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上门女婿是锦鲤 > 410.我希望他无罪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尽管只是一只兔子的死,但在它死亡的瞬间,陈金良等人还是觉得毛骨悚然。



    他们听周睿说起这种药的时候,是半信半疑的。就算信的那一部分,也没有觉得太可怕。



    然而,当亲眼看到药物起效时,他们终于怕了。



    可以控制生死时间的药,就像勾魂使者手上的勾魂锁链。



    自古至今,没有一个人是不怕死的,尤其是莫名其妙的死法。



    陈金良表情十分的严肃,他看着周睿,声音沉的像要下雨:“这种配方,还有谁知道?”



    周睿回答说:“除了我,还有那个凶手。至于还有没有其他人知道,我就不清楚了。”



    陈金良脸色愈发的沉重,这份配方事关重大,如果流传出去,不知多少人会因此遇害。而且很可能到最后,连谁是凶手都查不出来。



    因为引发药物产生作用的手段,是低频音波,相隔几十米甚至上百米远就可以用了。



    凡是了解犯罪现场学的人都应该知道,离现场的距离每远十米,需要搜索的范围和排查的人群就会多上一倍乃至数倍。



    百米范围,如果是在闹市区,算上那些流动人群,需要排查的人何其多?



    有那么一瞬间,陈金良甚至想直接逮捕周睿。



    他绝对不愿意看到这个配方被其他人知晓,只是下一刻,陈金良又想到药方还有其他人知道。抓捕周睿,并没有太大的用处。



    想到这,他不由的问:“周睿,对于那个凶手,你还知道什么?”



    这个问题,周睿早就想到了,立刻拿出手机,打开上面的一个视频给陈金良看,道:“这个人有很大可能是凶手,除此之外,一无所获。对方很机警,没有留下多少踪迹。”



    陈金良把手机拿过来,和邱世龙一起看。视频应该是由小区某个监控摄像头拍下的,上面显示一个戴着鸭舌帽和墨镜,又用卫衣帽子再盖一层的可疑人物在那里站着。



    在某一个时间段,那人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东西,看起来像是放进嘴里。没过两秒,他就放下手,然后匆匆离开了。



    邱世龙一边看,一边根据自己所学的知识分析道:“从指关节来看,应该是一名成年男性。身高大约一米七左右,体重五十五至六十五公斤。”



    陈金良本能的瞥了一眼周睿,周睿的身高超过一米八,体重倒是和邱世龙说的差不多。但仅仅是身高,已经否定了他的可疑。



    当然了,前提是这个人真是凶手。



    陈金良看着周睿,问:“你为什么觉得他像凶手?”



    周睿一脸平静的回答道:“因为保姆阿姨死后,我立刻去小区保安室查看了监控录像。在那个时间段,只有他处于低频音波的控制范围内,而且有可疑动作。如果你们不信,可以再去调查监控录像。”



    陈金良点点头,给邱世龙使了个眼色。邱世龙嗯了声,立刻安排人去调取小区的监控录像。



    这份监控录像,也将成为帮周睿洗白的证据之一。



    “不过我还是不太明白,如果说董丽青和保姆阿姨都是为了对你栽赃陷害,那么那对母子又是为什么?”邱世龙问。



    “也是一样。”周睿回答说:“现在想来,我可能低估对方了。也许他一直都知道这种药物可以利用特殊反应产生气味,让我聪明反被聪明误,引去了那对母子家里。其实从那个孩子的死,你们应该也能推敲出来一部分真相。我和这对母子没有任何交集,更不存在半点恩怨。孩子的死亡时间,相信秦法医应该能判断出来,是在我到那里之前。”



    陈金良转头看向秦世明,秦世明则点点头,道:“是的,根据先前的解剖结果来看,孩子的死要比他母亲早很长时间。”



    陈金良微微吐出一口气,对周睿说:“看样子你的运气还算不错。”



    这些细节上的证据,并不能完全洗脱周睿的嫌疑。只不过现在的关键在于,周睿不需要完全洗脱嫌疑,他要做的,只是证明自己无罪。



    没有杀人动机,还有一份不在场证明,加上药物,死尸的异状等等,这一连串的东西加在一起,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



    虽然只是心证为主,但法理无外乎人情。从陈金良的表情,周睿能够看出一些东西来。



    而且如果真的用这些也洗不干净,那他也没什么好怕的。



    道德天书能够完成常人无法想象的事情,就好比刚才提供的监控录像,在现实中是完全不存在的。



    周睿离开家的时候,确实去过保安室,但只是做做样子。



    实际上,他利用金光伪造了这么一份证据。



    视频中的男子,根本就没有出现过。如果世上真有这么个人,只能说纯属巧合。



    所以,周睿还可以制造其它的有力证据,来证明自己没杀人。



    有道德天书在,阴差想借这些事打垮他,没有那么容易。



    唯一不爽的就是伪造证据,让周睿觉得道德上不太好接受。



    他很不喜欢这种憋屈感,明明自己是无辜的,却还要昧着良心做假证。



    好人变成了坏人,这算什么天理?



    陈金良没有再让周睿呆在办公室,只告诉他最近可能会有人对他贴身保护,便放其离开了。



    所谓贴身保护,自然是指监视。在这件事没有尘埃落定前,哪怕是陈金良也不敢太无所谓。



    舆论的监督可不是开玩笑的,尤其这一连串的事情,都是普通人难以接受的细节证据。



    真公开大众的话,估计很多人会觉得他们在糊弄傻子。



    能控制死亡时间的药?还是用低频音波引爆?撒谎能撒的再像一点吗?



    就像周睿的无奈一样,陈金良也很无奈,因为他亲眼见证了药物的作用。一切都是真的,并且兔子的解剖结果,和那些尸体反应相同,证明周睿没有撒谎。



    有时候,很多案件中的真相,都是最不可能存在的。



    福尔摩斯没有说错,越是难以相信的,越可能接近真相。



    待周睿离开后,邱世龙犹豫片刻,还是没忍住对陈金良问道:“您真觉得他一点嫌疑都没有吗?”



    “我觉得他有,但也觉得他是无罪的。”陈金良摇头道:“难道你觉得他像一个犯人?”



    邱世龙迟疑了半分钟,然后才回答说:“不像。如果他真是一个犯人的话,就太吓人了。”



    陈金良嗯了一声,道:“是的,如果他是犯人的话,仅凭今天的表现,就足以成为世界上最可怕的犯人之一。所以,我希望他是无辜的。因为无罪的他,可以给这个世界带来无数的好处,而不是灾难。”



    邱世龙转头看向桌子上周睿亲手书写的药方,那龙飞凤舞中,又带着一点堂堂正正味道的字体,让他有些失神。



    过了许久,他吐出一口气,问:“现在怎么做?舆论会要求我们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和答案的。”



    陈金良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他想了会,然后回答说:“避重就轻吧,周睿在董丽青的事情上,确实有不在场证明,这一点沿海那位章家董事长已经亲自作证了。另外,本地的章鸿鸣,包括金老将军等人也联名担保周睿无罪。报告怎么写,你亲自拿捏,回头再带来给我和彭东树同志审核。”



    邱世龙嗯了声,道:“我明白了。”



    陈金良微微低头,看着地上已经被秦世明切成很多块的兔子尸体,血淋淋的画面,让他觉得有些不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