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上门女婿是锦鲤 > 426.她变了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回到药铺后,周睿看到白明兰仍然坐在椅子上,而楚子秋,则坐在她对面。时不时偷瞥一眼,似乎是在思考什么。



    周睿走过去,把身份证还给对方,同时把一份合同和身份证复印机交给她,道:“一式三份,我一份,公司一份,你一份。”



    白明兰接了过来,随手放在一边。她好像真的完全不在乎合同内容,也不怕被人坑了。



    周睿不置可否,道:“根据你的情况,目前可以像楚子秋一样做我的助手。我负责诊脉,你和子秋一个负责药方,一个负责针灸。如果一方实在太忙,也可以穿插帮忙。至于药方和针灸,你想做哪个?”



    “都可以。”白明兰瞥了眼楚子秋,道:“但我希望选择另一项的人能够不那么拖后腿,我不太喜欢帮别人的忙。”



    楚子秋被说的腾一下站起来,但想想刚才的比试结果,他又默默坐了回去。



    有些女人,确实惹不起。



    周睿笑了笑,看向楚子秋,问道:“要不然你还是写药方吧。”



    虽然白明兰写了很多失传古方,但楚子秋在这方面,也并不是很差。有没有古方,对于治病的影响并不是很大。毕竟绝大多数病,都可以用寻常的方子来治疗。



    而针灸相对来说,技术含量更高一些。白明兰的针灸水平,比楚子秋要更胜一筹,由她负责这个,很合适。



    楚子秋虽然不太高兴的样子,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反对。



    事实摆在眼前,除非哪天他自认针灸水平超过了白明兰,否则是不会再轻易和对方较劲了。



    看到这位楚家老号年轻一代的第一人终于有放下架子,融入平凡生活的迹象,周睿心里也很是欣慰。



    古往今来,无数的少年天才,长大后就泯然于众。



    并不是因为他们长大了就变笨了,而是因为小时候太聪明,被无数人夸赞,严重的影响了他的心态。



    心太高,很容易变得盲目。



    一个盲目的人,又哪里会有太高的成就呢。



    到了下午时分,病人们陆陆续续来到。



    见周睿身边多了一个令人惊艳的美女助手,病人们好奇又羡慕。



    周医生就是牛B啊,医术了得,泡妞的功夫也不差。



    老婆漂亮,连助手也这么漂亮,厉害了!



    病人们的误解,周睿没有解释的打算。



    所谓清者自清,倘若别人想误会你,那么你解释的太多也没用。



    不是有句话,叫解释就是掩饰?



    还别说,有了白明兰帮忙,周睿看病的速度又提升了一大截。



    药方有人写,针灸也有人做,他只需要给人把脉就行,轻松至极。



    白明兰的针灸实作水平,也没有让周睿失望。无论什么样的针灸手段,她都信手拈来。



    一开始还有病人质疑,怕被扎错针,再搞出什么后遗症。



    等白明兰连续给数人施针,娴熟的手法,和卓越的成效,逐渐打消了病人们的怀疑。



    包括楚子秋,也渐渐在心里对她有了些许佩服。



    虽然他也可以做到像白明兰一样熟练的施针,但却做不到像白明兰一样,只要周睿说出病症,想也不想的就直接给出针灸方案。



    有些方案,非常的冷门,连楚子秋都未曾想到过。



    这一下午,睿才药铺相当的热闹。



    到了晚上,周睿准时关了店门。



    楚子秋自行离开,周睿正准备问白明兰住在哪时,对方也已经转身走了,丝毫不拖泥带水。



    这果断的行事风格,让周睿莫名的摇摇头。



    这个女人,真的是来拜师的吗?



    回家的途中,李梓涵又打来了电话,告诉周睿,平兰村的建设已经完工。明天就要开始进行剩下的甲醛和异味处理。



    最多五天,就可以开业了。



    想到还有五天就要开业,周睿不得不给江可雯打个电话,询问她关于这件事的计划。



    自从回来后,江可雯就一直在忙活整理之前的尾巴。



    茶行的事情安排妥当后,她又忙着做开业计划。



    周睿问起这事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道:“计划已经做好了,发你邮箱里,你先看一下。”



    周睿很是意外,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反正一个人在家闲着没事干,只能做计划解闷了。”江可雯道。



    周睿微微有些尴尬的感觉,只好敷衍两句,然后挂断电话。



    开车的时候看邮件,显然不是一个好选择。



    回到家后,吃完了饭,周睿才找纪清芸借用一下电脑,准备把江可雯发来的开业计划书详细看一下。



    他平时基本不用电脑,难得用一次,让纪清芸感觉很别扭。



    她趴在周睿肩头上,看着周睿用并不算熟练的方式打开邮箱里的文件,问:“江可雯做的?”



    “嗯,说是通宵两三天做出来的。”周睿回答说。



    纪清芸哦了一声,没有说话,只跟着周睿在那认真的看计划书。



    一边看,她偶尔会说上两句建议。



    不得不说,在商业上,纪清芸确实很有天赋。她提出的建议,都是江可雯遗漏或者更好的方式。



    周睿听的眼睛一亮,连忙给加了上去。



    直到凌晨时分,两人才把这份计划书改完。



    纪清芸伸了个懒腰,柔美的曲线,毫不掩饰的展露在周睿眼前。打了个哈欠后,她道:“你的江小姐商业天赋还算不错,只是经验稍微欠缺了点,多锻炼锻炼,应该对你大有帮助。”



    周睿搞不清她这话到底什么意思,啥叫你的江小姐?



    总觉得这番话是个套的周睿,压根就不敢接茬,只讪讪笑了声,然后把电脑关上。



    纪清芸瞥他一眼,问:“不发给她看看?”



    “明天再发,反正还有几天时间,也不急于一时。”周睿笑呵呵的说。



    纪清芸“嘁”了一声,也没有多说什么。



    正如周睿所说,时间长着呢,不用急于一时,哪怕……是想用事实告诉对方,我比你强!



    此时的青州某酒店内,房门打开,温子健迈步走进来。



    坐在窗台上,端着一杯红酒看夜景的田飞菲没有回头,却好似知道来的人是谁,问:“查清楚了?”



    温子健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是他用手机拍下来的。



    照片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今天去药铺拜周睿为师的白明兰。



    “的确有这么个人出现在周先生身边。”温子健把照片和手机放在桌子上,微微犹豫了下,他问:“你知道她会来?她是谁?”



    田飞菲轻抿了一口红酒,满脸无所谓的道:“一个小心眼的主簿罢了。”



    “主簿!”温子健大吃一惊,连阴差都让他难以对付,主簿这样的存在,更是只能仰望。何况一个主簿出现在周睿身边,为什么田飞菲却好像一点也不着急?



    “不用担心,她离开了自己的城市,在这里和普通阴差也没有太大区别。以周睿现在的本事,对付她不难。我想,周睿应该也有所警觉,不会轻易让她得手的。”田飞菲道。



    温子健满脸疑惑的问:“既然你知道她是主簿,为什么不通知周先生?如果没记错的话,你好像说过主簿令牌可以吞噬阴差或者主簿来成长。如果周先生吞了她,岂不是立刻就能化身主簿?”



    “的确是这样没错,但我为什么要通知他?”田飞菲从窗台上下来,晃了晃杯中猩红色的酒液,道:“很多事情,现在都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料。按照……周睿不应该这么快成为主簿,他本该死后……反正他进步的太快了,如果更进一步,我就更难掌握了。”



    温子健没有说话,只定定的看着田飞菲。



    而田飞菲则放低酒杯,看着温子健,忽然笑起来,问:“是不是觉得我变了?”



    温子健点点头,他刚认识田飞菲的时候,这个女孩对于一切还带着些许的惶恐和不安。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及许多事情的发生,她开始迅速变得成熟起来。



    所谓的成熟,并不是说她做事多么稳重,而是指她对这些连温子健都感觉惊惧的事情,愈发淡定。说话做事之中,也变得越来越有城府。



    以前的田飞菲,是个很容易看透的女孩。



    现在……温子健已经看不透她了。



    田飞菲笑了声,她仰起头,把杯中的红酒一口饮尽,然后才带着微醺的酒意,道:“我确实变了,既然他们可以变,为什么我不可以?以前的我太单纯了,总以为一切都会遵循旧有的轨迹走。现在我才明白,当人生重新开车,轨迹就不会一样了。以前我总是想着,在周睿死之前,一定要和他拉好关系,不要再重蹈覆辙。可是现在……不同了。”



    “你说的不同,是指什么?”温子健问。



    田飞菲脸上露出些许诡异的笑容,道:“不同之处在于……他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容易死了。”



    温子健愣住,不知道该怎么理解这句话。



    周睿不那么容易死,所以你就变了?



    他还是想不太明白,而田飞菲也没有给他解释清楚的打算。



    不过有件事,他还是想再确定一下:“真的不用通知周先生,他身边有一位主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