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山洼小富农 > 第083章 ‘妹’口脱险
出了超市,温煦把自己买的小食分了一些给许景蓉的两个孩子,虽说两小人不喜欢自己,但是温煦还是表现的像个‘温叔叔’的样子。
  和许景蓉在路口分别,温煦回到了车子旁边坐上了车一边小睡一边等着村里的一帮子大闺女小媳妇的带着娃儿逛完回来。
  到了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这一拨子人才陆陆续续的回到了车边,不过陆巡虽大,但是指望它把人和货都捎上那是不现实的,最后货和小娃子跟车走,几个大人则是骑车回家。
  这么着温煦开着车子带着小娃子先回村,回到了村子又挨家挨户的门口停了一下,让各家各户把自家的东西取回去,这么折腾太阳都要落山了,温煦才到了自家的小院门口。
  “咦!你们怎么来了?”温煦看到了门口的两辆越野车,车旁站着许达信、余耀和卓奕晴,不由惊奇的问了一句,看到许达信和余耀温煦真没什么好奇怪的,两人小公司方案通过了嘛,但是看到卓奕晴温煦就有点儿小惊奇啦。
  卓奕晴还是老样子,瞅了一眼温煦:“怎么不欢迎?要是不欢迎的话我走啦!”
  温煦连忙笑着开玩笑说道:“这说的什么话,上次你没来我还说呢,怎么卓大小姐这么不赏脸啊,出份子的时候都不露脸?”
  卓奕晴听了并没有生气,反而是点了点头:“我是那种不上道的人么?上次是因为我实在太忙,这才没有过来,我都记着呢!喏,这是补你上次的礼!”
  说着卓奕晴打开了旁边的车门,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长条形的盒子,伴着盒子伸出车的还有两颗狗脑袋。
  “这是给你的,打开看看喜不喜欢!”卓奕晴伸手把两个狗脑袋按回了车里,然后把盒子交到了温煦的手上。
  接过了盒子,温煦笑着说道:“嘿!还挺沉的!”
  说着温煦把长条形的盒子放到了车头上,打开了盒子,里面是个木制的相当精美的四十几公分长的木盒,上面什么文字都没有,只有在左上角烙着一个标识,这玩意温煦从来都没有见过,也不知道是个啥,打开了盒子看到里面有一个皮制的套子卷着,套子中间还束着皮带子。
  “这什么玩意啊,左一层右一层的,整个包装搞的这么复杂!”温煦一边说着一边把皮套子从盒子里拿了出来,解开了套子上面的皮带,打开来一看这才知道里面摆的是什么东西:厨刀!一套十几把大大小小的厨刀。
  这些厨刀看起来己经精美到了极至,每一个刀刃上的花纹都带着淡淡的大马士革花纹,波浪形的条纹从刀柄如同翻滚的水波一样荡漾至刀尖,每一把刀刃上似乎都跃动着丝丝寒光,就算是温煦不太了解刀具,也知道自己手上刀一准不凡,估计没有大几万根本入不了手,更难得的是刀上根本就没有任何商标,但是每一把刀的刀体右侧都用隶书镌刻着:温煦。
  “这东西太贵了!”温煦说道。
  卓奕晴说道:“不是刚才还说我没有送你东西嘛,怎么现在又嫌贵了!”
  “的确贵啊,要是收了这东西我要怎么还你这份礼啊,你不是难为我嘛!”温煦真的挺喜欢手中的刀的,但是知道这样的好刀一准不是什么一两万能够拿的下的。
  卓奕晴说道:“我先说了,这礼物可不是我一人送的,是我们四姐妹一起送你的,我们一直在你这边吃吃喝喝的也怪不好意思的。再说了你这人怎么这么想啊,大家都是朋友,你老还来还去的有意思吗?我和你作朋友不是为了图你还什么礼物,还大男人呐,一点儿都不爽快!……”。
  温煦听着卓奕晴呼啦啦的说了一长串子,再加上心中也实在是舍不得手边的这一套好刀,干脆先收下,等着合适的时候再把这份人情给还回去就行了。
  想到了这儿,温煦小心的收起了刀,放回到了盒子里:“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以后你要是有用的着我的地方直接跟我说!”
  “正好,现在就有个任务给你,也不是我一人的,也是我们小姐妹的事情,这次呢我带了两条狗,一条是我的,另外一条是周茜的,我要在你这儿呆上三天左右,在这三天内你负责做通栋梁的工作,好好的,安安生生的把窝打了!反正等着回去的时候,我要看到成绩!”卓奕晴说道。
  这话让温煦不由的愣住了:“这事我也做不了主啊!”
  余耀这家伙在旁边看热闹的不怕事大,笑嘻嘻的说道:“实在不得的话,你出手帮一下啊,按着栋梁洞房花烛!”
  “就它那体形,再加上她带来两狗的架式,要不,哥哥您来当这个配种师?”温煦瞅了一眼余耀说道。
  栋梁温煦不怕,但是这四姑娘看上的狗,温煦真的是不太想往跟前凑,瞅瞅这四个小姑娘玩的都是什么狗,别人家的小姑娘抱个松狮、泰迪的,这四位直接菲勒、土佐这些东西,条条怒起来都是要人命的。
  余耀一听这话瞬间也怂了,连忙摆着手说道:“这事我不搅和,您们二位商量着办!”
  说完伸手拉开自己旁边的越野车,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大旅行箱:“快点儿开门去,我们都在门口等你快一个小时了,进了屋给我们做饭,晚上我们准备吃点儿好的!”
  “干什么在门口站着啊,到院子里坐着不好吗?”温煦嘴上这么说,不过身体还是老实的向着院门口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掏钥匙,大门是没有锁的一推就开了,但是堂屋是锁的。
  “我们是想进去,不过你们家的栋梁不让进,我们一进门立刻站在院中呜呜的直警告,我们可不想对付你家那怪物”许达信说道。
  温煦听了对着卓奕晴问道:“你也进不了门?”
  卓奕晴不但没有失望,反面把脑袋狠点了几下:“嗯,真是好狗,主人不在家,任何人都进不来院子!像我这种熟人它知道不是住在这里都不让进,太好了…”。
  看到被栋梁赶到院外,还夸呢,温煦一时间也找不到词来形容卓奕晴这人了。带着他们进了院,然后打开了堂屋的门,任由仨人进屋去放行李,自己则是把车里的东西还有小磨拎到了锅屋,摆到了小磨盘之后第一件就是泡黄豆,然后开始洗清洗磨盘。
  正洗着磨呢,温煦听到了院子里突然间传来了一阵嗷呜,嗷呜的惨叫声,一听这声音温煦就知道这是败类发出来的,听它叫的太惨了!于是立刻放下了手中的东西,走到了院里。
  一到了院里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卓奕晴把两条母犬带进了院里,栓在老枣树下,这两条母犬个头都很高大,以前温煦也见过,白色的杜高名叫花妹,黑色的卡斯罗,名叫小乖,都是相当凶悍的主儿。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败类这货就回到了院中,估计原本平常时候院里就只有栋梁,今儿回来一看:嘿,院中来了俩妹子!顿时这心中的小邪火立刻按捺不住了,说是按捺不住了,温煦怀疑以败类的德性根本就没有按捺这一步,直接腆着脸就上去了!
  结果就成了现在这样了,被白色的大杜高花妹直接咬住了背,半边屁股被卡斯罗小乖半按在了地地,屁股上的小嫩肉己经被‘狗妹子’叼在了嘴里,弄的躺下也不是站着也不是,就剩下哀嚎求助了。
  这就像是一个小流氓看到了俩美女,冲上前去想调戏,结果发现一个全国散打冠军,一个是特种部队的武术教官,真是悲催到了姥姥家了。
  温煦也不敢就这么空着两手去救败类去啊,虽是见过,不过也真没有多少交情,就见过一两面,要知道这两家伙虽说母犬那也是猛犬啊,万一败类没有救下来,再把自己弄伤了那就不值当的了。
  温煦这边能有什么办法?直接吼栋梁呗!结显还没有等温煦吼出声,卓奕晴带着小跑奔了出来。
  “花妹,小乖,快点儿放了!”卓奕晴冲着两只大狗吼了一嗓子。
  花妹和小乖立刻放开了败类,老实回到了枣树下趴着去,可见这两只狗调教的都很不错。虽说花妹和小乖这两名字配上这两货的体格有点儿无厘头,但是败类总算是‘妹口脱险’啦。
  败类觉得自己的背上屁股一松,还算是机灵的货立刻撒开脚丫子就跑,蹭的一下跟刘翔似的,嗖的一下在空气中泛起了一身灰影,唰的蹿到了栋梁的身后‘藏’了起来。
  “嗷!嗷!”
  估计是觉得自己安全了,立刻扯着嗓子冲着两只栓在枣树上的花妹和小乖嘶吼起来,一副狗仗狗势的样子,十分让人不耻!
  卓奕晴的第一句话不是问败类伤的如何,而是说道:“我忘了周茜和我过你家还有个战斗力为零的大串串,总之别让它接近花妹和小乖,万一生下这货的狗崽,老娘杀人的心都有了!”说完直接转头回了堂屋,继续铺自己的被子去了。
  (今天有急事,要回老家一趟,回去接父母来我这里准备过年,所以今天明天这两天只有一更,石头这里向各位大大说抱歉了,回来之后恢复正常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