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神帝止戈 > 第145章 林洬的身份
    “不用再说了,我不会把我儿子交给任何人。”

    林洬的态度,依旧很强硬。

    灵堂之内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林府大部分的人觉得,林洬太过执拗,甚至是可以说,有些给脸不要脸。

    不过是一具尸身而已,何况对方是要带去风光大葬,又不是要拿去毁坏。有什么好拒绝的?

    “卿尘公子,林姨之前已经和我商量过了,这些天要去解语花宗静养,顺便,把陈子陵带回解语花宗安葬,我想那里应该够安全了,你可以放心吧?”

    林洬身边的夜般弱站了出来,开口道。

    解语花宗是个半隐世的宗门,实力没人清楚,不过,至少是有紫府上人坐镇,应该不会比玉黥台弱,而且位于上武国中域,绝对算得上是安全之地。

    “为什么要去解语花宗?”

    张卿尘剑眉一皱,有些奇怪,解语花素来低调,为何今日要介入这件事。

    “林姨是我们解语花宗的人,回宗门修养,应该不奇怪吧?”夜般弱道。

    “这……”

    此话一出,在场许多林氏高层都感到非常意外。

    林洬居然是解语花的人,这么多年,他们居然没有半点的耳闻。

    “不错,几十年前,洬儿就已经拜入了解语花宗,这件事情知情人并不多。”林武黎声音沙哑的道。

    解语花宗颇为神秘,门下弟子和长老,几乎都很少露面,林洬拜入解语花宗,当年也只有林武黎和陈无赋二人知道。

    像夜般弱这样,对外公开身份的解语花宗弟子并不多,差不多,只有百人而已,算是解语花宗的一个对外窗口。

    “没想到,母亲年轻的时候,居然拜入过解语花宗。”

    对这件事情,陈子陵也毫不清楚,自他出生记事起,林洬和解语花宗似乎就已经没有了什么来往,那就是说,夜般弱所说,她师父的那位朋友,就是母亲了?

    要是这样,陈子陵倒是能放心许多。

    解语花宗立宗已久,开宗祖师当年也是一位传奇人物,宗门底蕴不弱,母亲去解语花宗,绝对比在景宁城安全许多。

    赤练渊面色很难看,他堂堂上人,凌驾于凡人之上的存在,亲临林府给了极大的面子。

    可林洬却如此的不给他面子,不仅如此,连解语花的人也要违逆尘武宗的旨意,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

    尘武宗身为上武国第一大宗,自然有他该有的威严。

    “解语花想介入此事,难道不怕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么?”赤练渊冷峭道。

    “晚辈并无此意,不过林姨是我解语花宗之人,宗门不可能看着他受欺。”夜般弱平静开口,即便是面对一位紫府上人,她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畏惧,这般心性,确实相当不凡。

    赤练渊气不打一处来,如果对方不是解语花的传人,他已经直接动手了。

    “算了赤练长老,就按照林姨的意思来吧。”张卿尘开口,还是选择了让步。

    赤练渊赤眉一皱,道:“这可是宗主下的命令。”

    “我会和宗主解释清楚的,有任何责罚,我自己会扛着,不会连累长老。”张卿尘道。

    “老夫不管了。你这怯懦的性格,不改,早晚会出事。”赤练渊满脸怒意,拂袖离去。

    张卿尘太好说话了,这一点,让赤练渊很不满,尘武宗该有自己的威仪,岂能被别人所威胁?以后张卿尘当上宗主之后,如果还是这样,如何建立威信?

    看着赤练渊离去,张卿尘无奈一叹,收回了赤霄剑。

    既然陈子陵不安葬在紫苑宫外,那也不能用赤霄剑陪祭了,赤霄乃是镇宗之物,不能遗留在外。

    “林姨,那我也先走了,如果您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来尘武宗找我。”张卿尘说完之后,也转身离开了。

    他留在这里,也没有其他的事好做。

    看着张卿尘离开的脚步,陈子陵心中思绪万千。

    他的心里,很想知道,这位大师兄,青辞宗主的亲传弟子,是否已经投靠了江夜寒。或者说他早就和江夜寒是一伙的?

    他并不想张卿尘往坏处想,但是张卿尘,确实有这种嫌疑。

    谪灵山之变后,第一的得益人当然是江夜寒。

    而接下来的第二得益人,则是张卿尘。他的天资本不弱,在上武国同辈人中,绝对是位列第一的存在。原本是最有希望继承宗主之位的,不过在陈子陵和江漓表现出强大的天资后,张卿尘也慢慢淡出了众人的视线。

    而且,青辞宗主如今是怎么死的,对他来说至今还是一个谜团。

    当初,青辞宗主的实力,在上武国内,仅次于先王青凌。

    青凌死后七年,青辞宗主一直是上武国第一强者,比武原君都强大一分,江夜寒想要杀他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他猜测,在青辞宗主身边,很可能有江夜寒的人。

    “离使的选拔在哪里,什么时候开始?”陈子陵看着钟芷溪问道。

    “就在三天后,鸢棂山下的八宴城,这次离使选拔的规模很大,有很多家族和宗门,都派出了人参加。不过据我所知,并没有紫府强者监理,陵哥你不用担心会暴露。”

    离使虽然是雇佣兵的性质,但是也算是半个玄门的人。现在上武国风雨飘摇,谁的日子都不好过,这种时候,谁不想和玄门扯上些关系?

    其实,只要不是武原君、江夜寒那种级别的紫府上人,一般的紫府上人,除非是使用元神仔细窥探,否则,也不容易看出陈子陵的幻真面具。

    “那我们就先去八宴城吧,景宁城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危险了。”

    尘武宗调派了大批人马入驻景宁,应该能保证景宁城的安全,他现在留在景宁城,没有别的事情可做。

    至于邱鸾这些人,陈子陵打算让他们先跟着玉黥台行动,如果有需要,再召他们来。

    不过,他好像忘了什么东西,可以使又想不起来了。

    到底忘了什么……

    算了不去想了。

    陈子陵摇了摇头,和钟芷溪一同离开了林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