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山洼小富农 > 第510章 幸福
    看到丫头都快要自己抹脖子了,温煦这才同意了大家五五分账,在掌握了白鼠狼之后,丫头可以拿出来和黑心表哥谈的筹码实在是有限的很,而且这门生意还是什么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只要把白鼠狼安抚好的就行,别人杭辰要撇嘴,但是温煦说自己要亲自出马的时候,丫头就只能咬着牙让步了。

    “一共赚的多少?说实话,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和我知道的不实的话,那我可要提高份额啦”温煦望着丫头,淡然的说道。

    温煦太了解这丫头了,如果能束手就擒那才是怪事呢,果不其然小丫头片子又在总额上给自己做起手脚,愣说自己才赚了两万块,温煦哪里会信这个,不连国庆的七天假,她军训完早早回来就呆了好几天,按着师尚真说三四千一天,两万块那才是糊弄鬼呢。

    杭辰望着温煦的眼睛,在两根手指在后又竖起了一根,看到温煦眼中的不屑不得不再竖起来一根。

    就这么着丫头一边看着表哥的表情一边遂渐的添起了手指,随着手指越伸越多,一只手不够用,丫头哭辰着脸伸出了另外一手指。

    温煦表面上很淡定从容,不过心里真的是太惊讶了一点儿,没有想到丫头能赚这么多钱,不说别的了,这生意要是做下去一年下来居然比村里其他人家的温室都赚钱,这才半个月不到的功夫,丫头居然就赚了快七万块钱,也不知道这些傻人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怪不得丫头说不想去上学了,一个月七万块,全国也没有几个大学生毕业就能赚的到的。

    不过温煦也没有多想,在温煦看来,现在连看人家吃饭都有人掏钱,找个动物玩对眼已经是属于非常正常的了。

    “行了,把钱拿出来,咱们分了吧”温煦看到丫头整个人的脸都绿了,也就收了口。

    “大额的都存银行了”杭辰觉得自己的身心一下子都空了似的,满眼都是一张张长了翅膀的毛爷爷飞向了万恶的表哥身边,心痛的都不能自抑了。

    温煦不是为了要钱,听到她这么一说,拍了拍床沿说道:“没事,一共该有三万五千,以后就从你的生活费里扣!”

    温煦故意的在心里盘算了一下:“差不多四个月的,这么着吧,这个给归你,就算是五个月,五个月也就是这个学期我都不用给你零花钱了!”

    “为什么啊,明明就是四个半月,为什么又要少钱!”杭辰现在看表哥就像是看一只吸血鬼。

    “你这话说的,白鼠狼不要吃喝啊,这吃喝的钱平时我掏着无所谓,但是产生价值的时候不得算进去?”

    说完温煦用一脸鄙视的目光望着小表妹:“就这还想不上学,智商都到这样的地步了,还不上学!啧!啧!啧!”

    杭辰不服气直接出声怼了一下表哥:“你们大学老师要是听到你这么运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苛待表妹,不知道该有多自豪!”

    “那就不用你操心了,快点儿睡吧”温煦站了起来之后想了一下抄起了白鼠狼向着门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还得意哼着小曲儿。

    看着表哥嚣张的背影,杭辰差点儿没有把两腮的牙给咬碎喽,不住在用手比划示意着把可恶的表哥砍成无数块。

    看着温煦出了门,杭辰抱着自己装钱的鞋盒子,顿时不由的悲从中来啊,不住的后悔说道:“我为什么今天要去他们的房间啊,老实的在屋里睡觉不好么?”

    说完拍了自己大腿一下:“我让你腿贱!”

    那边杭辰是悲伤的一沓糊涂,温煦这边的心情自然是如同四月的晴天一样,爽的不能再爽了。

    看到温煦哼着曲子回来了,师尚真笑道:“看来收获不错啊!”

    “我还真没有想到丫头能赚这么多钱,快七万块!”温煦往床边一坐,手指一捏作了一个七的手势。

    师尚真也吃了一惊:“这么多?”

    “可不是么,你说现在闲上怎么这么多,好像很多人都是无所事事似的”温煦坐回了被子里,枕着床头对着师尚真说道。

    “例如你?”师尚真瞅了一眼温煦。

    温煦笑了笑:“像我?像我这样?你还真抬举他们了!”

    温煦不由的想起了赵德芳和自己诉过的一个苦,于是拿出来和师尚真说了一下:“贤王那个餐厅刚开不久的时候,从他的老家雇了一批亲戚,就是堂侄子啊,堂侄女什么的,工资开的也不错,一个月给五千,还包吃包住,这工资对一个啥也没有的小县城孩子来说不错了吧,谁知道两个月后,一大半不干了,一个个的都嫌累,直接回家去了,回去干什么呢,这些孩子整天打打游戏,泡泡网吧,安心的啃起了老,真不知道这些孩子怎么想的!”

    反正温煦是弄不明白,如果说自己没有了收入来源,估计连觉都睡不好,而这些孩子呢,居然二十来岁拿着父母的钱可以泡网吧,每天醉生梦死的。

    师尚真叹了一口气:“现在有些孩子的确是懒了!”

    “算了,不提这个了啦,从这一点儿看丫头还是可以的,那小算盘拨的我跟你说……”想起了刚才小表妹的表情,温煦立马就当成了一个笑话,形容给了师尚真听。

    师尚真听了觉得哭笑不得的:“你三岁啊,没事干逗她干什么!”

    “你不知道!”说到了这儿温煦把双手枕到了脑后:“小的时候我就特别羡慕人家有个妹妹的,跟个小尾巴似的带着满地跑”。

    “弟弟不是也一样么?”师尚真挺好奇的,插嘴说道。

    温煦立刻摆了一个嫌弃的表情:“不一样,男孩太皮了,而且每天都要带着去玩,妹妹不一样,有的时候不用带!……”

    农村嘛以前总会有点儿重男轻女,通过温煦的观察,妹妹有的时候不想带能赖过去,但是弟弟几乎就没有人赖过去的,半大的孩子谁喜欢每时每刻都带着弟弟玩啊,所以呢温煦羡慕人家有妹妹的,但是不羡慕有弟弟的。这事儿现在讲出来就是个乐呵,小孩子嘛想的总是简单一点儿,算是童趣吧。

    “一个人的确是太孤单了一些”温煦的话让师尚真也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于是她伸手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肚子:“我小时候就想有个哥哥,一直在身边保护我,要知道那个时候我很瘦小,而且我爸妈工作都忙,所以从小我几乎就在祖父的身边长大,也就是长的大院里……”。

    “还有人欺负你?”温煦有点儿诧异。

    师尚真说道:“大院里的孩子都差不多,谁又比谁的家世差多少?有人欺负人自然就有人受欺负,后来值到尚武哥回首都上小学,这才没有人欺负我,因为他打架很愣,连高一个头的孩子都敢拿砖头拍,几次一打,别人知道他不要命,所以也就不再招惹他了,顺带着我的小日子也好过了……”。

    “还真看不出来!”温煦实在是难以把师尚武和拿着板砖拍人的愣小子联系在一起,气质有点儿不太合。

    “咱们的孩子以后好了,怎么说也有伴了”温煦笑着说道。

    师尚真点了点头:“也是,不会觉得孤单!不过,就怕是有点儿闹腾!”

    “孩子闹一点儿好,要是像个小老头似的,我还不喜欢了呢”温煦一想起来几个月之后自己就有仨娃儿,心中立马就开心了起来。

    “对了,你的小床做的怎么样了?婴儿房马上也要布置起来了……”一想到将要出生的孩子,师尚真立马就像是打开了开关的话匣子,突突的直提问题。

    “小床我正的做呢,就是刻动物刻的不太好,难看!不过好在还有几个月的时间,慢慢练呗,到时候实在不行的话就拿着线描着刻,什么小木马、摇篮之类的已经全都排上日程了,请领导放心,等着小家伙们一出来,保证立马能用上”一边说着一边温煦还冲着媳妇怪模怪样的敬了一个礼。

    师尚真这时候温柔了起来,轻轻的靠近了温煦的杯里,开心的说道:“真想快一点儿看到这仨个小家伙!”

    “快了可不太好,咱们还是安心的等着!”温煦紧了紧师尚真,轻轻的揽着她,低了头亲吻了一下她的头发。

    “你说像是好还是像我好?”

    温煦说道:“当然像你了,像我长的就难看了一点儿,我还指望着姑娘漂亮,儿子帅气,长大了追我闺女的排成长队,长的像是严冬、赵德芳那样的直接都不带正眼看的。儿子这边一上大学姑娘都疯了似的往上扑……”。

    师尚真被温煦直接给逗乐了:“那儿子不是成了个花花公子嘛?”

    “花花公子有什么不好,你知道我从小就觉得韦小宝日子过的好!很长时间都被我奉之为偶像的”温煦调侃说道。

    师尚真听了也不恼,噗嗤一声笑道:“你现在也可以往这个方向发展啊,有钱,人长的也马马虎虎!开着豪车出去往夜店里一钻,肯定找的到妹子的嘛,而且说实话,你的身材挺加分的,身上都是肌肉,没什么赘肉!”

    一边说着一边师尚真还伸手不住的往温煦的肚子啊,腿上摸。

    “行了,摸就成了,掐就不对了!”温煦笑着用脸颊蹭了一下师尚真的头发。

    师尚真听了笑了一声收回了手,按住了温煦的胸膛。

    “正好趁着这次送舅妈他们去明珠,你也风流一回?”师尚真打趣温煦说道。

    “不去!”温煦很干脆的回道。

    “为什么?”

    温煦很惆怅的叹了一口气:“现在一些女人太乱,我怕得病!”

    听的师尚真直乐呵。

    小两口就这么扯着扯着,过了一会儿师尚真打了个哈欠之后就揽住了温煦的腰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温煦望着师尚真睡着的样子,痴痴的看了好一会儿,这才在她的额头轻吻了一下,然后小心的挪动了一下身体,关上了灯拥着媳妇准备睡觉。

    也不知道是讲话讲出了精神还是怎么的,一时间温煦没了睡意,就这么拥着师尚真,嗅着她的身体上传来的香味,睁着眼睛脑海里不断的闪起了自己小时候的事情,有好的有坏的,有高兴的也有伤心的,一慕慕的就像是幻灯片似的漂浮在他的眼前。

    想到了以前,又想到了现在,有了这么好的媳妇儿,马上孩子也要来了,温煦轻轻的对着熟睡的师尚真说了一句:“谢谢你,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