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山洼小富农 > 第575章 萍水相逢
    温煦下了山不到一个小时,一个人影就气喘吁吁的走了上来,来到了营地第一句话就是对着看到的第一个战士问道:“温煦呢?”

    战士好奇的望着这位武警战士说道:“那你来的晚了,温煦哥早在一个小时之前就走了!”

    “这么快就走了?你们这边连饭还没有吃吧?”武警战士很奇怪,望着营地里地摆开成一排的几口大锅问道。

    战士回答道:“温煦哥觉得咱们这边的东西不好吃,而且还赶着回去结婚。对了,你找他什么事儿啊?”

    “我们这边出了一点儿问题,向导过不来了,因为这些天天气突降,农大的研究基地那边派人回去一趟做一个补给,因为这雨的问题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被困在了路上,所以说向导得过三到四天才能回来的……”武警战士这边给解释了一下。

    战士回道:“那你们倒霉了,要不你试着去追一下,运气好的话说不准还能追的回来!”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两边的小战士之间都挺熟悉的了,况且大家也都见识过了温煦那变态的体力恢复速度,所以说战士后面一句话就是实足实的调侃武警小战士了。

    武警小战士听了也不反驳,直接向着营地里走:“算了,我还是和你们头儿说吧,正好借他的卫星电话把这消息报告回去。我靠,你们这里也太冷了一些!跟过大冬天似的!……”

    小战士望着他的背影不由的笑了笑,然后继续干着自己的活儿,也就是用手中的油锯把一些胳膊粗的树枝切成一段段的,然后留着战友们用斧头砍成劈柴,今天晚上大家能不能挺的过去,就得看这些劈柴的了,所以小战士干起活来一点儿也不马虎,冲着手心吐了口吐沫之后就把嗞嗞响的油锯举了起来。

    就在武警小战士向着黄辅国汇报的时候,温煦已经在奔到了山脚下,而且正在温暖的空间里,和大白一起享受着二十来度的温度,美不滋滋的把弄着一把把的枪械呢。

    “靠,这帮子家伙,实在是比不上人家有老外投靠的!”温煦的嘴里絮叨着说道,温煦这边拆了枪,按着师尚武几人一路上教的本事,发现自己在营地里捡的那些武器中,很大一部分都不是制式的,也就是说是人家仿制的,要访制你也用点儿心吧,这些家伙一拆开来,里面几乎就看到的毛刺,都扎手。

    这水准!简单的来说,就是一个糙!两个字形容就是太糙!

    其中有一把五四黑星,弹仓里面的弹簧居然还生锈了。这样的枪就算是有子弹,温煦也不敢打啊,万一子弹没有飞出去,直接炸了膛怎么办?

    所以现在温煦的心中可以说是瓦凉瓦凉的,就连着几杆AK,也不是什么正经货色,上面写着MADE-IN-MYANMAR这是什么鬼?温煦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而且这东西和黄辅国手下战士们手中的枪一比,直接就该扔了,这都什么玩意儿!

    挑来挑去之后,温煦最后还是觉得自家大舅哥最靠谱,送的枪不论是外型还是逼格都没的说,不说别的就说这枪管,乌黑黑的像是能吸光一样,就比自己捡来的这些破铜烂铁显的高级太多了。

    俗话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没有真枪的时候连个气枪都能眼巴巴的玩的很开心,现在真枪到手,又开始挑三捡四的了。

    现在温煦没有在意这些捡来的枪,于是就开始作孽似的开始玩着拆枪,逮着手枪拆手枪,逮着AK拆AK,拆完了之后再试着组装去,很快温煦就发现了一个问题,自己组装出来的枪似乎总是多出来这么一件两件零件,不知道是枪体哪个部分的。

    这个问题就让温煦很挠头了,捏着一个个的零件左看右看,在枪体上比画了一下之后干脆就放弃了,把被自己拆的一团糟的枪械都一股脑的放到了一个袋子里,扔到了一边,开始把玩起来精美的猎枪。

    手中拿着猎枪,温煦越看越喜欢,对于这杆FABBRI就是一件艺术品,不论是枪托上的银制花纹,还是枪托上的木材选料都是一等一的。

    把玩了一会儿,温煦就有点儿按捺不住了,钻出了空间,直接叫住了栋梁把猎枪扛在了肩头,准备冒着小雨试试这把大舅子说值十万欧的猎枪有多牛逼。

    咔!咔!

    温煦这边学着电影里的经典画面,嘴里咬着一颗子弹,手里拿着一颗子弹,轻轻的把手中的子弹推进枪管,然后把嘴里叼着的一颗再推进去,整个过程温煦就觉得自己似乎是有一种西部片的感觉,装好了子弹,咔的一声脆响,枪弹上膛,就等着哪一个不开眼的东西倒霉了。

    “我了个去,今天是运气不好还是怎滴?”温煦这边转了半个小时也没有看到有什么值得打的东西。

    当然了动物还是有的,比如说兔子、猪獾之类的,但是这些东西哪里值得温煦浪费子弹,要知道温煦也就两盒子弹,都浪费在兔子身上未免有点儿杀鸡用牛刀了,温煦想着最少也得打头野猪啊,最大那就是打头大野猪,至于虎、豹什么的可不在温煦的菜单上,这些东西都是保护动物,温煦没有丧心病狂到如此。

    又转了一刻钟,温煦干脆放弃了,这样的天气在外面也不是什么好主意,冷的要死,温煦这边千想万相的,又哪里能想的到这个时节的老林子会这么冷,最少比温家村那边冷了十度。

    把空间挂回到栋梁的脖子上,温煦钻回到了空间里,弄了几个果子填了一下肚子就开始睡觉。

    不得不说,没有那一帮子跟屁虫,温煦的行进速度可以说是飞快,栋梁这边在林子里直接就成了日行一千夜行八百的千里狗,温煦这边一睁开眼,出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这边已经走了三分之二的路程。

    把栋梁放回了空间里休息,温煦这边在溪边扎下了营,说是扎营其实就是做饭地方,没有了外人,温煦这边的家当可不少,桌子板凳,连着家庭烤炉都有,就别提什么温氏精制的木碳了。

    吃的东西也是空间里了,一条十来斤的大鱼就温煦斩成了两截,且并扒成了两片,搓上了料抹上油之后,固定在了烤网上开始烤制了起来。

    现在雨已经停了,虽说溪水比原来大了不少,不过头顶有了太阳,总归是暖和了一点儿,也可能是远离了林子中心,温度也上升了不少,所以现在虽说有点儿小凉,但是已经没有了昨天的那种刺骨感。

    温煦也不可能径直的就往家里跑,一天的时间从平顶峰那边奔回温家村?那也太夸张了一点儿,所以温煦这边有的是

    ‘花蓝的花儿香,听我来唱一唱啊~~~唱吖一唱……’。

    也不知道温煦是如何想起了这么一首老掉牙的歌曲,自己唱的还挺嗨的,一边唱一边还不住的翻着自己手中的烤网。

    就在温煦这边正在美着呢,突然听到了一阵狗的呜咽声。

    “呜……呜……呜!”

    温煦一抬头看到一只黑色的獒犬正在两米之外冲着自己不住的警告着,看样子似乎很快就准备扑上来。

    温煦可不想玩什么单手搏犬之类的游戏,而且看这条狗的脖子上还系着项圈,一准儿是人养的,而且看它的毛色,还有壮实到肌肉隆死的身体,就明白平时他的主人喂的有多精心了。

    当然了,温煦更不想被这狗咬到,而且也懒得理这狗,直接一伸手。

    然后温煦就发白,大白一脸懵逼的出现在了自己的帐篷之外,这时温煦才发觉自己移错了东西,再一伸手,这下就没有错了,栋梁唰的一下就出现在了外面。

    空然一下自己的面前出现了一头巨大的白色水牛,这让獒犬不由的愣了一下,还没有等它反应过来,白色壮牛的旁边又出现了一只巨犬,不论是体格还是壮实程度都超过它,这让它突然一下子有点儿不妙的感觉。

    “赶走它!”温煦屁股连椅子都没有离开,直接这么一挥手,就给栋梁下了一个命令。

    还没有等栋梁有动作,原本冲着温煦呜咽的黑色獒犬一转头,居然夹着尾巴就溜了,这让温煦和栋梁一主一宠都觉得有点儿傻眼了。

    “算你识相!”温煦愣了一会儿,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就在温煦说出这话不到五分钟,那只大黑獒又一次出现了,这一次就不仅仅是大黑獒了,身后还有两只形体同样大的獒,一黄一花,三只獒犬就这么呈品字形开始和栋梁对峙了起来。

    栋梁这边也不孤单,大白这边也已经抬起了头,不住的甩着牛尾巴,开始冲着三只獒犬不住的喷着气。

    温煦一点儿也为栋梁紧张,栋梁加上大白两对仨,温煦根本就不去想结果,就算是大白第一次打架那又如何,只要随便挨上大白一角或者一蹄子,那三条狗估计就得去阎王殿报道去了。

    栋梁这时候正昂着头,眯着眼睛打量着眼前的三只獒,就在栋梁准备盘算着先干哪一只的时候,林子里传来了人声。

    “大黑、小花、二虎!”

    不光是个人声,而且还是个女人声,等着声音落下来的时候,人也出现在了三只狗的身后。

    温煦看清了来人之后,不由的觉得有点儿奇了怪了,这荒郊野外的居然会出现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长的相当靠谱的女人,身材高挑,头戴一顶丛林帽,就算是一身的野外冲锋衣都没有能遮住这女人的丰胸翘臀,更别说那张小脸儿长的那叫一个漂亮,可以说是眉如粉黛,目似星晕,唯一不足就是皮肤黑了一些,也不是黑吧,是一种健康的小麦色,一看就知道是运动型美女。

    温煦这边看了直接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莫不是妖怪?”

    这地方出现一美女,而且还是一个逛街都不一家遇到了极品货色,由不得温煦不这么想,温煦这时候心中总有点儿觉得像是三打白骨精的场景。

    “对不起,对不起!”美女喝住了自己的三只獒,并且伸手拉住了自己身后的两头黑骡子。

    “你一个人?”

    温煦也按了一下手,示意栋梁坐下来。

    “怎么了?我一个人就不能探险了?”美女这边说了一句之后,就开始打量起来温煦这个小篷子了。

    “哇,好奢侈啊!”美女这边伸着脑袋看来看去的,最后赞叹说道。

    “我叫张小艺,是动物学的研究生兼探险爱好者,很好高兴认识你”美女对着温煦伸出了手挥了一下。

    “温煦!”

    温煦的介绍很简单。

    “没了?”

    “你还想知道什么?咱们萍水相逢而以”温煦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