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山洼小富农 > 第326章 改变
    中国式的见面,少不了一顿饭,禹宪和徐菲两人晚上也在自己住的小院落内摆了一桌,宴请了救援队,还有师尚真几个村里的小头目。

    晚宴结快束之后,温煦和师尚真陪着禹宪和徐菲聊天,其他人则是陆续的离开了两人下榻的小院落,该回家的回家,该出去玩的出去玩去了。

    “温哥,我这次来其实还有个不情之请”禹宪对着温煦说道。

    温煦一听不情之请,顿时就觉得这事儿估计对自己没什么好处,不过人家当面锣都敲出来了,自己也不能直接问都不问就说不许啊,只得说道:“你说,我看看能不能办的到!”

    先给自己留条后路嘛,不能办到就不愿咱了不是。

    禹宪说道:“周茜她们不是在这里弄了一批这样的小院嘛,听说要出手,我中午就打电话过去问了,可她们说都卖给你了,现在就差合同没有签了,如果我想买,那只能从你的手里买!”

    “这个东西?”温煦不禁沉思起来,小院自己就落了三幢啊,虽说这个东西现在还不怎么值钱,但是再不怎么值钱这也是个院子,总比不断下跳的软妹子保值吧,不光是保值而且以温煦的估计,几年之后翻上两三个跟头那是很可能的。

    禹宪看到温煦样子,知道这事儿让他为难,如果换到别人,禹宪一准儿就觉得这是价格没有谈拢,眼前的这位准备拿架子呢要高价呢,但是通过周茜这几人的了解,禹宪知道眼前的这位并不是个纯粹的商人,对他来说情谊远在钱之上,于是就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准备打动温煦,因为这对于他来说不仅仅意味着一幢渡假屋这么简单。

    “温哥,你也知道我们俩以前什么样子,从这一次的事情之后,我们明白了很多东西,这才明白有的时候,不光时光能让人成长,面临死亡的时候更让人成长。您是想不到,我和徐菲在老林子里迷失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感受,一开始是无所谓,对于自己走出去是满杯信心,然后是迷茫失落,到了最后随着心中的希望一点点的消失,只剩下一股子求生的力量支撑着我们”。

    说到了这儿,轻轻的拍了拍坐在他身边徐菲的手,然后继续说道:“后来我们被狼群追摔伤了,一点儿都挪动不了,我说对她说,让她一个人走,但是她没有这么做,用几根树枝捆了个单架就这么拖着我,我就这么斜躺在木单架,也看不到她的身影,只能听着她粗重的呼吸,看到在自己两边慢慢向后挪退的树枝灌叶,就这么一点一点的挪啊挪,那时候我在心里就发誓,如果我能活下来,我就要娶这个姑娘做我的老婆!”

    禹宪说到了动情之处,和徐菲的目光相对一视,仅仅是这不到两秒的相视,两人之间浓浓的情意,却是如同火花一般闪亮。

    “那个时候,什么出身啊,什么地位啊,什么理想啊统统都不重要了,唯一想到的就是如何活下去,到了后来满脑子的想如果自己活不下去,那就如何让对方活下去!”禹宪说了情深之时,眼角居然有了泪光。

    徐菲说道:“有一次,他还偷偷的趁着半夜爬了出去,还好我睡的警觉,把他给拉了回来!”

    “这个林子对我们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所以我们希望每年都一段时间过来住上一段时间,同时这房子也是我想送给我未婚妻的定婚礼物”禹宪说到了这儿,又轻轻的不自觉的挽上徐菲的手。

    两个小情侣没有上次来的张扬,更没有上次那种恨不得时时刻刻都抱在一起,啃着对方的口水,但是现在一举手一投足,仅仅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动作,都能发现两人之间的情愫绵延,不需要强烈的表示,夸张的动作,就能让外人感受到两人之间的那种经历生死的感情,如此的厚重淳甘。

    徐菲接口说道:“我们其实还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以后能跟着温哥一起进林子里,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再见到我们另外一个恩人!”

    “我和我爸说了这个事情,然后我爸又找了一些人问了一下,所有人都说不根本不可能有这种生物,是我们在绝望的时候产生的幻觉。但是我们知道我们看到了什么,不过我们并不希望去证明它的存在,反而觉得让它就这么安静的不为人知道生活,或许才是对他最好的报答”禹宪笑着说道。

    这时候的师尚真已经被两人给感动了,虽说面上的表情没有什么过大的反应,但是从内心来说,师尚真被两人的感情给撩动了心弦,想起了上次挂树筒的时候,自己又热又累,浑身没有一丝力气的时候,说要留在原地等温煦,温煦那时自己也走的很吃力,但是依然坚持背上自己一起去找大白,决决不把自己留在林子里,再结合禹宪两人的故事,师尚真觉得似乎自己也拥有了和他们一样珍贵的东西。

    温煦这边对于禹宪和徐菲的感情也挺感动的,但是还没有感动到可以不顾自己的利益,被别人给绑架的程度,而且温煦所经历的事情,远不是一个二十多岁正常人经历过的。

    禹宪也不是准备占温煦的便宜来的,而是两人真心的想在这边买下一栋小屋,做为一种特别的回忆来珍藏。

    “温哥,我知我这个请求很为难,但是我这里肯求您,让我们一栋,最小的也行!价格您开,我要是能掏的起,那我就不皱眉头”禹宪说道。

    这话就不是炫富,要是没有一句我掏的起的话,难保就有人会在心里想你小子跑我面前来充有钱是吧?加上了这一句之后,意思没多大变化,但是配合着说话的语气,这话就更显得诚意十足。

    师尚真这时转头问温煦:“卓奕晴那些院子转到你的名下啦?我怎么不知道?”

    温煦说道:“也就是刚发生的事情,再说了东西还没有办好,也不算是我的啊”

    “全都你拿了?”

    “没有,我就三栋,其它的都被别人拿走了”温煦说道。

    师尚真听了说道:“要不你就让出一栋给他们呗,他们这么有诚意!”

    说完对着人家小两口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办定婚仪式?”

    禹宪笑着说道:“我们不准备办定婚仪式,准备十月份的时候直接办结婚酒!其实从法律上来讲,差不多后天吧,我们就结婚了”

    “后天周一,我们准备去先登记”徐菲笑着接口说道。

    师尚真一听立刻大声说道:“那恭喜,恭喜了啊!”

    “谢谢!”

    师尚真说完了恭喜之后,转头就望着温煦。

    温煦现在有点儿哭笑不得了,他不缺钱,不光是不缺钱现在还时不时的想办法,把空间里的人民币换成贵重金属什么的,以求保值呢,卖房子哪里能舍得。

    禹宪讲道:“那我先说个价吧,建造价加上二十五的增额,算是市场价吧,我出二倍的市场价格换十一号小院儿”说完伸手指了一下自己的脚下。

    这时候温煦才明白过来,原来两人的住的是有目的性的,顺带着连屋子都给考查了。

    “你一年也不一定来住上几天,就是想来的时候订个院子不就行了嘛,何必要买一栋,有买的钱估计住一辈子都够了”

    禹宪立刻又冲着温煦拱了拱手说道:“还请温哥割爱,想买这院子一大半是因为我们两个的经历,还有一点儿就是温家村这一片好山好水好空气,现在要是不入手的话,我怕以后这里就是想订也订不到了,还是现在先下手抢一个要紧,千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啊”。

    “有眼光!”师尚真对着禹宪伸出了大拇指,赞了一句。

    “那这样吧,师主任,你先去问问,这个价格许景蓉有没有意出售她的小院,如果她要是有意的话,那就让她和小禹谈,如果她没无意出手的话,我这边一接手那就让给他们一栋”温煦说道。

    听到温煦这么一说,师尚真立刻拍了一下大腿:“对了,我怎么忘了问她了,除了卓奕晴她们几个,咱们村还有一个大投资人呢!”

    说完师尚真就对两人问道:“要不要我帮你问问?她的院子都比这个院子大,而且还靠东,格局更好一些”

    看到禹宪两人点了点头,师尚真拿出了手机,走出了院子,大约过了五分钟不到,师尚真就走了回来:“七号院你们要是愿意要的话,那我明天愿意带你们去看看,现在可不行,那里住了人”。

    禹宪听到师尚真这么说,立刻连声道谢:“谢谢师主任,这真是太好了,又不让温哥为难,又解决了我们的问题!”

    “没事儿,以后咱们打交道的地方还多着呢”师尚真笑道。

    现在师尚真有点儿喜欢引入这些款爷们到温家村来,因为他们过来住着舒服了,推广的层次就是不一样了,他们的朋友怎么说也是相当有实力的,这样一来,温家村的客户层次自然而然的也就跟着上去了。

    “住了人?什么时候?”温煦有点儿诧异的问道:“村里来了新客人啦?”

    “嗯,十来个什么自然摄影师,长枪短炮的,忘了,他们来的时候你还没有回来呢”师尚真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温煦说道。

    屋子的事情定了下来,温煦和师尚真又陪着禹宪小两口聊了一阵,到了八点多钟,两人这才告辞让人家小两口休息。

    出了门,温煦对着师尚真说了一句再见,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发现师尚真居然跟着自己过来了,不禁问道:“跟着我干什么?”

    “吃龙虾啊!”师尚真理直气壮的说道。

    温煦说道不禁有些吃惊了:“这时候你要吃龙虾?”

    “宵夜不行吗?也就十个几龙虾,你剪剪弄弄的也就十来分钟就可以搞定了吧”师尚真说道。

    “这个时候还得我弄?”

    “你说了外面人弄的都不干净,自己洗的不光干净,而且拨肠去须摘腮的才卫生嘛,我只会刷好了下锅煮熟……”

    温煦连忙抬手打断了她的话:“行了,行了,我明白了,这事就是我自找的,没事干干什么帮你捉这虾啊,我闲不闲的慌啊!”

    说完看着师尚真没好气的说道:“走吧,还准备我驮着你啊!”

    看到温煦懊恼的样子,师尚真不由的笑了起来,一边乐一边跟着温煦向着小屋走去。

    回到了小屋,龙虾已经吐的差不多了,温煦和师尚真两人一起把虾刷了刷,剩下的活儿就是温煦的了,剪壳剪须,去腮拉肠,虽说只有十几个虾,但是满当当的弄了一小盆,虾的个头儿大嘛。

    “麻辣还是蒜蓉,或者是十三香口味的?”温煦站在了门口,一手端着盆子一手勾着垃圾袋,想起来口味的问题,对着正在看电视的师尚真问了一句。

    师尚真开心的说道:“这还有的挑?那就蒜蓉吧,温煦,你太厉害了,给你点个赞!”

    “您吃好就成!”温煦瞅了她一眼,端着盆子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