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山洼小富农 > 第513章 见钱眼开
    下了楼到了停车场,温煦笑眯眯的和送出来的阿昂佐道了别,等着车子一上了马路,温煦就冲着两位好友说道:“你们还真够可以的,连顿饭的钱都想省”。

    听了这话,严冬和赵德芳两人哪里还不明白,温煦这是很不爽今天这顿饭。

    赵德芳说道:“说实话,听着出口欧洲的确挺带劲的,我们以为你会有什么新的想法,可是没有想到被松露的事情一打断,整个谈话的调子就变了味了!”

    可不是么,从谈到松露猎人要钱的那一刻开始,整个谈话的风格就一齐向钱看了,根本就没有一种和朋友吃饭的氛围,任凭桌上有多少美味,对于温煦来说不停的钱钱钱,这总归不是件让人爽利的事情。

    “阿昂佐到时对的起他的身份,不枉是个意大利人!”严冬笑了笑说道。

    温煦明白严冬的意思,于是也接上了一句:“所以老祖宗们说的好,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啊!记住这句话,就不能被表像所迷惑!人家是来赚钱的,中国有钱给人家赚,人家才觉得中国好,没钱?那就一边玩去!”

    “有道理,有道理!”严冬详作鼓掌说道。

    “行了,下次哥几个一吃饭就别带上外人了,糟心!”温煦说完对着前面开车的赵德芳说道:“找个酒店离的近点的酒店把我送过去!”

    “干啥?”

    “还有四个多小时呢,我睡一会儿再跟车回去啊”温煦说道。

    严冬说道:“别,今天你运气好,我开车送你回去!”

    “这么好?我跟你说松露这东西真的挺不好找的,你就是跟着去了也不一定能看的到!”温煦哪里还不明白他,听说有钱赚立马两眼放光。

    在吃饭的时候温煦就度娘了一下,发现这玩意儿在地下藏的还挺深的,什么猎犬啊都要经过特殊的训练,严冬就算是跟着自己回去了,也不一定能看到松露。

    严冬说道:“就是看不到也要了解一下情况,万一这是咱们煦冬另一项好收入呢?”

    “行,你就钻钱眼里吧,这个时候你窜然和你家徐悦说要和我一起去温家村?人家姑娘心里怎么想?”温煦说道。

    严冬这时已经把电话掏了出来:“亲爱的,在干啥呢?有没有想我啊……”

    哇!

    温煦在旁边立马做了一个呕吐状,被这货这股子骚劲给儿给弄的不行了。

    扯了两三分钟没有营养的,估计那头徐悦也受了不了,这货才说自己马上回来,然后要取车去温家村。

    于是这么着,赵德芳开车又把温煦和严冬送到了严冬的家,到了严冬住的地方也没有进去,老实人就回家陪着已经快要到预产期的媳妇去了。

    温煦和严冬上了楼,严冬把事情这么一说,徐悦就点头同意了,而且一点儿犹豫都没有。

    温煦说道:“弟妹,你这线放的有点儿太长了吧?就这么相信他?”

    严冬立刻纠正说道:“什么弟妹,没大没小的,这是你嫂子!”

    徐悦笑着说道:“没事儿,我相信他,就像是师尚真信你一样!”

    温煦哈哈大笑说道:“这句怼的我没话说了!”

    “他想离间我们,这小子的心大大滴坏了!”说完严冬踮着脚尖亲了一下徐悦的脸,然后才说道:“这次我不知道去几天,不过我近快回来!”

    “你的事情重要,再说了我这次的戏还不知道能不能上的了呢”徐悦说道。

    “要不咱们自己找个合适的本子,拉点儿赞助投一个吧,你来做女主角”严冬说道这么自攥起了拳头露出大拇指儿点了一下温煦,开玩笑的说道:“别怕,还有一个款爷呢!”

    徐悦笑着说道:“算了,这个东西你也不懂,我也无所谓出不出名的,有片子就拍,没有片子就在家里歇着,也没什么不好!”

    说完,徐悦就转身进了屋里,没有一会儿就拿着一个小包出来了,对着严冬开始说了一起来,什么这里是毛巾,这里是换洗的衣服之类的,总之一切都给严冬这小子准备的妥妥当当的。

    接了东西,温煦两人就下了楼,坐进了车里,望着站在路口徐悦的身影一点点的变小了,温煦这才对着严冬说道:“眼光不错,是个好姑娘!”

    “咱们哥仨都不错!”严冬笑着说道。

    哥俩轮着开,而且还有人聊天,夜里两点多钟就回到了温家村,温煦怕吵醒了师尚真睡觉,直接在客房里躺到了天亮。

    “起床,起床!”

    温煦这边还没有睡醒呢,就感觉到有人踢自己的床,睁开眼看到严冬的一张大脸凑在自己的面前,直接吓了一跳。

    等着看清了窗房外面的天色,不由的说道:“你有病啊,快三点才睡,这么早起来!”

    作为一个晨跑运动者,一换外面的天就知道最多七点钟,自己这才睡了四个小时不到,那怎么能行?

    严冬这边早就被松露给弄的精神抖擞的,闻言立刻把温煦从床上拉了起来:“师尚真都起来了,你还睡!快点儿,咱们带上栋梁上林子里去,如果不是栋梁不听我的,我早就自己去了……”。

    温煦实在是受不了严冬这小子在自己耳边像个苍蝇似的不停的说话,只得无奈的坐了起来,失神的愣了好大一会儿才醒了眉,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洗漱了一下,找出了自己的衣服换了。

    刚要出房间,看到师尚真进来了。

    “媳妇儿”

    “三点钟才回来,怎么不多睡一会儿?你看你整个人像是受了潮的油条似的,软嗒嗒的”师尚真走到了温煦的面前,帮着温煦把衣服上没有翻开的领子,还有挂在裤带上的衣摆整理了一下。

    温煦苦着脸:“门外有个货一听到有钱赚,可以饭也不吃觉也不睡我有什么办法?”

    “你们就这么去找松露?如果要是这么好找的人话,干什么还有个职业叫做松露猎人?”师尚真诧异于自己老公的智商。

    温煦伸手点了一下门口:“你和门外的那位说去,跟刚换了电池的玩具狗似的,从里到外都透着傻劲!”

    “哈哈!”师尚真轻声的笑了两后,伸手在温煦的胸膛上拍了一下:“行了!”

    温煦走到了门口,冲着走廊说道:“要不要吃点儿东西?”

    谁知道这时候严冬已经到了楼下:“我在吃呢,你们家这面包什么时候都有,咱们垫一下看看去”。

    下了楼,温煦冲着坐在沙发上抱着个面包大啃特啃的严冬说道。

    “急什么急,我还得找孩子带我们到他们看到猪找到松露的地方啊,哦不对,今天还找不到孩子,那帮小子都上学!”温煦这才想起来今天不是周末也不是节假日,村里的孩子们都上学去了。

    “还不好搞了”温煦原本就不太想去,现在更不想去了。

    严冬说道:“哪这么多话,咱们先四处转转看看,你不是说你知道几个孩子大致在什么地方找到的么,咱们就去那里!”

    现在严冬的眼睛里全是松露,哪里还有平时的样子。

    温煦实在是没有办法了,知道自己如果不陪着他去一趟今天早上一准要被这家给烦死,于是只得也去找了一块面包,还没等着温煦撕下一块放到嘴里,严冬这个货就催着温煦出发了。

    “赶着投胎啊!”

    温煦嘀咕了一句,招呼上了栋梁出了门。

    走了一会儿看到严冬的手中拎着一个袋子于是好奇的问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废话,当然是你们家的松露了,要不怎么让栋梁去找,一点儿味道都给,你们家栋梁是神呐?”严冬很得意。

    温煦打了个哈欠之后,直接懒得搭理他了,默不作声的带着严冬往小孩子们从猪嘴里抢到松露的地方去。

    才刚到温煦租的林子旁边,严冬冲着左手方向吹了一声口哨,温煦一抬头看到败类这货出现在了视野中。

    “败类!”严冬看到败类望向了自己,立马对着败类挥起了手。

    败类那边正在无聊的瞎转呢,自从霸王猇投奔了温家村成了酒鬼之后,它就觉得自家这个高大的侄子没出息了,一个只狗也不知道整天神出鬼没的哪里去了。现在看到严冬挥着手,而且手中还有一个袋子,以为严冬要给自己好吃的呢,立马甩着脑袋就欢快奔向了严冬。

    严冬哪里知道败类想的是什么,看到它欢实的向着自己跑了过来的时候,还以为它是要和自己亲热,立马半蹲了下来,张开手抱起了败类,准备给它挠挠脑袋肚皮什么的,谁知道败类这货目的明确,一上来立马一张口就把塑料袋子从严冬的手上叼了下来。

    猝不及防的严冬哪里能想到这一出,他也没有听说过狗还吃松露的,一看到塑料袋没了立马急了,抬手就想从败类的嘴里抢回来,一向工‘作恶多端’的败类哪里会让他这么轻松的就把东西给抢过去,一抬头严冬就抓了个空。

    不光是抓了个空,败类还借着退了一步,当它看到严冬又向着自己扑来的时候,干脆直接一转头向着来时的跑了回去。

    “回来,回来,那不是吃的,我用吃的和你换好不好?”

    突如其来的事情让严冬的没有经过充分睡眠的大脑似乎更加不好使了,居然和败类谈起了条件来,可是就在严冬说话的功夫,败类已经奔出去了好远。

    “追,追!”

    看到败类跑了,严冬就开始指使起了栋梁,可惜的是栋梁只给了他一个冷漠的眼神,就把脑袋给扭到了一边。

    “温煦,让栋梁去追啊,那里面可是松露,要是没有它我们怎么让栋梁找?”严冬着急的说道。

    “哦!我没睡好,脑子反应有点儿慢!”说完温煦打了个哈欠之后,这才让栋梁闻着败类的气味追了过去。

    好在败类跑的并不是太远,就在温煦家的林地刚进去一点儿,不过可惜的是等着温煦和严冬赶到的时候,那一小块松露干已经不见了踪迹,地上只留下来被扯的只剩下一道道的塑料条的袋子。

    一个差不多只有一把抓大小的东西要在这个遍布深草的地方找?那可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办的到的,也不是两个人可以找到的。温煦和严冬两人边附近看了一下发现没有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把我的东西弄哪里去了?”严冬板着败类的狗脸,目视着它问道。

    败类可不是白鼠狼,它可不喜欢和人家对眼,所以它的眼神包括身体都在不断的游离,于是很快以前的事情就重演了,严冬和败类一人一狗就这么你扭我我捌你,如此蛋疼的开始了争斗。

    温煦直接找到了一个颗树,扫了几下把地上的草扫倒了之后坐了下来,背靠着树准备趁这一人一狗两个傻货犯二的时间睡上一觉。

    迷迷糊糊的刚睡着,温煦听到严冬一声尖叫:“温煦,温煦!”

    温煦一睁眼就看到严冬正撵着败类又在傻跑,而败类的嘴里叼着一块东西,乌漆八黑的似乎就是昨晚看到的黑松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