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神帝止戈 > 第二百二十一章 自决
    “不好!”商虞眼眸一眯,却已经来不及后撤。

    只听见“轰”的一声,箭矢撞在了夜照铃之上,被一箭洞穿,直接碎成了渣子。

    而商虞的手掌,也被射出了一个寸长的血洞。

    射出这一箭的,自然是陈子陵。

    商虞痛的心神一颤,被他所控制的三个战尸,也出现了一些停滞。

    战尸不同于蛊尸,还是需要有人控制,才能进行作战。

    当然,也有一些特殊的战尸,里面炼入了人魂,或者是兽魂,但是那种战尸,打造的难度极高,至少商虞还没这种本事。

    “好机会!”扶骆眼眸一眯,即刻出手,赤金长锤涌动一道烈焰风暴,一锤砸在了巨剑战尸之上。

    “砰——”

    重锤一瞬间在巨剑战尸的胸膛之上,径直砸出了三尺长的大洞,巨剑战尸左手的巨剑,也直接崩碎。

    商虞立刻反应了过来,让蝙蝠战尸和蜘蛛战尸先拦住扶骆,以免巨剑战尸继续被破坏。

    “该死,居然忘了还有这小子。”商虞面色一冷。

    他刚才的元神控制着三个战尸,加上又在使用夜照铃,根本没有顾忌到陈子陵,结果让他一剑捡到了便宜。

    陈子陵收起了朱烈弓,手持灭寒戟朝着商虞而去。

    他对商虞的恨,甚至超过了江夜寒。

    折磨了他父亲二十多年,这一笔仇,陈子陵一定要讨回来。

    商虞此刻虽然非常愤怒,却不想和陈子陵交手,他不能再被干扰了。

    而侯嬴,他也有另外的办法对付。

    “血黔公子,先让一步。”商虞朝着血黔的方向而去,大喝一声。

    血黔不知道商虞要弄什么花样,但还是照做,迅速退却,毕竟他不是侯嬴的对手。

    商虞屈指一弹,扔出一张黑色的符箓,朝着侯嬴砸去,侯嬴立刻挥出一拳,砸在了符篆之上。

    只听见“砰”的一声,符篆直接炸裂开来,一股浓郁的黑气瞬间弥漫开,将侯嬴直接包裹在了里面。

    “啊!!”

    侯嬴在接触到这些黑气的瞬间,身体开始不断的颤抖起来,半跪在地上嘶吼。

    这符篆里面,炼入了一种特殊的物质,夜炎树的树叶粉末,夜炎树也存在于夜照山域,和夜照虫是一个地方的东西,夜炎树和夜照虫,算是天敌的关系,夜炎树的树叶,对夜照虫能造成巨大的刺激作用。

    而侯嬴的体内,有无数的夜照虫,附着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他此刻承受的痛苦,无比惊人。

    之所以让血黔离开,是因为这个时候的侯嬴,很可能暴走。

    但是很快,侯嬴就会筋疲力尽,昏睡过去。

    “爹。”

    看到这一幕,陈子陵心中一紧,哪还有时间去对付商虞,身法一转,朝着侯嬴的方向而去。

    “小子,别过去,你这是在找死!”扶骆大声警告道。

    “哈哈哈,简直是不知死活,现在的侯嬴,就算是他爹娘,都可以杀,谁上去都是送死。”商虞大笑道。

    侯嬴双手抱着头颅,指尖扣入头皮之中,暗红色的鲜血不断流淌而出。

    他的身躯不断颤抖,眸中流出血泪。

    “陵儿……快……快走……”

    侯嬴低声嘶吼,陈无赋的意识,在不断的压制着痛苦。

    “不,陵儿就算是,也要在爹的身边。”陈子陵将一股气血之力打入侯嬴体内,希望能缓解他的痛苦。

    但这,也仅仅是杯水车薪。

    “陵儿……”商虞在远处,听到了侯嬴嘴里说出的话,眼眸一眯。

    “陈子陵!原来你还没有死,你还真是命硬啊,不过,也刚好,就让你爹杀了你吧,哈哈哈!”商虞得知了陈子陵的身份,狰狞的大笑起来。

    他清楚,侯嬴撑不了多久,就会彻底暴走,到时候陈子陵必死无疑。

    其实,侯嬴派遣商虞,去屋栖山脉最大的目的,不是让侯嬴拿下景宁城,这对商虞来说不重要,也不是林府。

    而是像让侯嬴去杀了陈子陵。

    让陈无赋亲手杀他儿子,这是商虞对侯嬴最大的报复。

    看来现在,商虞的这个目标,要实现了。

    “能再……见到你……也就足够了……”侯嬴欣慰一笑,仿佛在这一瞬间,身上的痛苦也都消失了。

    他挥动右手,直接捅破了心脏。

    “噗——”

    鲜血如柱般涌出,溅出十丈高,点点洒在黄土之上,落在陈子陵的脸颊上,带着一分温热。

    “不不……不……不!!”

    陈子陵眼眸通红,溢出一滴滴的血泪,抱着侯嬴身躯不断的颤抖。

    “咚——”

    侯嬴那高大的身躯,终于完全倒下,就算是蛊尸,他的心脏也是绝对的命门。

    那一瞬间,陈子陵感觉他的眼前一片昏暗,似乎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看不清了,时间都在这一瞬间完全停滞。

    他摇摇晃晃的站起了身,整个人显得有些浑噩。

    商虞面色难看,没想到最后,侯嬴居然是自残也不动手,陈无赋的意志,还是超出了商虞的想象。

    “该死!”

    扶骆连续出锤,将三个战尸全部击退,立刻来到了陈子陵的身边,他害怕陈子陵会撑不住,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而岚思远也重伤了温辕,但他没有趁胜追击,也同样赶往了陈子陵的身边。

    陈子陵闭合双眼,两道血泪滑落脸颊。

    “子陵,你撑住,放心,你父亲一定还有救的。”扶骆赶忙道。

    “哼,在被夜炎叶粉末侵蚀的同时,被击穿了心脏,侯嬴是必死无疑了。”商虞阴桀一笑道。

    如果是在平时,以蛊尸的能力,在洞穿心脏的时候,夜照虫可以迅速补齐伤口,让蛊尸存活,继续维持战斗力。但是刚才,侯嬴被夜炎叶粉末所侵蚀,侯嬴体内的夜照虫,根本无法这么做。

    扶骆怒到了极点,喝道:“商虞,今日老夫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恍——”

    就在扶骆准备出手的时候,陈子陵恍然睁开双眼,双眸中血丝密布,好似一对赤红的血瞳,充满着无与伦比的杀气。

    “杀他的事情,让我来。”

    陈子陵一字一顿,身上弥漫着滔天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