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山洼小富农 > 第064章 小手艺
温世贵这些人怕消息走漏回村去好好宣传了一番,就算是这样,温家村新茶树的事情还是在几天内传遍了整个四乡八村的,连县城里的有心人都听说过了。新茶树的影响就这么点儿了,连本县的茶贩子都对温家村的这些老茶树没什么兴趣,唯一的作用就是给大家增加了一些闲聊的资本。
  到了温家的村的师主任忙的很,第二天就开着自己的老切诺基四下奔走,村里更是安排了几个老人二十四小时看守这十八株老茶树。
  温煦的生活就很正常了,该里送送货白天不是在明珠郊区小院休息就是在家里休息,日子过的也算是有规律吧。
  这一天睡到了下午,温煦刚起床,正端着缸子正在刷牙,隔壁的源波迈着小腿就奔到了门口。
  啪!啪!啪!
  “进来,门没有闩”温煦说道。
  源波一推开门,小手扶着门框开始喘气:“叔爷爷!……叔爷爷!”
  看小家伙上气不接下气的,温煦把含在口中的水吐了出去,用挂在肩头的毛巾擦了擦嘴,开玩笑的说道:“快点儿说,什么事啊跑的这么急,怎么着你爸准备给你生弟弟啦?”
  源波喘匀了气:“叔爷爷,师村长带了几个老爷们来村里,然后在麦场上垒了几口大锅,说是要做茶呢,然在火都烧了起来,兴儿,大彬,他们都在呢,大家让我过来喊你去看炒茶!”
  “哦,知道了,等回我就去”温煦一听,村里来的炒茶的决定去看看,他也没什么事,并且也没有见过炒茶,当个热闹看呗。
  听到温煦这么说,源波立刻转头撒起脚丫子就往回跑。现在煦叔爷或者煦叔祖是村里孩子们最喜欢的人,道理很简单,煦叔爷的手里时不时会有一些好吃的,什么巧克力、牛奶糖,曲奇饼干什么的,所以有要是热闹看这些孩子们第一时间就会通知温煦这位‘小长辈’来看,甚至是谁家的狗生崽儿了,孩子们也会记得温煦。
  收拾了一下,温煦慢悠悠的往村里的麦场晃,所谓的麦场很简单了,顾名思义就是晒麦子的场所,有的地方也叫晒场,以前这麦场呢都是用泥和切碎的麦杆茎搅绊起来,铺到地上然后用牛拉的大石滚子滚平的,很结实也很平整。
  等着温煦到了地方的时候,看到整个麦场上己经围了不少的人,只不过现在温家村留守的人不太多,而且一半都是孩子,温煦这边都不用挤,直接站在外围就看到了里面的情况。
  场中是三口大锅,锅的下面是用砖头垒的简单的土灶,几口锅呢不是像正常的平放,而是有点儿点斜度的,每一个锅的旁边站着一个大约三十几岁,四十岁不到的妇女,在这些妇女的身后,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老人,师尚直现在正站在老人的身边和老人说着话,老头一边听着一边伸手捏着一根茶叶往嘴里塞。
  “煦叔!你的大温房里的茶什么时候收?到时候我能去干活么?”温广宏的老婆赵珍看到旁边站着温煦,立刻把看热闹的心思给收了起来,问起了温煦干活的事儿了。
  温煦笑着说道:“这次可要不了这么多人了,不过好在活儿每天都有,就算是今天轮不到你明天也该有你的活儿!”
  阳光温室里的菜是天天看着长,别说是村里的大闺女小媳妇了,就连一些原来看不起阳光温室的老派人都时不时的往温室里转一下,大家都觉得这温室神了,比一般的菜长的快多了,不光是快而且还好,株上挂的果子也多,在大家的心里唯一不足的就是果实不够大。
  就算是这样,己经开始挂果的阳光温室开始慢慢呈现出一派丰收的景象,满室的红果绿瓜,累累果实引起了大家的一致羡慕。
  赵珍的嫂子徐红霞这时接口说道:“叔,您温室也不能多建几个,把我们这些人都招进去得了,咱们在家闲着也是闲着嘛”。
  现在村里的妇人们都觉得阳光温室的工作不错,以前大家想着二千多块的也不算多高收入,现在一看,钱是不多,但是温室的活儿轻快啊,整个温室不用施肥,不用打药,甚至都不用拨草,每天就是早上按开关打开采光棚,到了下午再把棚子关起来,就这么点活儿还有工资拿,而且每天吃的一大荤一小荤带上两个素菜,不光本人吃还可以带个孩子吃,光吃这一个月都不止赚了六七百了,实打实的好差事!
  可惜的是现在这些活儿都有主儿了,本村本土的人家干的好好的你想挤也挤不下来!
  “过段时间吧,过段时间我要再建这么几个”温煦说道。
  “叔,我报名上工!”
  “叔爷,我给我家大丫报个名!”
  “行了,行了,你现在跟我说我哪里记的住啊,大家也别急,等着干工的时候再说”温煦哪里吃的住这些妇人的吵闹,立刻抬手制止大家继续报名了。
  这边一炒闹,师尚真的目光就被吸引了过来,看到温煦就对着温煦招了招手:“温煦过来,来认识一下!”
  听到师尚真这么说,妇人孩子们给温煦让开了一条道,让温煦进去。
  “这是我请来的制茶专家,毛长征,老爷子,国营茶场的老师傅了全国炒茶行业能和毛老师傅相比的一只手也数的过来!”
  “毛老师傅好!”温煦笑着说道。
  老头笑了笑之后说道:“哪像你说的这样,我就是一个炒茶的老头,也就是比别人在这行业多混了几年而己!”
  师尚真说道:“您太客气了!这是我们村唯一的大学生,那边的阳光温室就是他的”
  “回乡创业很好”老头客气的说了一句。
  温煦也谦虚的笑了笑,大家都明白人家老头那是客气。
  老头说完,对着正在炒茶的妇人说道:“钱美玲,二青的时候多炒一分钟,李玉芝,你的生锅把温煦提高一点儿……”
  师尚真等着老头儿一番话说完,对着毛老爷子问道:“毛师傅,咱们村的茶怎么样?”
  “从现在来看,是好茶,味道也单有特点,不过现在说这个还早,等等看吧,不过这样的趋于野生的原生态古茶园在全国都是极为稀有的,只要是产茶的品质稍稍高一些,在市场上也会颇受追捧,你放心好了”毛老爷子说道。
  温煦对这个没什么太大的兴趣,到是专注的看着三个妇人如何炒制茶,从左到右三口锅这么一字排开,第一口锅中妇人用手的茶帚在锅中打着转儿,卷着茶叶一起转了两分多钟就转到了第二口锅中,第二口锅中继续转,时不时的妇人还用手抓起茶这么抖两下,最后转到了第三口锅中。
  “没见过吧!”
  看着温煦发着愣,师尚真对着温煦说道:“这第一口锅,是杀青,第二口锅是杀青还有揉条,第三口锅成条……”。
  “你还懂制茶啊?”温煦开玩笑的对着师尚真夸了一句。
  师尚真说道:“现学现卖,刚才听毛师傅和这三位老师傅们说的,看着挺简单的,不过我去试的时候觉得挺难的”
  听了这话,站在第二口锅前面的钱美玲,笑着说道:“常做就好了,熟生生巧的事情,师主任你是大学生这么聪明肯定比我们这些没什么文化的人强!”
  温煦一听这钱美玲还挺谦虚的,于是笑着说道:“我能试试么?”
  师尚真一听没有等钱美玲说话,先张了口:“你凑什么热闹,等着这十来斤炒完了再试,人些茶我都是有用的!你的水准弄出来的东西,能干什么啊”
  “行,我不试了,看你突突的一大串子”温煦笑着把脚缩了回来。
  钱美玲说道:“等会我们完了我教你,这树虽老不过一点儿没有老的样子,几乎整株枝稍都是嫩叶,比我们茶场的老树强太多了,所以呢一株产的也多,师主任,您放心,照这么看,春秋两季,这些树大约一株能产二十斤!”
  “一株产二十斤?!”
  温煦听到人家这么说不由的有点儿愣住了,在他的想像之中,一株茶树怎么说也得产个三四十斤的,而且还得是公斤,不就是树叶嘛,使劲揪就是了,揪光了明年再长不就成了!怎么一株才产这么点儿茶!
  “你以为一株能产多少?普洱的古茶林,一株也就在两斤左右,你这老树能产这么多,你们都该偷笑了!咱们场的老树,一株一年的产量也就在半斤多点儿,就是这半斤多比外面上百亩的茶都金贵……”第一口锅前的李玉芝接口说道。
  温煦这边被人逮住了上了一堂茶知识讲座,温煦有兴趣所以听的津津有味,等着三位妇人炒制完成,温煦还向三人虚心求教起来,就着剩下来的一小筐选下来长的残次点儿的茶叶,自己在三口锅中尝试了起来。
  对这玩意儿起了兴趣,所以温煦学的很认真,一边动手试一边问问题,加上温煦嘴儿甜,三个妇人这边炒完茶也没什么大事,教的也算是很用心,炒了两三锅就己经有点儿入门的样子了。
  李玉芝看温煦的进步这么快,开玩笑的说道:“你这孩子真聪明,要不,来我们场跟我学炒茶吧!你这天份不炒茶可惜了”
  温煦说道:“李师傅,要把这个当工作就算了,我还是老实的卖我的菜吧”
  “人家小伙这么帅,炒什么茶啊!你们家小芬不是没有对象么,这小伙子嘴甜聪明,要不我做个媒?”钱美玲打趣说道。
  李玉芝道:“我是真心喜欢,但是现在谁做的了闺女的主?……”
  几个妇人开自己的玩笑,温煦听了一两句后,直接脑子开起了火车,站在旁边根本没有听到,现在温煦正想着炒茶的事儿呢,一边想一边手还摆着动作,神情十份的投入。
  师尚真望着温煦样子,不由的笑着摇了摇头,暗自笑骂了一句:真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