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神帝止戈 > 第18章 石勒佣兵团
    “你说他刚刚收拾东西,离开了林府?”林逸眼眸一眯,开口问道。

    “是,匆忙而去。”

    “看清楚去了哪个方向了么?”

    “城北。他穿着黑袍兜帽,这是用公子赏赐的元镜,偷偷记录的影像。”那仆人将元镜取了出来,递给了林逸。

    “哼,料他也没脸见人。”

    林逸起身,不敢有片刻耽搁,迅速离开。

    路上,他用灵盘元镜通知了魏桓和林桦。

    这魏桓,竟然推脱说,有事情去不了了。

    这让林逸极为不爽。

    昨晚玉绣轩,这小子,竟是一口气点了五个姑娘,鱼水了一晚,不知道多折腾,一下子花了林逸不少钱。

    娘的。

    “算了,到时候再找他算账。”

    林逸快步出了林府,顺着前往城北的路,一路打探,很快就找到了陈子陵的踪迹。

    景宁城北。

    林逸亲眼看着陈子陵出城而去,林桦也在此时匆匆赶到。

    “陈子陵人呢?”林桦赶忙问道。

    “出城了。他一个废人,怎么三天两头往外面跑,其中,定是有古怪。”林逸眼眸一眯,笃定的说道。

    “会不会是和邪道中人碰面。”林桦有些担心。

    陈子陵已经堕入邪魔道,与魔道中人有联系,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林逸嘴角掠过一抹冷笑,道:“那不是更好,我们远远的用元镜记录下来,不是坐实了陈子陵通邪的铁证?到时候,就可以正大光明的杀了他。”

    “也对,若是真的通邪,别说朝廷,便是玄门也饶不了他。”

    “跟上去,别跟丢了。”

    景宁城往外二十里,便是屋栖山。

    屋栖山内,凶灵之兽繁多,时常会有山兽出来,搅扰山民不宁。

    历来,朝廷都会雇佣一些武者,在屋栖山附近巡弋,保护附近镇子的安全。

    不过近些年,朝廷不知道在做什么大事,财政紧张,为了缩减开支,切断了这方面的投入。

    山脚附近的商铺内,陈子陵买了一些进山必备的东西。

    驱兽粉、疗伤药、帐篷、食物、屋栖山的地图等等。

    一共六十两。

    陈子陵取出了七十两,推到了负责收账的人面前,低语道。

    “这里有后门么?”

    负责收账的人,立刻就明白了陈子陵的意思,赶忙将钱收下,眼神瞥向后方的一个方向。

    陈子陵收起东西之后,快步从后门离开。

    在门口盯着的林逸和林桦,见到陈子陵一直没有出来,觉得有些奇怪,就进入店内寻找,却看不见半个身影。

    “之前那黑袍人去哪了?”

    林逸扔出了十两纹银,看着店内的伙计问道。

    “从后门走了。”

    “不好!”

    林逸和林桦对视一眼,迅速追了上去,等他们出了后门,陈子陵早已经没了踪迹。

    “可恶,大意了!”林逸面色一寒。

    “这陈子陵虽然被废去了修为,但五感仍在,恐怕早就发现了我们。”林桦道。

    “先回店里问问,这陈子陵买了什么。”林逸开口后,转身回去。

    问询了一番之后,林逸和林桦得知,陈子陵买的东西,都是进山常备的物品。

    “难道他要进屋栖山?”

    两人都是有些意外。

    屋栖山内危险重重,不乏高境凶灵之兽,就算他们两个,进去都得小心翼翼。

    陈子陵一个废人,进去做什么?

    “他会不会是把宝贝,埋在屋栖山里了。”林桦道。

    陈子陵曾是紫府元师,手中有很多宝贝。

    不说别的,光是他那柄赤霄剑,就是上武国内少见的至宝。

    “我听父亲说,这陈子陵途径屋栖山的时候,是出过一些事情,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林逸言道。

    “只是屋栖山这么大,现在跟丢了,我们也找不到他啊。”林桦有些为难。

    凭他们二人,想要在屋栖山里找到一个人,难度太大。

    屋栖山有数百座山峰,纵横四百余里,山高处达到千丈,可不是一个小山丘。

    “我倒是有个办法,跟我来。”

    ……

    屋栖山脚,石勒佣兵团。

    十丈大小的正堂之内,挂满了兽皮,装饰略显粗犷,透着一股凶蛮的气息。

    林逸和林桦两个公子站在这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一个光头的刀疤男子,站在两人前面,刀疤男子身高八尺,披着墨虎兽皮,背着两口暗色朴刀。

    他是这石勒佣兵团的主人,石勒。

    “石勒见过两位公子。”

    林逸和林桦,在兽皮椅上坐下,倒是一点都不客气。

    “屋栖山外,佣兵团不下三十个。而石勒佣兵团,只能趋于中流,不是石团长能力不行、手段不行,而是没有后台,才混得这么惨,我说的不错吧?”林逸看着石勒道。

    “是啊,几十年了,还是这样。”

    石勒无奈一叹,这靠谱的后台,哪能这么好找?

    一个佣兵团,根本没有多少油水。

    而且一般的大家族,都有自己的队伍,用不上佣兵团。

    “这位是我族弟林桦,是林家九长老林远道的孙儿。我的爷爷,更是林家一脉家主。石勒团长觉得,由九长老和林氏一脉家主做你的后台,怎么样?”林逸一笑道。

    虽然因为陈子陵的事情,林家受到了一些波及,但毕竟,也是景宁四大家族之一。

    豪门之下顶尖的几个大望族。

    如果林府九长老和其中一脉家主,能成为石勒佣兵团的后台。

    那石勒佣兵团,一定能够在屋栖山一带脱颖而出,起码,比现在绝对好得多。

    “两位公子有什么吩咐,石勒愿意赴汤蹈火。”

    石勒抱拳开口。

    他很清楚,一切东西都是有代价的。

    “石团长倒是爽快人,放心吧,不是什么大事,只是需要石团长进一趟山,帮我抓一个人,抓不到,杀了也一样。”

    林逸起身开口,取出了五百两纹银,放在了石勒的面前。

    “这是定金。”

    ……

    “此人可靠么?”

    谈妥之后,林逸和林桦离开了佣兵团,路上,林桦还是有些不放心。

    “这个佣兵团常在屋栖山,石勒手下又有百十号人,确定了方向,找到陈子陵应该不难。”林逸开口道。

    “也对,陈子陵如今一个废人,只要被找到,定无生路。”

    ……

    “召集全团兄弟,速速准备,半个时辰之后,都随我进屋栖山。”

    石勒下令,全团一百六十七人迅速集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