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上门女婿是锦鲤 > 422.风波平息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回到屋子里,江可雯抬头看向周睿,问:“他跟你嘀咕什么了?”



    “没什么。”周睿摇头说,总不能告诉她,李梓涵让我把你推倒吧。



    “不说算了,我先去洗澡。”江可雯说着,也不管周睿什么反应,直接朝卧室走去。



    周睿刚想说要不然他先回去,卧室门就关上了,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过了不久,江可雯拿着换洗衣服出来,瞥一眼坐在餐桌旁的周睿,然后步入卫生间。



    淅淅沥沥的水声,很快在卫生间里响了起来。



    虽然是磨砂玻璃,根本看不到里面有什么,但一男一女,仅仅隔着一块玻璃门板,还是难免让人觉得尴尬。



    过了会,卫生间里的水声停止。



    随后,江可雯的声音从里面传出:“你着急回去吗?”



    “啊?”周睿没反应过来她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我的意思是,谢谢你去淮阳救我。如果不着急回去的话,晚上请你吃饭。”江可雯道。



    “不用了,最近一摊子麻烦事还没完全解决,以后再吃吧。”周睿道。



    “哦……那我就不耽误你了,你先回去吧。”江可雯又道。



    周睿犹豫了下,最后还是起身准备离开。



    听到他脚步声越来越远,站在卫生间门口的江可雯满脸失落。



    说了那么多,其实她最想听到的,只是一句“不离开”而已。哪怕周睿不会和她发生什么,只要有这句话,就足够了。



    在对女人的了解上,李梓涵显然比周睿知道的更多。最起码他有句话没说错,女人要的东西都是很简单的。



    就在这时,外面又传来一句话:“茶行那边明天正常开业吗?”



    听到这句话,江可雯脸上失落的表情突然一扫而空。她眼睛微亮,下意识张口道:“好!”



    这个答案,和问题其实连接的并不是很恰当,只因为江可雯心里想的和周睿问的有些类似,却又不是完全一样。



    话一出口,她就意识到这一点,顿时觉得有少许的尴尬。



    周睿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什么,“好”字也可以代表正面答案。



    他嗯了声,道:“那行,有什么需要给我打电话,搬家的事情我会让李梓涵帮你做的,我先走了。”



    江可雯哦了一声,然后就听到房门打开并关闭的声音。



    她再也忍不住,立刻从卫生间里出来,却见房门已经完全合拢,周睿的身影早已消失。



    尽管刚才的问题让她心情稍微好了一些,但此刻仍然因为周睿的离开稍稍有那么点不痛快。



    还微微有些湿漉的头发,紧贴在脸颊上,把身上单薄的绸缎睡衣打湿,显露出还算不错的身材。



    她有想过穿着这一身出现在周睿面前,把自己作为女人最美好的一面展现给他看。



    可惜的是,周睿没能看到。



    缓步走到窗台,透过窗户看着渐行渐远的那个背影,最后一声轻叹,从她口中吐出。



    回到家的周睿,自然得到了纪清芸的热烈欢迎。他离开后的这段时间里,纪清芸一直担心不已。时时刻刻都想打电话询问情况,又怕耽误周睿做事。



    以前开会的时候看到一些属下因为工作时间长,接到丈夫或者妻子打来的询问电话,纪清芸总觉得这些人的家属实在太脆弱了。



    仅仅加班一两个小时就如此放心不下?



    现在,她终于体会到那些人的心情。



    只有你深爱着这个人,把自己的一切都寄托在他身上时,才会如此挂念。



    妻子的热情,让周睿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并且随着第二天官方的一份公开调查报告出炉,上面详细阐述了最近几起公众所关心的案件调查结果。



    从结果上来看,周睿不具备作案动机和作案时间,而唯一一个最难解释的保姆阿姨死亡案件,则被刻意弱化了,并没有提及。



    这件案子本身知道的人也不多,邱世龙那天来的时候足够隐蔽,开的还是私家车。



    至今为止,都没几个人知道保姆阿姨死掉。



    唯一麻烦的是,保姆的家人对这件事很关注。



    陈金良打来电话,希望和周睿共同出面,把对方的家属“摆平”。



    所谓摆平,无非就是私下和解,把这件事封口。



    以前周睿很不喜欢这样的事情,总觉得既然事情出了,就应该诚实面对,为什么要向大众隐瞒?



    除非你心虚,不敢坦露事实真相。



    现在,他发现有时候隐瞒,确实不是因为心虚,而是有诸多不得已的理由。



    保姆阿姨的死明明和他没什么关系,可为了家人,还是得把自己当成一个责任人来看待。



    这也让周睿对于阴差更加痛恨,甚至有点后悔离开淮阳的时候,怎么不在城市分界线可以引个阴差出来给吞了。



    虽说那样会平白得罪淮阳市的主簿,但话说回来,周睿和主簿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是势如水火,没有和解的可能。



    比较幸运的是,保姆阿姨的家人本身也是很淳朴的那种。



    加上法医给出的鉴定报告,把死亡原因更多的归结于身体疾病,而陈金良和周睿又分别代表官方和个人,给出了丰富的补偿。



    这家人最终还是觉得不再追究,此事就此了结。



    有句话说的好,能用钱解决的麻烦,都不是麻烦。



    没钱的时候,周睿很难理解这句话的意义在哪,现在有了钱,才发现这是一句真理。



    除了保姆阿姨外,在民房中死去的母子二人,也被定义为悬案。



    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周睿和母子二人的死有关。即便陈金良和邱世龙怀疑过,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认为,周睿就是凶手。



    现在,他们必须把这种怀疑抛弃掉。



    因为怀疑,就把周睿定罪?



    别说周睿活着能给大众创造更多的利益,就算不能,法庭也不会因为这种怀疑就把他认定为罪犯。



    在讲求证据的年代,这或许是周睿最大的幸运之处。



    不过他很清楚,陈金良和邱世龙没有证据,但这个世界上,却有一个人能够定自己的罪。



    那个人,就是罗若雅。



    罗若雅亲眼看到了周睿把那名女子“推下楼致死”,倘若她愿意出庭作证,周睿还真的不保险。



    还好等了这么多天,罗若雅也一直没有出现,公安局那边也没接到任何人对这起案件的目击证词。



    想到当日离开的时候,罗若雅那伤心又失望的表情,周睿心里也是暗叹不已。



    自己这是又欠了一个人情啊……



    如陈金良所说的那样,再热的话题,通常也不会维持超过三天。



    三天时间一过,这件事的热度大幅度下降。



    尤其在这个关键时刻,不知是谁把周睿在人民医院带领全院医生,一晚上连做七十八台重大手术的事情爆了出来。



    这件事本来就堪称一个奇迹,无论那七十八个病人和家属,又或者曾参与这场声势浩大的手术过程的医生,对于这次爆料,都持正面态度。



    并且在有人询问他们对周睿个人以及小三董丽青死亡事件的看法时,遭到了严厉的谴责。



    如急诊科主任吕海军说的那样:“我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所认识的周医生,是一名对于生命和医学极其认真负责的人!我也愿意相信,他是一个正直的人。所以,他不承认的事情,就是不存在的。如果你们非要说我这是盲目信从,那我很想问问你们,你们为什么宁愿相信没有得到详细调查的流言蜚语,而不愿意相信一个在半年内,已经救了至少数百名重危病患的好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