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神帝止戈 > 第282章 佛液源头
    如果纳兰诗秋对任何有机会救回来的人,都不管不顾,必定会引得士气低迷。

    青龙司的诸多武王和紫府上人,很快就把方陇给围困了起来。

    这方陇是青龙司的人,这件事情自然是由青龙司来解决。

    被蛊虫控制的方陇,虽然发狂,但是却并不愚蠢,他知道最大的威胁是纳兰诗秋,便朝着纳兰诗秋的反方向掠出,想要逃走。

    但是青龙司的两个紫府上人,立刻就冲上去缠住了他。

    方陇的耐力,虽然是得到了蛊虫的增强,但是综合实力,并没有紫府上人强大。

    如果不是要救回方陇,这两个紫府上人能够在三十招内,轻松的将方陇击杀。

    纳兰诗秋的速度很快,她玉手伸出,五指之上,交织上五道灵芒,眉心之中迸发出七彩霞光,玉指尖的灵芒交织在了一起。

    大部分的蛊虫如何对付,这一点纳兰诗秋还是清楚的。

    纳兰诗秋出现在了方陇的身后,五指直接按在了方陇的后脑勺上,将指尖的五道力量,汇入到了方陇的头颅之中。

    要对付蛊虫,就得下驱除脑子里的那些蛊虫。

    附着在脑子里的蛊虫,影响着一个人的行动,先清除这里,能让中蛊的人,尽快安稳下来。

    “咚。”

    方陇直接跪了下来,双目之中没有一点神采,看上去非常渗人。

    几个呼吸后,纳兰诗秋的脸上,出现了一分凝重之色,这蛊虫,远远比她想象的更加难以对付,更加的可怕。

    一般的蛊虫,只有在长时间侵蚀了一个人之后,才会变得可怕,但是这蛊虫,仅仅侵入方陇半刻中不到的时间,就已经密布了全身,且如此难缠,这实在是有些骇人听闻。

    一刻钟过去,纳兰诗秋才清理了方陇体内一般的蛊虫。

    忽的,纳兰诗秋发现,方陇的皮肤表面,出现了一道道龟裂,就像是河床被晒干一样。

    密密麻麻的龟裂,密布周身上下的每一个角落,方陇的表情,也变得狰狞了起来。

    纳兰诗秋眼眸一眨,迅速将手撤了回来,大喊道。

    “快撤!”

    在方陇身边的那些修士,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赶忙催动身法后撤。

    就在下一个瞬间,一股恐怖的力量,从方陇的体内冲出,他整个人的身体,发生了巨大的爆裂,犹如一张可怕的符篆被激发了一般。

    一股股气浪,不断的逸散而出。

    幸亏是纳兰诗秋提醒及时,在方陇身边的人,都及时撤走了。

    但是,方温衍的那条手臂,却在爆炸之中,彻底的被毁掉,成为了一堆焦灰。

    被方陇斩下了手臂之后,方温衍根本没来得及去管断臂,谁会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意外。

    “不!”

    方温衍嘶吼,显得非常痛苦,如果手臂接回去,他不过是修炼造成一些影响,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可现在,他的手臂直接成了焦灰,这个可能也没了。

    “被方陇斩下了一臂,可是在方陇死的时候,却还是如此痛苦,方温衍实在是一个好兄长啊。”

    “看着自己的堂弟,就这么在自己面前死去,任谁都会很难过吧。”

    “方温衍实在是太惨了,他和方陇的关系一定很好。”

    很多人都没有发现,方温衍的手臂,也毁在了爆炸之中,都以为方温衍是因为方陇的死,才如此的难受,纷纷觉得方温衍重情重义,觉得他是个汉子。

    被砍了手了,都不在乎,却如此痛心堂弟的死。

    “方兄,你就不要太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啊。”

    “你要振作起来啊,你现在还有伤,先把伤养好吧。”

    许多人纷纷走过来劝慰方温衍。

    ……

    纳兰诗秋停在原地未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原本一个即将要被她救下来的人,却突然死在了她的面前,饶是纳兰诗秋的心性,都会生出一些波动。

    她毕竟不是钢铁打造的,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这蛊虫,居然可以在被清理的时候,让宿主自爆,这到底是一种什么邪物。”纳兰诗秋低声呢喃,有些想不明白。

    她自诩见多识广,却也没碰到过这种鬼东西。

    与之相似的,她倒是听闻过一些,但是那种东西,太过可怕,她也仅是在古谱竹简中,有过一些简单的了解,是真是假,还尤为可知。

    想要搞清楚这一切,其实,有一个不算太难的办法。

    去佛液溪流的源头,看看那里到底有什么。

    “这佛液溪流虽然有问题,但是溪流两边的元药,目前来看,还是没什么问题的,需要的可以摘取一些,如果要担心,可以等离开天星坑之后再炼化服用。”

    虽然佛液内有无数的不知名蛊虫存在,但是佛液溪流两旁的元药,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这些元药里面,还是有不少珍贵的高级货的。

    虽然纳兰诗秋这么说,但,还是没有人几个人去动手采摘的。

    毕竟,刚才方陇的惨状,是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自爆那是骨肉无存,直接成了血沫,这还不如被一刀宰了痛快呢。

    “将他碎裂的尸骨收一收吧。”纳兰诗秋吩咐一个人道。

    虽然死了,但是如果能够办到,还是将尸体带出天星坑埋葬的好。

    一部分人采摘了一些元药,但是也不多,只弄了些自己需要的,现在,谁的心都是悬着的,没敢太贪。

    “既然都不要,那我就收下了。”陈子陵也没有客气,他清楚这些元药,是没什么问题的。

    这么多元药,可是一大笔的财富,拿出去,也能培养出不少高手,他当然没有理由放弃。

    陈子陵就像是割草机一样,一把一把的将元药收入空元戒之中,没有任何的忌讳。

    该谨慎的时候需要谨慎。

    该大胆的时候需要大胆,陈子陵有他自己的分寸,他也相信自己的判断。

    “你们有人愿意,跟着我去源头看看的么?”纳兰诗秋询问道。

    这佛液源头,可能不会是什么安全之地,纳兰诗秋也没打算让所有的人去,去一部分先探查一下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