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上门女婿是锦鲤 > 325.不值得同情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轻咬着嘴唇,秦凌雨没有再敢对周睿呵斥什么,只扶住陈少游,并喊其他人来帮忙抬上车。



    几个公司高管跑过来,手忙脚乱的抬起陈少游往轿车那边走。



    秦凌雨跟在后面,最后看了一眼周睿,却见他面色漠然。与此同时,纪清芸看了过来。



    察觉到那个绝色女子的眼神,秦凌雨心里微慌,连忙低头走开。



    过了会,刘明洋来找周睿,道:“陈总让我来问问周先生,以后还要不要再来了?”



    “要不要来,不是我说了算。”周睿回答说。



    刘明洋听的一怔,不太明白这话的意思,但见周睿没有继续说话的表示,只好就此离开。



    回到轿车旁,陈少游靠在座椅上,秦凌雨正给他一口一口的喂水。



    “周先生说,来不来,您说了算。”刘明洋低声道。



    陈少游喝水的动作一顿,抬头朝着周睿看去,只看了两三秒,他便闭上眼睛,道:“走。”



    秦凌雨点点头,关了车门,吩咐司机开车。



    轿车驶离纪家门口,直到来到街道上,陈少游才睁开眼睛。



    “陈总,要不要再喝点水……”



    “啪。”



    水杯落在柔软的植绒地毯上,秦凌雨捂住脸颊,一脸的不知所措。



    陈少游冷冷的看着她,道:“为什么犹豫?是不是觉得我这里留不下你?还是你翅膀硬了,觉得有别的男人可以用了?”



    秦凌雨连忙摇头:“陈总,我没有这样想过,真的……”



    陈少游冷哼一声,没有听她的解释,道:“回京都自己滚蛋!我不会留一个和他有关系的女人!”



    几分钟前,他还一副要奖赏秦凌雨的模样。结果从周睿视野里消失后,立刻就变了个人。



    这翻脸速度,让秦凌雨反应不过来。



    她很慌,很乱,虽说确实有所犹豫,可她也的确很舍不得这份工作。



    只不过陪一个男人上床,没事做点可有可无的工作,一年就能拿几十万。心情好了,陈少游还会给她买些名牌化妆品,包包,衣服之类的。



    这样的日子,是每个女人都希望拥有的。



    哪怕没有名分又怎么样?



    看着面色冷漠的陈少游,秦凌雨心中悲哀到极点。



    她抛弃了自尊,选择向现实低头,所以让周睿看不起。



    结果呢?



    连陈少游也抛弃了她,她将一无所有。



    然而,秦凌雨连眼泪都不敢流。因为她知道,陈少游不会对自己有任何的同情心。



    在这位京都大少眼里,自己只是个暖床工具罢了,不值一提。玩腻了就扔,比衣服还不值钱。



    如果这个时候哭泣,只会让他不开心,让自己再多挨顿揍而已。



    十几分钟后,纪清芸也回到了周睿身边。



    有关于新技术配件的合作,已经和徐华锋谈妥,剩下的就是向天华和对方去签署正式协议。



    从徐华锋的态度来看,这件事应该十拿九稳,不会再出什么差错了。



    “谈好了?”周睿问。



    “嗯。他们还把配件价格让了三成,比预期顺利的多,向总让我替他谢谢你。”纪清芸道。



    向天华急着先把合同签下来,所以只老远打了声招呼,便急匆匆拉着徐华锋去公司了。



    周睿微微一笑,道:“他谢不谢我不重要,只要你开心就好。”



    纪清芸笑着在他脸颊上轻吻一下,道:“我当然开心,有个这么厉害的老公。”



    周睿哈哈大笑,揽住她的腰,朝着屋子走去。



    纪清芸已经开始习惯他这种亲密的动作,满脸的顺从。走在路上,想起刚才的事情,纪清芸忽然道:“我刚才看到那个女人好像在看你。”



    “是吗?没注意。”周睿道。



    “真没注意?”纪清芸略微凑近了一些,道:“如果不注意的话,干嘛去劝她离开陈少游?”



    “难道你希望我做一个冷血无情的男人?”周睿反问道。



    “少来这套,这是两码事!”纪清芸哼了声,然后又叹口气,道:“不过她也确实挺可怜的,看得出,她其实想过离开,只是有些离不开了。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悲的。”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自己选的路,要么坚持走下去,要么从头再来。不过这事和我们没太大关系,倒是生孩子的事情,你不觉得需要再多努力努力吗?”周睿道。



    “这事我怎么努力?都是看运气啊”纪清芸疑惑的问。



    周睿笑了笑,在她耳边低语几句。纪清芸听的脸颊红润,忍不住轻拍了他一下:“从哪学的这些坏主意,流氓!”



    “这是夫妻情调,怎么能叫流氓。”周睿叫屈道。



    “对了,今天我路上碰到以前在你隔壁开牛肉汤店的那个大哥了,还有他女儿,叫小菱是吧?”纪清芸道:“他们好像日子过的不怎么样,两个人身上都脏兮兮的。你要不要抽个时间去看看?”



    被她这么一提醒,周睿才想到自己已经很久没看望过小菱了,也不知道那丫头怎么样了。



    点点头,道:“那明天去吧。”



    “新配件那边可能需要我忙些事情,就不能陪你一起去了。”纪清芸道。



    “没关系,有这份心就足够了。”周睿笑着说。



    回到家中,纪泽明和宋凤学免不了就刚才的事情询问一番。



    周睿和纪清芸尽量把事情说的比较正面,只讲了有关于公司合作的事宜,至于和陈少游的矛盾,并没有多提。



    其实纪泽明和宋凤学都认识陈少游,药铺开业的时候,陈少游来找麻烦,他们亲眼所见。



    但女儿和女婿既然都说没事了,那就当没事好了。



    反正这对夫妻的本事,已经比他们大的多。



    随后,一家人又说了说关于大姨的事情。



    今天是老大宋春开负责接待大姐,不过乔金龙没有跟着。李佳辉的死,乔金龙已经知道了,据说在医院哭的不行。



    两人虽只认识两三年,却感情深厚,犹如异姓兄弟。



    而纪泽明和宋凤学也都见过李佳辉,对这个懂礼貌,知分寸的年轻人印象还挺好的。谁能料到,才一天时间,就阴阳分隔,真是令人唏嘘不已。



    第二天一早,周睿先去了药铺。



    最近因为大姨的事情,已经耽误两天没开业,又积攒了很多的病人。



    忙活一上午,到了十点多钟的时候,周睿提前关门,开车去找了牛肉汤店的老板王大山。



    经过电话联系,他得知王大山现在在一家建筑工地干活。



    周睿到那的时候,王大山也已经等候多时。



    许久没见,这位老大哥果然如纪清芸说的那样,身上弄的脏兮兮,到处是水泥粉末和油泥之类的。



    见到周睿,王大山激动不已,道:“周老弟,不对,周先生……您看这里太脏了,您……”



    “王哥,跟我就别这么客气了。”周睿摇摇头,道:“现在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去接小菱放学,然后中午一块吃个饭。”



    “好好好,那中午我请你!”王大山高兴不已的说。



    就在这时,一人在不远处喊道:“王大山,你他娘的又偷什么懒?还不快点干活,在那说什么呢!”



    王大山回头看了眼,对周睿说了声抱歉,然后跑过去,道:“对不起,蔡队,来了个朋友,我想提前半个小时下班,您看……”



    “提前?都像你这样提前下班,工期还怎么保证?再说了,你提前下班,拿满工分,别人能乐意吗?”被他称作蔡队的,是这处建筑工地的一个小队长,手底下管了十几二十个人。虽然没太大权力,可这十几二十人的工分,全由他来掌握。



    而且这个人特别喜欢占小便宜,找他办事,不给好处是不行的。



    说扣你就扣你,所以平日里众人对他烦的很,却不敢轻易得罪。毕竟来干活的人都是要赚钱的,谁也不想因为得罪这个小队长,就一天白干。



    王大山也是知道规矩了,咬咬牙从口袋里掏出五十块钱递过去,道:“蔡队辛苦,这点小意思,您拿着买包烟。”



    放在平时,蔡康新可能也就收了。五十块钱虽然不多,却也能买包中华烟了。



    但今天不行,项目的副总今天来视察工地,要是让他看见自己收受贿赂还不反了天去?



    眼见身后一行人朝这边走来,蔡康新直接一巴掌打在王大山脸上,骂道:“你他娘的当我什么人?都跟你说了不准提前下班,还想拿钱贿赂我?今天你的工分一分也别想要了!”



    王大山被打的有点懵,他本就是个老实人,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工地副总一群人,也来到附近,听到争执声,便走过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蔡康新连忙点头哈腰的赔笑讨好,并把王大山想贿赂他提前下班的事情说了一遍。



    那位工地副总听了后,不屑的瞥一眼王大山,道:“农民工就是农民工,没文化也没职业素养。你以为我们这里是什么腐败的地方吗?干活拿钱,天经地义,还想贿赂人?马上给我滚蛋!”



    “可,可是平时……”王大山想辩解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