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山洼小富农 > 第336章 变异蜂
    “哎哟,头疼!”师尚真坐在沙发上,一边吃着清粥一边嚷嚷了一句。

    温煦望着她说道:“谁让你喝这么多的?没有咱这份酒量你就少喝一点儿嘛!”

    “我能少喝?你看谁敬的酒我不得喝啊”师尚真望着了温煦一眼,居然还长叹了一口气:“村主任不好当啊”。

    温煦撇着嘴瞟了她一眼,继续低头吃着自己碗里的清粥。

    “再拍点儿黄瓜去,这么点儿几筷子下去就没了!”师尚真伸头往茶几的小菜碟子上望了一眼,对着温煦说道。

    温煦一看,原本尖尖的堆了一碟子的黄瓜片儿现在已经是见底了,碟子里剩下的也就两三筷子的事儿,关健是自己一筷子还没有吃呢。

    于是说道:“粥还没有吃一碗呢,这么凉的菜都要被你吃光了!本来胃就不好受,还不多吃点儿温热的东西养养!”

    “哪这么多话,像个婆娘似的,快点儿的,弄小菜去”师尚真催促着温煦。

    温煦站起来,走了两步之后想起来自己今天一直思考的问题,然后转身对着师尚真问道:“你说这个女人会不会是仙人跳啊?要不长成这样的女人干啥要嫁给三哥,不说在乡下男人了就算是她想在县城找一个,不论是二婚还是丧偶的估计也不会有太大的难度吧?”

    “你们男人看问题就是肤浅,只看女人漂不漂亮!”师尚非要怼温煦一句,然后这才点了点头:“我也挺纳闷的,不过下午的时候听着温世清说了一下,说是媒人和女人家都知道底细什么的,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

    “再说了,三哥都这么大岁数了,自己心里没数啊!你就别跟着瞎操这份心啦!快点儿给我弄小菜去”师尚真说道。

    温煦这时到了门口的台子旁边,抬头看了一下,柜子里的黄瓜已经没有了,于是张口说道:“黄瓜没有了,要不给你弄个莴苣丝下饭吧?”

    没等着师尚真说话呢,门口传来了敲门声:“世煦,世煦,在家么?”

    说曹操曹操到,温煦一听门外是三哥温世达的声音,伸手一拧门锁打开了门。

    “三哥,吃过了没有?”

    “你和师主任刚吃啊”温世达一进了屋,看到温煦正削着莴苣,张口问了一句。

    “没有,小菜吃的快,饭还没有下去一半小菜没了,这不,正准备做第二盘子呢”温煦笑着比划了一下手中的莴苣,然后示意温世达进去坐下。

    “不用了,我这事情儿简单,刚才媒人来消息了,说是人家那边没问题了,现在就是一个要求,十六万八的彩礼钱!只要答应了这个那剩下就不是问题了”

    “我了个去!”温煦一听顿是有点儿愣神了,心道:这还拿自己当大姑娘使呢,十六万八的彩礼钱,然后还带着大个十几岁的女儿,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都是正要花钱的时候,这家子真是敢狮子大开口啊。

    师尚真听了也直皱眉头:“十六万八?这彩礼是不是太多了一点儿!”

    说完师尚真望了望温世达,想听听他是怎么想的。

    温世达苦笑了两声:“其实她们家也是没有办法才张这口的,她那个弟弟要娶媳妇,人家那头彩礼要的也是十来万,人家不是准备两头一进一出正好找个平整嘛!要不就得另想办法啦”

    这话说出来温煦就不好再说了什么了,看温世达的样子估计心中对那个卢秀想必是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不用说这么晚过来一准儿是来借钱的,他的钱都买了车了,现在哪里还有钱给人家那头十六万八的彩礼钱。

    望着温世达,温煦瞅了一眼师尚真,那意思分明就是说:喏!这就是你说的活了几十岁的人,被女人魂都快勾走了,跟十八九岁刚找了一个漂亮女朋友的小子有什么区别,恨不得连心都掏给别人了!

    师尚真偷偷的挑了挑眉毛:一边去!

    “这不就是卖女儿,给自己儿子娶媳妇嘛!”师尚真转过头来望着温世达很气愤的说了一句。

    “哎,这个事儿也不是一家两家的,如果咱们这次相不成,媒人说,卢秀那边很可能就要转亲了,她们家哪给人家凑出十大几万的采礼去”温世达说道。

    “转亲?”师尚真的目光在温煦和温世达的身上扫了两眼。

    温世达以为师主任不知道转亲是个啥玩意儿呢,于是张口解释说道:“就是说卢透嫁给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的姐妹嫁给另外一个男人,而这另外男人的姐妹什么的再嫁给卢兵,这就是最简单的转亲了,复杂起来能转个六七圈都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都什么年代了,这个时候附近还有这样的风俗?”师尚真听温世达这么一解释不知道说啥好了。

    “这对于住山沟里的人家有啥奇怪的”温世达现在怜香惜玉起来也傻不溜丢的:“她也挺不容易的,因为生了个女儿不受婆家见待,最后被赶出了门,马上要再和人换个亲,这日子未免也太难过了一些”。

    温煦现在是听明白了,自家这三哥怕是心中放不下这个叫卢秀的女人啦,而且就算是自己不借钱,只要三哥舍得拉下脸整个村子借借十来万也不是什么问题。

    现在的温家村不是以前了,整个村子借一遍借不到三万块,现在各家各户虽说都有外账,家里的余钱不会太多,但是每家肯定都有这么两三万的,不得不说这些穷怕了村民是太会攒钱了。

    “行了,三哥你现在没啥钱,我先借你二十万够不够?要是摆席什么的还缺,再和我说”温煦觉得自己还是干脆一点儿吧,也别等三哥张口了,自己提出来吧。

    温世达一听立刻说道:“够了够了,摆酒就不用了,媒人那边说了,咱这边彩礼一过去,直接过去把人接来,扯个证就算是成了,不想大张其鼓的”。

    “随你!”温煦说完转身回去了屋里,一弯腰装模作样的从床头柜子里翻了两下从空间里数出了二十踏子钱,拿了个超市的塑料袋这么一装,然后提在了手上走回去了小会客厅里。

    “三哥,你数数!”

    别说温世达了,就连师尚真也被温煦这个动作给弄愣住了。

    “你居然在这里放了二十万?!你是怎么想的?”师尚真问道。

    温煦解释说道:“这是煦冬分我的钱,前两天才过来,还没有来的急去存呢,这不是正好嘛”。

    温世达回过神来连忙说道:“我给你打个借条!”

    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支笔,然后从茶儿下面摸出了纸,唰唰写下了今欠温煦人民币二十万元整,然后就是日期和落款。

    就这么着,从进屋不到十分钟,温世达心满意足的提着二十万离开了温煦的住处。

    送温世达出了门,温煦关上了门,这时候烧的开水已经开了,用滚水烫了一下莴苣,去一下味儿,然后用料继续拌着自己的莴苣丝,拌好了之后端回到了茶几上,吃了一口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嗯,味道不错。”

    “你看我干什么?”

    “你那钱放几天了?”

    “好几天了啊,问这个干什么?”

    师尚真又问道:“你藏哪儿了?”

    “没藏啊,就在柜子里啊”温煦说道。

    “不可能!前两天我替你打扫房间的时候,两个柜子我都看过了”师尚真坚定的说道:“你一定有什么藏钱的地方,而且还很秘密!”

    温煦哭笑不得的说道:“你关心这个干啥,不会是村里又缺钱了吧,准备打我老婆本的主意,我跟你说想都不要想这个事情,我才不会傻呼呼的告诉你呢!”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不住的嘀咕:师尚真这女人也太难缠了一点儿,猴精猴精的,这事儿卓奕晴就想不起来问,不光想不起来,根本就是没有兴趣问。

    “谁有兴趣惦记你的老婆本儿!”师尚真脸一红,回了一句之后就吃起了菜来。

    莴苣拌的不错,师尚真吃了两口之后表示很满意,并且满足的嗯了两声。

    吃完了饭,师尚真刚想回家,到了门口想起了一件事儿,转头对着温煦说道:“对了,明天咱们去看看树筒里的蜂子怎么样了”。

    “你这个人真是吃虾等不得红啊,怎么毛毛燥燥的,现在从树筒吊上去才几天?这几天能有什么看的,等着过了十来天咱们再去看,放心吧,蜂子还能跑了么?”

    温煦哪里可能带她明天去看蜂子,住在树筒里的蜂子还在空间里摆着呢,野外的那些树筒儿都是空荡荡的看什么看?

    师尚真被温煦这么一说,想想觉得也是,这才几天嘛,树筒里也没什么好看的,再说了温煦都说了树筒里已经住上了蜂子,所以她也就不担心了。

    “那行!等过十来天咱们一起去采蜜去”说完师尚真一拉门,走了出去。

    站在窗户口看到师尚真一直走的没有影了,温煦连忙拉上了窗帘,迈步进了空间里查看着蜂子的情况。

    空间里的蜂子现在占满了树筒,不光是点满的树筒而且开始在树筒之外建筑蜂巢了,因为树筒对于现在的蜂群来说明显的小了不少。

    “我了个去!”温煦检查完树筒,这才发现空间里的蜂子有了变化,也不知道这点儿时间蜂子经过了几代的演化,现在蜂子比原来小了不少,确切的说不光是小,而且还‘瘦’了不少,不再是原来胖乎乎的样子了,现在是蜂腰纤胸,身材那叫一个窈窕啊,身上的花纹也比原来的胖蜂子漂亮多了,不再是原来的黑黄相间,这蜂子身上黑色现在已经演化成了深紫色,原来黄色叫了桔红色,身上的色彩更加的耀眼,最让人醒目的是它们屁股上的针,比原来长了一半,像是身后拖着一把长剑似的。

    当温煦撤去了空间限制之后,蜂子呼啦一下子,立刻就散开了,原本还在不远的大黑豹子一家,顿时就带着一种屁滚尿流的感觉,远远的离开了蜂子的范围。

    不光是黑豹子,连着家禽啥的,也都远远的避开了这些成群结队的小东西。

    看到了这样的场景,温煦明白了,这蜂子,虽然比原来那些小,但是却更加凶猛了。

    “看来,该找个时间把蜂子给弄出去了”温煦托着下巴想道。

    看了一下蜂子,目光又转到了空间里的大黑豹子身上,现在空间里的大黑豹子,又长起来一群,这次直接又是一个十好几只的数量,不光是蜂子,连着黑豹子也要再放一泼了,要不等着满了群,温煦怕空间里的羊都不够这帮孙子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