底是不是人?



    有心用道德天书问一问,但想想那个年轻人刚才所说的话,主簿不久便会到来。



    田飞菲是知道道德天书的,那个年轻人应该也知道,可无论朋友还是敌人,都对他抱着悲观的看法。



    这说明,所谓的主簿,是比他厉害的,可能连道德天书都对付不了!



    封面上的金光看似多,实际上这种东西多多益善,如今更是容不得再浪费半点。



    犹豫片刻后,周睿还是暂时压下心中的疑惑。



    反正主簿要来,双方早晚有一战,何必执着提前知晓敌人的身份呢?



    这时候,一辆轿车停在门口。



    李泽明从车上刚下来,就被几个邻居指着窗户提醒:“老李,你家遭贼了!”



    李泽明抬头一看,正看到站在窗户边的周睿。



    他这是回来给儿子准备丧事的,本来在医院的时候,就对周睿充满恨意,坚持认为是周睿进了病房,才让他儿子死掉。



    不管这种想法理不理智,反正李泽明是给儿子的死找了一个足够好的理由。



    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再一次见到周睿,而且还是在自己家里,李泽明顿时怒火升腾。



    他二话不说,直接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掏出一个大扳手,提着朝屋里冲去。



    周睿也看到了李泽明,再看他提着扳手怒气冲冲的样子,便知道这事有点麻烦。



    自己无缘无故出现在他家里,该怎么解释?



    再说了,李泽明会听他解释吗?



    房门踹开后,李泽明提着扳手向周睿冲去,并破口大骂:“害死我儿子,还跑我家偷东西,老子打死你!”



    以周睿的身手,别说李泽明这样的普通人了,就算真正的搏击高手来了,也不是他的对手。



    轻松躲开砸来的扳手,顺势一指头戳在对方腋下的麻穴上。



    李泽明顿觉半边身子发麻,哪里还握的住扳手,随着当啷一声扳手落地,他歪倒在墙上。



    满脸惊恐,却仍然愤怒的冲周睿大吼:“你对我做了什么!有本事放开我,老子弄死你!”



    周睿叹口气,道:“李先生,我知道你对我有成见,现在也可能不会听我解释。但我希望你能够稍微冷静一点……”



    “我冷静你妈!”李泽明大骂道:“你害死我儿子,还来我家做贼。佳辉就是太年轻,瞎了眼引狼入室。有本事你就杀了我,你不杀我,我就弄死你!”



    对这个张口闭口要弄死他的男人,周睿知道没什么好解释的了。



    他已经尽可能的去帮李泽明,可对方完全不信任。倘若昨天晚上,李泽明能够对周睿有一点点信任,无论多么好奇,周睿都可能会直接出手帮他们把那黑影赶走或者消灭。



    然而,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向来是很难的。



    先入为主的观念,就像个人习惯一样难以改变。



    李泽明固执的认为周睿是个庸医,不耐烦的将其赶走,加上周睿个人的一点好奇心,才导致了这场悲剧的诞生。



    现在他绝对不会想到,周睿已经把害死他儿子的真凶就地正法,更想不到周睿为了帮李佳辉报仇,已经招惹了一个天大的麻烦。



    想不到的事情,李泽明不会去想,他只死死的盯着周睿,恨不得把这个男人生吞活剥。



    “对不起。”周睿冲李泽明微微鞠躬,然后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他已经不想再多解释什么,自己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是为自己的未来做准备。



    能活下去,以后还有机会再来解除误会。



    活不下去,说什么都白搭。



    李泽明拦不住周睿,他只能愤怒的大喊大叫。



    几个邻居本打算帮忙把周睿拦下,结果看清他面孔后,都觉得惊愕。



    这不是青州的大名人周神医吗?



    周睿的面容和名字,现在早就被青州人熟知,连七八十岁的老太太,都能说出他的两三事。



    别人说自己不是贼,他们可能半个字都不会信,但如果说周睿是贼,他们同样很难相信。



    那么厉害的一位神医,干嘛做贼?吃饱了撑的?



    周睿和他们解释了几句,只说自己和李佳辉有交情,知道他出事了所以才来看看。至于贼人,确实有,刚才破窗而逃的那个就是,他只不过是个抓贼的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