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山洼小富农 > 第309章 推车
    塘子里泡了半个多小时,温煦上了岸找到了自己的拖鞋,往回走,至于自己的大轮胎,现在已经换了一些孩子的屁股下面,等着这些孩子们玩完了一准儿会给温煦扛回去。

    穿个拖鞋身上着个湿淋淋的裤衩慢慢悠悠的往回走,时不时的还拉一下自己裤子上的松紧,好让自己舒服一些。

    到了村口的商店,温煦看到似乎师尚真在商店里,于是迈步走了进去:“师主任,带钱了没有,带钱的话帮我付个冰棍的钱!”

    一进了屋温煦立刻嚷嚷了起来,看到师尚真一转头,发现她现在手中正拿个勺子,挖着一罐子进口的冰淇淋。

    “谢了!”说着温煦自己拉开了冰柜从里边拿出了一棍豆沙冰棍唆了起来。

    “我同意了么?”师尚真望着温煦问道。

    “多大的事儿,等会儿我回家拿不就成了嘛!”说完温煦转过了脸,对着柜台内的小姑娘挤了个眼,意思是:谁又得罪了这位啦?

    看到小姑娘轻轻的摇了摇头,温煦这边老实的转身准备出门。

    “晚上吃什么?”师尚真一边吃着冰激凌,用眼角的余光看到温煦要走,于是张口叫住了温煦直接问道。

    温煦停住了脚步,示意了一下手中的冰棍,回道:“你想吃什么?看在这根冰棍的份上让你点!”

    “我想吃凉皮!”师尚真想了一下说道。

    温煦听了笑着回了一句:“没有问题,不是想吃凉皮嘛,我马上就去镇上给你买!”

    “这么勤快?”看到温煦答应的挺利索的,师尚真用一种怀疑的目光望向了温煦。

    温煦说道:“你这人怎么就这么小心眼呢!老是把别人想的这么坏,答应的快了吧,你怀疑,答应的慢了吧,你也怀疑!”

    说着温煦迈开了脚出了商店。

    要说师尚真这怀疑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温煦之所以答应的这么快,是因为自己的车好多天没有动一下子了,车子这东西不怕开就怕不开,老是摆着没有毛病也摆出毛病来了,更别说车里的电瓶电量会慢慢的损耗掉了。

    回到了屋里,换了一身衣服温煦坐进了自己的陆巡里打着了火,驶出了村子奔着镇上而去。

    刚到了鲤鱼湾看到一帮子温家村了小子,都是十四五岁的,一个个晒的跟个黑碳头似的,七个凑在了一起,几乎人手一个笼子,也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东西。

    停在这些小家伙的身边,温煦按下了车窗问道:“你们这些人准备上哪儿去啊?”

    “去镇上卖青蛙子”一个小子伸手举了举自己手中的篓子。

    温煦这才知道,这些小家伙是去抓青蛙去了,虽说青蛙是个益虫,但是今年温家村这边的青蛙也太多了一点儿,不光多个头也比以往大,只要是有水的地方一片一片的,当然了今年温家村的草里虫子也比往年多,所以说这些东西也跟着养的又肥又大。

    就凭这些小孩子抓,青蛙是无论如何也抓不完的,而且只要他们不去稻田里抓,温煦都不会有什么意见。

    “我也去镇上,你们要不要搭个车?”温煦问道。

    听说有便车搭,这帮小子哪有不愿意的,立刻拉开了车门,机灵一点儿抢到了副驾,手慢的只能蹲到后面去了。

    “叔,你去镇上干什么去?”

    “我啊?我去买凉皮,今天晚上拌凉皮吃”温煦说道。

    “凉皮有什么好吃的,要不咱们做蛙鱼吧”小家伙说道。

    温煦转头瞅了小家伙一眼说道:“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到镇上买凉皮,就是怕自己动手!”

    说完伸手把小家伙的脑袋给推了回去,专心的开自己的车。

    到了镇上把这些小家伙放到了一个饭店的旁边,温煦才知道原来这些青蛙都是饭店里收的,不光有温家村的孩子,温煦还看到其它村的半大孩子也在这里卖青蛙。

    这么明目张胆的做个生意那肯是有人的,如果没有人的话,这么样的收早就有人过来查了。这东西在乡下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反正有门路的只要赚钱啥都能干,没有门路的你干了就违法,像是收青蛙这个事情,没有门路罚的你找不到北,有门路的这个敞开了门收,也没有人管。

    温煦开着车直接往镇上做凉皮最好的人家去,到了门口停下了车子,站在门口喊道:“还有凉皮没有?”

    屋里直接传来了一声:“没了,明天趁早吧!”

    “我了个去!”温煦一听,现在就没有凉皮啦,那自己还得回去做啊。

    镇上的凉皮店是不少,但是就这一家用料最为讲究,至于别家的温煦不敢打包票说是一定就没有加点儿什么东西,也正是因为如此,这家店的凉皮往往也就卖的最快,这儿没有,以温煦挑剔劲儿只剩下自己做这一条道了。

    正当温煦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从屋里走出来一个人,温煦一看,还是自己相处的挺不好的老同学,也就是上学时候暗恋许景蓉的那位刘益元。

    出了门的刘益元也看到了温煦,笑着说道:“温煦,怎么是你啊?”

    “我也没有想到这里遇到你,怎么你也来买凉皮啊?”温煦问道。

    刘益元冲着温煦笑了笑:“你来晚了,最后一张凉皮刚进了我的肚子!”

    说着刘益元还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这话说的要是在旁人听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有多熟呢。

    温煦听了笑了笑没有接这话头,而是说道:“我这边还有事,咱们以后有空再聊”。

    “我也正有事想找你”刘益元看到温煦要走,立刻紧走了两步出声叫住了温煦。

    温煦有点儿好奇了,心道:你小子要找能有什么事情?莫不是借钱?不对啊,你小子家里的生意做的挺不错的,说是镇上首富估计也差不多啊!就算是借钱也不会问我借吧?

    为啥温煦说他的镇上首富呢,因为乡里首富肯定不是他,正是温煦自己啊,说不准再过两年,镇上排条二十位都找不到他们家了。

    “我就是想和你请教一个事情”说着刘益元伸手对着温煦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温煦跟着他就来到了一辆黑色的帕萨特的旁边。

    看到他示意自己上车,温煦伸手指了一下自己停在路边的车:“我开车过来的!”

    刘益元看了看温煦的车,笑着拍了一下脑袋:“你看我这记性!”

    看到温煦等着自己说话呢,于是刘益元也知道自己别和温煦磨叽了,要不他真的要走人了。

    嗯,嗯!

    刘益元的脸皮还是有点儿薄,问之前还清了清嗓子,然后还看了看周围有没有什么人。弄的温煦心中暗笑不己,觉得搞的和地下党接头似的。

    “有什么话你直接问!能回答的我一准儿说明白喽!”温煦说道。

    刘益元的脸上居然起了一点点的扭捏,顿了大约一两秒之后才对着温煦问道:“你和许景蓉是不是在谈恋爱?”

    听到这话,温煦整个突然一下子愣住了,皱着眉头问道:“你听谁说的?谁没事嚼这舌头根子?”

    刘益元问完就注视着温煦,看到温煦脸上的表情,再听到温煦这么一说,立刻脸上都能长出彩虹来,连声说道:“没有就好,没有就好!”

    说完,突然一下拉住了温煦的手,连声说道:“谢谢,谢谢!”。

    用力的甩了两三次之后,放下了温煦的手立刻就往自己车里爬,进了车里还对着温煦说道:“谢谢,谢谢!”

    温煦直接被他弄的一头雾水,可能是这天儿太热,影响了温煦的判断,愣了好一会儿温煦才猜出来,估计这货现在是盯上了许景蓉,正在打她的主意呢。

    坐回到了车上响了一规儿,温煦不由的笑着摇了摇头,刚想发动车子,温煦自言自语的说道:你乐个啥,人家都有目标了,你现在连个目标也没有,你说你笑个啥?

    自我反思了一下之后,温煦觉得自己现在社交圈子有点儿小了,认识不了太多的姑娘,照这样子下去那明显是不行的,自己这边还准备三十岁之前儿女双全呢,这可不能耽误了。想了想,温煦决定还得常出去转转,就为了认识姑娘也好啊。

    心里决定这段时间多出去逛逛,准备去认识一下未来的孩子他妈。

    到了镇子口和那帮小子约定的地方,把这帮小子给捎上了,温煦开着车子往回走。

    离着村口老远,温煦就看到鲤鱼湾的大门前,一辆林肯SUV正横在大门口,贴着路边还有两三辆车,在大门的四周还围了这少人。

    在鲤鱼湾这边,村里建了一个大门,挺正规的带着自动门和自动车牌识别的,靠近山体这一边还有门卫室,通常会有两到三个人在这里值班或者说是聊天。

    温煦好奇的把车子停到了路边,然后带着这些半大小子们下了车。

    走到了门口,听到里面正的吵架,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还有四十岁左右的女人,站在门口和广寿、广禄吵架,吵的面红耳赤的。

    “叔!”温广寿看到温煦过来了立刻和温煦打起了招呼。

    温煦皱着眉头问道:“什么事情?人家为什么堵在门口!”

    “我们是来自驾游的,到了门口他们不让我们进去”男人立刻对着温煦说道。

    温煦一听是来旅游的,于是问道:“你们有定房么,你给客房部打个电话,他们就让你过去了”。

    女的说道:“我们是来自驾游的,我们带着帐篷过来的,没有订房!上次我们朋友来玩就是可以进的,怎么现在弄了这个啦,有点儿好景色就有一帮子人跳出来收钱,中国人的素质就是低!”

    温煦都不想理这种二逼蛋子,说这话的时候也没有照照镜子看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动不动就是中国人素质低,搞的欧美人的素质就是顶天了似的,欧洲地铁还有抢劫的呢,怎么就没人提?

    就在这个时候,师尚真走了过来,对着广禄问道。

    广禄如实的把事情说了一下。

    “把车开走!别挡了我们村的道”师尚真二话不说,伸手点了一下男人,然后指了一下他的车以一种下命令的口气说道。

    “我今天看谁敢动我的车!”男人很横,一看车牌就知道是本市的,而且敢么干的总归是有点儿小势力,有点儿小依仗的才能不把一个村长放在眼里,这份不要脸的气度就不是光有钱可以这么显摆的了。

    有句老话说的好,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今天这两位就是这种不上道的鸟人。

    男人很傲气,望着师尚真说道:“小心我撸了你这个小村长!”

    这一句话立刻把一直心情不好的师尚真给弄怒了,伸手指了一下周围温家村的人:“给我车推河里去,出了事我扛着!”

    这帮子小子对他们来说村长就相当于是天,有师尚真说话,立刻捋起了袖子,跑过去推车。

    男人估计也是有恃的,在旁边冷眼望着师尚真,估计他觉得师尚真也就是吓唬吓唬自己。

    七八个人把车推到了道边上,大家就没有往下推了,而是齐刷刷的望着师尚真。

    师尚真眼睛一瞪:“等什么?等我供你们晚饭呢!让你们推没听到?”

    “师主任?真推啊?”温广禄问了一句。

    “你看我像是开玩笑吗?”

    随着这一声推,男人脸色变了,嘴里还没有来的急蹦出一句慢着,就眼睁的看着自己线车直接冲着四米多高的河面栽了过去,只听到啪的一声,很快冒起了几个泡,然后就沉到了水底,只能隐约的看到黑色的车顶。

    咚的一声,不光是这两傻男女傻了眼,连着旁边帮腔的几个车主都没有声音,情不自禁的退了两步,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男人回过神来望着师尚真说道:“你……你……等着!”

    说着就开始掏手机,摸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的手机和自己的车在一起。现在已经沉入了水底。

    “手机!”男人对着女人吼道。

    女人嚅嚅的说道:“在车上的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