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山洼小富农 > 第323章 主意虽好,条件不满足
    雨停了,师尚真吃完了饭回去了,第二天也不提还裤子的事,似乎就当没有这回事一般。好在温煦也不穿这玩意儿。两人谁都提,舒坦的小子就这么过着,现在温煦就剩下盼着自己乔迁新居了。

    又是新的一天,温煦例行晨跑结束之后,逛了逛自己新屋子,来到了村口就看到师尚真的车子从自己的面前驶过。

    “温煦!”

    “什么事?”温煦停下了脚步,望着按下车门的师尚真问道。

    “今天有时间去看看蜂子!”师尚真说道。

    温煦说道:“这才几天,两天都还不到呢,就去看看什么看,蜜蜂都是魔术师啊,这两天就能把你的树筒子给塞满?”

    “让你去看看是看它们有没有在树筒里安家!采蜜着什么急啊,那是以后的事情”师尚真教育起了温煦。

    温煦连忙说道:“好的,好的,我今天下午就抽空去看看”

    “别忘了!”

    说完在温煦再三保证之后,师尚真一脚油门下去,车子就蹿了出去。

    温煦灌了一鼻息她的破吉普的尾气,不由的扇了扇鼻翼,这才迈步向着自己的住处走了回去。

    今儿温煦的心情很好,因为现在自己的屋子已经差不多完工了,明天家具就可以运来,再过上两天等着工人们把里里外外的尾都给收了,自己就可以搬进去了。

    心情一好,免不得了要广邀好友,准备到时候让大家来大快朵颐一顿,不过当温煦打电话挨个的问了一遍之后,心情有点儿小失落的,居然一大半那天都有事,都说要改天再过来,还有人抱怨温煦为啥通知的这么迟。

    “唉!”温煦放下了电话,有点儿惆怅的说道:“今时不同往日了啊,大家都忙碌了起来!”

    温煦也能理解,赵德芳那边感谢了一下自己送过去的野蜂蜜,然后就抱歉的说那天自己来不了,约好的陪一个领导吃饭,严冬那边正在打开省城的和杭城的市场,现在正是忙的时候各个分店也要开张,也不能到场,要推迟十来天才能过来,到是许达信有空,余耀就不说了,现在跟长在温家村一样,赶都赶不走,至于赵晓玥到是会来,剩下的卓奕晴也不好去请,现在两人正是尴尬的时候,打给周茜几人那天也都有事情。

    放下了电话,走了没有多久,温煦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温煦拿起来一看,不由的奇怪的接通了电话。

    “喂,周茜,什么事啊?”刚打完,周茜又给拨回来了。

    “对了,我想问一下,我们的几个幢小屋,你有没有意要,你要是想要的话,原价就行了”周茜说道。

    温煦吃惊的问道:“你们准备卖?这样的小楼你要是卖了以后拿回来可就没这么容易了,你也知道我们这里的空气多好,以后发展起来肯定更好的,留着渡个假也是好的”。

    “我知道啊,但是我们几个姐妹要合伙搞个专卖店!”

    温煦听她这么说,觉得这是人家那边不太想和自己过多的来往,所谓的斩断情丝嘛,听她这么说,反正自己还有点儿闲钱,收三栋院子没什么问题,于是点头说道:“那行,你要是不要的话,那我都接手了啦!”

    “就三幢能给你,一栋被我叔家里拿走了,一幢被赵达信定了去,还剩下三个比较小的,你要是要的话,一并都给你了,九号,十号和十一号院子”周茜说道。

    听到周茜这么说,温煦明白了,这三个院儿的确都小,不过这小也相对的,九号有五个客房,十号和十一号都是四个,论面积来说,九号有五百五十个平方,十号十一号也有四百三个平方左右,要是一家住的话都快能跑马了。

    “行,剩下的仨我都要了,咱们什么时候交割?”温煦问道。

    “过一两周吧,这几天我们再挑开店的地方,现在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呢,反正就这么定了,剩下的仨栋你都吃下了是吧”周茜说道。

    “是,没有问题,我都要了,咱们到时候到村里重新改签一下合同就成了”温煦说道。

    “要不这样吧,你给办了不就成了,省的我来回跑了”周茜说道。

    温煦想了一下,这事情是可以办,不过以后要是惹出什么事来,那就不好办了,这不是让师尚真为难嘛,想到了这里,直接在电话里说道:“要不你们就派个人来,写一个委托办理的合同,同时签上你们所有股东的名字,这样不就可以了嘛”。

    “行!那我看看”周茜觉得这个主意似乎也不错,于是点了点头。

    刚准备挂电话,又对着温煦说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情,牛牛和可可马上会过去,不是大后天就是下周二!”

    “欢迎,欢迎,他们也算是咱们温家村的小股东了,你就别管了,到了这里我来招待,他们俩小家伙的野猪我还给养着呢!”温煦笑着说道。

    “多大了?”周茜好奇的问道。

    “反正不小!”温煦也不会有事没事的去看看两只野猪,更不怕它们被黑豹吃掉,有吃它们的功夫,黑豹都能叼两只羊了。

    两人聊了几句之后就挂了电话,温煦放下了电话之后觉得似乎周茜有些什么话想和自己说,但是又不好开口似的,不知道哪里来的这种感觉,就觉得她是欲言又止。站着愣了两三秒,温煦也这个念头从自己的心底摆脱了这个念头,继续往住的地方走。

    师尚真不在,温煦也不想做饭,直接去厨房混了一顿粥吃,吃完了之后抹了抹嘴就奔到了迟老爷子这里,准备和老爷子下棋。

    谁知道一进门就被老爷子给撵了。

    “我哪有空天天陪你下棋,我也是拿着科研经费的人好不好!”老爷子戴着野外帽子,手上拿着手杖,一付出去的打扮,一本正经的对着温煦说道。

    一看老头的样子,温煦明白了,这老爷子一准儿是准备带着学生到附近实地考察一下。

    “你说话就说话,摆什么谱啊”温煦轻轻推开了老爷子的登山杖,然后怼了他一句:“哟,连这玩意儿都换成制式的了,学校又拨钱啦?”

    “我这边的课题进展顺利,学校当然要拨钱了,而且我还发现了一种这山里特有的植物,这可都是我的成果,我出成果谁敢卡着我的经费不给?”老爷子这话说的硬气!

    但是他是蒙不住温煦的,两人也算是忘年交了,别说是迟老爷子了,就连一向爱怼人顶牛的贾老爷子,看到学校拨款的人也要短上一分,不敢随着性子怼人家,没办法有钱就是大爷啊。

    “你来的正好,我还有事情和你说,贾老头的那笔子款是你给拉来的吧?”迟老爷子装作吹胡了瞪眼,摆出一副很生气的表情对着温煦问道。

    老是生气,但是也知道这事儿不给贾老头找钱也是个麻烦,反正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挺让人头疼的。

    温煦两天前不知道如何回答,但是这一次知道了啊,师尚真都看到了大黑豹子,自己正好拿来当借口,指望师尚真守口如瓶,温煦从来没有这么自信过!就像是现在,谁不知道温煦的家里养着两只小熊崽儿,只是大家现在从月初就在算着自家这个月该多煦冬拿多少钱,都不关这个事罢了,都忙了,也没人往十里八村的去传,所以才没有起什么风波。

    于是捋了一下袖子说道:“您老别生气,这个事情您还得谢我呢!”

    说完温煦一歪屁股坐在了木榻上,然后伸手捏起了小几上摆的一个炒蚕豆放到了嘴里,只听到嘎嘣一声,蚕豆被温煦咬碎了。

    “我谢你,我没揍你就好事了,还要我谢!”迟老爷子伸手把装蚕豆的小碟子给端到了一边:“把话说明白喽,要不不给吃!”

    温煦伸手又从碟子里抓了两个出来,一边往嘴里扔一边说道:“前两天我和师主任出去找蜂子看到过一只!”

    “真的?”迟老爷子眨巴着眼睛,盯着温煦的双眼,似乎是怕温煦欺骗自己似的望着温煦差不多一分钟。

    “我说老爷子,对眼你可对不过我,曾经我把别人的眼泪都给对出来了”温煦直视着老爷子的双眼说道。

    迟老爷子知道温煦说的真的了,于是一下子又开心了起来:“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关乎到老贾的一生清誉,要是出了点儿差错,别说是什么退休金了,能保住他不进去就该谢天谢地啦!”

    说完老爷子又凑近了温煦一点儿,问道:“那东西有多大?”

    “比败类大了两圈都不止,怕得四五百斤重!”温煦比划了一下说道:“头都有这么大!”

    “和败类比?”迟老爷子问道。

    听到温煦说比败类大上两圈,迟老爷子就在心中排除了云豹的可能性,个头远不远不对,这下无论是不是霸王猇,都是一个未知的猛兽,贾老头只要能拍下来,那都是扬名立万的事情,这事情一但坐实了,那贾老爷子在学术圈内的地位也就有了,这下立刻就是峰回路转,面方是风平浪静,一派风光总是春啊!

    这个时候迟老爷子突然又有点儿嫉妒贾老爷子啦,这成名立万的事情眼看着就要落到他的头上了。

    “似乎这家伙和败类处的不错”温煦又说道。

    “和败类这只狗?”迟老爷子听了,立刻皱了下眉头。

    “可能败类喜欢交朋友吧,猴子都能交,这东西也不算稀奇吧?”温煦说道。

    迟老爷子略一思考,然后立刻就是抚掌大笑:“这老东西还说去林子里拍,这下傻眼了吧!”

    “您这是有什么主意了?”

    “你也跟着傻了?咱们把摄像镜头放到败类的身上,那不就能把这霸王猇给拍下来了吗?”迟老爷子说道。

    温煦一听,想了一下觉得这主意可以试,但是还有难点,于是张口问道:“您准备怎么把摄像机这东西放到败类的背上?”

    “这东西也不重,也就是微型摄像头,带个项圈什么都不增一两的重”。

    说到了这儿,老爷子也皱起了眉头,因为他也知道败类这货,身上挂了点儿东西是无论如何非要弄下来的,如果你不弄,它就会发疯给你看,连个项圈都不喜欢戴的狗,整个村子除了它也没有谁了,老话说的好,狗戴铃铛跑的欢,放在败类身上完全不管用,只要身上有任何东西,撒泼打滚,钻水拱泥这货是什么都能干,直到把这东西从身上弄下来为止,这也败类唯一执着的时候。

    “还真难办!”迟老爷子眉头是越皱越紧了。

    想了一会儿对着温煦问道:“你看这样怎么样?”

    说完还没有对温煦说出来方法,自己都摇了摇头连声说道:“不成!不成!主意是好主意,就是这条件要求有点儿苛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