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山洼小富农 > 第138章 两个三岁
    对于大人拿孩子打趣这事儿,温煦也就这么一听,听完之后对着牛牛问道:“你要什么?”

    牛牛的精神立刻从自己的‘女朋友’回到了玩上,一看小家伙的表情就知道,那个佳佳绝对没有玩重要,这么小的小家伙自然不可能知道女朋友的正确打开方式,一门心思只在玩上。

    “弹子!”牛牛开心的说道。

    “弹子?”一下子温煦没有回过神来,不知道小家伙说的是什么东西。

    牛牛直接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竖起了让温煦看了看,然后手又缩了回去。

    一看到东西温煦明白了,这玩意儿自己小时候叫玻璃球,就是略比一毛硬币小一点儿的玻璃珠子,里面会有彩色的瓣儿,当然也有没有花素色的。

    “什么时候你们这一代也玩这个了,我好像有!”

    看到了东西,温煦起了身,去堂屋的贮藏室开始找了起来,也没有花多少时间,温煦就拿着满满一罐头瓶子的玻璃珠子回到了锅屋,,这些都是自己不断争战来的,其中一大部分都是来自于同学,剩下的就是来自于村里的同龄孩子,其中可没有少了村里十岁以下,五岁以上这些孩子们的老子。

    这个时候,锅屋里已经不光有牛牛了,可可这个小丫头也回来了,两个小人儿看到温煦这里一罐头瓶子的玻璃珠,立刻眼都直了,跟看到什么宝贝似的。

    “哇,好多,好多哦!”可可直接开心的跳着拍起了手。

    “给我,给我!”牛牛立刻走到了温煦的身边,伸手抓着温煦的衣角踮着脚尖够着温煦手中的透明的老式罐头瓶子。

    “你们要这个东西怎么玩?”温煦把罐头瓶子放到了牛牛的手中,然后双手支在膝盖上对着两个孩子问道。

    可可抢着说道:“弹窝子,把弹子弹到窝子里,自己的弹子打赢别人的弹子,如果不是就换下一个人来弹……”。

    可可是小孩子,语言组织能力不怎么强,说了一会儿,周茜和卓奕晴两人都是一头雾水,不过温煦几乎是从小玩这东西长大的,一听可可说的就明白大至是个什么规则了。

    说的简单一点儿就是把别人的弹子弹到地上挖好的小坑里,而自己弹子不落就能赢下别人的弹子,别以为这小坑很容易,力量小了进不去,大了球就从坑上溜过去了,对于弹的力道是很有要求的。

    “哥哥,给我一半!”可可拉住了牛牛的手大声说道。

    “但是你没有罐子啊!一半好多呢”牛牛望着罐头瓶子一脸的纠结。

    周茜说道:“来,拿个碗!”

    说完走了两步抄手就把一个吃饭的碗拿到了手上,走到了牛牛的旁边拿起了罐子哗哗的一倒,顿时就把玻璃球倒了一部分到碗里,左看右看觉得差不多了把碗放到了牛牛的手上,把透明玻璃瓶子放到了可可的怀里。

    “你是哥哥,让着妹妹一点儿”周茜说的振振有词。

    温煦看到牛牛端看碗那种震惊、诧异、同时夹杂着不满,如同美美的喝了一口粥却看到碗里漂着一只死苍蝇似的表情。

    “姐姐,这碗没有盖子啊”牛牛直接就要哭了。

    “你要盖子啊!”周茜转着脑袋四周找了一下,吃饭的碗有几个有盖子的,不过这事儿难不到周茜,只见她顺手拿了一个塑料的小盘子直接盖到了牛牛手中的碗上。

    “这下有盖子了!”

    牛牛气的顿时一甩手,把盘子摔到了地上,塑料盘子跳了几跳这才停了下来:“姐姐坏蛋!”

    周茜一弯腰捡起了盘子说道:“那怎么办,我哪里给你找罐子去?”

    温煦听的脑门上直冒黑线,心道:这周茜也是个狠角色,连找都没有找就说自己找不到!也是个人才啊!

    看着牛牛这小子脸上的马尿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似的,温煦连忙说道:“好了,好了,我去找!别哭了,男子汉不要动不动就掉眼泪!”

    “姐姐大坏蛋!”牛牛这时没兴趣当男子汉,继续抽泣着哭道。

    温煦回到了堂屋,找了找没有找到玻璃罐子,但是找到了以前吃话梅的塑料罐子,拿到了锅屋,把牛牛捧在手碗中的玻璃珠倒在了塑料罐子里,放回到了牛牛的手上。

    温煦转头找了一下发现可可这个小丫头已经不见了,估计是奔出去和新认识的小伙伴玩去了。

    牛牛抱着罐子仍然在哭,一边哭一边继续喊着姐姐是坏蛋之类的。

    “牛牛,快来啦,我们要重新开始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大林子的声音。

    随着大林子声音一起,牛牛立马不哭了,再听说人家要新开一句了,立刻抹了一把脸,先是纠结的望了一下周茜,然后又想了一下,估计是实在不想和周茜这么再磨叽了,转头转出了锅屋。

    “等等,我来了,带我一个,我现在有好多的玻璃球!”

    牛牛一出了锅屋,欢快的小声音就传了出来。

    “真是小孩子,哭的快好的也快!”卓奕晴笑着说道。

    周茜说道:“刚才听了半天也不知道他们怎么玩的,要不我们去看看吧?”

    原本这话是对着卓奕晴说的,不过刚说完周茜一拍自己的脑袋:“我忘了,你现在不用玩玻璃珠子,你现在玩他就行了!”

    说到了这儿冲着温煦努了努嘴,然后大笑着迈着步了出了屋。

    卓奕晴这时女汉子气也重新回到了身上,冲着周茜说道:“你想不想玩,要不来一起玩吧,我不介意的!”

    一边说着一边跟着周茜的身后走了出去,留下一脸无奈的温煦。

    屋里就剩下一个人,温煦呆了一会儿就觉得无聊了,看了看表,又熬了几分钟,这才回到了磨坊里把磨台上的白面扫了走了,重新放入了磨斗里,开始磨第二茬。

    重新打理好了磨坊的事情,温煦没有回院了,而是站在一帮小娃子的身后,看着他们弹弹子。

    “该我了,该我了!”

    毛蛋一弹完,周茜立刻就兴奋的如同孩子一样叫了起来,而同时大林子的脸色一下子就不好了,因为周茜的弹子离着他的弹子最近,而且他的弹子正好在周茜弹子通往地上的凹洞口的必经之路上,只要周茜轻轻的一击很容易就能把大林子的弹子吃掉。

    “哈!哈!哈!”周茜发出了非常得意的笑声,轻轻的拿起了自己的弹子,摆在了拇指上,蹲在了地上专心致致的瞄起了大林子的蛋子。

    啪!

    一声轻响过后,周茜这下子可笑不出声了,因为大林子的弹子从凹洞口滑了过去,最后落在了洞口一指远的地方,而周茜自己的弹子却是落到了洞口,现在离洞口最近的弹子成了周茜的了。

    “哇哈哈!”卓奕晴跟着乐了起来,拿起了地上红色的弹子,弹弹子的手放到了原来弹子的位置,开始瞄准了起来。

    温煦直接捂起了脑门子,望着周茜和卓奕晴说道:“你们两个几岁,三岁?跟一帮小孩子玩弹珠,丢不丢人啊!”

    “要你管!”周茜看都没有看温煦,两只眼睛望着卓奕晴的动作,一脸的担优生怕卓奕晴把自己的弹子打进洞里去。

    啪!

    卓奕晴这次打的不错,周茜的弹子缓缓的滑到了洞口,快到停住的时候一斜,掉进了洞里。

    “哈哈哈!”卓奕晴伸手把洞里的弹子拿了出来,攥在手上,然后把自己的弹子拿到了地上画的起点线上。

    周茜这时手中已经没有弹子了,伸手想从牛牛的罐子里摸,可是牛牛死活的抱着自己的罐子就是不给,想从可可的罐子里拿,可可直接倒腾着两条小腿走到了对面蹲了下来。

    没有办法,周茜只得走到了卓奕晴的旁边:“借个弹子!”

    “不借!”卓奕晴专注于场上的战局。

    周茜直接伸手从卓奕晴的手里扣抢。

    “干什么,抢东西啊,我也就两个!”

    “我还没有呢!”

    两个好友因为一个弹子这般纠缠了起来。

    “哎!”

    温煦直接揉了一把脸,觉得自己再也无法看下去了,干脆抬脚回到了院子里,坐上了摇椅继续翻自己的小说。

    其间喂了次大棕驴,又倒了几次面粉,等着自家的面磨好,又把广礼家的面上了斗开始磨,一直到了太阳快要落山。

    回到了院子里,温煦看到卓奕晴和周茜两人已经回来了,牛牛和可可两个小丫头各自牵着自己的小宠物野猪秧子,正围在两人的身边。

    “哟,玩完啦?”

    温煦用一种取笑两人的语调对着卓奕晴和周茜问道。

    周茜说道:“嗯玩完了,我赢了三十几个!”

    卓奕晴说道:“我赢了五个!”

    牛牛则是恨恨的说道:“我们所有人都输,就是姐姐赢!”

    “我输的最多!”可可连说话的声音中都带着委屈。

    温煦听了对着周茜竖起了大拇指:“高人呐,你也不怕别人说出去笑话,二十多岁的人了和几岁的孩子玩弹珠,还赢了小孩子一大把!”

    “这个事情有输就有赢嘛!”周茜一点儿也不觉得羞耻:“明天我们和孩子们约好了,再来!”

    “以后出去的时候别说认识我,我觉得丢人”温煦说着拨腿向着锅屋走去,准备做晚饭。

    晚饭做到了一半,沈琪走了进来,一看到温煦立刻有点儿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这一觉睡的没了谱,真丢人,睡了好几个小时……”。

    “没事,没事,你这丢什么人,今天周茜和卓奕晴这两位才叫丢人呢”温煦笑着把下午两人和小孩子弹弹珠的事情讲了一遍。

    沈琪听了说道:“这个事情周茜干的出来,有的时候她就像是个小孩似的,疯着玩。”

    说完,沈琪走到了锅门,坐到了锅门边上:“要不我来烧火吧”

    “草锅你会烧么?”

    “我试试看,我要是烧的不好你就来指导一下”沈琪说道。

    听到她这么一说,温煦也就点头同意了,不过很快温煦就为自己的决定付出了代价,整个锅屋内立刻烟雾缭绕,原来锅灶里的火己经灭了,只剩下了白色的烟不住的从灶门口冒了出来,弄的整个锅屋跟神仙洞似的。

    “咳!咳!对不起,对不起”沈琪一边把灶内的柴往外抽一边说道。

    温煦这时已经站在了她的身边,一看她抽柴立刻说道:“别抽,别抽!让我来,你先出去一下吧屋里呛人!”

    听了温煦的话,沈琪让好了一边,不过并没有离开锅屋而是捂着鼻子站在旁边看着温煦怎么处理。

    温煦看她没走,一边用火叉通着灶底一边说道:“你柴放的太多了,把灶里给堵住了,下面的气不来火就灭了,烧草锅一定不要把底子给吾实了,留条缝这样灶底掏灰洞的气就能上来,这样火就不会灭了”

    沈琪弯着腰,凑到了温煦的身边一边看一边点头。

    灶内的温度还在,通了气之后几秒钟火就重新起来了。

    温煦让开了灶门:“你来?”

    “我来!”沈琪点头坐了下来。

    温煦重新回去撑勺,这下子再没有出现问题了,沈琪这锅烧的也是有模有样的了。一桌晚饭还算是准时的上了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