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神帝止戈 > 第342章 修为传承
    “是啊府主,这是最好的机会了,今日错过了,日后怕是要付出更大的代价。”宁仟兰冷声道。

    她想追上去,镇杀了陈子陵维她儿子报仇。

    “夜钰必死无疑,你们追上去到时候她自爆了,谁都活不了。谁不信,那就自己去追吧,传我命令,上武国疆域立刻进入戒严状态,任何人进出都需要本府的令牌。”江夜寒冷声道。

    夜钰已经不可能活下去了,自爆是不可逆的。

    她能暂时压制下去,却还是必死无疑。

    江夜寒今日主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接下来,只要想办法,将陈子陵和反对他的人残余势力,一一剪除即可。

    宁仟兰朝着东面看去,有些不甘心,但还是没有追上去,只有她一个人追上去,就算是真的追上了也是送死,何况她的速度,根本比不过夜钰。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陈子陵就这么逃走了。

    “陈子陵,你屠我夫,杀我子,下次见到,我便是拼死,也不会让你活下去。”宁仟兰一咬银牙,面色清冷如霜。

    ……

    ………

    六百里之外,焉南山。

    江漓从天际之上落下,直接半跪到了地上,身上原本已经有些愈合的伤口崩裂,殷红色的鲜血止不住的流淌而出。

    她的面色苍白无比,就像是快死一般。

    陈子陵那惊鸿一剑,对她造成的伤势,远比表面看上去更大,不过是被江漓,强行用元气压住了而已。

    现在,元气压不住伤势,未及时恢复的伤,自然是更加严重了。

    “进图卷中来吧。”一道浩渺的声音,出现在了江漓的耳畔。

    江漓寻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展开了手中的《山河社稷图》,一步迈了进去。

    《山河社稷图》内,一尊浩渺的大殿之中,黑狐在已经在里面,等待着江漓了。

    黑狐指尖,催动一道圣力,融入了江漓的体内,几个呼吸间,便是把江漓身上的伤,给完全治愈了。

    “这次,我该多谢你的配合,若不是你,这初元紫府,也没有那么容易诞生。”黑狐一笑道。

    江漓自嘲一笑,“我有这么重要么?”

    “你是陈子陵的心劫,不历这一劫,他的心境,还是差了一分。”

    “离开的时候,你都没有在场,你真的能够确定,他开辟了初元紫府?”江漓道。

    在她离开的时候,陈子陵还是一个躺在地上的血人。

    “相隔万里,本尊都能感应到初元紫府的诞生。”

    “我答应你的,我已经做了,接下来,就是你答应我的事情了。”江漓道。

    “放心,等你登上圣路之后,你想要做的,本尊都可以通过你的身体完成。”黑狐的嘴角略过一抹诡异的笑容。

    “圣路……岚武大地之上,千万武者苦苦追寻,但真正迈上这条路的,又有几个人呢。”

    “有本尊相助,莫说是圣路,即便是帝路,也走得通。”

    “接下来,我们去哪里?”

    “岚武星之外,你需要一个新的环境。这个小小的地方,对修炼的限制太大了,而且我也清楚,你现在不想再面对陈子陵。”

    江漓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

    上武国东域,一座无名小山之上。

    夜钰跌落在地,喉中,鲜血不断涌出,元气也不断在逸散流出。

    为了防止被发现,一路上,陈子陵都在吸收夜钰身上逸散出的元气,防止江夜寒通过探查夜钰的元气,追到他们。

    不过夜钰的元气太过强大,陈子陵一时间也无法完全炼化,只能将大半的元气,贮存在体内的丹田之中。

    “祖师婆婆。”陈子陵赶忙扶住夜钰。

    他能看出来,夜钰的状态无比的差。

    自爆的状态无法逆转,只能够不断压制,然后想办法排空体内元气,但最终,还是逃不过死亡的结局。

    “无碍子陵,我还站得稳。这座山下,有一道千丈长的裂隙,我们去下面。”夜钰开口道。

    这条裂谷,相当的隐蔽,没有紫府级别的探查,探不到峡谷之底,躲在下面,能稍微安全一些。

    陈子陵与夜钰催动身法,寻了一个僻静的角落,进入了裂谷之中。

    裂谷幽森,怪石嶙峋。

    如此环境地方,倒是更方便隔绝探查。

    在裂谷底下,他们找了一处还算隐蔽的地方,停了下来。

    夜钰屈指一弹,一道道元气如箭矢一般飞出,在裂谷壁上,打出了六个十几丈长的洞穴。

    陈子陵取出了藏山囊,将所有人都放了出来。

    整个解语花宗,还有一百多人幸存。

    “赤螭,这上面,有一座湖泊,你去那里潜伏着,如果有任何动静,就捏碎这传音符。”陈子陵将一张传音符,交给了赤螭。

    赤螭点头,朝着上面飞掠而去。

    解语花的弟子们,看到夜钰枯槁的模样,都是面色大惊,赶忙跑了过去。

    “老祖宗,您这是怎么了……”

    “这该是的江夜寒!”

    林洬、夜丹秋、夜般弱围在夜钰的身边,心犹如刀绞一般的痛。

    一直以来,夜钰在她们的眼里,就是无敌的存在。是整个解语花的守护神,好似一棵参天大木一般,守护着解语花宗。

    可如今,这可巨木,即将倾塌。

    “咳咳……你们不必悲伤,我活了一百五十多年,早已经活够了。”夜钰枯槁的脸上,带着一抹平淡的笑意。

    这几十年来,她犹如虚度,生死对她来说,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但是,她的心中仍有牵挂。

    夜钰的视线,一一扫过在场的所有人,最终,视线落到了夜般弱的身上。

    “般若,从今之后,你就是解语花的宗主。”

    听到这话,夜般弱十分意外,她的修为,不过是半步紫府而已,而且,还是这段时间,在夜钰的帮助下,才能如此快速的提升到这般境界的。

    可是,解语花还有数位紫府存在,夜钰祖师,也还有数位徒弟在世,怎么轮,也轮不到她啊。

    夜般弱赶忙半跪下来,道:“祖师婆婆,万万不可。无论是林洬师伯,还是我师尊,都是比我更好的选择,般若怎么能担此大任。”

    “般若,师尊的天资不如你,未来,真正能带领解语花宗重建的人,只有你。”夜丹秋开口道。

    “是啊,般若,解语花宗所有人之中,唯有你,有机会能达到坤元紫府,也只有你,才有可能达到元江境,让解语花宗再创辉煌。”林洬也劝道。

    解语花宗,需要一个足够天才的人物来带领。

    夜丹秋性情差了一些,不适合做宗主,而林洬更是没有这份心,只有夜般弱是最好的选择。

    从小,夜般弱便是心思缜密,而且对外界的接触也更多。

    解语花已经不是当年的解语花了,无法再隐世而居了,如今的解语花宗,需要和外界联合,共同对抗暗星北府。

    所以,让夜般弱来做宗主,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般若修为太弱,资历尚浅,还请祖师改变决定,般若定当竭尽全力,辅佐新宗主。”夜般弱毕竟还年轻,不敢轻易接下如此重任。

    他知道,这份重担背后意味着什么。

    夜钰无奈一叹,道:“本座知道,如今解语花宗凋零,不比以往,你不愿意继任宗主之位,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般若不敢。般若……愿意领受宗主尊位,定然不负祖师所托。”夜般弱在夜钰面前,跪伏了下去。

    夜钰枯槁的脸上,出现了一分欣慰的笑意,道:“好,般若,随本座来吧。”

    夜般弱起身。

    “等等。”陈子陵开口,喊下了夜般弱和夜钰。

    之后,陈子陵抬手,峡谷之中,元气疯狂流转凝聚,涌入了他的体内,经脉骨血之中,一道道元气凝聚而出,在陈子陵的掌心,逐渐汇聚成了一枚元丹。

    这便是紫府元丹。

    任何一个紫府上人,都可以凝聚出紫府元丹,当然,越强的紫府上人,以及天资越高的紫府上人,凝聚的紫府元丹,也就越厉害。

    凝聚一次紫府元丹,消耗极大,可能要一个月才能完全恢复。一般的紫府上人,是不敢轻易凝聚紫府元丹的。

    当然,陈子陵恢复,不需要那么久。

    约莫一刻钟之后,一枚强大的紫府元丹,在陈子陵的手中凝聚,这枚元丹之中,蕴含着充沛的鸿蒙元气,其价值,不亚于圣血,甚至比许多圣血更加珍贵。

    “带上这东西,会对你有帮助。”陈子陵将紫府元丹,递给了夜般弱。

    陈子陵知道,夜钰要带夜般弱去做什么。

    而这枚紫府元丹,在这个过程中,能给夜般弱带来巨大的好处。

    “这紫府元丹内的元气……”

    看到这枚紫府元丹,夜钰那略有些昏沉的眸中,出现了一道精芒。

    如此精纯的元气,他从未见过,即便是坤元紫府的元气,都不可能如此的纯粹。

    难不成,会是传说中的乾元气么?

    乾元之气,乃是天之元气。

    唯有在第一个命轮结束,也就是十二岁之前,达到紫府境界的存在,方才有机会,拥有乾元紫府。

    每一个能够拥有乾元紫府的人,都被称之为天命之子,这种人,几乎是必定成圣的存在,即便是圣人遇到这种人,都会想尽办法收之为徒,不会错过。

    “多谢。”夜般弱接下有些温热的紫府元丹。

    夜钰带着夜般弱,进入了一处洞穴之中。

    “洬儿,秋儿,不要让任何人进入洞内。”临走之前,夜钰看向林洬与夜丹秋道。

    林洬和夜丹秋一同点头,但是她们的面色,都很不好看,她们也清楚,夜钰要带夜般弱去做什么。

    夜钰是要将一身的修为,都渡夜般弱。

    夜钰的丹田和身体,在选择自爆的那一刻,就已经在崩塌了,所以,她不可能被救回来了,除非是有一位强大的圣君驾临。

    但是岚武大地上,显然是没有的。

    所以,夜钰面临的,只有死亡,在逃遁到这里的路上,夜钰就已经想好了,继承她这一身修为的人是谁。

    她相信夜般弱,不会辜负她的期望。

    在渡完一身修为之后,体内毫无元气的夜钰,自然不会继续自爆,但那也代表着,她的陨落。

    没有着元气的维持,一百五十多岁的年纪,已经超过了寿数的极限。

    这个过程,不会简单。

    夜般弱以半步紫府之躯,炼化一个元江境修士渡来的元气,将会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而且,并不一定能够一帆风顺。

    一只黄雀,忽然去承受老鹰一般的力量,可没有那么容易。

    所以在最后,夜钰还是有过一些犹豫的。

    而陈子陵也清楚,这一次传承的难度,如果失败,对夜般弱日后的影响,会非常大,所以,他才会耗费这么大的精力,去凝聚一枚紫府元丹。

    陈子陵与夜般弱毕竟算是相熟,而且,她还是母亲的师侄,他自然不会看着夜般弱,冒这么大的风险。

    鸿蒙元气,乃是初元元气,夜般弱在传承夜钰一身修为的时候,只要能善加利用这枚紫府元丹,她融合夜钰修为的可能,至少,能提升三成以上。

    ……

    “母亲,我有些累了,去恢复一下。”陈子陵说完,独自进入了一方洞穴之中。

    夜钰用元气开辟的洞穴,有几十丈,里面,略有些幽暗。

    在走到洞穴之底的时候,忽的,陈子陵身躯一颤,半跪到了地上。

    鲜血,止不住的从喉中涌出。

    他的眼角,血丝满布,整个人的状态,可以说是差道了极点,身体在不断地颤抖。

    之前的战斗,陈子陵一直在超负荷的交手,与元河境存在战斗,对自身的伤损,也是巨大的。

    他不是精铁铸造的肉身,虽说地元境肉身非常强大,但是,也不可能有灵器强悍。

    而且,陈子陵身上最大的伤,并不是身体上的伤损,而是心伤。

    江漓的背叛,对他的影响,太巨大了。

    之前,他没有表现出多少伤心,是不想让母亲担心,是不想让江夜寒看到,他脆弱的一面。

    可是,挚爱之人背叛之伤,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化解?

    爱得越深,伤得越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