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神帝止戈 > 第130章 夜照铃异动
    “很好,那你们现在,就去一趟北城。”

    “去北城做什么?”

    “韩山谷表面投靠我殓尸山,却被我查出,他们和朝廷暗通款曲,想做迎风倒的两面派。这种人,我留他们不得,正好借着这次机会处理掉。之后,原本许诺给韩山谷的利益,就会分给你们三个人。”陈子陵道。

    “那我们现在,就带人去灭掉韩山谷?”林远正小心问道。

    “不错。这件事,是我师尊秘令,不得传扬,杨灿都不知道件事情。就是为此,师尊特意传我殓尸令,让我来安排此事运作。”

    魏文烃等人都人精,知道这种事情,不好明面来处理,

    在上武国内,还是有不少风吹两面倒的墙头草的,如果明面上,直接动手灭了韩山谷,那很可能会让那些墙头草,倒向上武国,这绝对是一个昏招。

    而暗中处理掉他们,不仅能警告那些中立派,同时,又不把事情做绝,留下一个缓和的余地。

    殓尸山这招,还真是高明。

    难怪,要用他们来做刀。

    “如果处理不好,你们就得死在韩山谷的前面,懂么?”陈子陵看向三人,眸中闪动着一分阴寒。

    林远正等人看到这恐怖的眼神,不禁发颤。

    他们不是在怕司南付,而是怕他背后的那位鬼医先生,商虞。

    “现在就出去列队,出发吧。”陈子陵吩咐道。

    “那大人您?”

    “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难不成,还要和你们汇报?”陈子陵眼眸一冷。

    “小人不敢。”

    “记住,将你们潜伏在景宁城的人,都召集过去,不要动用那些没投效我们的人,以防出现意外。”陈子陵提醒了一句。

    “我等明白了,还是大人思虑周全。”

    魏文烃等三人,赶忙退出阁楼,立刻吩咐手下,将他们的人,都召集了过来,赶往了城北。

    站在阁楼之上,看着魏文烃等人都出发离开,陈子陵的脸上,闪过一分笑意,他取下了怀中的灵盘元镜,将刚才录好的影像,传输给了钟芷溪。

    现在,既可以让他们去和韩山谷狗咬狗,又有了他们通邪的证据。

    “芷溪,可以按照我们商量好的行动,开始行动了。”

    接下来,陈子陵又给邱鸾和王烨发了一条讯息,让他们迅速带领所有部队,赶往城北,合围韩山谷。

    在敌方三股势力之中,韩山谷最弱,先灭掉它,最为稳妥。

    合围之下,陈子陵有八成把握,在半个时辰内。

    彻底吞掉韩山谷。

    陈子陵离开了阁楼,找了个僻静的位置,从城西离开了景宁城。

    城西的防守虽然也相当严密,但是,还拦不住陈子陵的去留。

    处理了韩山谷,虽然还无法彻底让胜负的天平倾斜,却能给殓尸山造成巨大的打击,而要真正的锁定胜局,陈子陵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

    景宁城东门外。

    是一个平原开阔地。

    适合大军展开,殓尸山上万的尸兵,不断发动猛烈的攻势,雄伟的城墙之上,早已染满了斑斑殷红。

    林府调动了五脉的全部高手,并且,组织了大量训练有素的精壮汉子,配给了装备,临时组成了一支上万人的部队。

    比起魏、郭、钟三府,林府所考虑的,更加深远,林武黎早就有一套对付邪道的预案,这半个月来,林府上下组织有素,战力扩充的速度,相当之快。

    所以,才能硬抗实力最强的殓尸山。

    殓尸山虽然只有杨灿一位武王,但是武宗数量和武师数量,却是远超不宁殿和韩山谷。

    陈子陵准备去找杨灿,想办法离间他和商宁的关系,让他们互相猜忌,甚至是互相撕斗。

    还没有到城东,陈子陵脚步一滞,整个人突然顿在了原地。

    他的心里,生出一分极为怪异的感觉。

    似乎是有什么,将要发生一般。

    “怎么回事,我怎么会突然感觉到不适?”陈子陵剑眉一皱,不敢忽视这种奇怪的感觉。

    陈子陵转头,朝着遥远的屋栖山看去,眼皮不断的跳动。

    “嗡嗡。”

    就在这时候,他手中的空元戒,突然发出一道亮芒。

    “轰隆。”陈子陵赶忙取下那枚空元戒,将里面发光的东西取了出来,发光的东西,是夜照铃。

    “夜照铃怎么会突然出现异动,难不成……是侯嬴回来了?”

    陈子陵眼眸缩得针孔大小。

    难道是商宁动用了什么手段,将侯嬴召唤了回来?殓尸山的手法,他并不清楚,一时间,也很难断定发生了什么。

    如果真的是侯嬴归来,重新被殓尸山所控制,后果不堪设想。

    即便,殓尸山没能控制侯嬴,侯嬴接近景宁城,对景宁城的打击,仍就是毁灭性的。

    上次,下了屋栖山之后,侯嬴可是连毁了七座人类城池。

    但以他现在的能力,去阻止侯嬴,也是难以成功。

    侯嬴的战力他亲眼见过,除非是紫府上人亲自出面,否则,没人能够拦住他的脚步。

    瞬息后,陈子陵脚步一挪,朝着屋栖山而去。

    “芷溪,我要先离开一会,接下来的行动你千万小心,我会告诉玉黥台的人,让他们配合你。”

    “放心吧子陵哥,韩山谷的人已经被围了,被灭了大半,我们很快就能赢了。”

    那就好。

    越往屋栖山去,陈子陵心中那种不适的感觉,也就越浓烈。

    手中的夜照铃,不断的在颤动。

    路上,陈子陵换下了司南付的衣服,披上了兽皮袍子,侯嬴当初在殓尸山,是吃了不小的苦头,他的内心,对殓尸山的人绝对无比的妒恨。

    否则,当初在屋栖山上,也不会灭杀这么多殓尸山门人了。

    约莫朝着屋栖山行进了三千丈之后,陈子陵来到了屋栖山脚,此刻,能清楚的感觉到,地面传来了轻轻的颤动。

    那种震动,和他初次见到侯嬴的时候,一模一样。

    陈子陵收敛了心神,用念感催动了心脏内的那滴鲜血,让一道气血之力运行周身,将状态提升到了极致。

    同时,冲破了第一千四百四十道血行脉,跨入了第六重武境的行列。

    他的手中,捏起了六柄空星飞刀。

    与侯嬴的这一战,是他至今,遇到过实力悬殊最大的一场对决,几乎可以说,是必败之局。

    他能倚仗的,唯有夜照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