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山洼小富农 > 第389章 辣疯了
    “吃饭了,吃饭了,楼上的两个下来吃饭了!”李玉梅一边用身上的围裙擦着手一边冲着楼上喊着。

    咚!咚!咚!

    李玉梅的声音刚落,楼梯间就传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杭辰一边往楼下跑一边嘴里还说着:“总算是开饭了,饿死我了!”

    听到女儿的话,李玉梅不由的笑着说了她一句:“整天就知道吃,这又不是在咱们自己家,在你表哥的家里,就算是装也要装点儿样子!”

    “装什么装,人活着到哪儿都装,多累啊,而且我看表哥也不是太在乎小节的人!不会说我什么的”杭辰理直气壮的嘀咕了一句就往餐厅去。

    到了餐厅看到小圆桌正中摆了一个铜制的鸳鸯锅,现在锅里的碳火也起了,锅里一红一白两种锅底也开起微微翻了起来,在铜锅的周围则是摆满了涮的菜。

    “哇!”杭辰这边看了一眼,立刻就被四盘子肉给吸引住了,这份量估计一份都能改火锅店的三分,不光是份量足,这肉看起来也好,透着一种莫名的鲜亮,十分诱人。

    正准备坐下呢,杭辰听到屋门口有动静,一转头,着到了一只大狗嘴里叼着盆子进了屋,跟在大狗身后的是两只毛绒绒怪异的小狗,在小狗的后面又有一只同样叼着盆子的大狗。

    第一只大狗让杭辰觉得有点儿害怕,不光是狗大,主要是因为这狗长的很凶,身上的毛有点儿脏不啦叽的,看起来很难看,而且嘴巴和舌头都是黑色的。最后一只狗就不一样了,一副街狗哈士奇的长相,十分对杭辰的胃口,丫头看着它目不转睛,眼中居然还闪起了小光芒。

    “表哥,表哥,你家这个是不是哈士奇!”杭辰的目光现在直勾勾的注视着败类,连声对着温煦问道,在这一刻小丫头似乎都忘了一桌子的菜。

    温煦觉得挺奇怪的,不过既然她问了也就和她实话实说:“不是哈士奇,哈士奇没有这么大的,这是哈士奇和阿拉斯加的串儿,还有一点儿萨摩耶的血统,反正是个串儿,长的像是哈士奇,不过这身材却了标准的阿拉斯加,甚至比阿拉斯加还要大一号”。

    “我一直想养个哈士奇,但是我爸妈就是不同意!”杭辰向着败类走了过来,似乎是想伸手摸,但是又怕败类咬人,要知道败类的个头可不小,看起来还是能唬住一些不明真相群众的,所以杭辰这脸上顿时就是一脸纠结。

    杭向东这时正好从楼上下来,听到闺女抱怨自己不让她养狗,于是说道:“都是住楼房的,养什么狗啊,吵吵闹闹的弄的邻居也有意见!”

    “人家很多人家里都养狗的,就咱们家不许”杭辰说道。

    “别人家是别人家,咱们不干这么没有公德的事情!”

    说到了这儿,杭向东向着温煦解释了一句:“我们家住的楼你也知道,学校的集资房,隔音什么的都不怎么样,我们家楼上一家就养狗,三更半夜的他们家养的狗一跑,咚咚的我们家都听的清清楚楚的,我们家要是养一只,那楼下的人家怎么办,不得遭我们这份罪啊!”

    温煦笑了笑附和舅舅来了一句:“住单元楼的确不适合养一些狗,喜欢乱叫的或者太大的都不是太适合,一来地方小对狗不好,二来呢就是给邻居添麻烦!”

    杭辰并不是认可父亲和表哥两人的观点,一边听一边撇着嘴,做出一副不想听的样子,目光却是继续望着败类,似乎败类在她的眼中就像是帅气的小鲜肉,美男子似的。

    温煦看她的样子,哪里还不知道她想做什么,于是笑着说道:“随便摸,他不咬人的,我和你说实话吧,它看到你比你看到它更害怕,别看它长这么大的个头,其实啥用也没有,一只小土狗都能汪汪叫着撵着它满地跑,除了窝里横之外,这东西没有别的本事了!”

    听到温煦说不咬人,杭辰壮起了胆子向着败类伸出了手,败类这时候正等着开饭呢,跟本就没有空理杭辰这个陌生人,两只圆溜溜的小眼睛一直注视着餐厅里桌子上的肉。

    杭辰摸了一下败类身上柔软的毛,觉得油光水滑的摸起来十分舒适,而且看着败类的样子并没有咬自己的架式,于是挠了几下之后胆儿就更大了起来,开始揉着败类的脑门子,挠着败类的下巴,甚至是捋起了败类的尾巴。

    败类一向是舅舅不疼姥姥不爱的,冷不丁的有人对自己这么好,一下子居然还有点儿不适应,被杭辰挠了两下之后,嘴里的盆子铛的一声落到了地上,一对小狗眼望着杭辰说不出的迷茫,一下子有点儿弄不清状况。

    原本大家挠的都是栋梁,就算是败类把脑袋伸过去,人家最多也就是挠两下意思一下,不提温煦这个主人了,连村里的孩子也都不太喜欢败类的这样的狗,整个温家村村民对于栋梁的追捧和对于败类的嫌弃一样是有目共睹的,就是败类自己在心里估计也是明白的。

    现在冷不丁的冒出来一位,对着自己又抱又搂的,而且下巴挠的那叫一个好啊,这让败类能心里不迷糊吗?上次享受这个待遇的时候,败类还不叫败类,也不在温家村,而是生活在明珠的一小区里,做一条宠物犬呢。

    “乖狗狗,乖狗狗!”

    杭辰现在的样子,在温煦的眼中就差抱着败类一阵狂吻了。

    “行了,别折腾狗了,洗洗手,吃饭!”杭向东对着闺女板着脸说了一句。

    杭辰听了放开了狗,老实的去把手给洗了,然后坐到了桌子边上。

    等着舅舅落了座,温煦拿了一瓶白酒打了开来:“舅舅,舅妈咱们今天喝一点儿?多少是个意思,咱们自己按着自己的量来,我也不劝酒好不好?”

    杭向东笑着说道:“行,玉梅啊,你也少少喝一点儿吧,难得今天高兴。来的时候我就一直担心大煦的事情,想着生意好不好啊,住的条件还是不是老样子啊,现在好了,一切都比我想的要好百倍!这下子我是把心踏踏实实的放到肚子里啦!”

    李玉梅对着温煦说道:“行,我就喝一两怀,凑个热闹。大煦你是不知道,临来的这两天,你舅舅几乎就没怎么睡,我醒几次发现他睁个眼睛望着天花板几次,所以说今天你让他开车他不敢开的呢,一是车贵二是真的没有睡好,不住的就和我嘀咕你的事情,现在好了,大煦的日子过的有滋有味的,他就放心了!”

    温煦听了连忙说道:“舅舅,这事儿怪我,没有和你详细说!我这里给您先赔个不是!”

    说完温煦就把自己面前的酒杯给倒满了,然后一饮而尽。

    “一家人倒的哪门子歉啊!”杭向东开心的说道。

    老头这是真的替外甥开心,临来的时候想这想那的,原本以为温煦在这里过的不太好,所以这趟他来也抱着点别的心思,就想着如果温煦过的不好,就让温煦跟他们两口子去首都发展,甚至杭向东这边都厚着脸皮向着以前的学生、同学旁敲侧击了一下,想给这个外甥在首都找个好单位。但是他又知道,温煦的性子倔强十有八九不会愿意在自己的庇护之下讨生活。所以呢临来的时候杭向东满脑子盘算的就是如果走到了自己必须搭把手的时候,自己该如何劝温煦。

    现在一切都好了,外甥这边生意做的好,生活的条件首都都没有法子比,这么大的宅子放到了首都,最起码都得上亿起,现在杭向东想来想去的自家外甥也就是缺个媳妇了,不过外甥还年轻,这才三十不到,娶媳妇的事情还不急。

    “爸妈、表哥,什么时候可以吃啊,我的肚子都饿扁了,咱们先吃好不好?”杭辰手中拿着筷子,放到了嘴里轻轻的咬着,对着桌上聊个不停的仨人说道。

    温煦笑道:“你随意,想吃什么就涮什么,要是觉得不够的话,我这儿还有!敞开了吃!”

    杭辰听了说道:“那我就不客气啦!”

    说完小丫头就把自己的筷子伸向了刨羊肉卷儿,夹了一卷放进了香辣锅底里涮了起来,屋内打着空调,温度二十来度,但是锅子却很热乎,羊肉卷儿下了汤摆动了几下之后,就熟透了。

    当杭辰的筷子把肉夹出来的时候,肉上带了一层红红的油,看起来就够辣。

    不过杭辰把肉片放到了嘴里,嚼了几下说道:“表哥,再加点儿辣,味道不错但是还不够辣”。

    “这还不够辣?”温煦被丫头的话给惊到了,自己调的料温煦哪里会不清楚,这种辣是自己可以接受最辣的了,再辣的话温煦就没有法子下筷子了,原本以为小丫头要出个糗,谁知道这丫头还嫌不够辣。

    温煦推开了椅子站了起来,从吊柜里面拿出了一瓶子辣酱摆到了杭辰的面前:“你试试这个,不够的话就多蘸一点儿,嫌辣的话就少蘸一点儿,别往锅里加,你要是往锅里加我就吃不了啦”。

    杭辰望着辣酱说道:“这东西有什么好吃的,一点儿不够味儿”。

    看着瓶子里的红辣椒酱,杭辰以为这是从市场上买来的呢,而且还是那种不太够档次的,包装上看就知道不怎么样,于是随口就抱怨了一句。

    “你尝尝看,这是我自己用小石磨亲手磨出来的辣椒酱,底料里我就放了三五个这种辣椒,别看红彤彤的,真提辣味的就是这三五红辣椒!”

    听到温煦这么说,杭辰将信将疑的打开了辣酱的盖子,然后用筷子挑出了一点儿放到了嘴里。

    在辣酱一进嘴里的那一刻,杭辰的脸色顿时就有些变了色,不过并没有吐出来,而是继续嚼着,一边嚼一边嘴里还不停的吸气:“好吃,这个辣椒够劲!”

    说着杭辰还对着温煦说道:“给表哥点个赞!”

    看她的样子,温煦终于深刻体会到了,做饭前为什么舅舅两口子说这闺女像是抱错了似的,杭辰这小丫头的确能吃辣,还不是一般能吃,而是巨能吃辣的,就这辣酱号称最能吃辣的伏南、川人都受不了,这丫头居然吃了一筷子还去挑第二筷子,也不知道这丫头的胃是什么做的,这么抗造。

    满足了表妹的吃辣欲,而且小丫头这边蘸来蘸去的,没一会儿这红锅温煦就吃不了,只得和舅舅、舅妈这边则是一起吃起了白汤锅。

    杭辰埋头猛吃,温煦和杭向东甥舅两人外加一个李玉梅,仨人则是边吃边聊,温煦这边主要是说说温家村现在情况,杭向东也听的仔细,时不时的还问上一问。

    嗷!嗷!嗷!

    正当大家说的热络呢,原本好好吃着饭的败类,一下子扯着嗓子大声嚎了起来,一边嚎一边还跳来跳去的,像是发了疯一样!

    “怎么了?”温煦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败类以前没有出过这样的情况啊,今天突然一下子发了病,着实让温煦有点儿傻眼了。

    不过温煦很快就回过神来,怕败类是发了狂,更怕它伤到了舅舅一家,于是二话不说,立刻冲了过去把乱蹦乱跳的败类直接抱了起来,被温煦抱住的时候,败类还在发疯似的挣扎,一边挣扎一边悲嚎着。温煦这边下意识的把它抱紧了,不管它挣扎不挣扎直接抱起就往屋门口跑。

    一出了屋子,立马就把败类扔到了院子里,看它继续在院子里像是发了疯似的狂蹦跶。

    就在温煦摸不着头脑的时候,旁边传来了小表妹的声音:“表哥,好像喂了它蘸了辣酱的肉!”

    “我不是故意的,前面我都小心了,这次是喂顺手了,它用头拱我的腿,我直接下意识就扔给它了……”杭辰说道。

    听了这话,温煦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别说是小表妹吃的辨酱了,算是原本火锅里的辣汤,败类吃了都要哆嗦,更何况还多了小表妹赞不绝口的辣酱,别说是败类了,温煦估计自己要是放到了嘴里,自己现在一准儿和败类一样上蹿下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