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神豪宁败家 > 第2章 好好过个生日?
    “谁啊,来了!”

    宁晏喊了句,赶紧掀开被子套上衣服裤子耷拉上拖鞋去开门。

    看到站在门口的人,宁晏登时愣了。

    穿着合身商务西服的中年女人手上拿着公文包,哪怕站在堆砌杂物的廊道中也难掩气场,见到宁晏后露了个温和的笑脸。

    “你好,小宁先生。”

    宁晏有些挠头和仓皇:“吴姨还是叫我小晏吧,不太习惯这么正式的称呼。”

    心里乱糟糟的七上八下。

    他发现双方的信息是完全不对等的,自己真有可能成了富二…三代。

    甚至当看到小吴第一眼时,宁晏便开始对自己长久以来的观察能力产生怀疑。

    差不多是七八年以前,眼前的吴姨经由宁晏的父母‘选中’安排,最终成为独居的宁万强的保姆。

    对于一个农村普通家庭来说,这件事情里里外外外都很不可思议。

    不说请一个保姆的费用支出,单是年轻的吴姨怎么就愿意当保姆,单是他宁晏居然就那么顺理成章的接受,就很有问题。

    现在看来,很多事情早有端倪。

    比如吴姨可能一直是宁万强身边的资深助理……

    再比如宁平远同志从来没有过工作的念头和倾向,倒是务农的一把好手,不过同邻居比起来,又显得很悠闲……

    “小宁先生,这是我带过来的东西,有宁总让我交给你的,也包括你妈妈给你的生日礼物。”

    吴姨说着从公文包中掏出两份包装不一样的礼盒。

    分左右手拿着,比划着解释:“这个,是你妈妈给你的,这个,是宁总给的。”

    宁晏接过了两个礼盒,然后问道:“我可以现在拆开吗?”

    “当然。”吴姨点头。

    宁晏拆开第一个礼盒,里面是一封信跟一张平安符。

    信的内容很简单。

    “儿子:今年的生日格外不一样,你爷爷的想法不是妈妈可以揣摩左右的,我只希望,以后你能像你的名字一样,日日安宁,平安喜乐。”

    “……”

    “平安符很方便带在身边,是从村里的祖庙中求来的。”

    “……”

    “你爷爷在今年突然决定了很多事情,妈妈没有置喙的余地……”

    “给你的银行卡里转了十万块,钱不多,应该能买份喜欢的生日礼物,这些年来,是妈对你的照顾不够。”

    “……”

    “生日快乐。”

    “……”

    “妈妈爱你。”

    宁晏轻轻的吸了吸鼻子,不动声色的收好礼盒,平安符捏在手上。

    拆开了另外一个爷爷宁万强给的礼盒。

    里面除了一张色彩很纯粹仿佛是某种黑色金属制的卡片以外,再没有其它东西。

    宁晏拿起卡片前后看了看,背后有简短的信息和一个24小时服务电话。

    正面是他的名字拼音,一个较短的卡号,以及……整体而言,没有任何银行与品牌的信息,包括没有国内通行的银联标志。

    在宁晏疑惑的同时,小吴及时解释道:“这是宁总给你的消费卡,消费额度未知,支持在所有ATM取现,取现密码是5个1,丢失不影响。”

    接着小吴说道:“最后,宁总让我给你带句话。”

    顿了顿,小吴认真的一丝不苟的说道:“接下来的半个月,你可以为所欲为!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好好珍惜!”

    说这话的时候,小吴莫得感情。

    之后小吴给宁晏留下了一张只有名字和联系方式的名片:“小宁先生,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有任何需要请打电话找我。”

    见宁晏表示明白,小吴礼貌的点了下头。

    然后温柔笑着说道:“小晏,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吴姨。”宁晏连忙道。

    小吴这才离开宁晏居住的农民楼房。

    直到小吴走后,宁晏转身回自己的‘蜗居’,将平安符放进自己的钱包里面,这才看到手机上的短信。

    “您尾号0718账户于5月4日10:42分入账款项人民币100,000.00元,余额100,925.00元……”

    真·十万!

    2019年5月4日,宁晏原本平静的贫穷生活在短短数十分钟内,彻底崩碎!

    …………

    …………

    坐在拢共只有15平米的房子里唯一的一把椅子上,宁晏捋了捋自己的思绪。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信纸上的字迹确是母上大人的,银行卡上多出来的十万元也确是母上大人转过来的,已经放到钱包里的平安符也是真的。

    其次,吴姨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这件事情是真实发生的。

    再次,现在小桌板上摆着的这张黑色银行卡也是真实存在的。

    宁晏稍加分析,便得出了答案,他的爷爷,宁万强先生,因为他不知道的因素,将家里的部分情况隐瞒了他二十二年!

    比如,宁家可能个富裕家庭,至于到底多有钱,宁晏无法判断,暂时也没法想太多。

    “咕噜噜~”

    肚子里面传来的饥饿声,将宁晏拉回了现实。

    看着桌上的两个礼盒,宁晏拿起手机从微信中找到备注名字为房东的联系人,转账一千一。

    揣上钥匙,耷拉着拖鞋坐电梯下了六楼,出门走到对面的楼下的小饭店,宁晏跟老板说要一份猪脚拼白切鸡饭。

    跟往常一样不快不慢的吃着……

    宁晏书读得不多,17岁生日刚过不久便是高中毕业,因为早早的决定了自己的志向,再加上高考成绩只够个不理想的三本,索性南下鹏城,找了个当时依旧广而告之的培训机构学习网络工程技术。

    美其名曰,我也在北大上学。

    一年半出头的培训完成后,宁晏就地扎根了下来。

    从19岁到22岁,整三年的时间里,宁晏的工资从刚毕业的3800块涨到了现在的7500块,翻了个倍还是没追上鹏城平均工资……

    夹起最后一块猪脚放进嘴里,宁晏摸了摸嘴,起身扫码支付了12块钱,离开小店。

    一顿饭的功夫,宁晏也没想明白自己现在应该做些什么。

    对爷爷宁万强说的,以及特地让吴姨给带的那句话,他很难清晰的认识,信息不对等带来的是茫然与未知。

    忽然之间成为了疑似富三代,宁晏根本没做好心理准备。

    “接下来,我应该干点什么?”

    宁晏小声自语。

    “或者像电影里那样,我先去花天酒地,好生日快乐?”

    ======

    破碗。