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山洼小富农 > 第290章 大鱼变虾米
    温煦看到了两只小熊心中大喜,伸手摸了一下栋梁的脑袋,赞叹说道:“还是你聪明,一声不响的把我带过来,要是败类那个笨蛋来了一准儿坏了大事!”

    对于这两只小熊,温煦现在要做的就是一抬手收入了空间里,既然已经决定了把温家村这一亩三分地培养成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典范村,那这两只小熊崽子的到来自然是好之又好的事情。

    至于交给林业局?他们就是拿到了也不过送去动物园,那这两只小熊崽子的一生也就固定了,无非不是动物园就是笼子里。温煦可不觉得它们到了林业局,会比在自己这里混的舒服,自己这里不光有自由,还有吃喝不愁。

    栋梁估计也是习以为常了,眼睁睁的看着石缝里的两只小熊被自己的主人收进了空间,然后还是伸着鼻子进石缝里嗅了嗅两只小熊崽子的气味。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呢?”

    一位警察转到了这儿,看到温煦和一只狗鬼鬼祟祟的,于是出声喝斥了一句:“这里是现场,你们离的远一点儿”。

    “好,我们这就离开!”温煦得了两只小熊崽儿,心情很不错,对于警官说话的语气也不介意,轻轻的吹了一声口哨,带着败类回到了人群之中。

    这个时候两个倒霉蛋已经被抬上了救护车,别说两人了,连救护车都不见了,现场只剩下了警车还有煦冬的运输车。

    “叔,我现在去警局一趟,您看这活儿该怎么办?”温广成望着温煦一脸的求助。

    看到他的样子,温煦对着那位和师尚真看起来挺熟的警官说道:“警察同志,人家手上还有工作,要不等他们把手中的工作完成,再让他们到你个局协助破案,你看怎么样?”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暗骂这货没个鸟用,以前是混混不假,但是现在有了正规的工作了,也干的挺不错的,怎么就一看到穿警服的就怂了呢,连个拒绝的话也不敢说了,这次你是协助警官调查案子,又不是警察调查你,怎么连正常的话都不会说啦!

    警官看了一下温煦,笑着说道:“那好!只是你们抓紧时间过来,也花不了你们多长时间,也就是半个多小时的事情”。

    听到警官这么说,没出息的广成这才松了一口气,连声说道:“明天就去,我去把公司的这货送到明珠去,客人们还等着呢”。

    说完这小子一边点头哈腰的一边往自己的车子旁退,然后溜上了车子发动了之后招呼上了其它人就准备开溜。

    “这小伙子怎么看到我挺紧张的”警官望着师尚真开玩笑的说道。

    师尚真自然是知道温广松这些人的以前,笑着说道:“以前他们都是在镇子上混的,相当于小混混之类的,估计是见到穿警服的怕习惯了”。

    “他们几个在遇到这个事情之前打哪里过来的?”警官又问了一句。

    师尚真这边转头望向了温煦,温煦也不知道啊,这个事情现在归秦壮平管,于是温煦说道:“这个事情具体的情况我还不知道,不过我可以帮你们问问!”

    温煦心中明白,这是警官的习惯,自己虽然觉得有点儿小意见,不过做为公民有义务配合人家工作,于时拨通了秦壮平的电话,然后向他了解了一下。

    “在来之前,他们都在我的地方装车,车上的东西有三分之一都是来自于我那里,这点儿秦壮平可以证明”温煦说道。

    警官这边也就这么按着习惯问一问,也不是怀疑温广成几个人弄的,以他的办案经验来看,凭着人是弄不成这个样子的,十有八九是猛兽袭击,而且还是个头不小的猛兽。

    问完了,周围的警察们也都收了回来,然后大家就各回各家去了,师尚真用小车载着温煦一起回去了村里。

    “晚上做不做饭?”师尚真看到温煦要在村口下车,于是问了一句。

    “不做饭我吃土啊,做!你要是想来蹭的话大大方方的了吧,现在啥也不怕了”温煦说着推开了车门下了车笑道。

    师尚真说道:“正有此意!”

    “行了,晚上我烤只鸡,再弄两个素菜,你有口福了,我这烤鸡刚跟人家大厨学的”温煦说道。

    卜新建这位大厨上任还没有工作一天,客人就跑没了,所以他就恢复了自由身,现在一边拿着工资一边教着学生,时不时的盘算着吃,因为温家村这边食材好,又充足,更不少他的工资,所以卜新建也没有什么意见,闲的时候教教学生,或者自己研究一下菜式,要不就和村民们坐下来拉个家常,小日子居然过的把挺逍遥的。

    现在温家村第二逍遥的人就是他了。第一自然是温煦莫属啦。

    “你这段时间和卜新建混的挺不错的嘛?”师尚真说了一句。

    “怎么着,你看着不顺眼?”说到了这儿,温煦不由的有点儿提防了起来:“你不会因为生意不好,准备把人家扫地出门吧?”

    “三年的合同在,有扫他出门的钱,我还不如白白养着他呢,放心吧他不走我这边也不会解约,再说了,只是现在一时生意不好而以,就咱们村的前景,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游客就会削尖了脑袋往这边跑了”师尚真说到这里,心中那可是非常自信的,她相信现在的温家村已经越来越好了。

    温煦看她的样子,忍不住泼了泼她的凉水:“别到时候来的还是以前那样的货色,那还不如不来呢!”

    “放心吧,咱们吃一欠长一智,现在想到咱们温家村来的人,咱们都要检查,所有的非降解类的东西都不能带入,咱们也学学老美西部乡村俱乐部的做法,东西我现在正在做,等好了,到时候公示一下”师尚真说完把脑袋缩回到了车里准备开车。

    温煦还没有走两步出去呢,自己的一把火铃声又响了起来。

    “喂,余耀,什么事情?”温煦电话一通,立刻问道。

    余耀那头说道:“温煦,我回国啦!”

    “回国好啊!这是想过来玩啦?”温煦被他说是一愣,你回国就回国呗,搞的这么咋呼干什么?

    余耀说道:“不是,我是听说你那边开出了价,想看你的藏书现在只要捐钱就可以看?”

    “你的消息还是挺灵的啊”

    温煦听他这么说不由乐了,自己前几天是开出了价码,就是给那个一直有心缠自己的陈教授的,当然了也不是他一家,为了竟争,同时通过许达信还放出了风声,给有意作第一个研究自己手里东西的人。

    消息也很简单,只要你出的起钱,那就来吧,拿出你的实力来!只要价码到,你就可以看自己藏的典籍。

    你不是说自己手中的书有学术价值么,对于明史有着耳目一新的解读嘛,那行,你得名,我得利!你出钱捐我一座图书馆,那么我这边许可你三个月之内独家流览这些书籍,当然了这个时间不是不可以商量,你要是出的钱直接把温煦带趴到地上,许你五年又何妨?

    你要想买去,那死远一点儿,不卖!温煦再傻也知道,这东西比人民币值钱太多了,而且随着时间只涨不跌!

    “你不是说那个姓陈的不是好东西嘛,为什么还把他也拉进来?”余耀问道。

    温煦说道:“我虽然不耻他的为人,但是咱们现在是做生意,我到是想和那些正人君子谈呢,但是这些人有钱么?穷的叮铛响,说不准还得让我救济呢,哪来给我建图书馆的钱?想赚到钱,总得靠这些学术败类,很简单,败类有钱呐!总不能让我把书丢给君子们看,然后君子们得了名,最后还是个穷,然而我呢,分文没有,到最后连个锦旗都没有落下吧”

    “你这人真是越来越势力啦,现在谈起钱来都不带打磕绊了,一段时间没见,你咋就能堕落成这样了呢”余耀在电话那头有点儿‘痛心疾首’的说道,说着说着这货忍不住自己乐了起来。

    温煦被他这一笑,于是问道:“你笑什么?”

    “没什么,我准备抢先看看你的书,听说有两百多册是不是?”余耀是个自诩为文化人士的,这样的东西他一直就想看,现在既然温煦开出了价码,那他怎么可能放过这第一眼的机会。对于余耀来说他不缺钱,他缺的是在文化圈里出风头的机会。

    温煦也不知道空间里的架子上放着多少册子,反正屋里搜罗一下肯定能有两百册,不得不说那位原主人真的挺爱读书的,当然了现在这些东西都便宜了温煦。

    一想到这里温煦就不由的有点儿小得意起来,心道:亏好这家伙没有儿子,要是有的话,这东西就不太可能落到自己手上了。这么一想,自己又突然想起来,特么的,自己现在不是也没有孩子么,万一那一天屁掉了,也就不知道便宜了哪一个王八蛋,想到了这里,温煦心道:不对!这传宗接代的事情还是得抓紧!

    温煦这边满脑子胡思乱想呢,那头余耀等的有点儿着着急了,以为温煦这边没有想着让自己先睹为快呢,立刻连声问道:“喂,喂,你小子在不在啊!”

    “在,在的!”温煦被他这么一问,立刻回过了神来。

    “开个价吧!”余耀也不想和这货再拖了,直接张口就让温煦开个价。

    “四百五十万!”温煦有点儿不太有底气的报出了一个价,还有整有零的。

    余耀听了立马回道:“这么贵!”

    一听贵,温煦说道:“贵个屁啊,对于一般人来说贵,但是对于你来说贵什么贵?买个车都就两三百万的,就当买了一辆半的车,然后还没有开就被人偷了!”

    “你……!你让达信哥设计的可没有这么大!建造费用也就在两百万左右,小子你不厚道了吧”余耀顿时有点儿哭笑不得,自己白白让人偷了一辆车,有人会这么算账吗?

    “那是我出钱的情况下,你出钱我不得建的大一点儿?两百万你也拿的出手,丢不丢人啊,有这钱我准备上下建个三层,每层四五百个平方不行啊?也不是我讹你,要是竟争到了最后肯定有人出这个钱,说不准价格还在这个之上!”温煦说道。

    温煦不知道自己这随口一说还真给蒙上了,四五百万在一般人看来真的挺多的,不过在文化圈,有的是不太当回事的人,不说别的,比如说你想从著名创作人的手中要他一首得意之作,你要不出个上百万,人都没空搭里你。

    相比一首流行歌,温煦手中的东西,在余耀这些人的眼中那可就重太多了。

    余耀也就顺带着压一压,温煦真的再开个两倍,他余耀也掏的出来,无非就是习惯性的和朋友哭哭穷。

    听到温煦这么一说,余耀斩钉截铁的说道:“行了,我答应了,你就别再折腾了,过两天我带上人找你去!行了,我这边正开车呢,挂啦!”

    温煦听到了耳边传来的嘟嘟声,不由的啪了一下大腿懊恼的说道:“哎呀!勾到了一条大鱼,最后我提上来的时候变成了虾米!”

    听余耀答应的这么快,温煦才明白自己要价不是高了,而是低了!不过也不好意思反悔了,反正只要有人出图书馆的钱,那就行了呗!

    再说了让余耀得了好处,总好过让那个姓陈的得了名吧,嘴上虽是这么说生意不生意的,但是温煦如果真的想和他一人谈的话,哪里又会去放别的风声。这个姓陈的也就是温煦留着托底的,现在有人出了合意的价,温煦哪里会管他的死活啊,再说了,自己让他三天答复,这都快四天了,这货说不准还想着压压自己的气势呢。

    修图书馆的钱有了着落,加上今天又落了两只小熊崽儿,温煦觉得自己这是情场失意,其他场子得意啊,这不走路都带着风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