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神帝止戈 > 第359章 元海
    但是如今你堕入邪道,建立暗星北府杀戮引起如此可怕的腥风血雨,害死了不知道多少人,江夜寒,你的心中真的不会有一丝的不安么?”

    江夜寒眼皮一跳,原本平淡的眸中,出现了一分冷色,道:“什么是正,什么是邪,谁能来决定。江峥灭我宗府,杀我父母,如此血仇不共戴天,江峥手中杀戮,何止十万,他是正是邪?”

    江夜寒没有那么容易被影响,但是当年的往事,确实是他最大的心魔。

    也是江夜寒最不愿意提起的东西。

    “当年的北疆,本也安享太平,是莫道宁的野心,引起了一切,那才是十年腥风血雨的源头。江峥祖师杀伐确实不少,但那时为了世间大义,他从未为恶,这难道不是正么?”陈子陵继续道。

    “你不配说我父亲的名字,你也不该提起江峥,你想要死,那我就只能成全了。”

    “怎么,你害怕了么,你害怕提起江峥祖师对吧,你内心深处,还是觉得愧对于他,你杀死了他的孩子,毁掉了他一手建立的宗门。”

    “江峥是本府最大的仇人,他灭了本府的宗门,本府心中怎么可能对他有愧!”江夜寒的眸中,闪过一道血色,手中大日扶桑剑,猛然挥出,迸发出一道金轮光耀。

    “那你为什么,依旧保留‘江’姓,我知道,在你的心中,江峥祖师已是永远无法抹去的。”陈子陵大喝道。

    江峥在将江夜寒最重要的人生阶段,培养了江夜寒,在江夜寒的内心深处,处处都是江峥的影子,他无法彻底摆脱掉江峥对他的影响。

    在血脉上,江夜寒的父亲确实是江峥。

    但是,真正养育了江夜寒的,却是江峥,七十多年里,江夜寒一直就是将江峥当成自己的父亲,把江青辞当做是自己的兄长,以除邪卫道为己任。

    半辈子坚守的信念,何其牢固。

    就算是江夜寒知道了一切,他虽然有些无法接受,但是慢慢的,还是会淡忘下去,那毕竟是八十多年前的事情。

    但是,他唯一一个妹妹,却惨死于江青辞的手中,这是让江夜寒变成现在这样最大的原因。江漓也是一样,如果不是母亲的死,她怎么可能将剑锋指向自己的父亲?

    可在江夜寒的心中,挣扎却从未停止,那是他的逆鳞。

    “我看你是在找死!”江夜寒的身上杀伐之气陡然增肌,大日扶桑剑之上,也迸发出了一道绝伦的金色耀芒,而这金色之中,还蕴含着一道让人骇然的血红。

    一道极致的肃杀之气,也在天际之间弥漫开来。

    “大日剑诀——辉日耀!”

    江夜寒挥下一剑,迸发出一道剧烈的呼啸轰鸣,从这一剑迸发的强大力量上足矣看出,江夜寒确实是动了真怒。

    比起与夜钰交战的时候,江夜寒的实力,似乎有得到了不小的提升。

    陈子陵握紧赤霄剑,指尖划过剑锋,殷红鲜血顺着赤霄的剑锋滑落,不断的融入了赤霄剑之中。

    他的血,经过了最魔图的淬炼,已经变得相当不凡。

    赤霄剑融合了陈子陵的鲜血,霎时引得四方血光漫天,狂风骤起,奔雷不绝,无数种力量在赤霄剑之中相融,席卷出一道毁灭的气息。

    “陈子陵的实力,居然已经成长到了这个地步,连府主都不能轻松将他拿下了么。”宁仟兰感受到赤霄剑之中,蕴含着的可怕力量,心有余悸的道。

    刚才,如果陈子陵施展出这一招,她恐怕已经丧命了。

    她以为自己面对的,已经是最强状态的陈子陵了,没有想到他的手里,居然还有底牌在。

    如果这一战陈子陵能取胜,未来,他极有可能成为这神梦星域的一方巨擘。

    不!不可能,府主不可能输!宁仟兰眼神锐利,陈子陵这一剑确实厉害,但是比起江夜寒,还是差了一截。

    “子陵这一剑确实厉害,有乾坤法的气息,但是……江夜寒的力量,似乎更是可怕。”扶骆的心中,也是万分担心。

    王城的战场,虽然是非常的可怕,爆发了无数场战斗。

    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四场。

    血阡陌薛魇和陈无赋的交战。

    葬封千里宁骷和逸云大师的交手。

    晦菩萨无安和萧武原的对决。

    以及,江夜寒和陈子陵这一对师徒的决一生死。

    任何一场战斗,有一方决出的胜负,只要还有余力,那么就会出现以一对二的情况。

    整个战场的天平,都会倾斜。

    一个元江境级的战力,是很难靠人堆去打赢的。

    何况,双方也多余的紫府上人了。

    暗星北府的上人确实多一些,但是,斗不过紫府。

    “赤霄的最后一剑,江青辞没有交给过你,你怎么可能会!”江夜寒的眸中,透出一分诧异。

    赤霄的最后一剑,可怕至极,是达到了乾坤级的剑招,这,是尘武宗的隐秘。

    也只有江青辞和江夜寒,这两个曾经的赤霄玄阴持剑人知道。

    在陈子陵接任宗主之前,江青辞不可能把这一招传给他。

    在江青辞死了之后,这一招剑诀,就落到了江夜寒的手里,按理来说,陈子陵不可能懂得这一剑。

    “赤霄乃是我的灵剑,我自然知晓!”

    陈子陵挥动赤霄,与大日扶桑剑碰撞到了一起。

    赤霄剑诀——血霄!

    赤霄剑诀,本诀,还是记录在赤霄剑之内的,陈子陵与赤霄剑之间,已经是心有灵犀,在使用的时候,就能够悟出赤霄剑之中的剑诀。

    而且,陈子陵能感觉到,所谓的最后一剑,不过是尘武宗得到的赤霄剑诀剑谱上,写的最后一剑。

    赤霄剑诀,或许仍有隐秘。

    两柄灵剑碰撞,两柄剑都发出了可怕的剑鸣声。

    陈子陵和江夜寒,在承受这可怕的压力,而赤霄剑和大日扶桑剑,也同样在承受这可怕的压力。

    灵剑也是有品阶的,但是在岚武大地上,灵器的数量实在太少,大部分,都是从神梦星域,或者是天星坑之内得到的。

    铸造于岚武大地的灵器,有没有超过三件,都不一定。

    就算是扶骆这般强大的水平,耗尽心血,最多只能打造一等战兵,想要打造灵器,还差了许多。

    所以,岚武大地上并没有具体的灵器分品,灵器之间的差距,也只能靠着感觉来。

    只有扶骆这样的炼器大师,才有能力推测一二。

    “轰隆!”

    两股力量的碰撞,终究是元气弱的陈子陵,败了一分。

    江夜寒的元气,本身也是地元元气,相当不弱,而且他是大成元江境的存在,境界上压制了陈子陵太多太多。

    这一剑能拼杀到这一步,已经可以看出,陈子陵的可怕力量了。

    陈子陵在强大的威势之下,不断的倒飞了出去。

    “大日剑诀,漫天光影!”

    漫天光影和可怕的力量,朝着陈子陵飞掠而来,似是要他的生死,撕裂血块。

    赤霄剑挡在了陈子陵的身前,不断的挥了出去,形成了一片密不透风赤色剑幕,不断抵挡漫天光影飞掠而来的力量。

    但是,赤霄只能挡下七成。

    陈子陵撑着重伤的身躯,不断出拳出掌,打碎袭来的漫天光影。

    “噗!噗!噗……”

    他无法快速凝聚出元气,双手,一次次的承受着可怕的力量,但,一块块血肉横飞而出,双手之上白骨森森,鲜血淋漓,一双手臂,几乎是要成了一双骨手。

    如果不是靠着血河运行,和地元境的肉身,陈子陵的双手,怕是早就已经废了。

    “轰隆!”

    陈子陵落到地上,一脚踏地,踩出了一个几十丈的大坑,地面撕裂开来,王城的城墙,都在不断的震颤。

    “嗖——”

    赤霄剑回到了他的手中,他身上的伤非常的严重,如果不及时恢复,绝对会留下一辈子都难以恢复的隐伤,影响此生的修行。

    当然,按照现在的情况,活不活的下来,还是不一定的事情。

    “府主天下无双,任何人都不可能是府主的对手!”

    “这一战,只能是我们暗星北府的胜利!”

    “府主万岁,万岁!”

    就好像是江夜寒已经胜利了一般,暗星北府的人,爆发出一声声的呼喊。

    确实,这一战似乎是要走到尽头了。

    陈子陵受了如此可怕的伤势,而江夜寒,依旧风轻云淡,似乎都没有太大的消耗。

    战局的走向,已然是非常明了了。

    “尸山血海,死疆无界!”陈子陵迸发出一道怒吼,王城死去的上万人,气血在这一瞬间,交织到了一起,如一张密密麻麻的蛛网。

    而陈子陵,就在这蛛网的中心。

    陈子陵身上碎裂的血肉,再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恢复着,而且身上的气息,也在不断的攀升。

    江夜寒眼眸一眯,哪里还敢停留,一脚踏出,大日扶桑剑再次斩落而下。

    陈子陵抚过剑身,呢喃一句:“辛苦你了。”

    赤霄化作一道红芒,涌入了空元戒之中。

    “怎么,这时候陈子陵把武器收回去做什么,是觉得自己不可能赢了么?”

    “肯定是,他怎么可能是府主的对手,恐怕心境已经被击溃了吧。”

    “能与府主战斗到这一步,这陈子陵已经很厉害了,幸好,没有继续放任他成长下去,今日,便是他的终结。”

    ……

    眼看,大日扶桑剑就要落下的瞬间。

    陈子陵的空元戒闪过一道青色的光芒,一柄生着铜锈的战戟飞掠而出,和大日扶桑剑撞到了一起。

    “嗡——”

    大日扶桑剑发出一声尖锐的剑鸣。

    看似寻常的青桐戟,居然是直接挡下了大日扶桑剑的攻击。

    陈子陵双手将大日扶桑剑握住,没有愈合的双手,仍旧是鲜血淋漓,在接触到青桐戟的瞬间,强大的气血,就不断在被青桐戟吸收。

    陈子陵在引动最魔图,吸收死去的人身上的气血,恢复自身的实力,而这青桐戟,居然在强行吸收陈子陵的气血。

    这么下去,陈子陵的伤势不但不会恢复,而且还会越来越严重。

    “该死,这战戟怎么会这么邪乎。”

    这战戟非常强大,这一点陈子陵承认,但是,这战戟的秘密也很多,很有可能,会是一件不详之兵。

    兵者,本就为不详之物。

    但是不详之中的不详,是能够克死主人的,那是非常危险的存在,必须要十分的小心警惕。

    不过,现在陈子陵也没用功夫考虑这些。

    他先快速愈合了手掌的伤势,以免与青桐戟接触的地方,再被吸收气血,而后催动体内的鸿蒙元气,注入到青桐戟之中。

    “阎皇戟诀——十君裂!”

    青铜战戟横出,融合了鸿蒙元气的青桐戟,瞬间便是迸发出了千倍的重力,达到了一千三百五十万斤。

    大日扶桑剑和赤霄剑砸出碰撞,大日扶桑剑居然是抵挡不住,直接被震退了回去。

    一千三百五十万斤的重量,说实话,确实是不小,但是对于元江境强者来说,也没有那么可怕。

    元江境强者交锋,有时候,能够毁灭掉一座巨大的城池,碎裂掉一座山峰。

    一千多万斤的力量,是做不到的。

    但是,这一千多万斤,是基础力量,在一个足够快的速度下,能爆发出无比惊骇的冲击力,这才是对元江境修士,真正能够造成威胁的地方。

    剑戟的碰撞之下,江夜寒居然也被震退了出去。

    陈子陵抓紧时间,快速炼化气血,体内的血海,也开始沸腾涌动起来。

    他很清楚,单凭这一柄青桐戟,是战胜不了江夜寒的,刚才江夜寒会被这一招击退出去,是因为江夜寒没有想到,陈子陵还有这么强大的攻击手段,一时不察,这才小败了一招。

    但是这一招小败,江夜寒不过是消耗了一些元气,根本没有受伤,冲击力也早就被他所化解了。

    万人的气血,在被快速的炼化。

    这种时候,陈子陵已经不可能去区分敌人的气血和自己人的气血了。

    在如此紧要的关头,拘泥不变才是最愚蠢的做法。

    血海开始分出支流,第二条血河,在陈子陵的体内快速的被开辟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