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山洼小富农 > 第139章 勤奋的村民们
    吃完饭,温煦洗碗收拾厨房,剩下了除了卓奕晴之外都出了屋子,准备洗澡睡觉,温煦家里也没什么娱乐活动,就算是村里也都是这样,虽说很多家都有电视,但是大多数还是那种大着屁股的老式电视机,而且就温家村这里的电力,点个电灯都一闪一闪的,何况电视机,就算是带个稳压器都不行。

    温煦收拾厨房,卓奕晴纯粹就是在旁边添乱了,刚确定了关系的卓奕晴有点儿黏糊,现在双手环在温煦的腰间,伏在温煦的背上轻轻的哼着不知道什么小调儿,很是开心。

    “我要去操作台那边了”

    温煦己经把所有的碗都洗完了,并且把东西都归了类,准备去操作台那边再整理一下就收工,于是抬起了沾了水的手侧了一下脑袋对着几乎是挂在自己身上的女友说道。

    卓奕晴道:“那你就走呗!”

    听到女友这么说,温煦只得笑了笑,轻轻的迈动着双脚向着操作台挪。

    到了台前,温煦拿起了抹布正在抹台面,这时周茜出现在了锅屋的门口。

    “行了,你们俩真恶心,太腻味了,要点儿脸好不好,我看今天你们也别分房了,直接把该办的事情给办了!真膈应人!”周茜控诉了一下两人不人道的虐狗行为之后这才说道:“温煦,如果要给野猪洗澡该怎么洗?”

    “可以吃啦?”

    温煦一听到周茜问怎么洗野猪,下意识的认为那就是可以吃啦,在他的印象中不论是野猪还是家猪只要一涉及到了洗,肯定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周茜说道:“什么啊,两个小东西非要把小野猪带到床上去睡,不让他们带立刻就躺在地上嚎,没办法了,沈琪就让我过来问你要个桶,把小野猪洗干净了带到床上去睡!”

    “你太没礼艘了,直呼婶子的名字”温煦说道。

    “她不介意这些,我们算是朋友”周茜说道。

    温煦听了皱了皱眉头,扔下了手中的抹布:“我来!”

    说完温煦在自己的围裙上擦了擦手,拿开了卓奕晴拢在自己腰间的胳膊然后走到了堂屋。

    一出了锅屋温煦就听到了牛牛的哼哼声,还有可可的吵闹声,站到了沈琪她们的门口,温煦轻轻的敲了敲门。

    “是我!”温煦冲着屋内说道:“可以进来么?”

    “可以,我们还没睡呢!”沈琪打开了屋门。

    温煦冲她笑了笑,转头向屋一看,只见牛牛这小子躺在了地上,可可这个小丫头躺在了床上,两个小东西像是两只小肉虫子似的扭着,只不过看到自己过来,保持了扭的姿态但是收了嚎声而已。

    看到两只小野猪就在屋里的地上轻声的哼着,温煦二话不说直接牵起了小野猪径直的往门外走。

    边走边冲着两个小孩子以一种非常严肃的口吻说道:“在这里,所有的小动物都不能上床!你们要是想让野猪上那只有一个办法,跟它们到院子里睡去!”

    说完不待沈琪说什么,就拖着小野猪往门外走,牛牛和可可两个小东西直愣愣的望着温煦把小野猪拖出了屋内,一时间居然连哭都忘了。

    把小野猪拖出了堂屋,直接提着脖子上的绳子扔进了院中的围子里,温煦回到了锅屋洗了洗手继续干自己的活。

    周茜跟着看了一路,没一会儿回到了锅屋就对着温煦竖起了大拇指:“还是你厉害,现在两个小东西你看我,我看你直接傻了眼了!”

    温煦瞅了周茜一眼:“不是我厉害,而是你和沈琪的语气拒绝的不够坚决,小孩子一看有的商量那还不得跟你们闹,你们太由着他们了,原本不错的孩子都被你们给惯坏了”。

    “我才不操这份心哪!”周茜伸手在温煦的肩膀上拂了一下:“行!要说吓唬孩子还是你们男人在行!”

    温煦没理她,继续干着自己的活儿,没有一会儿,周茜摸了两个西红柿分了一个给卓奕晴,两人就这么坐在桌子边上对着眼啃了一起来,一边啃一边聊着明珠哪个夜店人气高。

    对这个事情温煦完全提不起兴趣,最后关闭了耳朵,屏蔽掉了干扰专心的干自己的活儿。

    事情干完,温煦把手中的抹布洗干净了,晾了起来解下了身上的围裙挂到了挂勾上。

    “你们俩个要不要出去转转?”温煦看外面的夜色不错,决定出去转转,顺带着消消食。

    这个时候的卓奕晴和周茜两人谈的正欢,哪有心情和温煦去外面转,纷纷冲着温煦摆了摆手。

    “活干完了?”

    “嗯!”

    “你说你一个大男人每天这么干净干什么?弄的我们这些做女人的都不好意思了”周茜说着还用自己的胳膊肘抵了一下卓奕晴。

    “是啊,是啊!”卓奕晴连着点头。

    温煦说道:“让自己的生活井井有条不好么?”

    温煦也知道跟这两位说这个连对牛弹琴都算不上,因为这两位估计从小家务都是佣人做的,有时候命好就能抵过一切。

    走到了院子里,温煦冲着趴在堂屋墙根窝里的栋梁喊了一句:“栋梁!”

    栋梁听到主人的低唤立刻就站了起来,从窝里钻了出来跟在温煦的身边。

    看到栋梁如些体贴,温煦感慨的轻声叹了一口气:“有了女朋友还得你陪着我去溜弯儿,唉!”

    就这么着,一人一狗出了门,沿着村里的小路向着自家的温室走,走的步子很慢,散步嘛又不是跑步。

    现在已经是五月天了,正是一年中最舒适的日子,温度不高不低,正正好好,晚上也不凉,温步在乡间的小道上,两边不住的传来虫鸣鸟叫,十分的静谧自然,走了一阵就觉得整个人都不由的跟着清爽了起来。

    走到了自家的温室门口,温煦刚想进去,就看到不远的地方隐约的有一个人,温煦这边正好站在月光上,看向对方觉得那人有点儿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干什么。虽说这样但是温煦也没有认为这人是外人,因为如果是有外人的话,栋梁就不会安静的站在自己的脚边,对于栋梁温煦还是百分之百的信任的,比败类可靠多了。

    “谁啊!”

    温煦冲着黑影那边喊了一句。

    “煦叔啊,是我!”

    黑影一听有人叫自己,立刻直起了身体冲着温煦这边回了一句。

    “哦,原来是广福啊,你这大晚上的在这边干什么呢?”温煦一听是温广福,于是好奇的走了过去。

    等着过去了才发现原来温广福在这边推着小车呢,小车上是一块块码的整齐的青砖头。整个人的身上已经是湿透了,全身上下的衣服都贴在了身上,可见已经干了不是一时半会了。

    “这么大晚上的推什么砖啊,干紧的回去,你这边推完等回到了家那还不得大半宿了啊”温煦说道。

    温广福的家不是在村里,而是和广禄家一样住了鲤鱼湾,他要干活到了十来点,就这黑灯瞎火的回到家那真的得后半夜了。

    “没事儿,我今天不回家,直接在四哥家里住下,正好明天帮个忙后天等着吃大席”温广福说道。

    空地上温煦和广福聊天的声音能传出去老远。

    “煦叔,我听说你今天处上对象啦?”

    不知道从哪里,广礼这人又从旁边的地上冒了出来,还不光是他,影影绰绰之间,五六个身影都跟着显了出来。

    “你们干什么呢,组团打狼啊!”温煦一看这么多人,立刻笑着说道。

    广礼说道:“吃完了饭没事儿,就过来干干活儿,搭把手帮个忙”

    广福也说道:“大家伙是来把各家的砖都归一归的,等着明天施工队来的时候干的也更快一点儿!”

    不用广福解释,温煦也知道这些人是抱的什么心思,对于这些纯朴的村民来说,只要是看到有致富的机会,都会投入一百分的努力,因为在他们的骨子里知道他们除了自己之外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就像是现在这样,明明是施工队可以干这活儿,但是他们自己还是要搭把手,只为了让自己的温室可以提早这么几天起来,好更早的通过劳动把钱赚回到自己的口袋里。

    “怎么现在就有砖了?”温煦好奇了,这阄刚抓了不久怎么砖就上来了。

    “世达叔订的,没有用掉剩下的就买了我们”广福说道。

    温煦没说什么,转头望着这些顶着月色干活的人,心中小感慨了一下。

    “叔,来给你这个!”广成提着一个东西走到了温煦的面前直接往地上这么一扔又转了回去。

    温煦一下子没有看清:“什么东西啊!”

    伸手提起来才发现是一只兔子。

    “你买的?”温煦一看这兔子就知道不是野兔。很简单因为野兔跟本就没有这么大的个头,最大的也不过有手上的这只三分之二这么大。

    “我哪会买这个啊,捉的!”广成说道。

    温煦听了很好奇的问道:“捉的?上哪里捉的,这是人家家养的兔子吧?”

    “下午的时候我过来接货,走到了巴山那边正好看到有些人在放生,傻了巴叽的一帮子玩意儿,又是放鱼又是放龟什么的很多都是家养的,这些人什么都懂,瞎放。反正是好多人放,也好多人捉,这边他们放下游的那边就有人捉,我和源正看着热闹就下了车,逮了快半小时这才捞了一只兔子和一只鳖,鳖归了源正,兔子就归了我……”。

    “你今天休息?”温煦问道。

    听说是放生的兔子,温煦就没什么兴趣吃了,这玩意儿谁知道是怎么喂出来的,更何况还要温煦去剥兔子皮。

    不过呢,广成送的温煦又不好就这么当着他的面扔了,干脆就先收着吧,要不回去给栋梁打个牙祭。

    “嗯,轮到我休息了,还有上次我帮着秦彪哥代了个班的一天,所以这次我休三天!”广成笑着和温煦解释了一下。

    温煦又问道:“在明珠干的怎么样?”

    “可开心啦,在那边虽说离着市区远,不过秦彪哥有空的时候就带我们出去玩,什么大富豪,贵城会都去过了,听秦彪说这些场子的老板和叔你都是朋友?”

    “别听他瞎扯,人家和我不是朋友,人和许总才是朋友,这些人哪会认识我啊”温煦笑着说道。

    听到广成这么说,温煦就知道这几小子在明珠过的还不错,至少严冬没有如何亏待他们,看他们都有钱进大富豪和贵城会消费了,收入一准儿能划到白领这一层去了。

    “叔爷!听说严总的公司又要招人了,你跟我爹说一声,让我也去明珠给严老板的公司打工呗,我不想一辈子都窝在这小村子里!”突然间一个公鸭似的声音响了起来。

    温煦一听就知道这是广民的儿子,源普。

    “叔,别听这小崽子胡绉绉。你这龟孙子,让你学习你不好好学,还上明珠,明珠啥都缺,但是就不缺你这个什么不会,只能掏粪的货!再说家里马上就是三个棚子,你这么一走难道让你老子我一个人忙死忙活的干啊”

    不知道呆在哪里的广民一听立刻吼了起来,平常一声不吭的木头现在说话跟打雷似的,吓了温煦一跳。

    “我赚的钱给你雇个工好了”源普理直气壮的说道:“广成哥他们一个月上万呢”。

    “老子我没那福气!你个狗日的敢去老子我打断你的腿”广民气愤的说道。

    明珠对于年青人的吸引力那是没的说的,就算是拿的钱少一点儿,他们也希望自己能够在明珠这种顶级的大都会扎下根来,最后成为一个明珠人。

    不过可惜的是,明珠从来都不是他们的天堂,像是源普、广成这样的,就算是有了温煦的帮助,也很难在明珠扎下跟来,因为首先一个房价就是他们跨不过的坎。但是就算是这样,每年还有一批接着一批的外乡人向着明珠涌去,做着美美的明珠梦。

    温煦说道:“源普,你跟着你爹干几个月,到了明天你要是还想去明珠的话,再跟你爹提去见世面的事情,现在你扔下了刚起步的家里出去,不是个理儿!”

    温煦相信到了年底的时候,整个温煦会有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光是收入上的还有富裕起来给村民们的心理带来的变化。就算是到时候他想去明珠,估计他也不一定吃的了在明珠打拼的那种苦。

    就在大家正聊的时候,突然听到广成指着远方:“快看!”

    顺着广成手指的方向,温煦就看到温世贵包下的那边山头盖棚子的地方冒出了火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