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神帝止戈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殓尸山主
    大地之中,一道蓝色的光耀迸发而出,映照着扶骆等人的身上。

    “不好,是传送阵!”血黔面色一变,立刻投入手中战剑,想要阻挡传送阵运行。

    如果今天就让他们这么跑了,这件事情传扬出去,血黔肯定是脸上无光,要被别人给笑话死。

    扶骆、江漓、岚思远一同出手,三道力量交织在一起,瞬间就是将剑控住。

    扶骆一把抓起血色大剑,随意一笑道:“剑不错,多谢了!”

    “糟糕!”血黔面色唰的一变,将身法催动到极致,马上冲了过去,却还是迟了一步。

    扶骆等人消失在了原地,而血黔的剑也一同被传送走了。

    “该死!”

    血黔彻底懵在了原地。

    他着急出手,却忘了对方有四个紫府级的战力。

    这柄血色大剑,是一件三等顶尖的武兵,血黔用了五六年,是他最重要的宝物之一,现在,他是真的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仅失去了战兵,还颜面无存。

    巨舰悬停在半空之中,一道黑袍身影从巨舰上踏空而下,出现在了血黔等人的身边。

    “拜见山主。”

    佘蓝夜和温辕赶忙上前行礼。

    黑袍身影摘下兜帽,脸上戴着面具,露出半张妩媚的容颜,看上去,不过三十几岁左右,非常的妖冶,殓尸山主行事神秘,很少出手,没多少人知道,她是一个女子,见过她容貌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蓝夜,发生什么事情了?”

    殓尸山主看向佘蓝夜,脸上蕴着一抹寒气,在来的路上,她就有很不好的预感。

    佘蓝夜面色有些难看,直接半跪了下来,显得很是紧张,道:“扶骆带人强攻铁狱,带走了陈无赋,他们……还……杀了师尊和枯榫长老。”

    “商虞死了?”

    殓尸山主的凤眸之中,投出一分极致的阴冷。

    很少有人知道,商虞是殓尸山主的丈夫,而商元黎也是他们唯一的儿子。

    当初商虞元阳残败,成了一个半废之人,这之后,殓尸山主和商虞的感情,也逐渐淡了。不过对殓尸山主来说,商虞在她心里的位置,还是不低的。

    “是的……师尊死在了陈子陵的剑下。”佘蓝夜道。

    “不可能,陈子陵的修为早就被废,成了一个彻底的废人,怎么可能是商虞的对手,何况一个多月前,他就已经死了。”殓尸山主冷道。

    一个死了的废人杀了商虞,这天下还有比这更荒唐的事情么?

    “蓝夜公子并非妄言,属下也是轻言所见。”温辕赶忙道。

    殓尸山主还是不敢相信,视线朝着血黔而去,“不知道血黔公子,是否看到了陈子陵?”

    “我只听到那蛊尸称那人为陵儿,其他,就什么都不清楚了。”血黔此刻心情正糟糕,便随意回了一句。

    连血黔都这么说,殓尸山主就不能不怀疑了。

    看来陈子陵的死,确实有蹊跷。

    “还真是命硬。”

    殓尸山主一咬银牙,双拳握紧,发出“咔咔”的声响。

    无论是陈无赋还是陈子陵,都是她恨透的人。

    “佘蓝夜。”殓尸山主的视线,再次落在佘蓝夜的身上。

    “弟子在。”

    “你是商虞最得意的弟子,商虞死后,他的一切都由你继承,他有所残缺,这一世成就有限,而你的成就,必定会在他之上。”殓尸山主道。

    商虞这一生积攒的东西,是一笔非常巨大的财富,就算是很多紫府上人,都会无比眼馋。

    “弟子叩谢山主垂青!”

    佘蓝夜半跪下来,显得非常高兴,哪里还在乎什么商虞死掉的事情。

    “你已经在半步紫府的边缘,徘徊了许久了,这一个月内,你应该可以步入紫府境吧?”

    “弟子必定全力争取,不敢荒废修炼。”佘蓝夜也不敢把话说的太满。

    毕竟突破紫府这种事情,除了努力之外,还是需要一点运气的。

    “嗖——”

    殓尸山主取出一叹,将一块昏古元晶射入了佘蓝夜手中。

    “这块昏古元晶的品质非常高,不要让我失望了,接下来,我要你有大用。”

    ……

    ………

    六千丈之外,一处密林山谷中。

    扶骆等人被传送到了那里,而王烨也站在那里等着他们。

    这次行动,由王烨来负责接应,因为云琅道宗的宗主,给王烨的那件宝物,就是空元阵盘,可以快速布置简易的空间传送阵,虽然距离不算长,不过却相当好用。

    是云琅道宗从天星坑内得到的,岚武大地上,还没有人能够打造。

    王烨剑眉一皱,看到了江漓怀中抱着的陈子陵,就知道,此行没有那么顺利。

    “走吧,这里还算不上安全之地,我们先回云琅道宗。”

    江漓打出飞鱼灵梭,众人登上灵梭,朝着南方而去。

    ……

    船舱内的一张小床上,陈子陵平躺在哪里,感觉不到什么气息。

    扶骆和江漓都出手想为陈子陵疗伤,却都被二狗烂了下来。

    “你们没办法治他身上的伤,还是别添乱了。”二狗道。

    “怎么,你能么?”江漓有些不信。

    她一直很奇怪,子陵哥的身边,怎么会带着一只会说话的狗。

    “那是自然,眼下也只有本帝,能救他了。”

    二狗从陈子陵的身上,取出了《江山社稷图》,一把抓着陈子陵,想将陈子陵带入图卷中。

    “砰。”二狗一头撞子啊图卷之上,直接被震了回去。

    “靠,骚狐狸,你不要太过分,我这可是救你的人。”二狗对着图卷大喊道。

    它进不去这山河社稷图,明显就是黑狐是的绊子。

    “他不需要你来救,该醒的时候,他自然会醒来,如果醒不来,只能说他不符合我的要求了。”

    山河社稷图内,传出一道声音,落入了二狗的耳朵里。

    “你什么意思,真要见死不救?”

    久久,山河社稷图内,都没有任何回应。

    “这该死的骚狐狸。”二狗恨恨的咬牙。

    这一幕,却让扶骆和江漓看懵了,他们听不到‘黑狐’说话,只看到了二狗的独角戏。

    “这个时候,就被闹了。还是赶紧救人吧。”江漓有些着急,觉得二狗很不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