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山洼小富农 > 第156章 第一拨鱼获
    迟老爷子望了一下青龙洼岸边一派忙碌的景像,边跑边对着旁边的温煦问道:“塘子清出来了啦?”

    “嗯,应该是的吧,要不咱们去看看?”温煦知道清东西,但是也不知道今天塘里清出了什么东西,以前温煦可不知道这塘里有什么东西,原本就兴趣不小,被迟老爷子这么一提,立刻说道。

    迟老爷子的心里也是好奇的很,点头应了一声,两人就向着青龙洼跑了过去。

    还没有等温煦走到塘边就看到那边有个人冲着自己这边伸出了手,大声的喊着:“煦哥,老大!大哥!”

    温煦被这样的称呼弄的一愣,跑进了一看原来是秦彪这个家伙,听到这家伙叫自己温煦连生气都懒得生了。

    只是秦彪不知道,自己这么一喊,周围不少的人都向他投来了玩味的目光,要知道温煦的温家村的辈份那是一人之下,数百人之上,秦彪这一声大哥,老大不知道占了多少人的便宜。

    “今天怎么是你过来这边的?”跑到了洼子边,温煦冲着秦彪问了一句。

    秦彪说道:“严总今天让我带队过来,连上我咱们公司一共来了七个人,四个在鲤鱼湾上车呢,剩下的三个在这边”。

    说到了这里,秦彪对着身边的两个小伙子伸手比划了一下温煦:“快点儿叫煦哥,这就是我和梁竹杆子常和你们说起的煦哥,你别看煦哥年纪手段那可是……”。

    “行了,行了,别吹了,我问你这边事情弄的怎么样了?”温煦才没有兴趣认识公司太多的人,既然决定放手煦冬公司,除了钱之外温煦不想管任何事情,也不想和新人们有什么交集,自己现在的身份就是一个股东。

    温煦的一句话把刚要张口两个小子的话又给憋了回去,他们都知道这位是公司的幕后老板,想套点儿交情又没有那份胆儿,端着煦冬公司的饭碗呢,能不怕超级大老板么。

    秦彪说道:“比咱们想的多多了,估计得有小三千斤的鱼!”

    听到秦彪这么一说,温煦走到了洼子边上,伸着脑袋往塘里看,现在塘已经见底了,大约一尺深的水,虽说这么点儿水,不过人想要走那可不方便,因为墙癌塘里还有直没人腿的淤泥,现在塘里有三四个全身着橡胶水靠的人拿着大探网在里面网鱼,网到了之后就把网伸到岸边,自然有人过来把网中的鱼取走。

    “好大的鱼啊!”

    迟老爷子一伸头,立刻看到最近的一个探网送上来一条大青鱼,这条青鱼差不多有这么一臂长,怎么说也得有小几十斤的样子,把它弄到岸上用的是两个大小伙子。

    “老爷子,这样的鱼已经咱们已经运走了几个小三轮了,最大的一条差不多到我这儿!”秦彪开心的比划着说道:“要说整个这边一片塘子下来,怕不得有好几万斤的鱼!”

    温煦伸着脑袋望向了塘里,看了一会儿就问道:“怎么没有小鱼?”

    秦彪说道:“刚才捞上来五条黑鱼,大的有这么大的,小的也有这么长,要是有小鱼才怪了”边说秦彪边伸手比划着。

    “这么大的黑鱼?那真是小鱼剩不下了”看到秦彪这边比划的黑鱼差不多有半米长,这么大的黑鱼在塘子里躲着,那这塘子还怎么可能有什么小鱼剩下来。

    温煦问道:“鱼呢?”

    秦彪说道:“上一批送走了啊,六点不到严总就给我打电话问有什么稀奇的东西,我就告诉他有几条大黑鱼还有河蚌,泥鳅之类的,然后他就让我把所有的黑鱼都运走,河蚌也运走了一大半,泥鳅也运了一小车子……”。

    “行了,我知道了!”

    温煦听他这么说,立刻就伸手制止了秦彪继续说下去,作为了解严冬的人,温煦都不用大脑就明白这货是怕自己把好东西都留下来自己吃。到了他的手里什么河蚌、泥鳅估计主要都是用来送人去了,至于那几条大黑鱼,说不准晚上就能溜到一些领导的家里。

    听说塘里起出了河蚌和泥鳅,温煦伸着脑袋找了一下,就在离自己十来米远的地方看到了一个个大藤条筐,这些筐很大,两个成人躺进去都没有问题。现在每个藤条筐里铺上了一层塑料膜,这样装到筐里的水就不会沿着藤条间的缝隙流走了,藤条就成了简易的蓄水池。

    十几个藤条筐里放的都是从塘里起出来的渔获,满满当当的看起来十分喜人,一派丰收的景像。

    走到了筐子旁边,温煦伸着脑袋看了一下,发现最多的就是青鱼,而且都是在二十多斤往上走的大青鱼,偶尔有一些大头鱼和鲤鱼,整个筐塘里几乎见不到平常塘里常见的草虾和小杂鱼,不用问都是进了大黑鱼的肚里了。

    走到了一个黑乎乎装着半水半泥的筐子旁边,温煦看到了自家塘里起出来的泥鳅。

    “叔,这泥鳅能不能卖我一点,我的塘里想着也放养一些!”

    正在温煦看的时候,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把脑袋伸了过来对于温煦提出了要求。

    长着眼睛的人都看的出,塘里的泥鳅很肥,比一般河里的泥鳅个头大了差不多一倍,最粗的地方都有成人两根半手指并一快这么粗,背上乌黑发亮,从背上往下通常是黑斑点儿,但是这泥鳅不是,似乎像是豹子年上的花斑一样,显示出一团团的纹理,由深及浅,到了肚子就是橙黄色,非常的漂亮,而且相当的滑套,一些自许为抓鳅的好手,如果不注意的话都会被这些泥鳅给挣脱,而且放到了手上一试力气,就可以猜出这泥鳅的品质来。

    温煦点了点头说道:“行,你们要是想要的话,就每个塘子分这么二三十斤,也都别抢,大家发扬点儿精神,反正这么大片洼子呢,谁家都没的跑!”

    温煦不会当大家是傻子,谁都是乡下长大的,看到这个泥鳅要是没有想要一些做种那才是不可思议呢,与其让别人挨个的找自己说,干脆自己也大方一点儿,每家分上二十几斤大泥鳅,随他们怎么折腾去。

    听到了温煦这么说,有人高声的问道:“叔,咱们没有分到塘子的家有没有?我看这泥鳅一准儿好吃!”

    “好吃?我看你的好(读第四声)吧!你没有听人家秦经理说啊,这泥鳅拿到了明珠最少也是好几十一斤起,你们家吃?祖坟上冒这清烟了没有?”

    这话一说出来人群中立刻响起了一阵笑声。

    “我祖坟上没冒,你的祖坟就能冒了,这话你取笑外人可以,说我不是说你自己么,上了四辈咱们就是一个太祖爷爷生出来的,我看你是找不痛快!”

    这下子场中的笑声就更大了。

    温煦说道:“每家都有,也不缺这点儿买卖!”

    “还是煦叔大方!”

    周围的人顿是一片赞扬的马屁声。

    就在这时,胡向军走了过来。

    看到他过来,温煦对着他说道:“泥鳅和河蚌都要留一部分,别把这些都东西都卖了,等着塘子清好了再把这些放进去,清一次塘搞绝一种东西那可不好!”

    “这我知道,除了黑鱼之外,像是这些东西都会放一些回过的,现在不是流行一句话嘛,保护原生态!”胡向军笑翟说道。

    “嗯,那我这边就没什么问题了,你忙你的去吧”温煦看了一眼已经清的差不多的塘子,然后又看到在不远的地方另一个坝又开始筑了起来,不由的点了点头,对于现在的工作进度表示十分的满意。

    “我真没有想到,咱们才清出这么大点儿水域来就能有这么多的渔获,这是我清过塘子中清的最爽的一次!不瞒你说,最好的塘子清出来的也不到您的三分之二,要是没有那几条大鱼黑鱼,这小鱼小虾也估计都能卖个上万块钱!”

    “主要是咱们温家村的水好,更主要的是咱们温家村特有的养鱼草好!”温煦说道。

    “温老板,能把这水草给我一点儿不?我家里也有几亩鱼塘,我想种在我家的塘子里”胡向军说道。

    温煦听了点了点头:“可以,不过我可要把丑话说在前头,你们家的鱼塘养不了这草,没有咱们温家村这边的水,这草活不了!”

    胡向军听了附和着笑了两声,胡向军才不信温煦说的什么水不水的鬼话,他觉得自己这边离着温家村也就二十几里远,这点儿地方还有水土不符一说,那不是扯淡嘛!

    在看到了温煦今天的收成之后,胡向军也就打定了主意,等着清完了塘之后也要弄一点儿水草回去养养,不管温煦给不给都要弄点儿水草回去,不给的话就算是偷也在所不惜!

    从今天凌晨看到塘子里翻滚的鱼海,胡向军的心就没有一刻歇过想这个事情,想着这塘子怎么会这么牛叉,等着温家村的人来上工之后,也被这塘子给惊住了,有人说这是水草的功劳,胡向军就想看看什么样的草能承受这么大密度的鱼,如果是正常情况下,这么多的鱼挤在一起不知道要翻多少次塘了。

    温煦不可能知道胡向军的脑子里想的什么,也不可能向他解释这塘子每年都要用空间滋养一趟,没有这空间水的打底,水草根本活不了!在温煦看来,他想养那就让他养着好了,反正又不花自家的功夫。

    “谁有袋子?”温煦看着硕大的河蚌和泥鳅有点儿眼热,向着四周喊了几声。

    “我有!”

    声音刚落就有人把一个大的塑料袋递到了温煦的面前,塑料袋上面还印着XX超市的名字。

    “老爷子,你也弄点儿回去,让马老师做给你吃!”温煦示意迟老爷子也弄点儿河蚌和泥鳅回去。

    迟老爷子和温煦相处久了也不客气,转头看了一下四周,很快的就弄了个装东西的袋子,不过老爷子的运气差了一点儿,只捞到了个一个竹篮子,装东西到是无所谓,关健是这东西等会儿还得给人父送回来。

    “这个给你!我年纪大了,来回跑的体力跟不上!你年轻力壮的就体谅一下我这老头子!”迟老爷子伸手就用篮子从温煦的手中把塑料袋换了回去。

    温煦笑了一声,自然而然的伸手接过了篮子继续挑河蚌,对于温煦来说,下午还得过来,正好顺带着就可以把篮子还了,老爷子这边可不会有这功夫。

    拿着篮子,温煦在筐中按着大的河蚌捡,拾了十来个这才住了手,然后拿着小网兜儿捞了差不多十七八条泥鳅,这就是他和卓奕晴的午饭了。

    迟老爷子望着温煦说道:“你小子和小卓两人捞这么多干什么,你这塘子又不是一两天清完的,明天想吃的话再来弄就好了!”

    迟老爷子不知道,温煦准备把一半的东西放到自己的空间里,这样的话以后想吃就可以吃到新鲜的河蚌和泥鳅了,这些东西到了空间里,对于温煦来说要好抓太多了,一个意念就到手上了,不比外面放网拉的轻松?再说了空间里出来的东西,怎么说都在比外面的口感更好一些。

    “我吃的多!”温煦随口回了老爷子一句。

    这边的事了,温煦和迟老爷子步也不跑了,各自提着东西各回各家,各找各媳妇去,只不过人家马老师有一手好厨艺,温煦家的这位除了吃能帮的上忙之外,做是一点儿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