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神帝止戈 > 第343章 钟云烟
    夜钰是要将一身的修为,都渡夜般弱。

    夜钰的丹田和身体,在选择自爆的那一刻,就已经在崩塌了,所以,她不可能被救回来了,除非是有一位强大的圣君驾临。

    但是岚武大地上,显然是没有的。

    所以,夜钰面临的,只有死亡,在逃遁到这里的路上,夜钰就已经想好了,继承她这一身修为的人是谁。

    她相信夜般弱,不会辜负她的期望。

    在渡完一身修为之后,体内毫无元气的夜钰,自然不会继续自爆,但那也代表着,她的陨落。

    没有着元气的维持,一百五十多岁的年纪,已经超过了寿数的极限。

    这个过程,不会简单。

    夜般弱以半步紫府之躯,炼化一个元江境修士渡来的元气,将会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而且,并不一定能够一帆风顺。

    一只黄雀,忽然去承受老鹰一般的力量,可没有那么容易。

    所以在最后,夜钰还是有过一些犹豫的。

    而陈子陵也清楚,这一次传承的难度,如果失败,对夜般弱日后的影响,会非常大,所以,他才会耗费这么大的精力,去凝聚一枚紫府元丹。

    陈子陵与夜般弱毕竟算是相熟,而且,她还是母亲的师侄,他自然不会看着夜般弱,冒这么大的风险。

    鸿蒙元气,乃是初元元气,夜般弱在传承夜钰一身修为的时候,只要能善加利用这枚紫府元丹,她融合夜钰修为的可能,至少,能提升三成以上。

    ……

    “母亲,我有些累了,去恢复一下。”陈子陵说完,独自进入了一方洞穴之中。

    看着陈子陵离开的背影,林洬的心更痛了。

    陈子陵是她的孩子,她知道此刻,陈子陵的状态非常不好。

    夜钰用元气开辟的洞穴,有几十丈,里面,略有些幽暗。

    在走到洞穴之底的时候,忽的,陈子陵身躯一颤,半跪到了地上。

    鲜血,止不住的从喉中涌出。

    他的眼角,血丝满布,整个人的状态,可以说是差道了极点,身体在不断地颤抖。

    之前的战斗,陈子陵一直在超负荷的交手,与元河境存在战斗,对自身的伤损,也是巨大的。

    他不是精铁铸造的肉身,虽说地元境肉身非常强大,但是,也不可能有灵器强悍。

    而且,陈子陵身上最大的伤,并不是身体上的伤损,而是心伤。

    江漓的背叛,对他的影响,太巨大了。

    之前,他没有表现出多少伤心,是不想让母亲担心,是不想让江夜寒看到,他脆弱的一面。

    可是,挚爱之人背叛之伤,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化解?

    爱得越深,伤得越痛。

    陈子陵在最懵懂的年纪,就与江漓在一起,他们一同练剑,一同游历,无数次生死与共,他曾以为,这一份情,便是天地都难以切断。

    结果,但这一份情,从一开始就是假的。

    “陈子陵,你怎么会这么愚蠢,十年,这十年你居然什么都没有看出来,你这个蠢材,你这个废物!”

    陈子陵体内的气血,几乎是在逆冲,整个人痛苦的极点。

    “噗——”

    一口淤血,从陈子陵的喉中吐出,他眼前迷离,几乎要彻底昏迷过去。

    陈子陵盘坐下去,想要忘却心中的一切烦恼事。

    犹如一尊古佛一般,犹如一座古钟一般,坐在那里。

    ……

    ………

    峡谷之下,所有人都在恢复的时候。

    江夜寒已经调了几十个紫府上人,上百位的武王,回到了上武国,十个人组成一个巡查组,巡查上武国的角角落落。

    之前,因为江夜寒的扩张太过迅速,他说占据的地盘之上,都是龙蛇盘踞,有不少对抗江夜寒的势力存在。

    特别是上武国内,反抗江夜寒,或者说对抗暗星北府的势力,一直都很大。

    所以,这次,江夜寒打算在搜查陈子陵的同时,彻底肃清这些逆党,并且,杀鸡儆猴。

    让北疆其他地方的人,不敢随意对抗暗星北府的统治。

    仅仅过去三天,被揪出来的人,就已经超过了三十万,所有的“逆党”,都只有死亡这一条路,被捉之后,就没有任何活下去的可能。

    整个上武国,都在经历一场腥风血雨。

    所谓的逆党,不过是三十万里的十分之一,还是十分之九,基本都是死于莫须有。

    但江夜寒无所谓,他需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让那些对抗他的,都人心惶惶,让他们怕,让他们惧,让他们从内心深处臣服。

    三日之后,这场风暴蔓延了整个岚武大地北疆,各种叛乱被镇压,十几万里的北疆之界,血雨不止。

    ……

    山穴之内,陈子陵站起了身。

    三天时间,他心中的伤痛,依旧没有完全缓和下去,整个人,显得有一分憔悴。

    十年之情,一日之伤,哪有这么容易走出来。

    走出洞穴之后,陈子陵看到林洬和夜丹秋,还守在洞口。

    压制着洞内逸散出的元气,很显然,夜钰的传承,还没有结束。

    这个过程,要持续很久,一旦成功,对夜般弱就是翻天覆地的改变。

    对二狗吩咐了一些事情之后,陈子陵催动身法,飞掠出了峡谷。

    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能再这么消沉下去了。

    ……

    上武国南域。

    织月湖。

    当年钟灵秀丽的织月湖,如今,已经是一片荒芜,湖水干涸,成为了一片废墟之地,无数宫殿被焚毁,无数的亭台坍塌,一眼扫去,还是能见到许多骸骨。

    不出陈子陵所料,云琅道宗也已经覆灭在江夜寒的魔爪之下。

    “也不知道父亲和扶骆大师如何了。”陈子陵呢喃一句,催动身法朝着织月湖的主岛而去。

    陈子陵通过密道,进入了主岛之下的秘地。

    但秘地早已一空,而且里面还有杀伐过的痕迹。

    陈子陵眼眸一眯,他施展开元神,朝着周围探查而去,这里爆发战斗,他能感觉出来,至少是几个月之前的事情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父亲和扶骆大师,应该是没有出事。

    以江夜寒的性格,不会轻易将扶骆和父亲杀死,他会将扶骆和父亲抓起来,当做手里的一张牌。

    而之前那一战,江夜寒从未提及过扶骆和父亲,那就说明,江夜寒可能根本不知道,父亲和江夜寒在云琅道宗,只是把云琅道宗,当做是一个普通的宗门来对付。

    “芷溪的父亲赵宗主,也不知道他撤走没有。林府、陈府的众人如今在何处。”陈子陵无奈一叹。

    赵至宴算是玄门中人,不会投降江夜寒,他如今的处境也非常危险。

    陈子陵一步步的朝着被毁的密室走去,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如果扶骆大师他们安全撤走,或许,会留下一些线索给他。

    寻觅了一刻钟的时间,陈子陵什么都没有找到,这座秘宫,被毁的很彻底。

    在整个上武国内,这样的焦土,也不知道有多少。

    “扶骆前辈之前居住过的竹阁,没准会有些东西。”陈子陵转身离开,前往了小岛竹林。

    这座小岛,有一半已经被摧毁了,竹阁也被毁灭了一半。

    踏入竹阁之中,地上,有一根残破的断戟。

    在断戟之内,陈子陵感受到了扶骆的气息。

    他立刻拾起断戟,发现戟身之上,刻录着一句话奇异的文字。

    “这是四大锻本上面的文字。”陈子陵眼眸一眯,立刻取出了季阔锻本,翻查这一串文字的含义。

    ‘王城,王山。’

    “难不成他们都在王山……居然,会在这么危险的地方。”陈子陵剑眉一皱,有些不敢相信。

    如今的上武国王城,乃是暗星北府的几个核心要地之一,其危险程度,恐怕仅次于谪灵山了。

    青韩和宁仟兰,掌控了王城多年,在王城的势力,已经非常庞大。

    在占据了上武国之后,宁仟兰又将一大批殓尸山的强者,调往了王城,如今的上武国王城,可谓是铜墙铁壁,想要攻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陈子陵心中虽然满是疑惑,但还是决定,走一趟王城。

    在他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的,他觉察到了十数道气息,正在快速的朝着他的方向临近而来。

    陈子陵的元神施展而开,发现一支身穿暗星北府服饰的人,正在快速靠近云琅道宗。

    “莫非是我暴露了踪迹?”陈子陵有些奇怪。

    不应该,如果真的是冲他来的,不可能只有这几个人,来者,最强的也不过是元池境的修为,根本不是如今陈子陵的对手。

    后面潜伏着更强的存在?

    或者,根本就不是对付他来的。

    陈子陵有些弄不清楚。

    这群人临近之后,陈子陵发现,他们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似乎是在被追杀一样。

    在如今的上武国内,居然还有人敢追杀暗星北府的人,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就算是陈子陵行事,都是要小心翼翼。

    他调动鸿蒙元气,收敛了周身气息,将自己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朝着那些人靠了过去。

    “嗖嗖嗖——”

    那十几个暗星北府的弟子,从天空之上急速降落,快速落到了云琅道宗的主岛之上。

    暗星北府的十几个人之中,有两个,元池境紫府。

    一个和尚,衣衫残破,身上剑痕累累,他是域佛谷的言僧人。

    还是一人枯瘦的老者,是北疆一个隐居的邪士,名为越泽,百年前,曾是暗星北府的弟子,修为得到了元池境的巅峰。

    这二人,在北疆也算是人物,然会被人追杀的如此凄惨?

    “该死的家伙,居然有这般可怕的实力。”越泽手持骨杖,吐出一大口鲜血。

    “不要怕,谷主就在南域,只要我们能拖住一刻钟,他们就走不了。”言僧人道。

    “拖住一刻钟,怕是半刻都难啊。他们已经把我们前后围住了。”

    话音刚落,两道红芒便是从天而降,落到了暗星北府众人的前后。

    站在暗星北府众人身后的,是一个风姿绰约的女子,身穿镶红白袍,手持一柄锋锐的白色长剑。

    身上的气息,甚至能够与一些元河境存在相媲美。

    而在那些人身后的那个女子,也同样的美丽,但是相比起前面那女子,多了一份青涩。

    来人,是钟芷溪和钟云烟。

    “告诉我,赵至宴的下落,我可以饶你们不死。”钟云烟挥动长剑,剑锋直指言僧人的眉心,身上散发着一股凛冽的气息。

    言僧人和越泽,都是面色惊惧,他们之前钟云烟交过手,完全不是对手,不然,他们也不会如此仓惶的逃窜。

    “二位女侠,剿灭嶝灵府的计划,我二人并没有参加,赵府主被关在哪里,我们真的不知道啊。”越泽赶忙道。

    “阿弥陀佛,老僧从不杀人,更是不知道赵府主的下落,二人找错人了。”

    越泽和言僧人的态度,都相当的恭谦,不敢和钟云烟爆发冲突,他们现在只有拖延,等到域佛谷主到了,这两个女子,都要留下!

    钟云烟清冷一笑,赤红的眼眸之中,带着一分极致的清冷,道:“你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就会来找你。不必拖延时间,谁来,你们都是一样死。”

    说话间,钟云烟斩出一剑,跟在越泽和言僧人身后的几个武王,直接被这一剑斩碎为血雾。

    看到钟云烟这般凌冽的手段,越泽倒吸了一口凉气,双脚都有些站不稳了,眼前这两个看似年轻的女子,竟是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可风云英侠榜前十,未曾有过这两个人啊,难不成是玄门秘密培养的绝顶天才么?

    “我说……我什么都说,只要女侠能够放过我。”言僧人赶忙开口,跪俯下来,朝着钟云烟爬了过去。

    这域佛谷的邪僧,那都是最没脸没皮的,阴邪毒辣到了极点的人,对于佛法的曲解,几乎是到了一种极致的程度。

    “快说。”钟云烟挥出长剑,剑锋悬在那言僧人的头颅之上。

    那言僧人忽然暴起,一柄碧绿短刀,猛然朝着钟云烟的胸口刺去。

    “邪僧,找死。”钟云烟的眸中,透出一分凶厉之色,她时时刻刻,元神都锁定着言僧人,岂能被他所偷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