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山洼小富农 > 第127章 对策、政策
    “叔爷,你说这鱼塘真的能赚钱么?”

    从挂了电话回到了村公所的门口,温煦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个人这么问自己了。

    温煦瞅了这个二十岁刚出点儿头的家伙一眼,年轻稚嫩的脸上挂着憨厚的笑容,嘴角四周起了一圈淡淡的黑色绒毛,模样长的挺周正,就是可能是常风吹日晒的,皮肤有点儿黑。

    见到了这人,温煦诧异的问道:“你小子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了,你爹娘嫌自己的手气不好,叫你回来抓这个阄?”

    这小子名叫温源东,可以说是温煦看着长大的,比温煦小这么六七岁,当温煦懂事的能折腾的的时候,别说这小子了,就是他哥还挂着鼻涕呢,虽说够不上在一起玩,不过那时这小哥俩整天跟在村里大一拨的孩子,例如温煦的屁股后面混,直到打工的打工,上学的上学才没有跟了。

    “不是,我爹娘抓我爹娘的,我这次回来我爹娘叫我自立门户,从此之后我爹娘就和我大哥一起过,我出来自己独成一房啦”温源东笑着说道。

    “你一人自立一房?你小子娶媳妇了?不是说你哥还没有娶媳妇呢吗?怎么你就先娶上了?”温煦望着他笑了笑。

    “没娶,现在动不动的彩礼就要十几万,我们家就算是把房子卖喽也出不起这个钱啊,我出来立户是因为年纪大了,也该自立更生了”温源东说道。

    事实证明,农民的小聪明一点儿也不少,像这样分房立户的事情一般来说都是在孩子们都结婚以后,家里老人才会有这样的想法。像温源东这样的连个媳妇毛还没有的人哪里会分什么家,又不是家里揭不开锅到了出门要饭的地步,很显然,现在分家就是为了这次抓阄。

    都不需要温煦怎么琢磨,就能明白其中的弯弯绕绕,这些家伙这时候脑子比谁都灵,分家立户不光是能从村里的这次抓阄之中增大自己抓到温室的机率,就算是抓不到也能从村里多占个坑。

    “除了你们家还有几个要分家的?”温煦随口问了一句。

    听到温煦这么问,温源东笑着说道:“十来家吧!”

    “好家伙!”温煦听了不由的笑着摇了摇头:“也就是说现在有条件分家的都分家了?”

    “嗯!”

    听到了这儿,温煦望着会场上忙碌的师尚真几人,这才明白了为什么自己打电话之前要抓阄,一直抓到现在都没有抓成,原来是突然村里多出了十几户‘单身户’。有了这些单身户的加入,就算是这阄也得重新分配,重新配比了,没看到严冬这货都上到了主席台上去了么,一帮子人交头结耳的商量着该怎么改动以前的分配方案呢。

    “叔爷,您还没和我说鱼塘到底怎么样?”温源东跟在温煦的身后问道。

    温煦说道:“要是别人问我就两个字:不错!因为说多了人家也未必信,不过你嘛,我就多说两句,跟你说搞鱼塘对你这样的单身户来说,最简单也最省心,你一个人不论是放羊还是种菜都没有这个事情来的稳当,而且赚的钱就算是少,也不会比温室和养羊少多少!”

    “那我直接就要鱼塘!”温源东听到温煦这么说,立刻就张口说道。

    温煦看着这小子赞赏的说道:“算你小子聪明!”

    就在这个时候,主席台上的师尚真敲了一下麦,然后弯下腰把嘴凑到了麦的前面说道:“鉴于今天要新立户的人太多,我们村委会商量了一下,今天抓阄改到下午进行,规则呢也要换一下,不按户头来算,而是按看人头来算,比如说,如果单人户的抓到了温室的阄,也不是五个温室,而是一个,抽到了鱼塘也不能包大塘,而只能包小塘……”

    “好家伙!”温煦呵呵的笑了两声之后,瞅着旁边的温源东:“你看到没?你们有对策人家就有政策。你们那点儿小精明,翻不出人家的手心去!”

    “呃!”温源东听了尴尬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估计现场除了温源东一家,别的准备趁着家里的孩子刚成年着立户占便宜的人心里现在也不好受,心中都明白,这么一来自己心中的小九九是打不成了,因为按人头不按户的话,自家该多少那就是多少,没有好法子想。

    温煦一看,自己呆下去也没什么必要了,直接转身迈着小步子往回走。

    还没有走到自家的小院,温煦隔着老远就看到了猴子正蹲在一棵树杈上,手中拿着什么东西一边往嘴里塞一边时不时的还往树下丢一些。

    呆在树下的自然是败类这货,现在这货正很没有出息的仰看头,望着树杈上的猴子,人家丢了点儿东西,它就立刻低头在四周的地上嗅着,找到了猴子丢下来的东西立刻就脑袋一歪,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好像有多美味似的。

    猴子能丢多大的东西?往往两三口一嚼,败类就把东西咽下了,然后继续抬头望着树杈上的猴子,等着猴子下一次再把东西扔下来。

    温煦慢慢的靠近了一点树,想看看猴子的手中到底抓的是什么东西,刚接近,猴子立刻警觉了一起来,冲着温煦这边直愣愣的望了过来,一边看一边还吡牙咧嘴的发出警告,一点儿没有没顾及到昨儿温煦给它的一个面包之情。

    “你们两货到是八斤八两,全都是没心没肺的东西!”看到猴子这样,温煦嘴里吐出来一句抱怨的话,脚下却不再向前走了。

    站在这里温煦也已经不需要往前走了,因为猴子手中的东西,温煦也已经看的清清楚楚了,猴子手中攥着一个小小的福袋,这个福袋也不大,也就仅仅比荷包大这么一点点儿,上面还印看一个掉了色的福字,福字的偏旁已经被磨掉了一大块。

    看到这个福袋温煦也明的了,一准儿这是哪家小娃子的零食袋子,看样子还不是小子的,该是个小姑娘的,像这样的袋子如果到了小子的手中,就不仅仅是福字掉偏旁这么简单了,拿上手三天底子露不露都是个问题。

    这东西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到了猴子的手中,刚才扔的东西温煦不知道,但是现在猴手中的东西温煦也看清楚了,一颗牛奶糖,而且还是名牌的‘大白兔’奶糖。现在猴子握着撕了一半的奶糖。

    一看到这个糖,温煦立刻觉得满满的记忆啊,小的时候吃上这么几颗糖,那真开心的和过年一样。

    看清楚了猴子手中的东西,温煦也没有打算去问猴子讨,心想着说不准就是哪家的熊娃子把自己的东西拿来喂猴子的。

    弄白了自己想弄明白的东西,温煦就转回了自家的小院,给和己沏了一壶茶,往枣树下的摇椅上这么一躺,然后翻起了一本小说书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一边看一边时不时的抓起身边的紫沙小手壶轻轻喝一口小茶,那叫一个惬意啊。

    可惜的是温煦的惬意没有能保持多久,也就是一个小时不到的功夫,很快院外的吵闹声就把温煦唯美的好心情给破坏了。

    “打!”

    “揍它!”

    院外传来了一群小娃子的声音,而且还是非常愤怒的声音,其中还伴着毛丫呜呜的哭声。

    听到了这儿,温煦翻身从椅子上坐了起来,正准备站起来了,看到猴子嗖的一声蹿到了自家的围墙上。

    “吱!吱!”

    这时候的猴子很狠狈,在墙头上捂着脑袋乱蹿。

    猴子的叫声立刻引来了魔王,魔王见到猴子那可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飞速的抄起了坚果向着猴子丢了过去。

    猴子现在左右都受到了攻击,只能在墙头来回跑。

    “我来,我来!”

    这个时候突然的院外传来了一大磊子的声音。

    “磊子哥拿弹弓来了!”

    一个小娃子的喊声立刻引起了众孩子们的欢呼。

    小孩子的喊声刚落就听到嘣的一声,瞬间猴子从墙头上的跳了起来,而且这么一蹦差不多蹦了两米高,就像是墙头升起了蹿天猴!可见这一弹弓下去,猴子疼的有多厉害。

    “让你偷我的东西!”

    “我娘因为少东西揍了我好多回了!磊子哥让我来一下!”

    “怪不得,我们家也时不时的少点儿东西,你看,我现在腿上还有被我爹用柳条揍的印子呢”

    ……

    温煦只听到院外一阵小孩子乱七八糟的声音。

    猴子这下也不管不顾了,相对于孩子手里的弹弓,魔王丢坚果的功夫显然是不值一提的,猴子立刻蹿进了院子,几下蹦上了锅屋紧接着又蹿上了正屋的屋顶,然后直愣愣的望着院门口。

    温煦还没有抬脚呢,一帮小孩子呼啦一声全都挤到了院子里。

    “叔爷爷,猴子偷东西,偷了我妹妹的小食包!”毛蛋一进了院子看到温煦在院子里站着,立刻张口告起了状来。

    毛丫此时此刻一只手正被哥哥毛蛋牵着,另一只手正抹着眼泪,一张小脸哭的跟小花猫似的,五彩斑斓的让人看了直想笑。

    温煦没有说话,看了一眼大磊子,只见他的手中拿着一个铁丝弯的弹弓架,把手的地方还用细电线缠了几道,电线还分色彩的,弹弓弦用的是扎头的橡皮筋回拢双股的,虽说比单股的杀伤力大些不过也有限,弹弓兜是牛皮剪的四方形,剪的实在没什么美感,跟狗啃的似的,毛毛糙糙的。

    温煦小是时候玩弹弓都是四股的,或者有的时候干脆就用以前打吊针用的橡胶管子,那家伙的杀伤力相当可观,如果换上了铁珠的时候一下子直接就见血,打兔子都轻松。

    看到温煦瞅自己手中的弹弓,大磊子谄笑了几下,然后就把手中的弹与往身后背。

    “藏什么藏!我还能要你弹弓不成!”

    温煦冲着大磊子笑了一句。

    “叔爷爷,我们打猴子,它偷我们家东西!”大林子振振有辞的说道。

    没等着温煦回答呢,院外传来了一个声音:“猴子不能打!”

    随着这个声音,师尚真的身影出现在了院子里:“都回家去吧,出门的时候老实的锁好门,猴子是保护动物,打猴子是犯法的,如果谁被我看到打猴子,我立刻把他揪到村公所,让他的爹娘过来领人,现在都去别处玩去吧!”

    一听说叫爹娘去村公所领,这帮小子都怂了,都知道至少今天猴子是打不成了。一个个垂头丧气的鱼贯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