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山洼小富农 > 第314章 苦工
    师尚真看了看温煦,以一种十分真诚的眼神望着他,而且还是目不转睛的望着。看的温煦的心中都有点儿发毛。

    “怎么啦?”

    师尚真正色说道:“你这人对朋友不真诚!”

    “行了,说吧,要啥子补偿?只要我能办到的,我一定尽量给你办喽!”温煦一看她的样子就明白,人家这边拿这个话头儿要挟自己呢,谁让自己上次要挟人家来着,有去有有来,还是自己觉一点儿吧。

    师尚真依旧看着温煦。

    温煦伸出了五根手指:“五天,做饭洗碗什么的我全包了!”

    师尚真听了继续说道:“你这人对朋友不真诚,而且还对错误认识的不够深刻!”

    这话不用说了,有脑子的人都知道,不深刻就是砝码不够呗,于是温煦伸出了一个手指头:“一周!”

    “你一大男人能不能豪气一点儿”师尚真给了温煦一个卫生球眼,直接想操起沙发上的靠枕在温煦的脑袋上来一下子,心道:自己说了不深刻你就给我加两天?!

    “这样吧,两周!要是两周还不成那我就没有办法了!”温煦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心烫的样子,准备这条件不行就把这事儿给赖过去。

    师尚真一看,这货准备赖皮,想了想觉得两周就两周吧:“行,那就两周!”

    说到了这里,突然想起来自己早上找出来的资料显示,手头还缺一力量型的苦力,于是又说道:“不过你这段时间要支持我的养蜂实验,要给我做好助手!”

    “成!”温煦觉得反正上午已经答应了,现在再答应一次也没有什么,而且就这个事情来说,估计自己就是想把自己摘出去,也不成的。

    除非不在温家村,要不这位师主任一准儿揪到自己,一来自己有的是大摆的时间,可以用来造作,二是自己不光有时间还有这个手艺,更何况自家还有一批的工具,没看到来做活的工程队连木工工具都不用带了嘛,全都是用的温煦家里的。

    听到温煦答应了,师尚真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而且这笑容在温煦的眼中还有一点儿诡异。

    温煦望着师尚真的脸,越看越觉得奇怪,低头扒了几口饭之后,突然张口问道:“你早就知道是熊是不是?”

    “我哪里知道,我又没有见过熊?莫不是你想赖帐不成,谈好的价码儿,你一个大男人还真的能不要脸面在我这个小女人面前反悔不成?”师尚真板着一张脸正色说道。

    不过虽说板着脸,但是眼角忍不住的往上挑,很明显的是强忍着一脸的得意。

    “算了吧,我不反悔,你早就知道这是不狗是熊了,我没有猜错吧?”温煦终于确定了,对面的这位早就知道了,只不过这段时间一直配合自己,说不准就是找这样的机会宰自己一刀呢。

    温煦在心里不得不承认,卓奕晴这段时间把自己的警惕性有点儿拉低了,眼前的这位比她这个马大哈可机灵多了。

    师尚真哪里会承认,把脑袋摇的和波浪鼓一样:“完全没有这回事,我又没有见过小熊崽子像什么样子,我不知道!”

    “现在网上一搜什么图片搜不到啊,你知道了也不算什么,我又不是和你计较,就是想确定一下罢了”温煦看她死不认帐,觉得有一句话说的对,和女人讲道理,那你真是想太多啦。

    两人接下来埋头吃饭,今天可能是让温煦吃了瘪,师尚真的心情贼好啦,一口水吃了两碗大米饭,而且吃完了饭之后,碗一推就给温煦布置起了任务。

    “喂,魔兽有没有玩过?”

    温煦诧异的问道:“问这个作什么?”

    “我问你玩没玩过!”

    “玩过啊,魔兽争霸和魔兽世界我都玩过,不过玩的不精!”温煦说道。这两个游戏还是上学的时候被严冬拉着玩的,严冬当时玩的挺疯的,自己因为要打工干活儿,所以玩的少。

    “兽人最低级干活的你知道叫什么?就是兽人一出生,有个任务用棒子敲懒惰睡觉的那些,到底是几个来着,我忘了”师尚真敲了敲脑袋,做出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

    温煦听他一提,于是立刻想起了一点点的线索,张口询问式的提醒道:“苦工?!”

    “对!”师尚真打了一个响指:“从现在,你就是我养蜂计划中的苦工了!”

    “我的回答就是多余!”温煦自嘲的来了一句之后,继续吃自己的饭。

    师尚真也不管别的,自己站起来找来了纸和笔,推开了自己面前茶几上的碗,开始一边画一边给自己解说。

    “今天下午,你去找一些树桩子,粗一点儿的,大约有这么粗就行了,长嘛,这么长吧”说到了这儿,师尚真开始用手比划了起来。

    温煦看她的比划明白了一点儿,树桩子差不多要一米左右长度,大约家里常用的那种红塑料桶这么宽。

    “嗯!我知道了,找几根?”温煦一边吃着饭一边问道。

    “先找个五六根吧,要不三四根也行”

    “到底几个?说的准确一点儿,要不说不准又要找我的茬”温煦说道。

    师尚真一听温煦说这话立刻伸出了五个手指,想了一下又加上了一根:“六根!”

    温煦心道:我的空间里什么都不多,就是木头足够多!你想要木头那还不是简单到了再也不能简单的事情?

    于是点头说道:“那行,六根就六根,晚上我就给你找来!”

    “不光是找,而且你还在把蕊给掏出来,六根全都掏成中空的木头管子,管子壁给我留下这么厚就行了”说着伸手捏起了两根手指,大约比划了差不多四五公分的样子。

    找树段儿容易,但是在树杆上掏孔温煦觉得有点儿头大,不过既然答应了配合她的工作,那这个问题温煦觉得还是自己解决的好。

    “那我试试看”温煦说道。

    师尚真一听试试看有点儿不满意了,说道:“别试试看啊,这可是重要步骤,一定要办成知不知道,还有孔大完了,还要准备和洞差不多的两块圆木头,这样把两头都封住,在一头留出一个出口……”。

    一边说,一边师尚真给温煦继续画着图,不得不说她画的还有点儿样子,也可能这东西太简单了,温煦看了一下就明白了。直白一点儿就是给树掏个孔,然后封住两头,到时候引的蜂子到这里来筑巢就行了。

    “听明白了没有?”对着温煦仔细说了一遍之后,师尚真问道。

    “听明白了!”

    “那你给我重复一遍!”

    听到师尚真这么一说,温煦直接翻起了白眼:“这么简单的事情我也弄不明白?那我考的什么大学?”

    “说一下,嘴里说着听明白了,其实抱着糊弄心的人我工作中遇到的人太多了,所以我不放心”说完用手中的笔点起了自己的画的图然后等着温煦回答。

    温煦看了一眼说道:“空树杆两头的盖子,一头是圆的一头带着道几分分的缝,是留着蜜蜂进出的……”。

    听到温煦一一道来没有一点儿错误,师尚真这才点了点头夸了一句:“是听明白了!”

    说完站了起来,把纸推开了温煦的面前,把笔放回到了自己的口袋里:“好了,任务你也听明白了,那就抓紧时间去干吧,给你两天的时间差不多了吧,两天后咱们进山里去找野蜂子做实验,因该挺不简单的”。

    说完师尚真抬脚出了门,只留下温煦一人慢腾腾的吃着饭,吃完饭之后又把碗洗了,桌子收拾了。

    头疼在这么粗的树杆中打孔的事,温煦午觉也不睡了,每天倒行的玩水,也不玩了直接向着自己新屋走了过去,想问问工人师傅自己要在树杆上打个这么大的孔该怎么办。

    到了地方一问,人家师傅给的答案也挺简单的:直接买个打孔机器就行了,水磨的打孔机器连石头水泥都能打,木头更是不在话下了。

    听到师傅这么一说,温煦又掏出了电话,呼叫自己在明珠的小伙伴。

    “喂,严冬,是我!”

    “我知道是你,这时候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嘛”严冬那头在打着哈欠,估计在睡午觉,现在正是下午一点多钟,正是睡午觉的好时候,被打扰的严冬明显有点儿不耐烦。

    不过温煦可不关心他耐烦不耐烦,张口就把买打孔机的事儿交给了他,并且让他明天早上交给拉菜的车给自己带回来。

    严冬一听是买个机器,问明白了什么型号,大约要干什么的,准备办什么事情,然后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两人也没有兴趣哈啦,就这么挂了电话。

    这个事情办妥了,温煦想着回去睡觉吧,不过转念一想又怕到了晚上的时候师尚真觉得自己一个下午什么事情没有干,于是只得冒着大太阳往自家林子那边走,准备去“弄点儿树段子”。

    顶着太阳来到了林子边上,走了一会儿到了山崖附近,正准备去空间里补个觉,却听到了有了阵羊的惨叫声。还以为有人偷自己的羊呢,急忙走了过去,抬头一看就看到一只大黑豹子正拖着一只羊,往崖顶上拖呢,仔细一看不是那只受了伤的,还有谁!

    “就不能像别人一样自食其力吗?”

    温煦看到这货现在似乎是爱上了这里,也不出去打猎了,想开饭的时候就到崖上来拖一只羊,直接拿自己这里当肉食取款机啦!

    看到了温煦过来,大黑豹子十分兴奋,直接把羊挂在了峭壁的树枝上,然后就从峭壁往下走,四五分钟之后到了下面,用硕大的脑门子贴着温煦的腿,闭着眼睛蹭着温煦的大腿,一边蹭一边还不住的还出呜呜的声音,乎略它这么大的块头的话,一准儿认为它就是一只讨主任喜欢的小猫咪。

    蹭了几下之后,坐到了温煦的面前,眯着眼睛抬起了下巴,这个意思很明显了,就是让温煦给它挠挠下巴,抓抓痒。

    温煦看它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说道:“能不能有点儿做为丛林之王的自尊心!”

    嘴上这么说,不过还是伸出手给它挠起了下巴,挠了一会儿,温煦这边抬脚准备走,谁知道这货正在美的时候,发现温煦不挠了,立刻挡住了温煦的去路,又一次坐到了温煦的面前,闭上了眼睛抬起了下巴示意他继续挠。

    “德性!”温煦看着它的样子,骂了一句之后,抬脚就进了空间里。

    大黑豹子等了一会儿,睁开眼发现面前的人不见了,迷惑的望了一下周围,最后还使劲闭上了眼,摇了摇大脑袋,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温煦的确不见了,只得轻轻的叫了两声嗷呜之后,又一次爬上了山崖,重新叼起了羊去崖顶吃自己的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