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神帝止戈 > 第6章 画卷世界
    “这是哪里。”

    陈子陵心中,万分疑惑。

    一道黑影,自天空之上掠下,出现在了陈子陵的面前。

    定睛,陈子陵才看清了黑影的样貌,并非是人,而是一只黑狐。

    约高三尺,通体纯黑,唯有眉心一点为朱红色,一双狐眸如星海一般浩瀚,又仿佛蕴含一方世界,十分的奇异。

    “此处还算别致吧。”黑狐口吐人言。

    凶灵之兽根本不可能口吐人言,这妖狐是何来历?

    陈子陵思忖片刻,觉得自己应该是中了什么邪幻之术。

    “若有事,何必装神弄鬼,摆下一个幻术。直说便是。”

    “哪里来的幻术。这里,是画卷世界。”黑狐一笑,略显慵懒的躺下,身下凭空出现一个青玉蒲团。

    陈子陵剑眉一皱,不解黑狐口中的‘画卷世界’是什么意思,不过他心中,仍抱有一份戒备之心。

    这黑狐太过怪异。

    “三日前,若不是我,你已命丧贼人之人,何必对本座抱有如此戒心。”

    陈子陵一怔,自然是听出了话中的意思。

    “那道白芒难道是你,那些青衣刀客是你杀的!”

    “人自然是我杀的,那白芒是这方画卷,就是你我,此刻所在的世界。你可称我为画中仙”黑狐瞥了他一眼开口道。

    画中仙?

    陈子陵朝着四方望去,群山接天,望不到边际。

    天有九日一月,更是广阔无边,如此世界,不知该有何等宽广,恐怕能和岚武大地媲美。

    “如此世界,若是真是存在,怎么可能只在一方画卷之中,简直是天方夜谭。”

    陈子陵不敢相信黑狐的话。

    “一花一芥子,一叶一微尘,皆可为一世界。图卷书画自然也可,不过如今你的眼界过低,即便讲予你道理,你也不会明白。”黑狐开口道。

    “你平白出现,自有原因。救命之恩我不会忘,阁下若是想说什么,或做什么,直言便是。”陈子陵不想与黑狐纠缠过多,它太过奇怪,虽说救了自己,但说不准,会包藏什么祸心。

    “寻你来不为别的,只想平白送你一份机缘。”

    “机缘?”

    “看你现在如此颓然,送你一卷还算不错的功法。”

    “我已魂碎、脉断、丹田空,无法修炼功法,多谢阁下好意相赠,只可惜我无福消受。”

    黑狐咧嘴一笑,言道:“但你体内,不是还有血么。血可开辟‘血行脉’。此功法乃一本至极的修血典籍,也是你如今,唯一可修行之法。”

    “当真!”

    陈子陵的眸中,闪过一道精芒。

    “看看不就知道了。”

    黑狐起身,朝着陈子陵走来,在离着陈子陵不到一尺远的地方停下。

    一道红芒从黑狐眉心的红点打出,直接掠入了陈子陵的眉心之中。

    眉心,乃是一个人肉身和魂海临界之地。

    魂海,是一个人灵魂所在之处,同时,一个人所有的记忆也都存在魂海之中。

    光华在眉心泛起,与此同时,一张巨大的图卷影像,在陈子陵本就脆弱的魂海之内撑开,他的头就像是要炸裂一般,痛感迅速遍及全身上下。

    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痛苦,痛的人心颤。

    七个呼吸之后,陈子陵方才缓了过来。

    “这只是上卷宗。仔细看看,可否顺你的心思。”

    在魂海之中,陈子陵快速翻掠了一番,十几个呼吸之后,他的眼眸,缩得犹若针孔大小。

    此功法,名为《最魔图》,无比玄奇,完全超出了陈子陵的认知,却也是无比霸道。

    绝非正道典籍。

    “最魔图。是魔道功法?”陈子陵呢喃一句。

    “何止是魔道功法。在世人眼中,这是世间至魔至邪的淬体法决。”黑狐一笑,言道。

    陈子陵无言。

    他心中对魔道典籍,最是抵触。

    寻常人修肉身道,需以天人十二脉、奇经八脉,运周天之气,于五脏六腑,皮肉血骨之中。

    而最魔图中载,则是大不相同。

    最魔图修炼肉身,是在体内开辟十万血河,运起天人血气,十万道血河运行周天,一掌之下,山河俱碎,一脚踏天,虚空崩裂。

    大成者,可铸肉身不朽。

    这最魔图,陈子陵就算真的修有所成,或许可以报仇。但这最魔图中,画的是一片修罗地狱,以万众苍生白骨,堆砌万丈王座,坐白骨王座之上,俯视这天下。

    尸山血海,死疆无界。

    “图中记载,修炼最魔图,需染十万长河于殷红。所累白骨山千座,座座尽可接天。若我真修此道,死于我手者,何止成千上万。怕是整个岚武大地死绝了都不够。”

    陈子陵开口道,他最好的朋友,皆是因魔道典籍而亡,而他,亦是被魔道典籍害成如今这般样子,他的心中对魔典太过抵触。

    “修非常道。并不一定行非常事,天下有取死之道者,何其多,染十万血河哪里是难事。”黑狐道。

    陈子陵沉默无言。

    “罢了。你所要的正道,在心,而非一卷籍典。既然你无法做出决定,我不逼你。走不出这一道坎,那本座也不必再见你。想通了,你我仍能相见。”

    黑狐话音落下,周遭开始变得虚幻起来。

    ……

    陈子陵再次睁眼,已回到了林府校场的练功小间,手中,凭空出现了一卷三尺高的画卷。

    他摊开画卷,图卷之上,绘九日一月,天地星辰,万水千山,好似是将一方世界都绘入其中。画卷中央,是一只黑狐。

    奇怪的是,黑狐旁还有一只白狗,二者还扭打在了一起。

    而在画卷的边沿,撰写这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字中,仿佛是蕴含着无尽大道。

    山河社稷。

    在陈子陵魂海之中,最魔图记忆犹新。

    虽是如梦如幻,却也是亲眼所历。

    “一切,都是真的么。”

    陈子陵沉思良久,方才起身,朝着外间走去。

    快到晌午,也该回去了。

    “我因一卷魔道功法,而丧失一切,难道如今又要借一卷魔道功法,再临世间?若是天意。又为何如此弄人。”

    陈子陵会有今日,起因,就是一本魔道典籍。

    而修这本魔道典籍之人,并非陈子陵,而是他的师尊。

    江夜寒。

    此事起因,还要从十三年前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