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盛唐再临 > 第355章 盘剥好处
    听了石川道益的话,藤原葛野麻吕的脸色恢复了过来,也点了点头,说道:“我国之百姓,感念国主天恩,故而尊称天皇,并无旁的意思,亦绝无要羞辱大唐皇帝陛下的意思。诚如石川道益方才所言,自第一次遣唐使来时到现在,我国国书皆是如此,也未见天朝皇帝陛下言过不妥。”

    说罢,盯着韦仁实。

    那意思很明显,就是皇帝都还没说什么呢,你一个小小的接待使,凭什么来说。

    不过,韦仁实好似没有听见藤原葛野麻吕的话一般,只是抬眼直勾勾的盯着他和他身边的副使,那双眼中带着一丝诡笑,令人不安。

    “真是一张利嘴。这位,大约便是此次倭国遣唐使的副使,石川道益阁下了吧。”韦仁实那令人心里发毛的眼神盯着那副使看了半晌,这才突然开口问道。

    “正是在下。”石川道益倒很是自豪似的挺直了腰杆子。

    韦仁实又笑了笑,淡声说道:“汉时,尔国国主自称大夫,遣使来朝,向我中华之国纳贡称臣。汉光武帝嘉其一片诚心,于是融黄金铸印,赐以印缓,册封为王,许尔国主为汉倭奴国王。魏明帝之时,又曾封邪马台国王卑弥呼为亲魏委王,加金印紫缓。这些事情,副使阁下想必不会不知道吧?尔国既为我华夏之属国,许尔称王,已经是天大的恩赐。却不知,从何时起,竟然敢以天皇自居了?”

    “爵爷这话未免说笑,我国数百年来,一直与大唐往来不断。其间国书往来,皆是如此称呼,从未见有何不可。至于爵爷方才所言那些前尘往事,也是历时久远,难以考究,吾国也不敢妄认。但这国书上的称呼,却是一直未曾变过的。大唐皇帝尚且不曾有言,韦爵爷只怕是自己臆想罢。”藤原葛野麻吕一口平淡的语气开口说道。

    似乎他也知道大唐的国势如今衰落,在已经不是原先那个大唐了。所以对于大唐,也已经失去了以往的那种惧怕,以及尊重。

    听着藤原葛野麻吕的话,韦仁实脸色的笑容渐渐消失,然后又慢慢出现了另外一种笑容来,那是一抹蕴含着危险意味的冷笑。

    韦仁实盯着藤原葛野麻吕和石川道益二人说道:“若是贵使仍旧不改这般狂妄自大的态度,只怕本侯不能教尔等面见陛下了。本侯原本念在倭国乃为大唐之属国,大唐身为宗主,于倭国之请,理应准许。今日看来,似乎这中间还要再有分说。怕是不敢让陛下见到尔等了。”

    “在下所言句句属实,为何不敢?”石川道益似乎很硬骨头的样子,梗着脖子看着韦仁实,反问道。

    韦仁实看了看藤原葛野麻吕,笑了笑,道:“本官还有其他事务,这便告辞了。贵使且在四方馆中暂且等候。若陛下同意贵使觐见,本官会立刻过来告知。告辞。”

    说罢,韦仁实起身,当即便离开了四方馆。

    四方馆内的一间卧房之中,藤原葛野麻吕和石川道益二人,正召集了遣唐使团中的其他人一起商讨方才的事情。

    “主使阁下,以往的遣唐使来到唐国,一经登岸,便立刻为唐国所重视,一路护卫送至长安,唐国皇帝也是立刻接见,从未有过今日这种情形,也从未有过唐国皇帝说这国书上的称呼有误的。”遣唐使团中的一个人开口说道:“这一次横生枝节,一定是那个叫韦仁实的接待使故意寻找理由,为难我们。”

    藤原葛野麻吕点了点头,说道:“唐国如今早已经不是原先的唐国。唐国中间历经丧乱,我们一路过来,我从路上也打听过。百姓对唐国诸官很是抱怨,认为这些做官之人十分贪婪。若是我猜的不错,这个韦仁实很有可能也是这样。故意找借口为难我们,是为了从我们的手中盘剥到好处。”

    “我们当中有唐话说得好的,可以拍派他们出去打听打听这个韦仁实。”石川道益献言说道。

    藤原葛野麻吕想了想,点了点头,道:“这个主意不错,派人出去打听打听,看看那个韦仁实的为人和出身,再做定夺。橘逸势,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

    “是!”遣唐使团中刚才那个说话的人点头领命。

    几个遣唐使团的人在他的带领下,悄悄离开了四方馆。

    四方馆门外,出门便看见了一个一扇脏乱的乞儿坐在路边。

    橘逸势顺手往他身前扔下去几个铜钱,然后问道:“跟你打听些事情,若是知道,还有赏。”

    乞儿捡起地上的铜板,忙问道:“问,问!”

    “我听说长安城中有一个小小年纪就被朝廷封爵的爵爷,你可知道?”橘逸势问道。

    “知道,咋不知道!”那乞儿乐呵呵的一边数着同伴,一边说道:“那可是皇帝跟前儿的红人,才十来岁就被封了爵,还给了将军做,可是个大官儿!据说这韦爵爷可不是一般人,那可是天上的财神下凡!他来长安才不过一两年的时日,可就成了这长安城中数得上号的富商,手下可是好些产业嘞!”

    橘逸势一听,又抬手扔过去几个铜钱,继续询问了起来。

    那个乞儿也是乐得得钱的样子,直答到没了甚么可说,这才摇摇头说真不知道了。

    橘逸势这才离开,又到长安城的旁处一边且逛着,一边且打听起来。

    这橘逸势却不知道,待他一走,方才那乞儿却是脸色一改,露出一脸的不屑来,朝着橘逸势的背影吐了一口唾沫,然后起身匆匆离去了。

    橘逸势出去转悠了一日,这才回到四方馆中。

    “橘逸势,你出去打听的如何了?”石川道益问道。

    橘逸势答道:“主使阁下,副使阁下,我外出打听了一日,得到了不少关于这个人的消息。他深受唐国皇帝的信重和宠爱,小小年纪不仅已经被封爵,更是一个授了右金吾卫中郎将的将军。同时,这个人也是一个商人。他坐拥许多财富,成为长安城中屈指可数的富商。而且,他的财富是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面就积聚起来的。无疑,他是一个喜欢财富的人。能够在一两年内就积累起来如此多的财富,以正常的手段,是很难的做到的。”

    藤原葛野麻吕听了,点了点头,道:“我们的任务没有完成,如今正受此人擎肘,不可过于得罪他。看来要投其所好才行啊。也好,这样的人,只要给予的钱财足够,也容易为我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