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山洼小富农 > 第719章 戏
    一杯茶还未饮尽,一个肩上搭着白毛巾的小二走到了温煦这一桌,微微一躬身,声音不太大但是吐字很清楚,虽说待客厅中声音嘈杂,但是小二的话还是一字不落送入了四人的耳朵。

    虽说都是小二,门口迎客的和内里跑堂的级别完全不一样,外面的那位小二相当于总领班,掌管着门口带着客厅一块,需要是不光是眼力劲儿还要遇人说人话遇鬼说鬼言的本事,你可别小看了那位门口迎客的店小二,他的工资待遇就算是明珠一般的白领都比不上的。

    虽说有差别,这过这位的行道也不浅。从说话中就能听出一二来。

    “对不起四位爷,这一场的相声座儿已经全额满了,我们掌柜的说如果您同意的话,下一场顶间的雅座给您留着,先请您去听一段儿京韵大鼓,今儿演的是传统的曲目《单刀会》,唱的也是精彩,还有这位可是我们掌柜的从津门请来的角儿,京韵大鼓传承人的弟子。要是您不喜欢听大鼓,咱们的地字厅里正开演不久咱们自己的地方戏,长坪戏中的《刘二姐思夫》,虽说是不出名的小戏,但是一看几位就是本地人,而且今儿都是热闹戏,听着也高兴。您四位爷看可不可以?”跑堂的小二不知道温煦是老板,不过话说的让人心中熨贴。

    开业几个月,温煦除了开业的那次这是第一次来,作为老板自然要看看听听,现在看到的服务让温煦心中暗自点头不已,外行人着着简单,但是这一举一动之中都透着意味,带着一种市井气儿,就算是拒绝,跑堂小二的话也让正常人心里舒服。

    这里说的市井气儿不是不好,而是贴近生活,温煦喜欢并且热爱这样的市井生活,每天不必惊涛骇浪,也不必胸怀激荡,老婆孩子热坑头,一日三餐不愁,就是最好的日子。

    很明显现这样的日子温煦已经过上了,并且喜欢这样的日子。

    温世达听了应了一声,转头在哥几个的脸上看了一下,那意思自然是询问各人的意见,然后落到了温世贵的身上,今儿这顿是温世贵掏钱,他的意见才是主要的。

    “《刘二姐思夫》?”温世贵一听这曲目乐了。

    这出戏可是个小艳戏,说的是丈夫在外谋生的小媳妇,半夜心火难熬的事儿。词儿虽艳但是不露骨,曲儿虽靡却不显淫,似露非露欲说还休直挠到人的心间里,让人有想像的空间这才是小艳戏的最高层次,这出《刘二姐思夫》在古桥,甚至是岳山一带传了估计有上百年,着实证明很受老苦大众们的喜爱。

    地方的小戏没有许多高大尚的曲儿,想在在地方扎下根总少不了这些个段子,如果你在乡下演什么《红色娘子军》这种芭蕾舞,班主连裤子都能赔光啰。想要生存的班子少了不有这些个一些‘正派人士’嘴里说的‘X词滥调’。

    温世贵其实挺想听这个曲儿的,奈何今儿有温煦在,虽说大家同辈也都结过婚的,奈何岁数相差太大了,六十来岁的哥哥带着三十不到的族弟听香艳的小段儿,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

    “我觉得还是听大鼓吧,没有听过算是尝个鲜也好。这《刘二姐思夫》着实是有点儿香艳了一些,你们几个看怎么样?”温世达一看立马明白了二哥的意思张口说道。

    温煦对于曲艺这些东西,说全都感兴趣那也不切实际,唯一喜欢的就是相声,听着乐呵,致于其它的都差不多,像是三哥说的全当尝个鲜好了。

    现在的温煦正沉浸在温世达的话中,X词不叫X词,从他原本一个大粗话连篇嘴里说出了文雅的香艳两个字,着实让温煦有点儿失神。就像是有个粗人一向嘴里吐来的都是日X,突然间有一天形容男女之事为敦伦,文邹邹的一下子让人特别出戏!

    “老先生,我不同意你的说法!”

    就在温煦准备回话的时候,旁边桌上响起了一位客人的声音,开始反驳起了温世达的话。

    温煦转头望向那个人,不由的乐了,还是一位老熟人,不是别人就是去年春节的时候,也就是一第一次冰雕节看冰雕那晚上遇到的特别爱搭话的王辙。一年多过去了,这家伙似乎一点儿也没有变,至少这性子还像是以前一样:爱搭话!

    这位今天的打扮也挺出彩的,一身明代的书生打扮,头戴飘飘巾,身着淡蓝色的交领道袍,脚上穿的是方头鞋,手中执着一把折扇,虽情人长的本身并不是太帅气,但是这一身的打扮太衬气质了,往身上这么一披,立马浓浓的书生气出来,如果不是鼻子上的眼镜有点儿跌份的话,气质还能上涨几分。就算是现在,看起来也有几份翩翩佳公子的味道。

    别以为这一身打扮很出格,现在在镇上转悠起来,温煦这帮子人的穿着打扮看起来才是真异类。

    温世达笑着回道:“哦,有咋之不对?”

    王辙转过来,大马金刀的坐在板凳上冲着温世达说道:“男欢女爱纯属人之常情,本是正常,这里哪有俗?如果这是俗的话,那么人类不就俗事产出来的俗物么?而且这一出《刘二姐思夫》唱腔优美,词句也是讲究,道出了一位丈夫离家的妇人独守空闺的场景,刻画的着实入木三分,确实是一出好戏。话再说回来,所谓的大俗即大雅,大雅既大俗,那种高高在上曲高和寡,无病呻吟的东西那才是真俗,那些违着本性,因为自己思想不健康而判这么表露本性小曲儿俗的人,才是真俗!”

    “好!”

    等着王辙一说完,四周凑热闹的一帮子人中,立马有几个好事的大声喝起了彩来。

    温世达说出香艳两字已经是超常发挥了,再听着王辙这边突突突的辨论,没有等他的话说完,温世达已经摆出了一副一脸懵圈的样子。

    “咱们又见面了?王哥!”

    温煦一看自家三哥已经懵圈了,立马出来和王辙打招呼,顺带着也给三哥解个围。

    王辙显然是忘了温煦,迟疑的说道:“你是?”

    温煦笑着提示说道:“第一届的冰雕节,晚上我们去看冰雕的时候,你说那个时候过去人多,最好十一点多去,然后还带着我们一起去听了戏的……”。

    “哦,我想起来了,当时和你同行的还有两个老先生和两个孩子”王辙听到温煦这么说一下子想起来了。

    温煦看他的确是想起来了,于是说道:“王哥,您的生意怎么样了啊?”

    温煦奇怪呢,你一个生意人整日里怎么像是没事人一样,花大把时间泡在镇子上听戏?游手好闲的像什么样子。

    这个时候温煦怨别人游手好闲,也没有想想看自己可比人家游手好闲多了。

    王辙说道:“生意现在是朋友在管,我这边只是投资人,具体的经营什么的都是由他来负责,我自己呢带着媳妇家人在大王村那边的野山头包了几十亩林子,种点儿山货养点儿鸡鸭什么的”。

    温煦明白了,这位王辙算是现在朋友圈里转发度相当高的田园派,就是那种揣着一身逼格然后溜到乡下去,躲开人群种点儿小树,养点儿小鸡过日子的人。

    本质是温煦也是田园派的,但是温煦这边更多的是物质田园派,当他的物质极大丰富,财务绝对自由的时候,他才田园的。要是没有空间,温煦估计现在还在每天爬键盘敲代码,在明珠赚钱买大几万一平的房子呢。

    “好生活!”

    出于礼貌温煦赞了一句。

    王辙看到温煦这么客气,有点儿不好意思冲着温世达拱了一下手,文气的说道:“得罪了!”

    温世达都这么大年纪了,也不是小心眼儿,听到王辙道了歉,直接笑着说道:“小兄弟挺有意思的!”

    说完转头对着大家问道:“要不咱们就《刘二哥思夫?》,也俗上一把顺带着雅上几分?”

    温世贵和温世清现在哪还有反对的,以前大家就是有点儿不好意思,现在说到这份上了,再矫情就过了,于是都微笑着点了点头。

    “王哥这是?”

    “等着场子呢,我昨儿看过一回,回去之后越想越有味道,所以今天闲来无事,再过来看上一回!”王辙说道。

    “既然这样,大家一起?”温煦邀请说道。

    温煦这边进的去,不代表王辙进的去,虽说有位子,但是不到最后一刻,通常也就是开场五分钟,像是二楼包间侧主位子是不会放出来的。

    “那就打扰了”王辙也不客套,撩起了袍子站了起来,拿起了扇子冲着温煦微一弯腰,拱了一下手。

    小二这边一看,立马麻利的把五人往左侧的带,到了地字厅,然后又带着众人沿着楼梯往上走。

    王辙一边走一边对着温煦说道:“这楼梯走着特别的有味,你听,微微的带点儿咚咚的响声,现在很少有地方听的到这种纯木制的木楼了”。

    王辙说的有味道是脚踩的想台阶上发出了清脆的咚咚声,中式建筑以前是没有水泥钢筋的,主体就是木制,所有的楼踩上去自然都是木头的声音,现在除了古迹之外哪还有多少纯木楼。

    就是温煦的产业,温煦哪里会不知道,这楼的花的本钱可不少,主体就是木结构该是木材的全都用的实实木,现在弄实木这玩意搭个这么大片儿,本就不是一个正统商人干的出来的,完全没有成本慨念啊。

    真的玩起古典中式建筑,而且是原汁原味的中式建筑成本是很高的。别看什么影视基地出几个亿就能建个仿故宫,真的按着原汁原味的来,几个亿?估计前面几个大殿都不够,皇家气派岂是你一小商人可以搞的出的。

    不过听着王辙这么一说,温煦再听到自己脚踩到木地板上发出的轻微的咚咚声,立马觉得自家的逼格一下子涨了一些。

    小二带着温煦五人来到了西侧的包厢门口,一伸手帮着挑起了宝蓝色缎子面的门帘儿,请大家进去。

    按着岁数来,温煦和王辙最后谦让了两下,王辙这才先进,温煦最后一个进了包间。

    包间是个扇形,大约二十个平方左右,扇边那一块儿是扶手,中间摆着一个微微带着弧形的中式条桌,条桌的后面摆着几把官帽椅子,中间三把两边各摆一把,正好五人的位儿。当温煦站到了条桌旁边的时候,看到条桌的前面还有一个落下的台阶,大约有三十几公分,两个台队的落差,包间里有这个东西,一时间温煦还不知道这是怎么个意思。

    包厢的视线自然是极好的,从这儿正好可以看到舞台的全貌,而且离着舞台也就十米不到,虽说不如正中的看台包厢好,也是极好的听戏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