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山洼小富农 > 第145章 有人觉得帅
    宴席开始的时候吃的有点儿沉闷,不过几杯酒下了肚,现场的气氛就越来越热闹了,大家小酒儿一进度,那些喜欢哄酒的人就开始发挥了起来吵闹声就渐渐的点领了整个麦场。

    每人过来一杯,温煦就是个酒桶也受不了这车轮战啊,更何况这场席面从太阳正中吃到了太阳西斜整整吃了将之五个小时,可以说是午饭带着晚饭,整村的人几乎没有谁下过桌子,吃饱了呆在桌上擦话一直擦到饿,操起筷子来继续吃,现在是五月份,正是不凉不热的时候,不管是热菜凉菜只要下了肚就没什么大问题。

    “呃!”温煦此时的小脸红扑扑的,转头冲着自己的身后就要吐,不过没有吐出来,不住的捋着自己的胸口。

    “世煦,世煦,你喝高了!”温世达看到温煦这个样子,伸手在温煦的背上拍了拍,然后说道。

    温煦冲着温世达摆了摆手:“哥,我没有喝醉!”

    看到温煦都这个样子了,温世达哪里还能让他再喝了,转头对着一桌上的人说道:“世煦不能再喝了!”

    “扶他回去吧!找……找……找那个卓,小……卓丫头!”温世贵今天也开心,村里要建桥修路,并且大家都找到了赚钱的路子,今天也就敞开了怀喝,作为一个久经考验的老主任到现在舌头都喝的有点儿大了,也是到了量了。

    温世达是属于千杯不醉的,这本事是上天给了,别人也学不来,现在虽说脸也红了,气也喘了不过还没有醉,要说小酒最美的时候在微熏,现在的温世达就在这个层次上。

    至于其他的人,一大半已经不是趴在桌上就是滚在了桌底,剩下的全都被自家的婆娘扶回家了,至于没有婆娘的,干脆就直接被人拖到了村公所的房间,扯上一些稻草这么一往地上一铺,将就着等醒酒,就像温煦这样的都是属于战斗力强的。

    温世达走到了卓奕晴的那一桌,把卓奕晴叫了过来,让她扶着温煦回家去休息。

    “怎么喝成了这样!”卓奕晴以前可没有这样的经历,和周茜两人一人一边架着温煦的胳膊就往家里拖。

    温煦摆着手,冲着温世贵说道:“二……二……哥,咱们再喝两杯!”

    “喝!喝!喝!喝死你!沉的跟猪一样!”卓奕晴觉得温煦的重量还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来,不住的抱怨说道。

    温世贵对着温煦摆了摆手,老主任虽说醉了,不过脑子还在线,对着温煦摆了一摆手说道:“下次再喝,下次再喝!”

    就这么着,卓奕晴和周茜把温煦架了过了三四户人家。

    “哎呀,累死了!我们歇一会儿,这家伙真是大沉了”周茜觉得自己的腰都快要被温煦压断了。

    卓奕晴问道:“怎么歇?那不是把他扔地上啦!”

    周茜说道:“扔地上就扔地上呗,反正他又不知道,就他喝这样就该扔地上,好好的长长记性,免得下次再喝成这样!现在是有我在旁边,如果我不在旁边的话那你可就一个人要把他弄回去!”

    卓奕晴说道:“你以为我会这么傻,到时候我自然会叫你的,不光叫你还要叫上莺儿她们俩,到时候咱们四人一起抬!”

    说到了这儿,卓奕晴又说道:“的确,这家伙太沉了,以前怎么没有发觉他会这么沉,他也不胖啊,这时候我怎么觉得他比猪更重呢!”

    “扔地上,歇一会儿,我真的受不了啦!”周茜一边说着一边就开始完往地上蹲。

    “哎!哎!”

    周茜这么一蹲,卓奕晴一个人哪里承受的了温煦的重量,立刻叫喊着不由自主的蹲了下来。

    “放地上!放地上!”周茜直接甩开了温煦站了起来,不住的甩着自己已经酸到了麻木的胳膊。

    卓奕晴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放,不过凭她一个人的力量哪里能制的了温煦,没有一会儿实在也受不了啦,直接把温煦扶到了路边,让他靠在一河岸畔的树上。

    “哎哟,真的累死了!”周茜说道:“看来以后找男人得找那种不喝酒的,要是好酒的并且让我三天两头这么往家里弄,估计我忍不了五次就得把他给弄死!”

    “你这样的女人哪个男人敢要,动不动的就想着谋杀亲夫,贼不地道!”温煦突然间睁一了眼,笑眯眯的对着周茜说道。

    周茜直接睁大了眼睛,伸手指着温煦:“你……你……你……!”

    “你什么你啊!”温煦说道。

    “你怎么?没醉!”卓奕晴对着温煦问了一句之后,就开始伸手抬腿冲着温煦的身上招呼。

    “我让你装,我让你装,死沉死沉的!”

    温煦一把抓住了卓奕晴的手:“我要是不装,估计今天就得喝死在酒桌上!”

    开始的时候大家还有点儿节制,不过得着酒过三巡,都有人搂着亲爹叫哥们了,谁还能管的了温煦这个族叔啊,纷纷过来哄酒,原本温煦就喝的有点儿飘,知道自己到了量。不过好在温煦有个空间,把杯子往自己嘴边一靠,但是杯中的酒早已经到了空间的瓢里,这样温煦愣是下肚三斤,喝趴了五六个以前一对一都喝不过的对手。

    “行了,四处也没人了,咱们回家!”

    说完温煦站了起来,转身就往自家的小院方向走。

    没走两步就觉得自己的身上一顿,背上猴了一个人。

    “我累了,你背我!”

    卓奕晴为了报复刚才架温煦的‘仇’一个箭步冲上了温煦的背。

    温煦笑了笑伸手把她往背上一托,然后伸手托了一下卓奕晴的屁股,顺带着还在上面揉了两下,弄的卓奕晴身体立刻像是绷足了弦似的。

    周茜这时皱着鼻子,一副不屑的样子,跟在两人的身后:“虐狗的人是可耻的!”

    “要不你也上来,我还能抱一个!”温煦乐呵呵的说道。

    卓奕晴听了立刻说道:“茜茜快上来,累死他!”

    “我才不凑你们的热闹!我上要去了,那不是成了一万瓦的灯泡了嘛”周茜说着快走了两步,超过了温煦在前面带路。

    仨人回到了家里,饭是自然不用做了,于是洗了洗准备早早的上床,吃了差不多几个小时也消耗气力的。

    温煦这边是睡着了,不过当村子恢复到了往日的平静,村公所旁边的小宿舍里灯还亮着。

    师尚真刚刚送走了一位小媳妇,这位是留下来煦雇醉汉的几个妇人之一,现在这帮子人该吐的吐了,该睡的睡了,于是最晚走的她正好来到了村公所,把今天的事情和师尚真说了一下。

    至于什么事?自然是温煦在席前大声发火的事情。

    送走了人,师尚真坐回到了自己简陋的小床沿上,望着空空的写字台上发着呆。

    其实师尚真早就知道这个传言了,也知道这个传言首先不是从温家村传起来的,而是从县里传出来的,传这话的人十有**就是因为这些自己劫了一些人的资金。

    二十几岁的姑娘听到背后有人这么说自己,哪有能淡定的了的,原本师尚真就是心中再委屈,但是人前也得装着不知道这回事儿。

    心中那是要多憋屈就有多憋屈,尤其是温家村中也有人传这个事情的时候,有几次都让师尚真怀疑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老实的呆上两年等着调走不就成了,何必呢!

    不过现在温煦这么一闹,并且和温世贵一起把人骂了一顿,让师尚真觉得这村里还有知道感恩的人,自己这些天这么辛苦跑路子,抢资金总算是有了一点儿回报。特别是温煦,师尚真觉得这个时候还有一个男人如此为自己辨解,真的是太难得了。

    想到了这里,师尚真的脑海里跳出了温煦的样子,头一次师尚真的心中觉得这个人还真有点儿小帅。

    话说温煦这一觉睡的那叫一个舒服啊,直接睡了差不多十来个小时,温煦起来的时候,天色还乌黑,天上的星星还挂着呢,早上五点刚过却再也睡不着了。

    到了堂屋一看,除了两个女生的门开着,严冬那屋一个人都没有,不用问不论是严冬还是余耀两人昨天都没有回来,严冬温煦不知道,但是余耀中昨晚那里醉了狗啦,他一个城里的公子哥儿,哪里见过乡下人的热情,只要他不拒一个,剩下的就像是围上猎物的鬣狗,呼啦一下子全都围上去了,仅仅用了一个小时就把余耀给放倒了。

    至于为什么温煦不去帮忙,当时温煦都自身难保了还哪有功夫支援他?

    伸了个懒腰,温煦准备去锅屋,准备去煮点儿清淡的解酒的东西吃上一吃。

    这边刚准备出门,就听到卓奕晴房间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起来啦?”温煦回头看到了卓奕晴从房间里出来,问了一句。

    卓奕晴点了点头:“能不起嘛,昨天八点钟就上床了,我睡到了四点就怎么也睡不着了,好不容易听到你起来的动静,就跟着起来了!”

    “起来就起来呗,走,跟我去锅屋里,咱们煮点儿东西吃去”温煦说道。

    “嘘!你们两个小点儿声,你不睡,我们屋里还两个小鬼头正睡着呢”这时候周茜把脑袋伸出了屋子,小声说了一句之后,就随手带上了房门,伸手指了指院子。

    于是仨人就这么到了锅屋。

    “你们早上想吃点儿什么?”温煦问道。

    “你吃什么?”卓奕晴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开始玩了起来,一边玩着一边还伸手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把西瓜籽开始磕了起来。

    周茜也掏出了手机,不过她没有瓜子,看到卓奕晴吃瓜子立刻用脚抵了一下好友,卓奕晴会意的把手中的瓜子分给了周茜,自己则是又抓了一把。

    “我吃白米粥,昨天虽说没有喝醉,不过这胃还是挺难受的,吃点儿清淡的养养胃,要不你们也来了一点儿?”温煦说道。

    卓奕晴说道:“我们又没怎么喝酒,吃这么清淡干什么,我今天早上要吃豆腐脑!”

    “我不想吃豆腐脑,我想吃面条,手擀面,鸡汁的那种!”周茜说道。

    温煦一听仨人吃三样,而且眼前的两位吃起东西来虽说挺女汉子的,不过也就是一大碗的量,一人吃面条一人吃豆腐脑根本没法做啊。

    “你们俩商量好了,到底吃豆腐脑还是吃面条!”温煦说着转头走到了操作台,伸手揭开了一个沙布盖着的盆子,冲里面看了一眼。

    “豆腐脑也吃不起来了!”

    卓奕晴一听立刻问道:“为什么?”

    “因为豆子还没有泡,现在就算是泡上了豆子也是晚上或是明天早上的事情,你要是想吃那我也没有问题,泡好的豆子你等好了”

    “那就吃面条好啦!”周茜说道。

    为了加重自己提议的份量,还伸手指着温煦说道:“你要知道,昨天我可是扛了你一路!”

    “行,行,吃面条,吃面条!”温煦听周茜连这点儿破事都搬出来了,立刻笑着应了下来。

    温煦从面袋里舀了几瓢面粉,开始兑水揉起了面来,一边揉一边和两人找话说。

    “你们什么时候回明珠?”

    周茜随口反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有等温煦回答,卓奕晴说道:“还能为什么,嫌我们在这边烦呗!”

    “这说的什么话,你们在这里长住好了”温煦说完对着卓奕晴补充了一句:“尤其是你!把孩子生下来我才高兴呢”。

    卓奕晴瞪了温煦一眼:“美的你,谁要和你生孩子!”

    温煦正准备冲着女友乐呵乐呵呢,眼角的余光瞄到了门口有个脑袋一闪而没!

    “嗯!?”温煦把手上的面搓了搓,接下来一边在围裙上擦着手一边向着屋外走去。

    站到了门口,温煦就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败类这家伙回来了,现在正在地上摆弄着什么,而且那东西还不小,大约有一个半巴掌这么大,因为夜色深生,实在是看不清这货咬的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